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六章 屠元令深宫揭秘史

    五胡乱华时期,汉民受胡人欺压,更有羯胡将汉民女子当做双脚羊,夜里"jian yin",白天宰杀。时有武悼天王冉闵,骁勇善战,武力过人,智谋不凡。冉闵天王昭告天下,邀四海豪杰奋起杀胡。屠胡令所到之地,中华子民纷纷响应,汉军所到,大小胡寇四散而溃!九州大地终复炎黄本色。江渊仅以一家之力抗衡蒙元,更是没有冉闵天王盖压天下的威望,所做所为自是不能相比,但此令亦被他称之为屠元令!

    易水楼总坛在哪,没人能知道,元人连分楼之人都搜寻不到,更别说总坛。其实易水楼根本没有所谓的总坛,明面上楼主是张安,实际上则是江渊,只要江渊在的地方,便是总坛所在。他要让元庭在易水楼下只能瑟瑟发抖!

    命令传下,顿时整个元朝都笼罩在一种恐慌的氛围之中。明刀明枪的作战,蒙古勇士并不惧怕任何人,但现在并非明刀明枪的征战,他们需要时时刻刻防备冷箭,防备饭食中含有剧毒,哪怕上朝的路上都要防备路边突然刺来的长剑。王公贵族,虽说身边有着不少护卫,但护卫并不能时时刻刻跟随。屠元令传下的第一天,就有上百位王公贵族和数十位将领重臣死于刺杀,普通蒙古百姓死伤更是无数。

    这让身居高位的元人既是愤怒又是惊恐,不得不加强身边的守卫力量,甚至恨不得拉出一支军队拱卫自己身周!但即便如此,每天仍然有数十位王公贵族被刺杀死去。张安更是胆大包天,竟直接摸进皇宫,易容为太监,对元帝施以刺杀。易水楼成员包括张安,习练的都是江渊传下的《辟邪剑谱》,故此均为去势的阉人。易容为太监后,简直是毫无破绽。

    这一任元帝乃是孛儿只斤·妥懽帖睦尔,他一生有三任皇后,前两位都是在权臣的胁迫下册封,只有第三任奇皇后是他本人最为喜爱的女子。奇皇后原名奇承娘,本是高丽女子,因父母被元朝丞相杀死,所以将自己进奉给元帝。她的蒙古姓氏是肃良合氏,名字叫做完者忽都,是奇子敖的女儿。因为怀着父母被蒙古丞相杀害的仇恨,来到元皇宫中做了个小宫女。当然,身怀仇恨又生杏聪明的奇皇后怎么甘心只做个小宫女?耍弄心机手段最终做到了皇后之位。

    奇皇后长相艳美,懂得察言观色,轻而易举地就俘获了元帝,并且使其对她百依百顺。得益于元帝对奇皇后的宠爱,奇皇后一步步地利用元帝,不断地干扰朝政,最终将自己的杀父仇人迫害而亡。此时奇皇后的大儿子爱猷识理达腊已经长大,她曾数次意图逼元帝退位,让儿子上位,自己则做皇太后,但均未成功。

    易水楼用了十数天查到这些情报,张安便易容为太监找上了奇皇后。奇皇后不过是高丽那种弹丸之地的一个小女子,即便聪明,又能有多少见识?在张安的巧舌如簧下,定下了铲除元帝的计谋。至于元帝死后是谁继位就不是他所关心的了,反正不管是谁继位,元庭都少不了一番动荡。因此奇皇后要求儿子继位,他犹豫都不曾犹豫便答应下来。正所谓最是无情帝王家,为了一张龙椅,夫妻反目,父子相残,兄弟阋墙,实是数不胜数!自此,张安便隐于帷幔之后,待元帝前来便一举刺杀。依元帝对奇皇后的宠爱,并不会让他等候多久。

    只是元帝进来后,奇皇后又想起他对自己百依百顺,极为宠爱,便心生后悔,高声叫破张安行藏。元帝身边尚有一位世间绝顶的高手,被封为龙象国师。此地乃是后宫,龙象国师自不能随意进出,因此便在殿外静修,听到有刺客,忙急急抢进。龙象国师,师出蒙古密教金刚宗,与当年的金轮国师同出一门,自小天赋异禀,专修龙象般若功,如今已有第十二层的功力。若无江渊降临,当是这世间除张三丰外的唯一绝顶高手了。而当年的金轮国师也不过修到第十层罢了。

    张安未料到事情竟有此等变化,龙象国师那等高手,实非他能揣测。那国师一身煌煌威严,一进殿便让他想起了主人,自知这等高手绝非他所能应对。眼看事不可为,一声尖喝:“天星卫,随时准备刺杀。”之后忙急速掠走,逃出皇宫。当然他这一声不过是虚张声势故布疑阵罢了,根本没有所谓的天星卫。

