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章 谋倚天

    太平店渡口

    常遇春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江渊低头想了想,觉得这周芷若武学资质可不弱,不然也不能得到《九阴真经》不久就功力大进。此方世界正值乱世,若能推翻蒙元,建立帝国,那自己必定能得到不菲的气运,后续虽有计划将明教纳入自己掌控,但组建自己的一方势力显然也很有必要,他可不是谁都能信得过之人。而想要组建一方势力,就需要人手,这女娃虽小,将来长大也能替自己管理。

    懵懂迷蒙的小芷若此时浑然不知自己小小年纪就被人预定成了将来的苦力。听到常遇春告辞,江渊也道:“后会有期!”眼看常遇春走到一排杨柳背后消失不见便道:“走吧,咱们也该告辞啦。”准备带着周芷若离开时想起什么似的又道:“哦对了,张真人,无忌小兄弟体内寒气被我真气裹压,可保一月无事。”张三丰听了欣喜道:“如此,多谢,多谢。”

    江渊道:“老道士也别急着谢我,一个月后那寒毒没了我的至阳真气镇压,将会一股脑爆发,凭你老道士功力如何高深,也难以压制,介时这小子就只能一命呜呼了。不过这般痛苦的活着,或许还不如早点解脱来的好。”张三丰没理会张无忌那大是认同的表情,真气向其体内探了探,只觉果真如此,脸色瞬间阴沉下来,沉声道:“你为何要害我无忌孩儿?”

    江渊摇了摇头道:“他小小年纪,和我无冤无仇,我害他做甚?好啦老道士,咱们后会有期了!”说着准备带周芷若离开。张三丰一个纵身拦到江渊面前道:“阁下留步,不知可否将无忌也带到身边,保这孩子一命?”他这也是病急乱投医了,徒孙继续留在他身边定然必死无疑,而江渊功法至阳,或许能保住这孩子一命。江渊轻笑道:“江某还有不少事情要忙,可没时间照顾他,不过相见既是有拥,老道士如果答应不外传《辟邪剑谱》,我可将剑谱留下,至于要不要修习,那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张三丰皱眉道:“就算不在意剑谱那苛刻的修习条件,仅仅一个月时间,如何能让无忌自己驱除寒毒?”江渊暗中一笑,老道士能这么问,那就是潜意识里已经同意张无忌修习这门武功,不然何必问这么仔细?因此他回道:“忘了和你说了,这部剑谱可是能速成的功法,若下定决心现在开始修习,那完全来得及。好拉老道士,先走了,介时江湖广大,你们可不见得能找到江某了。”

    张三丰叹气道:“那就请阁下留下剑谱,武当派上下感激不尽。江渊拿出剑谱,屈指一弹,轻飘飘的一张纸,便如暗器一般,激射而出。张三丰伸手接住这片薄纸,只觉全身微震,不由赞道:“阁下好功力。”江渊抱拳告辞道:“武当派我还是信得过的,这便告辞,后会有期!”张三丰道:“后会有期!”

    此时天色将晚,江渊离开后带周芷若在太平店找了家客栈暂时安身。开客房时本打算开两间,周芷若却说她怕,要和江渊住一间。一大一小来到客房,江渊问道:“小姑娘,你几岁了?”周芷若怯生生的道:“我十岁啦。”江渊小声道:“原来如此,难怪会害怕。”又道:“那好,你自己去洗洗早点休息,有什么需要就喊店小二,明天给你换一身衣衫,我要练功,待会莫要吵闹。”

    周芷若道:“是”过了片刻又听周芷若小声道:“大哥哥,你可不可以教芷若练武?”江渊睁开双眼,看向周芷若,周芷若被江渊看得身子一缩,躲到了床上。虽然早有打算传她武功,但还是问道:“你想学武?为什么?”周芷若道:“芷若要杀蒙古人,为爹爹报仇!”江渊赞道:“好,不错,有志气!”紧接着又道:“不过学武远不似表面看到这般简单,那是一条需要持之以恒的道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你若是做不到,就算传你神功秘籍也是无用,还不如给你找个富贵人家收养,去做个千金大小姐。”

    周芷若虽然还小,但说出的话却很坚定,只听她道:“芷若不要做大小姐,芷若要习武,求大哥哥教我。”本来若是一个稍微有点江湖经验的武林中人,自然知道若想求他人传授武功,定然需要拜师或以自家武功交换。但周芷若年纪幼小,仅仅只是一个船家贫女,如何懂得这些?不过江渊从来没想过收什么弟子,因此也不在意。

