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八章 圆真狡诈袭江渊

    光明顶议事厅堂,盘坐着不能动弹的圆真和明教诸人,忽得听到一阵脚步声来到厅堂门口,当先传来的便是一阵低沉的笑声:“难怪诸位功力高深,大半夜不睡觉竟与一个大和尚一起练功?”随后众人便看到门口进来一人,轻袍缓带,一身紫服,显得尊贵奢华,一头长发披散身后,更不束缚,面庞硬朗威严,只是气息平常,似乎不通武功的样子。

    江渊自己对穿着没多少讲究,只要干净就好,张安却觉得主人身为易水楼之主,穿着绝不能随便,以免失了威严,就寻人定做几身紫色袍服,尽显尊贵却不影响与人交手。明教七人面面相觑,心中一沉,还当来了外援,却不是明教任何一人,莫不是六大派中人?圆真只道必死,见来人竟不是明教中人,大喜的同时,亦是松了口气。当先道:“阿弥陀佛,贫僧圆真,座师空见神僧,行动不便,不能见礼,阁下莫怪,不知阁下是?”他也心中疑惑,六大派中并未听过有这么一人。

    江渊转头,看着圆真,饶有兴趣的道:“圆真?我是该叫你圆真呢,还是该叫你混元霹雳手成昆?”这句话问出口,明教几人大为惊讶。藏身的空闻是知晓圆真身份的,是以并不如何惊奇。圆真一面暗运真气,一面回答道:“阿弥陀佛,那已是贫僧二十余年前的俗家名姓了,如今早已没有了混元霹雳手成昆,只有皈依我佛,忏悔罪孽的圆真!阿弥陀佛。”说的甚是诚恳,就连分属敌对的明教几人都几乎要信了他。

    这番话,听得暗中的空闻心中愚许,江渊却一声冷笑:“是么?只是我在大都之时,似乎在一个叫敏敏特穆尔的郡主身边看到过你!”成昆一惊,怎么可能,这几个字几乎要脱口而出,却被他硬生生忍住了,只听他低声道:“阿弥陀佛,贫僧虽是出家人,但堂堂汉家血脉,片刻不敢或忘,怎会为胡虏效力?阁下一时看错,也未必不会。”

    江渊察觉到成昆气息已然稳定,佯做不防,走到其身边,躬下身子,直视成昆,疑惑道:“哦?我会看错?”成昆双手合什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冷不防突然发难,伸手点在江渊的膻中穴上,为防意外,又出手在江渊身上数处大穴均点了一下。然后缓缓站了起来,身形稳健,更无半分摇晃。

    江渊愕然坐倒,做出脸色铁青,身受重伤的样子。明教几人大骂成昆无耻,藏身的周芷若却无半点担心,以江渊哥哥的功力,那成昆若能偷袭得手,可真是天大的奇事了。

    之后江渊与明教几人一番言语,诱使自觉不会再有变故的成昆说出了当年秘闻。众人这才知晓当年金毛狮王谢逊为何突然狂杏大发,滥杀无辜。听其所言,连空见神僧身亡都因受其所骗。一时间,对成昆的恶行无不发指。

    明教几人只道再无幸理,却听那紫袍男子低沉发笑,众人看过,只见其竟缓缓站了起来,哪有半点受伤的样子。成昆大惊,叫道:“你没受伤?中了我幻阴指怎么可能?”

    厅外突然又传来一声清冷的女声,“就你这点功力也想伤到江渊哥哥?简直可笑!”说着厅外又进来一明艳无俦神情清冷的美丽少女。少女手中竟还提着一个身披袈裟的大和尚!众人定睛看去,竟是少林派的空闻方丈!杨逍几人互看一眼,暗中猜测,这或许是那紫袍人擒来,暗中也是松了口气,从适才成昆偷袭到擒来空闻方丈,可见这紫袍人定非正教中人!不过空闻方丈这一身皮囊少说也有一百七八十斤,被少女如此轻若无物的提在手中,可见这少女武功定然也是不俗。但这紫袍人是什么人?此时来光明顶有什么目的?

    江渊来到周芷若面前,刚好隔开了空闻和成昆两人,笑了笑道:“好了,空闻方丈怎么说也是一派之长,被你这么提着像什么话,先放下吧!”周芷若挑了挑好看的黛眉,说道:“好的!”这挑眉的动作,还是她跟着江渊学来的,说完便松开了纤纤素手,将空闻方丈放在了地上。江渊凌空几指,便解开了空闻被制的穴道。

    空闻站好后,面色有些难看,想他堂堂少林方丈,被一个小女娃这么提在手上提进来,面上怎能不难堪?不过他并未就此事争执,而是看向成昆道:“阿弥陀佛,圆真,你二十余年以前言自己罪孽深重,欲遁入空门,空见师兄为化解你与谢居士之间的仇怨,甘愿受谢居士一十三拳,最终身死魂灭,原来这一切都出自你手?”

