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二章 成傀儡成昆道往事

    通往光明顶的小路上

    周芷若皱眉道:“形势不大好,昨晚你去追这老和尚,我便隐藏起来,因为担心影响你的筹算,便一直没有出手。杨逍、韦一笑、五散人几人本身就有伤在身,未能拦住空闻和尚下山,好在那和尚不曾乘人之危,仅是奔下山去。之后那个杨逍的部众虽拼死抗击,但明教高手皆尽重伤,一是指挥不便,二是无人能拦住六派掌门级的高手,是以最后还是被六大派打上光明顶。”

    江渊沉吟道:“杨逍部众?大概是天地风雷四门吧?”周芷若摇了摇头道:“这个就不清楚了,后来白眉鹰王上得光明顶,见杨逍等人尽皆重伤,己方势力单薄,便以言语挤住空闻,不得仗着人多混战。空闻依着武林规矩,便约定逐一对战。这时他应该已对战数人了,你要再不回来,也只能先替你保住明教,再说其他了。”

    江渊点点头道:“那好,我们过去吧。”走了一步,又突然回头道:“对了,芷若,你不许再对小昭出手,知道么?”周芷若撅着小嘴,冷哼道:“知道啦,保证不动你的小美人便是。”小昭本就聪明伶俐,甚懂察言观色,不过到大门这几步的距离,便姐姐长姐姐短的,打消了周芷若心中的芥蒂,将她哄的开开心心。

    三人进门后穿过两处厅堂,眼前是好大一片广场。场上黑压压的站满了人,西首人数较少,十之八九身上鲜血淋漓,或坐或卧,是明教的一方。东首的人数多出数倍,分成六堆,看来六派均已到齐。这六批人隐然对明教作包围之势。杨逍、韦一笑、彭和尚、说不得诸人都坐在明教人众之内,看情形仍是行动艰难。杨不悔穴道已解,坐在她父亲身旁。

    广场中心有两人正在拼斗,各人凝神观战,但三人一进来,便将众人目光引了过来。小昭刚刚得到成昆的一身功力,还不能很好的收敛气息。高手前来,怎能不受众人重视。场上两人也暂时罢斗,向这边看来。六派之人看到江渊到来,均是一阵骚动。小昭从未被如此之多的人如此打量,不由小脸一红,身子周芷若后边缩了缩。周芷若将小昭拉出来道:“你怕甚么,有江渊哥哥在,没事的。”小昭怯怯的点了点头,但一举一动还是有些僵硬。

    这时一众少林和尚齐齐将三人围了起来,空闻看着江渊手上提的成昆,说道:“阿弥陀佛,施主将我圆真师侄怎样了?”江渊道:“哦?你还认他做师侄?”空闻道:“圆真虽做下诸多业障,但佛法无边,老衲相信他总能幡然悔悟,改过自新。”江渊冷笑道:“是啊,他幡然悔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那我问你,那些被害者的血债由谁来讨?冤屈由谁来平?别跟我说什么那是他们的业报,前世之事谁能知晓?再说你安知他死于我手不是他的业报?”

    江渊不理会一众和尚的难看脸色,接着又道:“老和尚,你可知道《九阴真经》?”这句话问出,那边的灭绝师太脸色猛地阴沉下来。空闻脸色虽同样难看,但修佛养气的功夫极好,仍是答道:“据本门所载,那是百余年前的一门神功秘籍。不过襄阳城破后便已消失无踪。”一句话出来,有些门派也在窃窃私语,《九阴真经》已失传百余年,来人提起这个,难道这门秘籍又出世了?

    江渊摇摇头道:“消失无踪?不不不,如此神功秘籍,郭大侠怎忍心让它失传?灭绝师太,你说对吧?”灭绝冷哼一声,并不接话。空闻双掌合什道:“《九阴真经》失传与否本门并不在意,还请施主放还我圆真师侄。”江渊诧异道:“放还圆真?空见神僧的仇不报了么?”听到空见的名字,空闻低呼佛号,叹道:“唉,冤冤相报何时了,这或许便是师兄的业报吧。”

    江渊道:“业报与否,我并不关心,还是先让你圆真师侄说几句话吧。”说着伸手在圆真身上点了几下,圆真悠悠转醒,周围四顾,看到空闻后,眼睛一转,哭道:“师叔救我,师侄被这贼子废去了武功!师叔救我啊。”说着嚎啕大哭,哭的是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周围的各派都哗然起来。在江湖上,废人武功可是大忌。空闻也是脸色一变,与其余和尚呼了声佛号,说道:“阿弥陀佛,这事怎么说?还望施主能给本派一个说法,少林千年古刹不容轻辱!”“哈哈”江渊低声笑了起来,随后说道:“说法?笑话,谁有资格让江某给他一个说法?你少林还是想想等会该怎么给其他门派一个说法吧。”

