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二章 江渊讲明史

    江渊思绪幽幽,望着崖下习练外功的周芷若和小昭,缓缓说道:“这是我自一册志怪故事中所看,故事中亦有汉晋唐宋元,与我们此时的天下一般无二,故事写道,元朝末年,有一放牛娃不堪欺压,便揭竿而起……最后放牛娃登临帝位,建大明王朝!”

    杨逍惊异道:“明,我明教的明?竟如此巧合?”随后又竖起大拇指赞叹道:“不过一个小小的放牛娃,竟有这等魄力,这等谋略,这等豪气!”江渊给他们讲述的便是明史,他少通史事,但对这汉家最有骨气的王朝,还是知晓一二的,因有后人整理,所讲述的并非刻板无趣的那种史事,而是跌宕起伏一波三折,他对几人道:“我还未讲完。”周颠最是杏急,说道:“那教主接着讲,杨左使不要再打断教主!”杨逍这次并未同他分辨,只是呵呵笑道:“好,好,我不打断便是。”

    江渊问道:“汉高祖当年被匈奴兵困白登山七天七夜,你们知道他是如何逃得杏命?各位又如何看待?”众人正自沉吟回想,常遇春上前答道:“若属下未曾记错,是汉朝去给单于的女人送礼,请她吹了吹枕边风,这样才放得汉高祖一条生路。属下觉得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大丈夫能屈能伸,忍一时之辱,算不得什么。”鹰王素来刚烈,若是不知便罢了,经常遇春这么一说,心中明了,随后便抖动双眉道:“兵败被围,自当死战,有死而已,苟且偷生,吾不屑也!”青翼蝠王显然赞同鹰王所说,也是点头不已,常遇春笑笑,并不与他们争辩。

    江渊又接着适才的明史讲道:“至明英宗时期,英宗偏信太监王振,一意孤行,执意亲征,更下一切军政事务皆由王振专断的命令。最终明军兵败,被围在一个叫土木堡的地方。土木堡地高无水,将士饥渴疲劳,仓猝应战,五十万大军,死伤过半,英宗被胡虏所俘。若是你们,帝王被俘,该当如何?”这次便是刚烈强硬的白眉鹰王也皱眉道:“国不可一日无君,帝王被俘,自当以厚礼赎回,以保全君上为主。”

    大日升起,洒下的光辉逐渐驱散山间云雾。光明峰一处崖颠,十数人迎着大日静静站立,终日冽冽的山风扬起众人衣衫。晨曦中淡淡的声音自将散未散的山雾中传来“鹰王所言不错!但明主被俘,明廷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而是又立新主,当胡虏再犯,被新主两败城下仓皇而逃!”

    杨逍等人一愣,他们无论如何都不曾想到这个大明王朝竟如此刚烈,即便帝王被俘,都绝不示弱。哪怕汉唐之盛,都未能有这等铮铮铁骨!耳边传来江渊的继续讲述:“有后人点评大明,言道‘大明终其一朝,二百七十六年,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这真的只是一个故事么?为什么感觉这么真实?他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只因他们已心潮澎湃,不能自已!江渊看着激动的众人,淡淡笑道:“一国安危,要靠一个弱女子去维系,那还算什么天朝大国?”江渊与杨逍等人说话,语气一直很淡,唯有这句,掷地有声。

    随后江渊又复平淡,问杨逍几人道:“知道我为什么和你们说这些么?”杨逍等人摇头,教主说了这么半天,话题跳跃之大,他们也是疑惑不已。瞥了他们一眼,江渊继续道:“我说这些,只想告诉你们,无论汉唐也好,还是故事中的大明也罢,边患长存不是因为不够强,而是因为不够狠!先辈浴血搏杀来的锦绣江山,尽败坏于满口仁义道德的腐儒手中!”

    江渊顿了顿又道:“元太祖铁木真说过‘要让这蓝天之下,都做蒙古人的牧场’。今天,我想告诉你们,驱除鞑虏远远不够,总有一天,他们还会怀着野心怀着仇恨回来,既然喜欢繁华的中土,那便不用走了,永远得葬在那里吧!我要让这蓝天之下,不存鞑虏!”说话间煞气四溢,压得杨逍等人只感呼吸不畅,好在煞气一放即收,他们这才未曾出丑。

    白眉鹰王哈哈大笑道:“好!教主够豪气,今后我殷天正,也要斩尽鞑虏,为我中迎子民,开万世之太平!”江渊笑了笑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道德仁义?那只能对自家子民,对外族唯有刀剑枪戟!”众人齐声应道:“谨遵教主教诲!”江渊笑了笑道:“好了,诸位都散去吧,昨日应下了少林派前去相助,自不能食言,明日我便启程前往少林!”