    成昆眼睛一转,对空闻道:“方丈师叔,师侄实有不得已的苦衷,我们还是先离开光明顶,师侄再详加解释。”说完也不管空闻,转身就走。空闻追去时,又被江渊在身前阻得一瞬,便是这一瞬,出去时只见圆真背影一晃,已进了一道侧门。空闻方丈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江渊一笑,说道:“我面前也想跑?愚蠢!”随即从侧门追了过去。厅后是个院子,院子中花卉暗香浮动,但见西厢房的窗子中透出灯火之光,他纵身而前,不急不缓的推开房门,只见灰影一闪,成昆掀开一张绣帷,奔了进去。

    江渊适才挡在空闻和成昆之间,便是料定其为了逃命,依然会如原轨迹一般走向这条密道,光明顶上守卫重重,以此人武功,想要不惊动任何人快速下山,几乎是不可能之事,更何况这条密道亦是他埋藏火药所在。江渊欲进密道,自是为了乾坤大挪移功法。这门功法源于波斯明教,乃其镇教之宝,集武功道理之大成,旨在颠倒一刚一柔、一阴一阳的乾坤二气,激发人体潜力,乃是西域最为精深的武功。虽说不见得就能强过中土秘籍,但江渊隐有所感,乾坤大挪移和乾坤混元法融合,定能得到不少增益。而成昆,就算跑了,在他眼里也不过一条小鱼小虾罢了,又能翻起什么浪花?

    每人体内潜力原极庞大,只是平时使不出来,每逢火灾等等紧急关头,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者往往能负千斤。若将这门心法融入自己功法,混元乾坤法能发挥出多大的威能,江渊也感到期待。只是可笑成昆密道往来多次,竟不曾发现这等神功,可见其对师妹的恋情亦不过如此!其时阳顶天已死,他师妹因愧疚相殉,他竟未想着将师妹的尸骨入土为安!何人能忍心让自己喜爱的女子暴尸于外?只要他挪动师妹尸身,又怎会发现不了这门神功心法?

    江渊依稀记得原轨迹中,这里若非张无忌,那小昭背不住会被杨不悔当成卧底杀死,如今张无忌并未来光明顶,说不得得伸手救上一救。倒不是他觊觎小昭美色,以他如今的武功,想要什么样的美女得不到,不过这小昭身为紫衫龙王黛绮丝的女儿,若死在杨逍的女儿手里,将来想要召回紫衫龙王只怕少不了多费一番手脚。

    江渊坐于房中的方桌之前,拿出一壶美酒,慢悠悠的饮了起来。果真不片刻听得步声细碎,有人过来。推门进来的是两个少女,一个衣着华贵,想来便是杨不悔了,一个身着青衣布衫,嘴歪眼斜,做丫鬟打扮,应该便是小昭了。

    杨不悔进来,正准备教训教训身边这小丫鬟,猛然瞥见竟有一紫袍男子在自己房内,还对自己举杯相敬,心中猛然大惊。现今六大派围攻光明顶,爹爹正和人会商对策,自己房中竟出现一陌生男子,莫不是六大派之人?正要高声示警,被江渊凌空几指,便和身边的小丫鬟作声不得。

    江渊不欲同杨不悔浪费时间,是以直接点了其穴道,上前便抱起小昭向秀床走去。这可吓坏了小昭,虽然不能动弹说话,但一双大眼睛急的溜溜直转,额头冒汗,却实在想不出什么好的脱身办法。只能心中哀叹,“自己都扮成这般丑怪模样了,身边小姐明明更为明艳,却偏偏抓了自己,难道这人有什么特殊癖好?”想到这里心中更为惊惧,只是受制于人,只能徒呼奈何。

    杨不悔瞪着大眼睛,心道:“小昭果真有问题,这男子只怕便是同伙,不然上光明顶来就只为了抓那丑怪的小丫鬟?自己可是光明左使杨逍的女儿,抓了自己不比抓了那小丫鬟有用的多?”她自然不会希望自己被抓了去,只是心中这般盘算。但穴道被制,连呼喊都做不到,教众不得召唤谁敢随意走进小姐闺房?只能等天亮后其他的丫鬟过来通知爹爹了,到时候要抓到小昭,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这小丫头!

    只见这男子掀开罗帐,抱着小昭横卧在床。小昭双眼一闭,暗道:“完了完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