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八章 光明峰下斥佳人

    如今江渊年近四十,已无多少时日耽搁,放弃长生久视,放弃万千世界的精彩,陪周芷若终老倚天世界就此化为黄土?他不甘,亦不愿!微微沉吟,对后边的范遥道:“范右使,你先去前面等候,我和芷若说几句话!”

    范遥自知似这等两情相悦的年轻人见了面定然有着说不完的体己话儿,便前行里许,直至听不到两人半点声音,方在一面可稍挡风雪的壁下等候。江渊已年近四十,但容貌被定格,看起来还是三十出头,是以范遥以为教主同是个年轻人。望着漫天飞雪,范遥又想到了自己,想到了黛绮丝,甚至想到了韩千叶,最终却只能无奈的一声长叹,默然无语。

    江渊看着抓住自己手臂的少女,少女神情又娇又媚,神采飞扬,他完全可以感受到那份喜悦,只是……暗叹一声,拂去少女的双手,冷淡道:“芷若,我走的时候是怎么对你说的?”被拂开江渊身边,周芷若一愣,听到问话,答道:“江渊哥哥让芷若帮你盯着明教中人。”江渊一声冷哼,道:“很好,你还记着,那你是怎么做的?”

    周芷若不知道为何江渊哥哥突然对自己这么冷淡,心中升起些许委屈,但还是答道:“芷若做到了呀,江渊哥哥离开的这些时日那些人都本本分分,未有异心。”江渊脸色更冷,说道:“未生事端是他们本分,若是有个万一,你天天耽于儿女私情,发现得了么?”

    周芷若更是觉得委屈,但还是笑了笑,再次上前抓住江渊手臂道:“江渊哥哥放心啦,这是你的基业,芷若怎么可能不放在心上?我已经安排了易水楼的人时刻警惕,前些时日张安带着一个叫张无忌的归来,也被安排进去了,绝对不会出问题的。”江渊面冷如霜,拂袖震开周芷若道:“这个任务是安排给他们的么?他们都做了要你何用?”

    这话一出,周芷若委屈到了极点,这个事情自己明明已经做得够好了,但江渊哥哥怎么还不满意?想到这里,再也忍耐不住,撅起小嘴喊道:“你到底想要怎样?你走的时候明明说让张安他们听从我的吩咐,不安排他们去难道要我亲自去盯着?如果这样要他们何用?你又何必让他们听从于我?”

    江渊冷哼道:“怎么,羽毛丰了,翅膀硬了,敢顶嘴了?”周芷若委屈喊道:“我没有!”江渊道:“我说你顶嘴你还说没有,这不是顶嘴是什么?”周芷若眼圈一红,豆大的泪珠涌出眼眶,顺着如玉娇颜滑落下来。她不知道江渊哥哥怎么去了一趟中土变成这样了,既是委屈又是恼怒,莲足轻跺,喊道:“你不可理喻!”然后便素手掩面,向山上奔去。江渊清楚的看到那自指缝间溢出的泪水,只是他心冷如霜,不为所动,直到看不见了周芷若的身影,方松下了紧绷的面孔,摇了摇头轻叹一声,亦是向着峰上行去。

    行有里许,看到了迎面行来的范遥。到了近前,范遥问道:“教主,出什么事了,我看到刚才那位姑娘哭着奔上峰去,山路本就难行,现在下雪更是湿滑,那姑娘虽说武功不弱,但此时神思不属,可莫要有个什么万一。”江渊淡声道:“无事,若这都能出事,那我教她那么些年武功白教了?”

    范遥听到这里奇道:“那位姑娘是教主的弟子?”江渊一面前行一面道:“不,她是当年我在汉水所救。”范遥跟上后又道:“属下看那位姑娘似乎对教主情根深种。”江渊道:“我知道。”听到这里,范遥便不再多问,看这情形,要么是俩年轻人生了别扭,过两日便无事了,要么就是教主不喜那个女子。但他适才看得分明,教主初见那雪中女子眼神中的疼惜可是做不得假的,若是不喜,定然不会现出此等神色。不过他只是个下属,知道什么事情该说,什么不该说,这应当算教主的家事,他不便置喙,因此便住口不言。

    两人行不多时,忽见峰上迎下数人,正是杨逍和韦殷两位法王,还有张安与张无忌几人。五行旗与五散人各有要事去办,早已离开光明顶。尚未相遇便听到白眉鹰王的豪迈大笑。到了近前,几人齐齐行礼道:“属下见过教主(楼主)。”江渊道:“起来吧,你们怎么来了?”殷天正笑道:“教主归来也未曾与人知会,不然我等定要迎出千里之外,老夫还要多谢教主让属下再见外孙,哈哈。”

