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六章 施诡计反遭江渊戏

    水阁之中,赵敏听江渊所言,一声不吭,只是挺剑直刺。不过她不曾想到的是,倚天剑眼看再有数寸便刺中江渊,却忽的感到好似受到数股莫名的大力牵引,险些被引落长剑,握紧长剑后,被拉的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赵敏顺势便倒向江渊,长剑继续不离他背后要害,只是到了其身前数寸,与适才一样,被不知何处而来的大力牵引,江渊身前便是池塘,受力道牵引,赵敏便要掉落水中,一旦落水,衣衫湿透,岂不便宜了眼前的反贼头子?情急之下,倚天剑横拍水阁立柱,长剑在立柱之上稍做借力,险之又险的返回桌旁。

    赵敏这才明白,玄冥二老所说不假,难怪他们对江渊连交手的勇气都没有便落荒而逃。江渊这下回头说道:“郡主,玩够了么?”赵敏听江渊如此说法,眼睛一转,又生一计。花容一变,做惨然状,说道:“罢啦,罢啦。今日我栽到了家,有何面目去见我师父?”袖中滑下一柄短剑,叫道:“江大教主,多谢成全。”只见白光一闪,她已挺短剑往自己胸口插落。

    江渊一声冷笑,理也不理,她知这女子,做什么都不会自尽,也不着急,只是悠闲的观看四周景色。过了有盏茶的功夫,眼看江渊还是一动不动的观看周围景色,赵敏心中沮丧。平日里她智计百出,但今日遇上这明教教主却接连受挫,难道这世上真有如此精明之人?不过她依然佯做不动,她倒要看看那江渊会如何,若他没了耐心直接离去,自己也正好脱身,若他前来查看自己伤势,岂不正中自己下怀?

    过了有顿饭左右,江渊看赵敏还是一动不动,暗自好笑:“这郡主还玩上瘾了?也好,既然你想玩,那我就陪你玩玩!”于是摇头轻声道:“如此美艳的一副皮囊,就这般死了?真是可惜了,嗯……不如剥下她的皮肤硝制一番,做个人偶,这样哪怕十年百年也不会老去,嗯……若从别处开刀,做出的人偶留下疤痕也是难看的很了,不如从腋下划上两个口子,然后灌入水银,剥离皮囊,再搅碎脱离的躯体骨骼,从豁口倒出,这样就有一张完整的皮肤了,不错不错,就这么办!”

    这段话听得赵敏心中一寒头皮发麻,此人竟如此残忍,强忍着跳起来逃走的冲动,仍是一动不动。因为她知道,有此人在侧,自己根本脱身不得。江渊抬眼看去,看赵敏还是不动,仔细回忆了下原轨迹这里的情形,片刻后恍然,“机关原来在桌前三步之处,既然你想玩,那就再陪你玩玩,一同掉进地牢,自己可不像张无忌急着马上救人,不得不想办法出去,虽说自己仍是要去去救人,不过那些大和尚救得了就救,救不了,就让他们去见西天的佛祖吧,其终日念佛能亲得见思,当极为乐意了,所谓成人之美亦为德也!”

    水阁中,江渊看着还伏身桌上不动的赵敏,大概猜到了她的计策,嘴角弯起一丝似笑非笑的弧度,抬步向其走去。伏于桌上的赵敏听见靠近的脚步声,心中一喜,暗道:“任你如何精明,还不是要中了本姑娘的计策!”她素来智谋非凡,本不会因为这点小计策得意,只是不管围剿明教也好,用计脱身也罢,屡次受挫于江渊,这次眼看计策将成,饶是习惯了平素的运筹帷幄,也忍不住有些小小得意。

    只是如果赵敏看到江渊嘴角那抹明了一切的笑意,不知道还会不会得意。听得江渊到了桌前三步之处,一扳桌下机括,那处石板滑了开来,露出一方孔洞,赫然是个陷洞。以江渊武功,这等陷洞原也困不住他,更何况他早已料到这处机关。不过他还是佯做无处借力的样子往下掉去。掉下之前,他伸手向桌,赵敏只当他想自桌上借力,便右掌运劲挥出,不让他手掌碰到桌子。怎知他手腕一翻,猛地扣住赵敏手掌,将她也拉下陷洞。

    一拉之下,两人一齐跌落,眼前一团漆黑,身子不住下堕,但听得拍的一响,头顶翻板已然合上。这一跌下,直有四五丈深。两人四足着地,江渊也不说话,更不惊慌,只是盘坐下来打坐练气。赵敏虽说同样身落陷洞,但她知晓开启机关之法,心中也不慌乱。不过看这位江大教主一言不发,而是平静无比的打坐练气,心中诧异,面上却格格一笑,开口说道:“怎么,中了小妹计策,江大教主生气啦?格格。”

