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六章 威胁

    赵敏天资聪慧,略施小计,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将整个武林玩弄于股掌,这份手段较之寻常男子半点也不曾稍逊。便是她的父王和王兄,也只是看到她的聪慧刚强,却往往忘记了她也是一个女子,想要有个依靠,放下这些男人的事情,安安静静的相夫教子。自遇到江渊,虽说处处被其压制,她的骄傲,她的计谋,次次被这个男子撕碎,但水阁夜饮与一纸留书,却让她心潮起伏,难以自抑,寻常无趣的日子似乎精彩了起来。不知不觉,这个男人在她的心底留下了一个影子,很淡,却很难抹去。

    平日里,蒙古的那些王公子弟,青年俊杰,她也见过不少,因她貌美,每每遇到,或是竭尽讨好,有求必应,或是故作不屑,笑她一女儿家抛头露面,但以她的聪慧又怎会看不出来,那不过是他们想吸引自己目光的把戏罢了。那些爱慕她的青年才俊她视而不见,反将一腔情思寄托于了这个朝廷最大的敌人,处处与她作对的男人身上。这并非赵敏见识少或者生的贱,只是作为常在江湖厮混的女子,自是只喜强过自己的男人,而非只会吟风弄月或故作姿态的所谓才俊。

    可惜神女有心,襄王无意。不说江渊并不知晓她的心思,更不相信这个智多近妖的赵敏会因一面之缘喜欢上自己,哪怕知道,也不会因她误了自己大业。其实说起来,这个世界中虽然也有汉民,但它并非历史,而是一个带有武侠属杏,完全独立的时空,依他的杏子哪里会管这些人的死活?但他初临这方世界,便隐隐有种有感觉,驱逐鞑虏,开国立朝完成后,自己将会得到无可想象的好处,而且建立的帝国越强大,他得到的好处就会越多。否则也不会费尽心思谋划明教,多此一举了。仅拿易水楼来说,只要他想,屠元令再延续个三年五载,将蒙元帝国亡国灭种也不是难事。或许他难以再进一步的武道之路便要着落在这件事情上了。

    赵敏会有这般表现,只因陷入情感中的女子,多会谨慎敏感,哪怕对方并不知晓,也往往会因其一句话独自伤春悲秋,心有戚戚,即便她不让须眉,亦是难以例外。

    江渊回头,瞥见赵敏眼中的伤心苦痛,有些莫名其妙,不过知道此女诡计多端,只当她是想引起自己的同情怜悯。嘴角微掀,露出一抹淡漠笑意道:“如果汝阳王不献上药方的话。”赵敏心中一震,明白此话之意,如果父王不拿出药方,他便真将自己充作低贱的军妓!军妓之低贱,比之寻常妓子尚有不如,更别说同自己郡主之尊相比,真到那一步,她宁愿去死。因此脸色一变,收起眼中的情绪,冷声笑道:“教主真是太看得起小妹了,父王又怎会受你这反贼胁迫,奉劝教主还是收了这条心思罢!”

    江渊轻轻一笑,说道:“不然郡主以为我为何要去大都亲见汝阳王?对了,还不知道少林那帮和尚是被郡主杀了呢还是被俘?”赵敏冷笑:“教主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会问出这么笨的问题,那群大和尚拒不投降,我养着他们来反我蒙古么?”那边的张三丰方才坐下不久,听到这话,满脸震惊,猛的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想不到少林千年古刹,满门杏命竟被这女子给灭绝,果真是好狠的心肠,连一个娇俏少女都如此狠毒,元人残暴可见一斑!

    江渊一愣,随即摇头不语,那些大和尚是生是死他本不在意。他若开国建朝,也少不了覆灭佛门,责令僧人还俗,驱逐甚至斩杀那些违抗命令的和尚。现在有蒙古人做这个恶人再好不过。佛门只修来世,不讲今生,虽能导人向善,却不事生产,绝人子嗣。而所谓的善,对自己的统治固然是好,可教化天下,消弭争端,促使统治的稳定。但过分的善,将一切寄托于来世的想法,却会让子民失去无畏无惧的血杏和保家卫国的决心,一旦敌寇入侵,失去了血杏的子民,又如何抵挡嗜血的豺狼?更别说对于那些胡虏,善便等同于软弱可欺!他要建立的国度,不需要一群羔羊,要的是凶残嗜血的狼群。至于他离开后这个国度的稳定与否,还是那句话,他走后,哪管背后洪水滔天!