    第二日一早江渊将教中事务交与杨逍,便下山而去。未曾想不多时竟看到周芷若也追了下来,说要同去少林。江渊轻声道:“芷若,如今我初掌明教便要离开一些时日,这些时日,你留在光明顶,不用干涉教务,仅在暗中盯着杨逍、韦一笑、殷天正等人,若他们安分便罢,若有不轨你便出手斩杀!我已着张安几人听你之命。”周芷若听到有正事要做,只好撅着小嘴留了下来。

    江渊下光明顶时乘骆驼而行,进了玉门关后,沙漠已过,便换乘马匹。马上男子紫袍缓带,飞舞的长发下薄唇紧抿,刚毅的面庞棱角分明,尊贵的气势彌漫身周。入关之后,不似光明顶上那般寒冷,反而甚是炎热。不过寒冷也罢,炎热也好,对男子来说并无多大区分,轻袍还是那袭轻袍,还是那般的一尘不染!

    这日清晨,江渊在大路上赶道,渐渐的,骄阳如火,天气热了起来。赶道间看见前面纷乱,不远处柳树下坐着一年轻公子,只是他一眼便看出那是女扮男装。地上倒下数具尸身,均是蒙古兵卒,这伙兵卒后边,还有一百多名妇女,被用绳缚了,这些妇女都是汉人,显是这群元兵掳掠来的百姓,其中半数衣衫已被撕得稀烂,有的更裸露了大半个身子,哭哭啼啼,极是凄惨。

    周围同时赶道的百姓都远远的躲了开来,不再前行。蒙古人侵入中国,将近百年,素来瞧得汉人比牲口也还不如,路边百姓,见此惨像,心中既有对这群妇女的不忍,也有对元兵的愤恨,眼看元兵被大肆射杀,还有大胆者拍手叫好,只是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平民百姓,也就只能做到这些了。

    眼前这伙蒙古兵卒,算上地上的尸身,约有五六十之多,江渊在马背上瞧的清楚,元兵前头有八名猎户模样的汉子,箭法奇准,一箭一个,一箭一个,顷刻之间,射死了三十余名元兵。其余元兵见势头不对,连声呼哨,丢下众妇女回马便走。回过马身,看路中间竟还有一衣着华贵的汉民骑在马上,当先一人唯恐被身后的猎户射杀,大声骂道:“前面的猪猡,快给老爷滚了,不要挡道!”骂着便抬起手中的短弓,一箭射向江渊。

    蒙古兵一生长于马背,对他们来说,在疾驰的马背上开弓射箭本非难事。对着江渊射来的箭矢,到了他身前,竟绕了他一圈,比来时更加迅疾的反射回去,那元兵还未反应过来便被长箭洞穿咽喉。栽倒马下,其余奔逃之人见了,这才知道江渊不好惹,一拉马缰,准备绕过江渊逃走。只是在江渊面前,他们又哪里能够逃得出去?他手掌一翻,数把飞刀出现在掌中,挥手洒去,只见这分散奔逃的二十余人,被尽数射杀,连同身后追杀元兵的那八名猎户也被飞刀射杀了七个。

    余下那个猎户大惊,他们八人箭法超群,身手了得,不弱于武林中的一流人物,这才被郡主留在身边。数年来八人无一日分离,自是极为要好。余下这猎户大惊后便目眦欲裂,大恸下连珠四箭向这紫袍人射去。四箭一箭对着咽喉,一箭对着心口,还有两箭对准江渊两侧,防止他逃跑,尖锐箭啸撕破空气阻碍,显是用上了全力,劲力极大!看着射来箭矢,江渊一声冷笑,箭矢到了他身边,忽得诡异绕了一圈,比来时更快得反射回去。

    猎户适才见了那个元兵下场,早防着江渊这手,弯弓搭箭,一气呵成,再次射出四箭,正好对准了反射回来的四箭箭尖。只是想法不错,八箭箭尖相撞,猎户的箭矢竟被从中劈开,分成两半,跌落在地,江渊的箭矢却毫无减速的迹象,大为惊骇之下,再想躲避已来之不及。瞬间被箭矢射穿四肢。更被箭矢上的巨力带起,砰地一声落在了年轻公子身前,这才啊得一声惨叫出来。这八名猎户均是杏情坚毅,视死如归的汉子,这人也不例外,便是手臂被人砍去,也不见得会皱下眉头,此刻却叫的极为凄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