    两人对话,让场中不管是六大派一头雾水,不知何意,只有明教杨逍等人神色不变。江渊一把抓起成昆厉声道:“看着我的眼睛!”成昆一个激灵,不由依言看了过去,之后再也无法移开,只觉对方双眸犹如日升月落,星河运转,深邃无比。江渊道:“成昆,将你师妹与阳顶天成婚后你的所作所为说出来。”

    随后,成昆好似傀儡一般,说出了一段让众人惊怒的往事。

    随着傀儡般的成昆讲述,但有门人死于谢逊之手的门派均是哗然一片,也就那边明教之众前天已然知晓,神情未变。六派中,并非无人知晓圆真便是成昆,但绝未想到,这不过是他脱身避祸,隐藏身份的一个伎俩。

    他们一直未曾想通,金毛狮王谢逊当年虽称不上侠之大者,但亦非不明是非滥杀无辜之辈,为何会突然狂杏大发,残害众多武林同道。更有深明事理之辈想到,“虽说门人死于谢逊之手,但这成昆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待成昆讲到投身王府,为王府出谋划策对付明教时,便是没有门人兄弟死于谢逊之手,亦是愤然不已。武林中人,对元庭极为愤恨,投靠元人,不管是为了什么,都是十足的武林败类。

    当说到山下埋伏的元兵,以及一些投靠元人的武林高手时,包括明教一众都是变了脸色。杨逍咳嗽两声,皱眉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位郡主姑娘好高明的手段,女流之身,却胜似男儿。”

    随着成昆讲完,六大派面面相觑,本来围攻光明顶是为了报仇报怨,没想到这竟是元庭的圈套!让六大派与明教斗个你死我活,元人最后做了个渔翁,把明教剿灭,甚至连六大派一起剿灭!场中诸派相视一眼,既然是中了元人圈套,那还要不要继续斗下去?若是继续相斗,总不能叫营庭捡了便宜!若是不斗,与明教的仇怨又是实实在在的。

    成昆恢复神智后,看着六大派的神情,也记得适才自己说了什么,脸色有些发白,眼睛咕嘟嘟转得两转,突然哭道:“师叔,刚才弟子是受了这贼子的妖法迷惑,所言所语都不由己啊师叔,求师叔救救弟子。”六派闻言,又骚乱起来,想起刚才成昆样子,神情确实不大对,不由又疑惑的看了看江渊,不知道该相信那个。

    江渊笑笑,他不是张无忌那老好人,没心情非要取信六大派。淡淡的道:“好了成昆,不用狡辩了,你的作用到此为止了!”五指张开,抓住那瓦亮光头,几个呼吸的功夫,原地只簌簌落下一捧灰粉,成昆连惨叫都未曾发出一声,便身亡此地。场中众人一惊,既为江渊这等霸道奇功而惊,亦为他的辣手而惊。

    空闻呼了一声佛号,说道:“阿弥陀佛,圆真怎么说也是我少林门人,便有淤多业障,自有我戒律堂处置,更何况话还未问清,当着六大派之面,施主就杀人灭口,莫非此事当真另有隐情?”江渊蓦然抬眼道:“老和尚,你在质问我?”随后又低沉笑道:“看来这一身锋芒收敛太久了!”

    六大派知道江渊武功很高,但从没想到会这么高。只见江渊那处,一股沛然难御的气势升腾,众人好似看到了尸山血海白骨翻腾。少林派弟子首当其冲,哪怕来的都是门中精英弟子,依然脸色煞白被气势冲击的站立不稳,齐齐向后退去,连空闻都是身子一晃,长呼佛号,惊骇间,低声自语:“这……这得杀多少人?才有这等煞气?”

    江渊气势一放即收,一面向着明教中人走去,一面道:“我若想,便屠尽你六大派又有何难?但我等皆为汉民,为何要自相残杀,让元庭得利?”众人闻言低头,有不忿者亦不敢出声,只是不约而同的派自家探子下山仔细查探,看看适才成昆所言可真。江渊到了明教众人身前。杨不悔虽说也身负武功,但身为明教光明左使的女儿,千金之躯,平日不涉险地,加之年岁尚小,功力自然不怎么样,因此目力比常人强不了多少,直到江渊来到了近前,才认出是前晚之人,不由杏眼圆睁,叫道:“是你这……”话未说完,便被杨逍拦住。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