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七章 踏歌行

    易水楼有一百零八分楼,遍布天下,而每一座分楼楼主,又效仿他们当年,筛选出一百零八名手下。这些手下,在生死之间的压迫下,也都有了不下于武林名宿的水准。这一百零八楼,可有着一万一千余人之多。一万多武林名宿,还是不计生死的那种,整个武林也凑不出来!

    有了楼主许诺的奖励,这一万多人当天不仅刺杀了上百王公,数十重臣,更有近十万的普通百姓!普通百姓没有王公贵族的护卫力量,刺杀起来可简单多了。有人选了那些王公贵族,更多的刺客选择了普通百姓。更可怕的是,易水楼刺客深谙一击不中佣遁千里的道理,将刺客的能力发挥的淋漓尽致。整场刺杀,仅有十数人在刺杀王公,摸进皇宫时大意被困。这些刺客联手杀至深宫,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个遍,哪怕他们武功高强,想要杀出去却万万不能了。

    眼看再无生路,众刺客对视一眼,站出七人,列出一古怪战阵,口中长吟道:“男儿仗剑行千里,千里一路斩胡羯。蛮夷城内飞战歌,歌歌为我华夏贺。杀!”他们声音略嫌尖锐,不够雄浑,但几句词吟完,仅仅七人,却豪气冲天,带着视死如归的神色,疯狂的冲向人群最众之处,不求脱身,只求杀敌!那些蒙古士卒虽然听不懂这些刺客在说什么,但也被那几人豪气所感染,神色一肃,带着满腔敬意注视着那几道单薄却又雄浑的对手。

    余下那几个刺客,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家兄弟冲向元兵,看着自家兄弟死于乱械之下。相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也列出一个战阵,齐声高歌:“立班超志,守苏武节,歌武穆词,做易水别。且纵快马过天山,又挽长弓扫库页。”他们并不言报仇之语,只高叫道:“兄弟们走好,我们来了,杀!”带着同样的疯狂,同样的视死如归冲向了元兵。

    众刺客皆尽身亡后,在重重兵马的护卫下,走来了一位年轻公子,这公子相貌俊美异常,双目黑白分明,炯炯有神,战场之上不持兵刃,反而拿了一把白玉折扇,握着扇柄的手,白得和扇柄竟无分别。这公子来到刺客尸身前,没去看刺客,反是抬头向天,轻声吟诵:“立班超志,守苏武节,歌武穆词,做易水别。”之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汉家英雄,何其多也!”

    只可惜,朝中的那帮贵族,既无杀尽汉民之力,更无怀柔收拢之心,一心沉浸在先祖的荣光之中。却不想想,为何汉民能占据这天下最为繁华的万里沃土达上千年之久?虽说眼下遭厄,但汉家英雄层出不穷,也不知蒙古人何时又会被赶回那寒冷的漠北之地!只是有些事情哪能轮得到她一个女子置喙?只能无奈摇了摇头,对身边的士卒道:“将他们……厚葬吧!”随后转身离去。

    这年轻公子正是元庭兵马大元帅的女儿敏敏·特穆尔,她给自己取了个汉名唤做赵敏。她生杏好武,智谋也是极为不凡,手下还蓄养着一些前来投靠的江湖高手。一早接到元帝命令,命她带人马前去拱卫皇宫安全。到了皇宫,赵敏便因地制宜,设下巧计,困住易水楼十数名刺客,只可惜易水楼刺客忠贞不二,竟无一怕死之辈,直至战死方休,是以未曾拿到活口。

    便是如此,也让元帝振奋不已,元庭举国之力围剿易水楼,被其刺杀众多将领不说,连易水楼刺客的一根毛都没捞着。今日着赵敏出马,便斩杀十余人之多,不愧为女中诸葛!元帝大喜之下嘉奖一番后,听到赵敏将那些刺客厚葬,脸色又阴沉下来,只是刺客已被葬下,他也不能再挖出来凌虐,那样就显得他这个帝王气量太过狭小了。只能不悦的挥挥手,叫赵敏交接宫中防务,然后回府。

    各路群豪,在大都自然少不了遍布耳目,消息传出,竭尽震惊。东面临海有一城,城中有一伙义军盘踞,这方义军的首领是一个身材高大面色黝黑的壮汉。这壮汉持着一份情报,低声轻吟:“男儿仗剑行千里,千里一路斩胡羯。蛮夷城内飞战歌,歌歌为我华夏贺。”吟完,一只大手啪的拍在面前的案几上,大声赞道:“好!好一个易水楼!若我汉家儿郎,皆有这般气魄,何愁胡虏不平,何愁鞑子不灭,何愁不能光复汉家河山?”之后,壮汉便下令,全力搜寻易水楼,若能将其纳入掌控,绝对是反元的一大助力!同壮汉一般想法的首领不少,只是屠元令传下后,易水楼各地人员皆隐匿起来,元庭穷一国之力都未能找到一人,更何况仅是他们这几小股势力?

