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一章 天外飞仙兮破伏兵

    却说江渊在通过这条夹道之前便隐隐察觉到峭壁上有营兵伏藏,不过未曾觉察到高手的气息,便未在意。只是到了夹道中间,突然闻到的那股硫磺气味才让他想起元庭已经有了火药等物!这里虽是武侠世界,仍然是有着火药存在的,在光明顶上时,成昆还在光明顶秘道埋下不少的火药,都是从身边的这位郡主这儿得来。那突兀的硫磺气味不正是火药燃烧的味道?因此他才急速揽住旁边的赵敏,顺着峭壁向上掠去。

    夹道埋藏的火药炸将起来或许要不了他的杏命,却难免不会遭到重创,是以才急忙携赵敏向上躲避。他并未忘记上方还有伏兵之事,因此出鞘的倚天长剑已然出现在另一只手上。果不其然,跃至半途,数片缀着弯刀利剑的金网兜头盖脸的向他罩下。只是大概知晓了江渊在真定城前所为,这次并无箭矢射下。

    江渊一声冷哼,倚天剑扬起,真元涌动,长剑覆上一层乌蒙蒙的光晕,一剑斩下,已然临近的数片金网被倚天剑劈开,裂成两半儿从江渊两边跌落。峭壁上伏兵吃了一惊,显然没想到此人竟还有着这等神兵。不过伏兵头领显然是个极其果断之人,眼看前面几张金网未起到作用,那南蛮武人即将跃出。看着那人因斩破金网低垂的长剑,大喝道:“再扔!余下金网隔两息扔一张,快!”

    元军战力不俗,要想有那等战力,军中自然是令行禁止,军规森严。因此听到上官号令,立刻便有四名元兵拉开一张金网扔了下去,之后迅速归队,将位置让与后边的同僚。后面的军卒严格的执行了上官的军令,隔两息扔下一张金网,八息时间,扔出了仅余下的四张金网。那头领看金网洒下,又下令道:“扔礌石!”元兵抱起身前早准备好的斗大石块一块一块得朝着那正在攀升的南蛮扔去。

    赵敏抬头看着上边相继落下的金网,金网上方还跟着上百块斗大的礌石,这次金网不再如先前一般一股脑洒下。哪怕江渊斩破第一张,也没有了足够的功夫去斩第二张,更何况洒落的金网足有四张之多,金网之后还有礌石。她怎么看这都是一个死局,两人一旦被逼落下去,夹道中炸开的火药也足以要了他们杏命!看着面前这张充满冷意的面庞,直至此刻这明教教主也未将自己抛下,哪怕她知道此人只是为了不刺激到各路宗王,心中还是突兀的涌现出一股柔情。

    “我们要死在这里了么?没想到我敏敏特穆尔竟会和天下最大的反贼头子死在一起!”赵敏轻笑着说道,也伸出双臂抱住了揽自己入怀的那人,还将螓首靠在了身前的怀抱。江渊奇异的看了赵敏一眼道:“谁说我们会死?”赵敏一愣,陡觉身子停住不再上升,向下看去,下方的火药依然在轰隆轰隆的炸开,自己两人竟悬停在半空之中!

    此时面对这相继罩来的四张金网和礌石,江渊有着数种方法可以轻易避开,最简单的便是用出横空挪移的轻功,直接闪到夹道之外,也可以六阴九阳掌的强大掌风震开金网礌石。不过他并不准备躲避,右手长剑斜指,轻笑一声对趴在自己怀中的少女道:“赵姑娘,其实江某最擅长的并非拳脚。”说完长剑一扬,剑刃上肉眼可见的泛起一阵乌光。江渊瞥了眼离自己两人仅剩几步远的金网,金网几乎都要碰触到了扬起的剑尖,上面缀着的吸铁石依然未起到任何作用。

    赵敏听到江渊说他最擅长的不是拳脚便微微一怔,这明教教主不论是在光明顶上还是武当山上都是赤手空拳,想起他手中的倚天剑,难道……扬头看去,她看到了这一辈子最为震撼的一幕!只见一道剑光如惊芒掣电,如长虹经天,辉煌而迅疾的冲天而起,这一剑是她从未见过的一剑,落到她眼里,只剩下一个字“美”!那是一种动人心魄的美丽,美到让人明知这是一道致命的剑光,还是会忍不住卸下所有防备,如同飞蛾扑火般的去触摸,去追逐这极致的美!

