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四章 收编正教战元庭

    却说光明顶上,明教高层皆在,江渊却偏偏询问一个小小的掌旗使。杨逍几人同是一愣,不明白如此紧要关头,恩公询问一小小掌旗使有何用意,难道这常遇春真有自己等人未曾发现的才能?江渊有着自己的什么打算,淡淡一笑,低声说道:“可不能让各派掌门跟着那些弟子一起前去,你尽力便是!”他起意扣下六派弟子,那些弟子若没有诸派长辈领头,自然翻不起什么浪花,但要有了长辈带领,少不了还得一战。

    江渊说完便走向六大派。原地的常遇春等人面面相觑,一时猜不透恩公想要做什么!“老和尚,如今六千元军攻山,不知你等可有良策?”空闻合掌摇头,叹声道:“若比武较技,我辈武人自是当仁不让,但行军打仗,实非我等所及。”他也清楚,这次能攻上光明顶,实因这里未有大军驻扎,不然莫说自己六大派,便是十大派也无法攻到此处。向其余五派看去,各派均是默然无语,他嘴角一翘,早就料到如此,开口说道:“江某倒有一法,可退元兵,可保你等安然下山。”

    空闻道:“阿弥陀佛,不知何法?”其余五派也竖耳静听,这可是关乎他们身家杏命之事,谁敢大意。只是灭绝脸色阴沉,六派之人,属她最为痛恨明教,前来围剿之时,谁能料到会是如此局面。江渊目光从六派扫过,淡淡道:“明教锐金旗掌旗使常遇春用兵如神,若两方合兵一处,定能退去元兵,但明教拜各位所赐,只余下二三百人,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人马太少,常遇春也无可奈何,我提议,将六派弟子,同明教余下人手,交由常遇春统帅,打退元兵!”

    刚说完,灭绝师太就怒道:“不可能!常遇春?就是那天被我们所俘的那魔崽子?他若用兵如神,当日怎会兵败被俘?”江渊瞥一眼灭绝道:“五行旗与鹰王的天鹰教向来不睦,又各不统属,各自为战,兵败有什么稀奇的?当时人马若全由常遇春统帅,你等能不能走到山脚还是两说,好了,我言尽于此,现在元军正在攻山,逐步拔除据点,师太若不同意,那便带领峨眉弟子自行下山吧!”

    灭绝一窒,明知山下六千元军,自己一派下山,那不是羊入虎口么。但对明教的成见,让她不能接受江渊如此安排,因此怒声道:“贼子,你还我倚天剑,我峨眉自行下山,哼。”这也是灭绝师太被气的糊涂了,此言一出,便即后悔,但话已说出,势必无法收回。华山崆峒几派这才恍然,难怪前些时日,灭绝如此忌惮江渊,原来倚天剑都被夺了去,那现在她手中这把定然是假的了?不过值此紧要关头,也无人有心思看峨眉笑话。

    江渊斜视灭绝,嘴角一弯,眉头一挑,笑道:“江某凭武功抢来的倚天剑,为什么要还你?等你峨眉什么时候有把握了,大可再从江某手中抢回嘛。”灭绝脸色铁青,怒声道:“你……你……”你了半天也没说出来一句话,这几年的郁气攻心,一口红艳艳的鲜血喷出,便昏倒过去,惹得峨眉弟子一阵骚乱,忙救治师父。其余五派也是一阵骚乱,前来帮忙。莫说峨眉派,就其他门派和明教都感江渊此言之霸道。

    江渊看了看众人抢救的灭绝,朗声说道:“时间紧迫,适才我与空闻方丈所言,各位都听到了,若有不愿,便自行下山吧,想来明教自有他法避祸。六派中,听了成昆道出的真相,明白一切都由成昆而起,对明教远没有峨眉派那般仇视,知道一切都是元庭的阴谋,此刻为了活命,也只好答应了下来。好在只是借用一下弟子,不需他们一同听命魔教。凭他们自己一派之力,那是万万无法杀出重围的。从光明峰上山可是只有一条道路,可不像在山下一般可从各个方向退走。

    江渊点点头,喝道:“常遇春!”常遇春行了一军礼道:“某家在。”江渊下令道:“着人收编天鹰教和六派残余人马,这些人手由你统帅,下山迎敌,但有不从、阳奉阴违者,杀无赦!”常遇春声音洪亮道:“是!”随后便去着五行旗余下之人将这些人马收编。又对旁边的周芷若轻声道:“芷若,你去跟着常遇春,但有反抗者,杀无赦!”周芷若看了看江渊旁边的小昭,哼道:“我不去!”江渊皱眉道:“芷若,现在正事要紧,不要耍小杏子!”周芷若看江渊不悦,委委屈屈的道了声:“哦。”便跟着常遇春而去。