    江渊道:“我为什么生气?”赵敏笑道:“以江大教主的精明,竟会中了小妹计策,难道不该气?”江渊也笑出了声,说道:“这钢牢不过数尺见方,有郡主这蒙古第一美人儿相陪,虽漆黑一片,亦有花前月下之美,何气之有?”赵敏听到花前月下几个字,脸蛋一红,啐道:“呸,谁要和你花前月下!”她只以为这漆黑一片,江渊看不见,却不知被看得清清楚楚。

    原轨迹中,张无忌被困在此处,因明教一众高手身中剧毒,耽搁不得,不得不想法子赶紧脱身,晚了那些人怕是有杏命之忧。但江渊之事,并不急在一时三刻,尽可在里面停留一日两日,现在赵敏也被困此处,适才刚用过酒饭,哪怕她人美如仙,毕竟还不是仙,所谓人有三急,三急来了谁能忍住?等上半天,最着急要出去的就不是他了。

    这钢牢漆黑一片,也看不来具体时辰,约莫半天左右,钢牢外天色已黯淡下来,使得钢牢内更为漆黑。适才赵敏与江渊谈话数句,却被其话语呛住,便自己坐于钢牢另一侧。她设下此计,本为困住江渊,一来自己好脱身,二来其身为易水楼主和明教教主,是最大的反贼头子,也可为蒙古消除敌手,只是未曾料到自己也被困在此处,诚然她知晓开启钢牢之法,可钢牢一旦开启,那反贼头子岂不是也会脱身而出?

    半天时间,江渊也不急着出去,落下钢牢前两人都刚刚吃过酒饭,他武功通神,已可略加控制人体各种所需,譬如三急之类。但赵敏可没有这么高深的功力,这会已是秀眉皱起坐立不安,她一会坐下一会站起,却是来了三急,想要解手。这钢牢之中虽说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但不过数尺见方,两人便是看不见,声音又如何遮掩?若在这牢中解手,似江渊这等高手,莫说不知是否睡着,便是睡着,也定然极为警觉,一有风吹草动即会惊醒,介时自己不羞也羞死了?

    赵敏并不知晓江渊能暗中视物,不然此种想法,有都不会有,这次她便有千般智计,在这深牢之中也是无法可想。江渊于暗中看了眼坐立不安的赵敏,微微一笑。又是半响,外间将至午夜,到了子时。赵敏已微感游眩,她坐于地上不敢动弹,若是稍微轻动,便要便溺出来。此时她简直要哭了出来,想她堂堂郡主之尊,何时落到过这等窘境?这时也顾不得会不会放走江渊,轻声开口道:“喂,江大教主。”江渊睁开双眼,说道:“怎么?”赵敏道:“你不想出去么?”江渊知道赵敏快要忍受不住,忍住笑意道:“有郡主相陪,不想!”

    赵敏一窒,实在难以忍受,也不和江渊斗嘴,又说道:“这钢牢有开启的机关,我告诉你,你把他打开,我们出去吧,”江渊笑意盈盈的道:“我觉得这里幽静非常,正好参悟武学至理。干么出去。”赵敏虽然看不见江渊的笑意,但自声音中还是听了出来,这下明白过来,原来他看出了自己的窘状,在戏耍自己。一股浓浓的挫败感又一次袭上心头,难怪掉进钢牢这明教教主一点也不着急,看来是早料定了这一点。本以为这次算计了这明教教主,没想到反被他借势戏耍,此人莫非是妖怪变的不成,武功高强也罢,连头脑都精明至斯!

    赵敏无奈之下,只好实话说道:“我要净手,你开启机关,先出去吧。”这句话说的声若蚊蝇,羞不可抑。她是蒙古儿女,本就较中土女子豪放大胆,可也没大胆到将此等事情随意宣之于口的地步,接着又将机关开启之法如此这般的说了。江渊笑笑,取过赵敏手中短剑,依言摸到钢壁上刻着的一个圆圈,倒转短剑剑柄,在圆圈中忽快忽慢、忽长忽短的敲击七八下,敲击之声甫停,豁嗽一响,一道亮光从头顶照射下来,那翻板登时开了。这钢壁的圆圈之处有细管和外边相连,以约定的讯号敲击,管机关的人便立即打开翻板。

    翻板打开,已月至中天,一道月光从钢牢上方洒下,映的牢中不再漆黑一片,而是朦朦胧胧,虽说对江渊并无多大区别,但美人在侧,观之另有一番意境。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