    自此之后,天下各地不时传出多少元人被杀。有义军将这些情报汇总,惊骇的发现,一日之间被杀的鞑子怕不有十万之多!各地抗元战场,一场征战下来也难以斩杀这么多的鞑子!直到张安摸进皇宫行刺元帝,虽说功败垂成,但皇宫大内向传有绝顶高手坐镇,不知有多少豪客游侠进宫行刺,却无一例外都失手被杀。这这易水楼之人行刺失手,竟还能走脱,确实不凡!众人不禁猜测,此人只怕便是易水楼的楼主了,不然易水楼随意一人都有这等武功的话,那也太过可怕了!

    隔日,各路义军又收到一份情报,元帝最宠爱的皇后竟被刺身亡!大喜之下,众多义军将这情报散出,趁元军军心动荡,狠狠的打了几场胜仗!而皇宫中的元帝,哪怕暴跳如雷,屠杀汉民泄愤,找不到正主,也只能徒呼奈何。下令诸人多加防范后,又责令兵马大元帅汝阳王尽快找出易水楼刺客的藏身之处。这已是汝阳王无数次接到相同的皇命了,只是他也无从查起,这群刺客好似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除了蒙古儿郎的杏命,连一丝痕迹都不曾留下,这种暗中的敌人最是难缠。若非汝阳王手握兵马大权,连元帝都不得不忌惮,只怕他早被元帝以办事不利的名头给砍了。

    这日,孛日帖赤那进书房向元帝禀报。进了书房,孛日帖赤那下跪道:“陛下。”随后低头不语。元帝停下奏章的批阅,这份奏章又是全天下有多少蒙古儿郎身亡的统计,揉了揉眉心,向下看了看,疲惫说道:“哦,是我大蒙古最精明骁勇的苍狼勇士孛日帖赤那啊,起来吧。你今天过来,想是事情有结果了?”

    孛日帖赤那起来低头道:“陛下如雄鹰一般英明睿智,确是此事。”元帝站起身来,身子前探,双手撑在批阅奏章的案几上,急切问道:“结果如何?”孛日帖赤那犹豫片刻后,咬咬牙,拿出一些物品道:“还是请陛下亲自过目吧。”适才元帝已命书房伺候的下人全都退下,见孛日帖赤那如此之说,又坐了回去,说道:“呈上来吧。”

    将手中东西呈上后,孛日帖赤那回到原地等待。呈上来的这些东西,类似账册,元帝翻开后脸色就是一变,全部看完后脸色阴沉的要滴下水来。这些全是奇皇后勾结朴不花,迫害丞相,最后又准备逼迫自己退位的直接证据,原来自己宠爱的女人却一直在骗自己。这几天来,自己一直未曾发丧,本来准备等结果出来,再发国丧,只是如今,没有那个必要了。

    半响,越想越气,越想越是伤心,元帝哇的吐出一口殷红的鲜血。孛日帖赤那大骇,忙高声叫道:“传御医,快传御医。”外面有侍候的太监听到,忙匆匆跑去请御医。元帝摆摆手道:“无事,吐出堵在心头的这口血,舒服多了,奇承娘尸身还在原宫殿停放,你去随便找个地方埋了吧,这般女子,不配进我皇家祖陵。”说完似乎想起什么道:“对了,这件事你没有淤告诉别人吧?”孛日帖赤那回道:“陛下放心,陛下吩咐不可让其他人知晓,属下自不敢告知他人,查证时那些知情之人,已被属下处理干净。”元帝自然知道这个处理是什么意思,呵呵一笑,从另一方案几上端起一碗清茶,递给孛日帖赤那道:“我蒙古的苍狼辛苦了,这碗茶,便赐于你吧。”

    孛日帖赤那接过茶碗道:“谢陛下。”喝了茶水,将茶碗放回原处,看元帝再无吩咐,便道:“陛下若无他事,属下便先行告退了。”元帝挥挥手道:“去吧。”看其走了出去,方轻声叹道:“这件事情,只有死人才不会泄露,朕的苍狼勇士,对不起了。”人常说,伴君如伴虎,最是无情帝王家,此话真是不假。

    孛日帖赤那退下后,便遵从元帝吩咐,去掩埋奇皇后尸身。奇皇后的尸身被元帝放在了一块千年玄冰雕刻成的冰床之上。已过去数日功夫,除了脸色死灰,仍是艳丽非常,好似只是睡着了一般。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