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三章 蒙古合兵众人惊

    光明顶上

    杨逍知道来人武功高强,更是为明教挣的一丝喘息,因此拦住女儿的呵斥,勉强起身道:“多谢阁下为我明教挣的一丝喘息,不知来此何事?”江渊并未答话,回首说道:“小昭。”小昭取出阳顶天遗书,拿给杨逍。杨逍若有所思的看了小昭一眼,低头查看小昭拿来之物。杨不悔听到小昭的名字,打量小昭半响,这才看出来,这不是自己身边的小丫鬟么,原来那小丫鬟的丑样是故意扮的,狠狠的瞪了她两眼,冷冷的道:“小昭,你装得真像,我早知你必有古怪,只是没料到这么一个丑东西,竟是一位千娇百媚的小美人儿。”

    小昭被杨不悔瞪得身子一缩,又缩回周芷若身后。周芷若先是一愣,然后顺着看过去,正看见杨不悔瞪着小昭,柳眉一竖,将小昭拉了出来,说道:“小昭,你现在武功比她高多了,怕她作甚,这人啊,越软弱,越容易受到欺辱。”看着点了点头后,还是有些惊惶的小昭。周芷若轻叹一声,摇摇头,说道:“你这小丫头什么都好,就是这杏子太软了,容易受到欺辱。”

    说完后,回过头看着还在瞪视小昭的杨不悔,喝道:“小丫头,再敢这么看着小昭,小心本姑娘挖了你的眼睛!”杨不悔哼道:“你敢!”周芷若冷笑道:“你以为谁都会像你爹那样护着你?”说着身影一晃,分出数道虚影,右手伸出两根青葱玉指,对着杨不悔双眼插去。杨不悔看周芷若真敢动手,而且那身法之快,完全不逊于爹爹,根本无从闪避,吓的闭上双眼,一声尖叫。

    杨逍不是没听到女儿和人吵嘴,不过他正在阅看阳教主遗书,未曾理会,不想对面这女子竟然直接动手,身法之快,自己别说身受重伤,便是完好无损也不见得能拦住,只能大声急道:“姑娘手下留情。”小昭也吓了一跳,没想到芷若姐姐一言不合就直接动手,忙喊道:“姐姐不要!”

    周芷若本来就没想真取杨不悔双眼,不过想吓唬一番罢了,闻言双指在其眼皮上轻轻一点即收,眨眼间又退回原地,对吓坏了的杨不悔冷声道:“小丫头,本姑娘就教你一个乖,江湖可不是明教,没人会惯着你。”杨逍看女儿没事,这才松了口气,对周芷若道:“多谢姑娘手下留情。”说着将手中遗书给韦一笑等人观看。韦一笑和五散人几人看完后,都是叹息连连,直说道:“若是早一点看到这份遗书,明教何至于此!”

    各派的探子下山后,依着蛛丝马迹,察觉到了元兵藏伏,只是隐藏的不仅仅只是普通元兵,还有不少的武学高手,这些探子传了消息,准备退走时,被那些高手察觉,六派六波探子,全军覆没,无一人逃回,好在消息传了回去。

    传回来的消息言道,山下各派必经要道均有千人左右元兵和一杆高手藏伏。各大派这才信了适才圆真所说,只是下山要道被元兵占据,五大派一时没了主意,均看向少林派的空闻方丈,空闻则是低头不语,这次前来虽说都是各派高手,但经过与明教一天鏖战,此时六派总共也就余下不到二百人左右,几天鏖战均已疲惫,如何对付得了以逸待劳的元兵?

    此时无人再提与明教的恩怨,哪怕和明教积怨最深的峨眉派,也不得不暂时放下与明教的恩怨,山下元兵虎视眈眈,总不能真与明教拼个你死我活,最后让元人捡了便宜。

    江渊这时一笑,淡漠的声音传遍全场,“怎么六七千元兵你们就怕了?我中迎大地人才济济,又岂是这些化外蛮夷所能肆意?杨逍!”这一刻,江渊身上曾经那日月神教教主的威严,迸散而出,明明还不是明教教主,杨逍还是不由的应道:“在!”“传常遇春!”常遇春?杨逍一愣,就是那个护送不悔归来,颇有才能的汉子么?随后便吩咐未被六大派斩杀的下人,召常遇春过来。

    不多时,常遇春到来,肩上包着的绷带还在渗着鲜血,想来正在养伤。见了江渊先行了一礼道:“见过恩公。”又对杨逍行礼道:“见过左使。”杨逍对着江渊一扬头道:“恩公叫你。”明教诸人明白,若非江渊揭穿真相,只怕今日真得以身殉教了。一身皮囊,死不足惜,只是这大好河山还为鞑子占据,何其憾之!是以杨逍同以恩公称之。

