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一章 再遇灭绝

    周芷若看村女走远的身影,疑惑道:“看这女子步履轻盈身法不俗,当有武功在身,看到咱们还戒备起来,难道她也是参与围剿光明顶的正派中人?但没听过哪个门派有这么个丑陋女子,难道她是明教中人?还有,江渊哥哥,到现在你也没说去明教做什么,难道要帮着那些所谓的正派中人围剿明教?”她可不觉得江渊哥哥是那种热血侠义之人。

    江渊笑了笑,随手敲了敲周芷若的小脑袋,摇头说道:“这么多问题,你让我回答哪个?不过你说对了一半,这女子应当归属明教吧。”周芷若抱着脑袋被敲疼的地方,鲜嫩的粉唇撅起,娇嗔道:“干嘛敲我脑袋,以后变笨了怎么办?再说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做应当?”

    其实这个举动,哪怕在现代也是情侣之间才有的一些小动作,在男女授受不亲的古时,已经算是调戏了。不过一个是随手为之,属无心之举,一个在两人相处时,心里根本没有男女授受不亲这个念头,不曾在意。两人既无刻意避讳,亦无刻意亲近,心无邪念,自然而然。

    江渊道:“你知道那村女是什么身份?”周芷若道:“你又知道了?”江渊望着远处,笑了笑道:“我自然知晓,这村女可是天鹰教白眉鹰王的孙女,殷野王的女儿。”周芷若奇怪道:“那她为什么会在这里?现在天鹰教应该还没赶到吧,怎么不和天鹰教一起?一个人前来,就不怕被正教中人替天行道了么?再说,既是殷野王的女儿,怎会生的如此丑陋?”

    江渊淡声道:“继续赶路吧,路上我告诉你。”说着向前走去,周芷若应声跟上。江渊接着方才继续道:“你道这村女容貌丑陋,她若能恢复相貌,未必会比你差多少。”行走江湖年余,周芷若时常听到有人拿她跟当年的武林第一美人相比,这让她对自己的相貌还是相当自信的,闻言不服气道:“那她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江渊笑道:“你不服气?”周芷若扭过头道:“没有!”虽说着没有,但不服之色溢于言表。江渊摇头道:“虽说你容貌清美,但光我知晓的,便有数人不下于你。”周芷若哼哼道:“那你倒说说都有谁。”江渊道:“第一个,灵蛇岛的金花婆婆。”话音刚落,周芷若那清丽动人的脸蛋瞬间因恼怒变得通红,她气道:“你……你……,我有这么丑么,你要拿我和一个老妪相比。”这金花婆婆在她行走江湖时也曾见过,不过没有打过交道便了。

    江渊不为所动道:“你道金花婆婆年老色衰,容颜丑陋?那不过是她的易容之术而已,她可是当年明教四大法王之一的紫衫龙王,更是当年的武林第一美人黛绮丝!”周芷若这才释然,不过又疑惑道:“那她为什么要易容?”江渊道:“这也是另一个故事了。第二个,便是蒙古汝阳王的女儿,敏敏特穆尔,一个自称赵敏的女子。这第三个,便是黛绮丝的女儿,名为小昭,此时若无意外,当在光明顶上。还有一个便是终南山古墓后人。”

    隔了一会又道:“至于适才那女子为何如此,不过是仇恨二字罢了。”周芷若未想到天下可与自己容貌比肩的女子竟有这么多,有些垂头丧气道:“什么仇恨?”又道:“这女子既是天鹰教殷野王的女儿,又有什么仇恨报不了,何至于自残至此?”江渊解释道:“这女子名叫殷离,不过她娘为她取名蛛儿,其杏格倔强刚烈。她习练的武功,是她母亲的家传武学,千蛛万毒手,因此才被她娘取名为蛛儿。”“千蛛万毒手?”光听这名字,周芷若便感到心中一寒。

    江渊道:“不错,这千蛛万毒手需要寻得一种毒杏及其猛烈的花蛛,以血饲蛛,要每只花蛛的身子从花转黑,再从黑转白,去净毒杏而死,蜘蛛体中的毒液便都到了她手指之中。至少要练过一百只花蛛,才算是小成。练这千蛛万毒手,只要练到二十只毒蛛以上,身体内毒质积得多了,容貌便会起始变形,待得千蛛练成,更会其丑无比。因此她的容貌才显得甚为丑陋。”

    “殷离出现在此地,想是金花婆婆也到了附近,她毕竟是明教的紫衫龙王,虽说破门出教,但又怎会忍心看着明教基业被这些所谓的正教中人剿灭?”不过原轨迹中,在六派围攻光明顶的时候,金花婆婆并未现身,想来是看到了张无忌救下明教,便未曾现身了,当年她破门出教,还是不愿见那些教中老人的。

