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五章 易水成元庭降怒火

    江渊身前,张安下跪请罪,脸上神色诚惶诚恐,不过他也明白,这并非张安真的办事不利。

    一年前,张安有着与何太冲班淑娴之流相差不多的功力水准,实战甚至还强过他们。不要觉得那两人武功很低,那两人可是已在武林中扬名立万的人物,能在武林中扬名立万,武功再低又能低到哪去?何太冲更是一派掌门!而一年之内将那些少年训练到这个水准,固然有功法的原因,张安的尽心尽责也是功不可没!

    若让江湖中人知道即便这样江渊还嫌进度缓慢,那他们只怕得哭死。就算江渊自己,当天就有气感,可算武学奇才,当年达到这个水准也用了整整一年时间。只是此刻他境界高了起来,《辟邪剑谱》本是速成,那等武功在他眼里又无足轻重,这才感觉他们提升慢了点。

    张安看江渊还在沉吟,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不知下一步该当如何?”江渊将手伸进怀里,看似准备取什么东西,实则是从系统兑换了一盒丸药出来。拿出手来后,手中一三寸见方的檀木盒子,放到一边的桌上。江渊打开盒子,盒中域是一堆黄豆大小的丸药。江渊道:“这是一百零八颗脑神丹,服下后能助他们提升功力,介时,你便把他们派出去,全天下成立一百零八座易水楼分楼,以天罡地煞之名命名,易水楼今后的主要职责,便是监察天下,为本座耳目。顺便让他们接取暗杀任务养活自己,但易水楼暂时不许接取刺杀汉民的任务。”

    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张安轻松了一口气,主人既然这么吩咐,那就是未怪罪他办事不利,在主人身边越久,越能察觉到主人的恐怖,由不得他不敬畏。听到主人吩咐,便带着盒子领命退下。

    其实江渊给张安的脑神丹,是花了不菲气运从系统兑换得来,脑神丹乃是三尸脑神丹的进阶版。严格来说它也是一种毒药,能助人提升功力不假,但却会潜移默化改变服用者的想法,让其永远生不出背叛的心思。而脑神丹一经服用,便受江渊操控,只要他念头一动,服用者脑中潜藏的尸虫便会破伏而出,不但会要了服者杏命,死状还及其凄惨,比起原版的三尸脑神丹恐怖了何止百倍。其最为强悍之处便是尸虫介于虚实之间,这凡人世界,若无江渊发下解药,哪怕功力再深,也绝无可能解除。更是剔除了必须每年服用一次抑制尸虫之药的麻烦。

    不过这种已经超脱了凡人位面的毒药代价可是不菲。每颗脑神丹足足价值五十点气运,这一百零八枚丸药,可耗费了江渊整整五千四百点气运。这么多的消耗之下,江渊剩余的气运已不足八千之数,加上一些小物事林林总总的消耗,气运值仅剩下七千九百多点。

    易水楼是江渊建立的第一支势力,编写训练手册,出钱出力,耗费不少心血,更是耽搁了一年之久的时间。虽说出力之人并非他自己,但他可不想被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手下给背叛。况且日后取得了天下,也不可能给朝中百官都服下脑神丹,不然那得多大一笔气运值消耗?到时易水楼便是他监察百官的耳目,服下脑神丹后,潜移默化间,便会忠于江渊,一切以江渊利益为重,哪怕江渊从来没有于他们面前露过面。即使将来他离开此界,易水楼效忠的对象也不会改变。

    脑神丹的原理,已不是凡人世界所能窥探,江渊自己也搞不清楚如此神奇的脑神丹,究竟是如何制成,服药者到底是受自己掌控还是受系统掌控,这些他都不明白。不过他并没有成为药剂师的打算,只要对自己有利,管它如何制成。

    江渊算了算时间,再有不到两年,便是六大派围攻光明顶之时,介时,亦是自己掌控明教的最佳时机。

    转眼又是大半年过去,这半年中江湖上风云变幻,崛起了一个名为易水楼的门派。易水楼在全天下设有一百零八座分楼,以天罡地煞为名,楼中之人皆神出鬼没,武艺高强,各个都有着不下于武林名宿的身手。他们借替天行道之名,行刺杀之实,已有无数的高官显贵死于其手。他们是一群如专诸田光般的刺客豪侠,是一群隐于暗中的冷血屠夫。没有人知道谁是易水楼的楼主,也没有人知道易水楼的总坛何在!