    江渊看常遇春有伤在身,皱眉道:“有伤?”兑换一副特效金疮药,并指一点,击碎了常遇春肩上的绷带。去了绷带,肩上一道深可见骨的口子露了出来,血又开始大量冒了出来,将先前在常遇春自己所敷之药,冲了下去。江渊见伤势如此严重,也难为常遇春还做出一副无事的样子,出血如此之多,不敢多加耽搁,将特效金疮药直接洒去,尽数落在了常遇春的伤口之上。

    兑换的特效金疮药,一洒上去,常遇春牙根紧咬,一声闷哼。系统出品,必属精品。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汩汩冒出的鲜血便止了起来。半柱香的时间,这深可见骨的伤口便结痂脱落,常遇春试着动了动臂膀,只觉与常时无异,如此神药,当年的胡师伯也绝难配出。常遇春再次下拜道:“多谢恩公。”江渊摆手道:“无事,现今你五行旗还有多少人马?”

    听到江渊发问,常遇春这铁打的汉子也不由红了眼圈,哽咽回道:“回恩公,收到光明顶被六派围攻的消息,抗元战场上的兵马不便尽数调来,人数臃肿,根本不能及时赶到,因此我五旗各带二百精英,星夜赶来。现今各旗人数不足百人,锐金旗更是只余三十几人。”

    江渊皱眉,其实这山下仅仅六千余人马,他一人便可屠尽,但他并不打算这么做。他需要的是一个能成为自己手中利剑的明教,而不是躲在自己羽翼下寻求庇护的鸡仔。杨逍等人闻言也是摇头,若他们不曾受伤,依凭天险,倒也不惧,光明顶不是那么好攻陷的!只是如今人数一共也就不足五百,还多数带伤,难道天亡明教?

    白眉鹰王殷天正突然说道:“老夫手下,尚有两百可战之兵。”常遇春听了眼前一亮,用兵之道,多两百人可不仅仅只是两百人而已,若战法得当,两百人胜过两万亦非不能!如今局势不利,适才仅仅不足五百之兵,便是全部交由他带领,也无信心退去山下伏兵,但多上两百人,他自信以自己的带兵之能,定可退去伏兵。不由大声说道:“山下各路分散埋伏,若常某率领这不足七百之兵,定可击溃山下伏兵!”杨逍、殷天正、韦一笑等人闻言诧异看过,山下可有着近十倍的元兵,未想一个小小旗主竟也敢口出狂言。

    江渊和他们可不一样,他可是知道常遇春是什么人,不过还是摇了摇头道:“大概来不及了。”常遇春杨逍等人一愣,问道:“恩公此言何意?”正在这时,有探子来报,探子道:“报杨左使,山下六路伏兵聚合一处,正往山上攻来。”杨逍等人脸色一变,探子禀报声音不小,那边六大派之人一同听到,人人色变。

    六大派即便由少林统筹指挥攻上光明顶,但也不过是江湖武人的打法,若非明教高层皆尽高手,不曾在此驻扎大军,六派焉能攻上?空闻等人心知,山下元军攻山,这可不是普通的江湖较技武人比武。武功若未高到一定程度,军队万箭齐发下,除了空闻、灭绝等有限几人,谁又能逃脱?这次带出来的可都是门中精英,若是全部阵亡,他们便是逃脱,那也和灭派没多大区别了。攻山时令他们咬牙切齿的各处险地据点,此时却恨不得越险越好。

    江渊看了看那边的六派,现在每派余下三四十人,一共也就二百人左右,看似六派余下人数更少,但六派前来的都是武艺不俗的精英弟子,而且众位掌门战力完好,明教高层却皆尽重伤,无法如常指挥,更是无人能挡六大派的一众掌门,是以被六大派攻到了光明顶上。在众人沉默时他突然问道:“常遇春,若合并正教弟子,可能对敌攻山元军?”

    常遇春一愣,明教地位高于自己之人此地不少,没想到恩公却询问自己,随即回神过来,苦涩道:“正教与我明教积怨极深,又怎会同意合并,那些掌门宿老,又怎愿听命常某?没了那些高手,即便合并,也不过多了两百人左右,常某可勉力一试,最多,不过是以身殉教罢了!”虽说多出两百人能提升不少战力,计谋得当,二百也可战两万,但那说的是设下各种巧计的情况,若是拿这两百和两万正面硬拼,估计一个浪花都掀不起就会全军覆没。现在元军已然集合一处,多二百来人,他也一时想不出好的法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