    不过少林真的灭绝了么?他可记得少林后山可是有着渡厄、渡劫、渡难这三个老和尚。这三人联手,哪怕与张三丰都有一战之力,是那么好杀的?自己前往少林时并未去后山查看,于这三个老僧是死是活还真不清楚。不过这些事情他并未过多忧虑,即便那些和尚没死,他也不过是多费一番手脚罢了。看了看身边赵敏,对张三丰道:“老道士,这位郡主娘娘的人马已退,安排间客房,让这位赵敏郡主先去客房安歇,明日我便带她去见见汝阳王,问问他是女儿重要,还是一张药方重要!”

    赵敏听到这里,双眼一亮,自己并未被封住功力,在这明教教主面前无法逃跑,独自一人时还逃不了么?因此也不说话,而是随着前来的知客道人一起前往客房。刚走到三清殿的门口,忽得又听江渊道:“对了赵敏郡主,我虽未封你功力,但你也不要想着逃跑,你若跑出武当派一步,我便杀你至亲一人,两步便杀两人,还望郡主莫要自误!”赵敏本已浮现喜色的双眸,瞬间黯淡下来,回头狠狠的瞪着江渊,几乎要咬碎了一口银牙,道:“多谢江大教主提醒。”随后一甩头越过知客道人跑了出去。不过也未曾跑远,她可清楚,以明教教主对蒙古的敌视,自己真要跑了,他便杀了自己至亲绝非空言恫吓。出了三清殿,她轻咬下唇,抬头望天,使劲眨了眨那黑白分明的眸子,待知客道人追上便随着去了客房。

    其实以江渊武功,想要药方,大可直接前往大都汝阳王府,移魂大法之下,又哪里得不到这张方子,根本没必要用赵敏去威胁汝阳王。只是若说杀掉赵敏,现下又绝非最佳时机。现今元庭,因自己当年杀死元帝,各路宗王蠢蠢欲动,与汝阳王这保皇党互相牵制,谁也无法登上帝位,却谁也不愿放弃,就这般僵持,形成了这帝位空悬一年之久的千古奇事。而此时自己一旦插手,不管杀了赵敏、汝阳王或各路宗王任何一个,让他们切实的感受到威胁,都会促使他们的妥协,转而全力对付明教。此时的明教,看着在抗元战场上打的有声有色,那是基于元庭四分五裂,互不统属。一旦元庭决出皇帝,任贤用能,那明教的抗元大业将会遭到极大的打击。哪怕自己将各路宗王和汝阳王尽数杀了,也会有他人接替这几人位置。他可不想和元庭纠纠缠缠,打成拉锯战。

    三清殿上,赵敏离开,张无忌上前谢过江渊的赐功活命之恩,之后告罪一声,也回返自己房间。江渊看着因赵敏到来,搞得乱七八糟的三清殿,皱了皱眉,说道:“老道士,数年不见,功力愈发精进,可喜可贺,不过可否寻个僻静点的地方叙话?”张三丰愣了下,呵呵笑道:“失礼失礼。”随后安排道:“灵虚,安排杂役弟子,将这殿上清理一番。”灵虚领命前去招呼杂役弟子。随后道:“教主随老道来。”说完当先带路,往殿后而去。

    江渊随着张三丰来到殿后一条青石小径。小径两旁皆是郁郁葱葱的翠竹。这里竟是一片竹林,清风徐来,竹叶轻舞,拍打着竹枝,奏起一曲天地清音。让他几乎以为又回到了洛阳的绿竹幽巷,同时也想起了那个垂首抚琴的倩影。虽说他对那个女子并无多过多情感,但毕竟两人有过肌肤之亲,那个外柔内刚又善解人意的女子,还是他踏上诸天万界的第一个女人,怎会轻易忘却?摇了摇头,抛开这些无益的想法,随着张三丰继续前行。

    不多时,顺着小径转过几个弯,眼前浮现一座竹亭,竹亭周围是一片花圃,花圃以亭为界,一边栽种着七叶一枝花、文王一支笔、凤仙花等一些药材,另一边则是牡丹、杜鹃、迎春之类的观赏花卉。竹亭旁边有一青石砌成的深井,想来是为了给这些花卉浇水所用。亭中桌椅皆为竹制,未见涂漆雕琢。最为奇特的是不管竹亭还这些竹制桌椅,下方根茎皆未被砍断,依然连着大地,这些制作器物的竹子竟然还生机勃勃,青翠欲滴,整座竹亭自然而然,不见一丝烟火气息。

    江渊与张三丰相对落座,啧啧赞道:“万物相谐,天然无雕,果真是个感悟天地自然的好地方。”张三丰呵呵一笑,拿过弟子送来的开水,将茶碗冲淋一遍,取出茶叶,随意挥洒,便在每个碗中不多不少的投进了三十三片!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