    灭绝师太此时还未清醒,收编到了峨眉派,峨眉派弟子知道师父对魔教极为仇视,抗拒不从。周芷若本就心中不悦,峨眉派抗拒不从,便直接出手,镇杀数人,这才将峨眉派完成收编,仅留下一人照顾灭绝。虽说峨眉派女子居多,但身负武功,未必就比男子弱了,因此也不必理会什么军中不可有女人之类的规矩。更何况这也并非是正式的招募军勇。

    不多时,常遇春收编完后,又将其整编,最后统计下来,共有九百一十六人,还不满千。他长期与元军作战,在他看来,未曾经过磨合操练,六派弟子虽说各个武功不弱,但仍是一群乌合之众。只是时间紧迫,哪里有时间让他磨合手下?一切就绪向江渊禀报后,便安排下山迎战。

    天鹰教和六派之人被分散于五行旗下,由熟悉地形的明教中人率领,被分为五队分散下山迎战。不足千人对阵六千元人,若是集合一处硬拼,那定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元军集合一处,就犹如一道美食,这般分散于暗中,仗着熟悉地形的优势,将元军东吃一块,西咬一口,一击便退,最好能引入林中。元军只是普通军勇,一旦被引入林中,无法形成阵势,与这些武林好手放对,焉能不大败亏输?

    当然江渊并未忘了元军中同有武林高手之事,派去周芷若,一是为了镇压不服,要知道,能武林留名的好手,皆是桀骜之辈,谁愿受人管制?常遇春的才能尽在打仗之上,武功也只不过尚可,想要镇压这些人,难免力有未逮。再一个就是为了保护常遇春,以免被敌人施展斩首战术,直接将主帅击杀。

    江渊看常遇春安排好一切后,已去下山迎敌。朗声一笑,说道:“常遇春已经下山,难道诸位就不想一起去见识见识所谓的元军?”能参与围剿明教的武者,岂是怕事之人?被收编的可尽是门中精英,不知战况如何,让他们在此地等待结果,也是心焦如焚,眼见江渊如此之说,数人便附和道:“同去,同去。”

    众人随着江渊下山,即便重伤的杨逍等人也是相互搀扶着一同前往。这可是能定明教生死的一战,胜了,他们活,明教存,败了,一些武功高深的掌门或许能逃出生天,但他们重伤之躯如何有力逃生?明教众人并不怕死,只是他们若死,这传承三十三代的明教,便真的要亡了。明教若亡于他们手上,哪怕是死,也无面目去见明尊与历代教主。

    这些掌门德行各异,有好有坏。卑劣如昆仑掌门何太冲,改变世界轨迹后尚未死去的鲜于通,慈和如空闻方丈,固执如还未清醒的灭绝师太,在面对元庭时,却是同样的铁骨铮铮,立场分明。

    一路上,不时有营兵探子上山查探。江渊等人都是何等功力?那些探子能瞒过普通人的耳目,如何能瞒过他们?不论探子隐于林中还是雪下,均被江渊挥出一道流光夺去杏命。有些隐藏的特别隐秘之人,直到死去惨叫,才被其他掌门发现。

    众人都是武学高手,行进自然比常遇春等人快了许多。过了半山腰一处险关后不多时,众人便看到在一处开阔之地列阵的元兵。死去那么多探子,如果元兵还察觉不到不对,那他们也成不了威震天下的蒙古铁骑。

    元人本擅骑射,骑兵无敌,只是光明顶位居光明峰上,七颠十三崖天险为关,如何容得马匹奔驰?此行攻山,自是只能下马步行,准备步战。走了一路,虽说各处关卡道路难行,但本就被六派攻破的关卡,无人驻留,他们只需要不断前行便是。行了没多久,就有返回的探子禀报,光明顶上下来一伙人众,有十数人,凡看到他们的探子均被斩杀,他也是遇到一个还有口气的同僚方才得到这个消息,而那个同僚硬撑着说完这些便已死去。

    领军将领屏退探子,他本汝阳王手下一名千夫长,前些时日被易水楼不断的刺杀,万夫长死于非命,十大千夫长中他被提拔为新的万夫长。这次被敏敏郡主调来围剿反贼总部。他深知这些高来高去的江湖武人厉害,好在敏敏郡主还安排了手下数名高手随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