    看她学武念头坚定,心中甚喜,神功人人可练,但心杏却不是能练得出来的,岂不见原定主角张无忌,杏格优柔寡断,心杏不佳,历经那么多事也不曾改善?江渊不露声色道:“那也好,不过我的武功不太适合女子,明天我们去一个地方,为你寻一门真正的神功秘籍。”周芷若听江渊愿意教她,开心道:“谢谢大哥哥。”她自己清洗过后便去床上睡觉,竟真的未曾吵闹。

    一夜无话,到得第二日一早,敲门声“咚咚”响起,江渊随手一挥,房门自行打开,却是店小二。只见其手里拿一套幼小女衣道:“客官,您要的衣服。”江渊扔过去一块碎银子点头道:“放下吧。”小二眉开眼笑的接过碎银子道:“不知客官还有什么吩咐?”这块碎银子的赏钱可够他几个月的月钱了。

    江渊道:“去整治一桌酒菜上来。”小二道:“好嘞爷,您就请好吧,马上来。”说完退了出去,并带上了房门。小二送来的衣衫是江渊昨晚吩咐下去的,因此才能清早送来。这时周芷若也已醒来,将衣衫放到周芷若床边问道:“你自己会换吧?”周芷若小孩子心杏,见有漂亮衣服穿大为开心,似乎昨日的种种未曾经历。看着这漂亮的衣服,小小的脑袋不住点头。江渊道:“那好,你自己换上,吃过饭后我们好赶路。”说着来到一旁的方桌前坐下,背对周芷若拿出一壶美酒,自斟自饮。

    待用过饭食,江渊叫周芷若在客店稍等,便出去买了两匹军马。这个时期天下大乱,军马可比在笑傲世界好买的多了。买过马后,来客店接了周芷若,便向峨眉赶去。他正是准备夺了灭绝师太的倚天剑,然后取出其中的《九阴真经》,将这门功法交与周芷若修习,而他也能顺便拿到气运值。倚天世界,倚天剑怎会没有气运值?更别说其中的《九阴真经》了。

    灭绝的武功,在这方世界远远算不上绝顶,最多不过与明教法王相仿。江渊记得原轨迹中灭绝和化作金花婆婆的紫衫龙王有过一战,最终还是仗着倚天剑之利才稍胜一筹,若失了倚天剑,谁胜谁负还是未可知之事。而紫白金青,紫衫龙王虽排首位,武功却在几人中最弱,只因她认了阳顶天做干爹,本身又相貌绝美,引得那几人倾慕,这才将她排在了首位。四大法王的武功,按江渊揣度,和东方不败相去不远,他现在比东方不败的武功可是高出不少,正因为有着绝对的把握,这才准备上峨眉强抢。

    峨眉山地处蜀地,路途不近。周芷若年纪虽小,但或许因家贫之故,甚懂察言观色,每遇到不平之事,若非蒙古人施暴欺压汉民,江渊理也不理,渐渐的对这些事也就视而不见了。依江渊的杏子,这种闲事本也不会多管,不过明教致力于反元大业,想要掌控明教,武功是一方面,若有了屠杀元人的声名,自然是最好不过。这一路上,南来北往之人不少,自己到处屠戮元人,自会有人将自己的声名传出!

    一路上两匹马换乘,周芷若年纪还小,不会骑马,便被江渊放于自己身前。这日正在赶马而行,陡见路头拦着一骠军马,有数百人之众,寻常百姓见了,都远远绕开,担心惹祸上身。江渊冷笑一声道:“蒙古人动作倒挺快,不过杀了他们数百人而已,芷若,你怕不怕?”身前的周芷若道:“不怕,有大哥哥在,芷若不怕。”

    这些天路途上,若遇蒙古人,总会被大哥哥一剑斩杀,因此对仇恨蒙古人的小芷若来说,大哥哥的身影有如仙神一般,加之那天在江船之上,那从天而降的身姿,让小芷若觉得,大哥哥是不败的!这让她小小的内心充满了仰慕。

    说话间,两人已到了那些蒙古军士一箭之地。江湖高手对阵军队,一旦被军队组成军阵,那些高来高去的江湖高手也要暂避锋芒,不敢强闯。不过那所谓的江湖高手,最多不过是武林一流好手,远远达不到当世顶尖的绝顶水准。岂不见南宋末年的天下四绝,哪一个不是视万军如无物?虽说未必敌得过万军之众,但要想走,一些军士怎能拦得住?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