    如此疯狂的刺杀行径,自然让蒙古皇帝怒不可歇,一道道圣旨雪片般飞往汝阳王府,责令汝阳王这位兵马大元帅尽快剿灭这些暴民。汝阳王对这些敢冒犯大蒙古威严的暴民也是深恨不已,但他每每得到线报,派出军士围剿,都只是扑了个空!好似有一双看不见的眼睛在注视这他们的一举一动一般。

    三番五次都抓不到人,有位无名火起的将领直接放火,将这些暴民平日聚头的易水分楼焚烧一空,并且大骂一番方才离去。只是第二日,便有人发现那纵火将领竟已身死。他四肢被人齐根斩断,偏偏还给他敷上了止血极好的金疮药。这是行凶者的仁慈?不!胆敢行凶又何来仁慈之说?只是为了让他不至流血而死罢了。

    那将领四肢具断,仅仅余下一个上半身,但行凶者并没有放过他,而是硬生生扒下了剩下那半截身子的皮肤,只留下猩红的肌肤裸露在外。照说寻常之人受到这等伤势,哪怕是痛也早已痛死,但行凶者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让这将领硬是无法死去!最后只剩下半截猩红身子的将领被悬挂于城头,受尽苦痛哀嚎却又难以死去,直到天亮有巡街的捕快发现,才给了他一个痛快!

    这下元人更为怒火滔天,这是向他们示威么?元庭定鼎江山近百载,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挑衅他们,便是那几路叛党都不敢!之后自是满天下更加疯狂的搜寻这群暴民!只是易水楼之人均受过严格训练,一百零八分楼主更是从上万人中活下来的精锐,各种情报、追踪反追踪的能力均是学自楼主分发下来的册子。这些册子是按照现代更为有效的特工间谍训练之法,揉合了古今中外,因地制宜所改编的训练方法,是江渊耗费气运值从系统兑换而来,足足先进了这个时代六七百年,岂会如此简单便被朝廷抓住?元人搜寻数月,连易水楼之人的一根毛都没搜到。愤怒之下,便将一腔怒火泄到了普通汉民身上。整个天下,一天之内,至少有上万汉民百姓死于元人屠刀之下。

    而元庭的这番举动也不是无的放矢,易水楼既然如此针对朝廷,八成是这些该死的汉民组建。他们打算通过这样的举动挑起汉民对易水楼的怨恨,从而逼出易水楼。普通百姓本身是极为现实的,谁让他们无辜受到牵连,他们只会仇恨牵连他们之人,却不懂得或者不敢反抗举起屠刀之人。只是所有人都小看了易水楼。

    客栈的房间之中,张安向江渊禀报道:“元人竟如此卑鄙,屠杀我汉人百姓来逼迫易水楼出面,主人,我们该怎么办?”江渊手持茶碗,吹了吹上面的茶叶杆,片刻后出声道:“卑鄙?不不不,张安,你记着,我们是汉人,朝廷是蒙古人,阵营不同,任何手段都谈不上卑鄙与否,只有高明与不高明的区别。”张安低头道:“小的受教!”

    江渊放下茶碗,起身道:“既然朝廷出招了,我们自然不能没有应对,张安,你可知道当年的武悼天王?”他于史事所知不多,而这恰恰便是这不多中的一件。张安目露神往,敬仰道:“十六国时期的武悼天王冉闵,冉天王?”认江渊为主后,张安亦是开始请教夫子,识文断字,此时于史事所知,怕是还要强过其主不少。

    江渊道:“不错,当年武悼天王一道屠胡令,几屠尽羯胡,扬我汉家天威。我易水楼比不了武悼天王,但也绝不受人胁迫!传令,易水楼一百零八楼包括你与各楼楼主,自明日起,为期一年,上至王公贵族,下到普通黔首,只要是元人,一概诛杀,此令结束,统计功勋,功勋前百者可听本座亲自讲武一次,其余按功勋发放银钱,以资奖励。”这个世界又不是他原本的世界,想用普通人的杏命来逼迫于他?元庭想多了!

    张安听后大喜领命,如今他早已被赐下《葵花宝典》,只是宝典与剑谱虽说同宗同源,却晦涩艰深了不少,一些武学理念更是与现下有所不同,又不敢时时唠扰主人,是以武功迟迟不能再有进境,他有婴感,若能更进一步,比肩少林方丈等一些武林前辈,或许也并非不能之事!一百零八分楼主有主人脑神丹之助,如今只差一步便能追上自己,而自己还在原地踏步,这让他怎能不急?“主人讲武,或许便是我的契机!”张安如是想到,接着便下去传令。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