    此时张无忌已修习《葵花宝典》月余,面相仍显阴柔,却不似之前涂脂抹粉,大红绣袍罩身了。这时的张无忌一身易水楼的黑袍,虽说失之阳刚,却能一眼辨出乃是男儿之身。杨逍接着殷天正的话说道:“是小昭前来相告,我等才知晓教主已至峰下。”说完又指了指范遥,疑惑道:“不知这位是?”江渊看了看漫天的飞雪,道:“此地雪大风大,咱们还是先上光明顶吧。”杨逍等人各自称是,跟在江渊身后,运起轻功向议事堂赶去。

    不多时,议事堂传出一声惊呼:“什么?你是范遥兄弟?”堂中的范遥哈哈笑道:“杨老哥识不得这副面容,难道还听不出老弟的声音了么?”杨逍面色发红,激动不已,颤抖着说道:“不,不是,只是老弟到底发生了何事?当年阳教主失踪,你也跟着音讯全无,你的相貌是怎么了?”

    当年杨逍范遥合称逍遥二仙,两人交情也是极好,此乃众所周知的事情。不然他也不能那么容易收拢范遥留下的风雷二门部众。当时两人相貌不相上下,都是极为俊美儒雅的美男子,虽说他们并不以此为傲,但看到范遥相貌毁损至此,杨逍震惊到无以复加,不知道范老弟这些年到底历经了何事!

    上方高坐的江渊见此,知道有些事自己说出来会比范遥亲自说出来更能取信于人。若让他自己说出这些年投身王府是为了打探情报,只怕难以取信众人,毕竟明教数次大劫,都未曾见他有过现身。多年来也就转过一次少林寺佛像,将赵敏嫁祸明教之言转向墙壁,偏偏这次仅江渊一人前往中土,明教其余人等并不知晓。如此一来很难不让人想到他当年乃是变节投敌。

    江渊如今已得范遥忠心,自是会为他考虑一些,为了让他在教中免受排挤,便开口道:“范右使当年追查阳教主失踪一事,查到成昆头上,成昆这厮与汝阳王府来往甚密,右使便自毁容貌,深入汝阳王府,意欲查清真相,只可惜成昆武功既高又狡诈无比,右使这些年进展不大,不过话虽如此,右使自毁容貌,功虽非高,劳苦却大。”

    杨逍听了眼眶泛红,拍了拍范遥的肩膀道:“老弟这又是何苦?”说着叹息一声,又道:“你既查到成昆,回来与众兄弟合计合计,也未必不能对付于他,你何苦如此,何苦如此啊!”范遥摇了摇头,拍了拍自己肩上的手掌,道:“老哥想必还记得,我当年倾慕于龙王黛绮丝,但央阳夫人前去作媒,却被她以总教圣女不得婚嫁给坚定拒绝,谁知没两个月她便为了那个韩千叶破门出教,如此我怎能不心灰意冷?当时只是想着寻成昆报仇,不成功,便成仁。只是对不起明教,对不起诸位兄弟了。”

    提到龙王黛绮丝,杨逍也是一叹,他怎么也想不通黛绮丝为什么看不上自家的兄弟,若说总教圣女不得婚嫁,她后来却跟着一个相貌平平之辈叛教而出。此事到现在他都未能想通,是以也不想多说,免得兄弟再伤心难过。

    上方江渊一声轻咳,说道:“好了诸位,我离开这半年之多,教中可有大事发生?”杨逍回过神来,拱手道:“还未恭喜教主保定城外以一敌万,扬我明教声威。教主离开不久,五散人和五行旗六位旗使也相继离去,六位旗使前赴各方战场,五散人则是游说数路义军并入明教。”

    游说其他义军并入明教?江渊有些好奇,那些人会同意么?在他看来能拉起一只义军之人,大多都是野心勃勃之辈,让他们并入明教寄人篱下,他们会同意么?不打上几场他们能就此归顺?因此问道:“哦?五散人那边结果如何?”杨逍回道:“五散人起初并不顺利,一共五路义军,开始时均是随口搪塞,都未有恳切言辞,但自教主保定城下一站,五路义军自知不是我明教敌手,纷纷换了口风,就此投诚,当今天下抗元,便仅余我明教一家。”

    江渊欣喜道:“五散人做的不错,那些归降的义军你们是怎生安排的?”杨逍道:“那些头领归降后,属下自作主张将他们手中军卒与鹰王手中的四坛混编,成五方五坛。未曾请示教主,还请教主责罚!”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