    忽然间,赵敏感到自己抱着的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柄拥有连骨髓都冷透的剑器!江渊用出的,正是笑傲江湖世界领悟的一剑‘天外飞仙’!这一剑并不是仅能由上击下,以下伐上亦非难事,剑法全在人的运用!这一剑他不知道比之白云城主本人如何,但用来冲破这些阻碍,足够了!倚天剑冲破第一张金网第二张金网,冲破最后两张金网,冲碎了第一块礌石第二块礌石,接连数块礌石后天空一清,江渊揽着赵敏便冲出了峭壁。

    峭壁上方埋伏的元兵,这一刻呆呆的看着冲出陷阱的南蛮人,他们这般阵仗,便是对付那些所谓的六大派掌门也万无一失,绝不会失手。听真定那边的急报,知道此人武功不凡,这才多准备了好几手后手,没想到竟然还被冲了出来!看着那一身紫袍的南蛮人带着他的同伙,在空中回旋几圈落到峭壁之巅。那头领最先清醒过来,怒喝道:“发什么愣?给我冲,杀了这个南蛮子!”

    从那个南蛮武人冲出他所布置的陷阱,他便知道这次行动失败了。那份从真定传来的情报不仅没有夸大此人的武力,反而描述的有所不足!既然行动失败了,自己还耗费了如此之多的物资,就算逃回去了也免不了要受军法处置,或许还会连累父亲。既然如此不如放手一搏,如果能好运斩杀此人,那自是最好的,若是不能,自己最少也算为国捐躯,能留下后世英名!因此这头领手持弯刀,冲在最前面,向那南蛮人奔去。峭壁对面也有一些人马,他们往两边架上云梯,也冲了过来。

    江渊粗略的扫了眼冲来的人数,约莫有着四五百之多,冷笑一声道:“还真看得起江某,不过来了,那就不用走了!”眼看对面之人已尽数过来,倚天剑一个横扫,便有四五个元兵惨呼着被拦腰扫断。这几个元兵一时不死,高声惨呼,直至被路过的同袍给了一个痛快方彻底死去。江渊东劈一剑,西刺一剑,须臾间便有数十元兵身死,盏茶不到,四五百元兵便死去多半,余下元兵眼看这南蛮非人力可敌,乌拉拉便转身奔逃。江渊也不追赶,只是甩去剑上血迹,长剑归鞘,冷笑道:“逃吧,没有活口,怎么将恐惧带给元人?”

    赵敏这次看着身亡的众多元兵面色默然,却没有淤说出什么。两人下了峭壁之后,江渊轻叹道:“马儿也被炸死了,看来只能委屈赵姑娘一同步行了,好在离保定城已不是太远,到了保定再寻上两骑坐骑吧。”赵敏摇头道:“谈不上委屈与否,我虽为郡主,却并非那种身娇肉贵的郡主娘娘,教主既然走得,我又为什么走不得?”

    江渊一面向前行着一面道:“郡主忘了前几天还因此事对江某恶语相向?”赵敏冷哼道:“前几天你江大教主堂堂的七尺男儿骑着高头大马,却让一个弱女子徒步而行,我岂能不恼?”江渊淡笑道:“如此倒是江某的不是了?那还请郡主恕罪则个!”他虽然心狠手辣,却不会整天冷着脸,好似谁都欠他几百万银两一样,无事的时候也能说说笑笑,赵敏是自己的俘虏,却是个极其美艳的俘虏,闲暇之时斗斗嘴也能打发不少无趣的时间。

    此处虽说距保定已是不远,但也有着近百里之遥,两人既未用轻功急赶,天色暗下时自然未能走到,仅仅是赶了多半的路程。江渊眼看已到了戌时左右,两人身上又无吃食,便在一片林前驻足道:“今晚便在这林中歇息一晚吧。”他自是不会在赵敏面前用气运值兑换吃食。赵敏也无异议,她知道就算有异议这明教教主也不会听从。

    两人清出一块空地,捡了些枯枝,燃起一处火堆。江渊拿一根枯枝拨弄着火堆,叹气道:“咱们的吃的都在马上,马儿被你们元兵炸死了,吃的也没了,今晚只好先饿上一饿了。”赵敏不语,似乎在想着什么,片刻后忽道:“你白天用的那招剑法叫什么?”江渊嘴角一弯,笑道:“我还以为郡主白天就会问呢。”赵敏也捡了一根枯枝拨弄着火堆,只听江渊继续道:“那招叫做天外飞仙!”

    赵敏望着火堆,似乎又看到了白天那美到极致,璀璨到极致的一招,不由开口道:“天外飞仙?大概只有这么美的名字方配得上那招美到极致的剑法吧,教主可不可以把这招教给我?”本来她知晓明教教主这个最大的反贼,朝廷的心腹大患不会教给自己任何武功,不过见过了那么一招,知道世上有这么一招绚丽的剑法,情不自禁的就想去学,因此才询问出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