    又走了一段,两人来到一片沙漠之中,地上积雪消融,黄沙莽莽,一片苍茫。周芷若看得眼前一亮,大为欢喜,她行走江湖一年有余,但多在江南,便是和江渊隐居翠谷时也不曾往这边来过。因此,何曾见过这般苍莽亘古的景致?她在这莽莽黄沙上往来奔跑,喜悦无限。此处虽是沙漠,但如此急奔飞跑,却尘沙不扬,还不时有数道相同的身影出现在四周,最多时竟有九影齐出。江渊点头赞道:“这螺旋九影倒是练的极为纯熟了。”

    回到江渊身旁后,周芷若脸不红气不喘,又问道:“六大派与明教结怨甚早,为何偏偏选择这个时候围攻光明顶?”江渊道:“你也发现了?”周芷若哼了一声道:“本姑娘又不傻。”江渊则是解释道:“这便源于数十年前是一桩旧事了,不过这与那个美貌能和你并肩的赵敏姑娘也不无关系。”

    周芷若奇怪道:“赵敏姑娘?她不是蒙古郡主么,和她有什么关系?等等!”思索片刻又自语道:“明教历来反元,现在却被中迎六大派围攻,里面还有这蒙古郡主的影子。也就是说,这六大派和明教已经是过去的恩怨,被这位郡主刻意挑起,然后利用中迎汉民自己的力量,来摧毁明教这反元之首?好手段,以敌制敌,这郡主果真好手段!”

    江渊看周芷若猜的八九不离十,又笑着问道:“那你有没有想过六大派若是失败了呢?”周芷若原地转了两圈,又追上江渊道:“不论是六大派还是明教,都是不尊王令,却又高手众多难以剿灭之人。如果是我,定会在昆仑山下设伏,这两方高手相去不远,一旦开战,不管哪一方胜出,都会是两败俱伤的局面,介时伏兵尽出,一网打尽!这些不尊她蒙古朝廷的心腹之患正好一并铲除!没了这些高手,余下的那些门人弟子,教众信徒,不过是一盘散沙罢了!鹬蚌相争渔翁在后!这位郡主姑娘真是了不得!”

    江渊听周芷若猜出原委,笑道:“那位郡主姑娘再厉害,不同样被小芷若给猜了出来?这岂不是说小芷若更加厉害?”周芷若忸怩道:“我哪里厉害了,若不是江渊哥哥提醒,我哪能想到这些,那位郡主姑娘才是真的厉害,不过江渊哥哥,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江渊一怔,随后笑道:“我易水楼的探子难道是养来看的?”周芷若哦了一声,她早就知道了江渊便是易水楼楼主。

    这时,两人感应到有一众人马赶来,回头看去,江渊无声的笑了笑,竟是峨眉派众人。倚天剑这等神兵,在这方世界绝无第二柄,当先的灭绝师太手中却仍持着倚天长剑。数年不见,师太容貌未有大变,头上却是白发萧然,想来是被江渊夺去倚天剑后,心中忧愤所致。

    江渊暗自好笑,这老尼姑还真是好面子啊。倚天剑被夺,便找人铸了一把假倚天剑,那想来倚天剑被夺之事并未跟一众弟子说过。与此同时,灭绝也看到了江渊两人,脚步不由一顿,复又前行,只是暗自咬牙,这不正是夺自己倚天剑的贼子,旁边那女子依稀能看出来便是当初江渊身边的女娃。只是数年不见,这贼子身上气息更加深邃,难以揣测,那女子身上的气息似乎都要比自己雄浑了许多。

    灭绝深知,莫说自己失了倚天剑,哪怕倚天剑在手,也非这贼子对手。倚天剑被夺之事尚未告知一众弟子,此时手中不过一把仿着倚天剑的样子铸成的精铁长剑而已。路过两人身边,冷哼一声,便匆匆而过。

    只是灭绝不想招惹江渊两人,但架不住徒弟太蠢。灭绝门下有一女弟子,名为丁敏君,虽非美女,却也颇有姿容,面目俊俏,颇有楚楚之致,只是长了颗小人之心,尖酸伶俐爱耍阴谋诡计,更是对峨眉掌门之位早有觊觎。此时见师父对这两人一声冷哼,还以为这两人得罪过自己的师父,为了讨好师父,便停下脚步对两人颐气指使道:“小子,你得罪了我师父,还不赶紧跪下来磕头赔罪?”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