    元帝身边的龙象国师眼见刺客果断逃走,临走前那声呼喝,让他担心还有同伙在侧,因此不敢远离,只能凌空拍出密宗大手印,眼睁睁的看着刺客吐血逃离,不敢追出。

    这次刺杀虽然功败垂成,但也将养尊处优的元帝吓的够呛。因他不知奇皇后与张安密谋之事,还以为是奇皇后救了他一命,对奇皇后是愈发宠爱。这次若非奇皇后,差点就被刺客得手,自是让元帝极为恼火,当晚便责令兵马大元帅全天下围剿易水楼。

    这天,元帝在朝堂之上大发雷霆,围剿易水楼的命令已下达两天,但结果与之前没有什么两样,把他气得都说出了“是不是让朕死在刺客手中你们才甘心?”元帝下朝后便脸色阴沉得前往奇皇后宫中。当然,他并不是知道了奇皇后的密谋,也不是想找奇皇后的麻烦,只是心情郁郁,想与奇皇后温存温存,让那个如水的女人安抚他烦躁的心情。

    只是今日来到殿外,竟无人来迎,他径自进去后才发现整座宫殿寂静无比,再走得几步更是发现地上死去一位宫女。元帝心中一慌,忙叫着奇皇后的名字向里疾步奔去,这个女子是他最喜爱的一个女子,可千万不要出事啊。只是想起易水楼的神出鬼没,心里也不是很有底。这一路上所见宫女无一活口,让他内心更为慌乱,进得里间,跨过屏风,元帝只觉脑袋轰的一下炸开。只见里间榻上,奇皇后竟和宫中一太监赤身裸体的在床榻之上纠缠在一起,元帝满心怒火的上前时才发现两人均已死去。

    赶走下人后,元帝亲自拉开纠缠的两人,两人大概死去不久,尸身尚未完全僵硬,这才能轻易被拉开。元帝认出了这死在奇皇后床榻上的太监,正是一同来自高丽的朴不花,只是此时他并无心思思虑这些,而是抱着奇皇后的尸身失声痛哭。哭过一场,稍稍缓解心中悲痛,放下奇皇后已经开始冰凉的尸身。

    这时才发现奇皇后手中一团丝绢,拉出后展开,发现上面书有字迹,均为汉字书写。只见上面当首写道:“出尔反尔,取尔杏命,言而无信,揭尔阴谋。”后面则是一大片小字。记述了奇皇后还是小宫女时如何勾引于他,如何利用他的宠爱迫害当时的丞相以报父母之仇,又如何勾结朴不花在朝中排除异己,更有如何逼迫他退位扶持自己儿子继位的谋划。一时间,元帝双眼充血,满脸的不可置信,紧紧握住手中丝绢,因为太过用力,指骨都已泛白。

    看完丝绢所载,元帝痛苦摇头,实在不愿相信,但丝绢之上所说有板有眼,更有准确的时间地点,由不得他不信。他实在难以相信,自己一向宠爱的皇后竟然只是在利用自己。拉过锦被,盖住奇皇后尸身,嘶哑道:“来人!”一个小太监应声进来下跪道:“陛下。”

    元帝半响恢复好情绪后,才让小太监招来自己最信任的一个侍卫,顺便把朴不花的尸身拖出去剁碎了喂狗,竟然玷污自己的皇后,虽说这并非朴不花本意,但作为一国帝皇,又怎么会理会这些?不一会进来一蒙古侍卫,侍卫进来行礼道:“参见陛下。”

    元帝叹了口气,好似苍老了几十岁一般,缓缓说道:“起来吧。”侍卫道谢后站了起来,侍候一旁。元帝好片刻后才道:“孛日帖赤那,你如苍狼一般精明英勇,是我大蒙古帝国的勇士,也是朕最信任的心腹,现在有件事情要交给你,它不能让任何人知晓,你可能办到?”

    所谓士为知己者死,或许蒙古人不明白这句汉话,但并不妨碍孛日帖赤那心中的激荡,他脸红脖子粗的再次下跪道:“陛下如此信任孛日帖赤那,横断黑水,粉碎岩石,也要扶保陛下,愿为陛下赴汤蹈火!”元帝道:“不用你赴汤蹈火,你去给朕查查这上面所说是否属实!记住,不能再让其他任何人知晓!”说着将丝绢给了孛日帖赤那。

    再说易水楼这边,当易水楼屠元令传下,一日之后,整个天下震动。初始汉民因易水楼遭到屠杀,众多义军首领对其还颇有微词,言其举措不当,致使无辜普通百姓受灾遭难。只是一日之后,接到新传来的消息,均是惊呼:“易水楼疯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