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七章 成就

    黑木崖的成德大殿

    江渊转头对其他长老道:“很好,不知哪一位还有异议,可同黄长老一般站出来。”他脸上的笑意让众多长老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好似没有丝毫被人反驳的恼怒。话音落下,还真有一看似较为文弱的长老站了出来,这位长老姓石,眼看黄长老站出来并未被杀害,看来少教主也知道教主大位,并不能以武力强夺。他自觉也有资格一争教主之位,同样站了出来。

    剩下的那些长老一些是自付不管谁做教主,也轮不到自己,便没有站出来。还有一部分认为教主既去,那本就该少教主接替。最后一部分则觉得,有少教主这么一个武功高强的教主,那也不是一件坏事。

    江渊扭头看了一圈,大声道:“除了石、黄两位长老,再没人了么?”余下的那些长老齐齐后退一步摇头,以示自己对教主之位并无想法。见再无人站出来,又向石、黄二人看去,笑道:“两位长老既然尚有异议,那不知二位是何想法?”石长老想他在长老中好友甚多,便道:“适才少教主说教主被向右……向问天谋害,教主亡故,本教自不可一日无主,老朽觉得,可发与诸位长老每人一枚玉钱,诸位长老若是认同谁坐教主,便将玉钱投往谁身前的铜鼎之中,教主人选由诸位长老抉择,少教主和黄长老以为如何?”

    黄长老想,少教主虽武功奇高,但数年不来议事,更不曾听说私下和哪位长老交好,并未建立自己的人脉,而自己在长老中交好甚多,不见得就比石长老的好朋友少了,便忙道:“此法甚好,教主之位,职责重大,不求鞠躬尽瘁,至少也要带领神教一统江湖,诸位长老可依对本教贡献投出玉钱。”

    “啪啪啪”这时一阵掌声响起,抬眼看去,正是江渊。两人相视一眼齐声道:“少教主也认可此法?”江渊笑道:“法子不错,不过本座觉得没必要这么麻烦。”黄长老面色微变道:“不知少教主有何妙法?若少教主想比武定教主,莫说本教,就算当今天下,只怕也无人能挡少教主一招半式,而且教主之位,岂能简单的比武论决?”

    江渊收敛笑意,摇头道:“比武?黄长老想多了,就凭你们这些蝼蚁也配和本座动手?”话落也不理二人突然涨红的脸色和愤怒的眼神,继续道:“本座觉得,没有必要和几个死人争夺教主之位罢了。”说完双手五指一曲分别对着两人,随后两人便毫无抵抗之力的被吸了过来。其实在江渊说出最后一句话时,两人就已凝神戒备,只是他们的谨慎,在实力的差距面前是那么的可笑,连一息的时间都没有,两人就被吸摄到了江渊手中。其余长老连惊呼都未来得及出口。

    须臾的功夫,两个活生生的神教好手,就变成了一捧灰粉簌簌而下。看到这般可怖景象,众长老被吓得齐齐后退数十丈,仿佛这样他们才安全,看向江渊,如同看到了邪魔一般,这般武功确实匪夷所思,如妖如魔。江渊直接坐上教主之位,淡淡开口道:“本座坐这教主之位,哪位还有异议?”声音虽淡,却在殿中回荡不已,显得极是威严!

    有异议的石、黄二长老被轻而易举的杀掉,而且还是这般恐怖死法,连尸身都不曾留下!古人对死后尸身的完整可是很在意的。两人虽在长老中交好甚多,但谁愿为了一个死人得罪一位武功天下第一的存在?众多长老可算是看出来了,少教主根本就不在意他们同意与否,但有反对者,杀了便是!可谓顺他者昌逆他者亡!这让他们哪里还敢再有异议,忙一起跪下叩拜道:“参见教主,教主文成武德,泽被苍生,千秋万载,一统江湖!”同时“叮”的一声,在江渊心神响起,“宿主成为日月神教教主,达成一方豪雄成就,获得气运值五千点。宿主现共有气运一万一千三百点。请宿主再接再厉。”

    “成就?”江渊疑惑不已,心中问道:“系统,什么是成就?”系统道:“成就系统是本系统新开启的一项功能,完成将有丰厚奖励,不完成也无影响,不过本系统建议宿主完成。”江渊这才明白过来,就和游戏中的成就一般,完成了有奖励,不完成也不影响剧情。

    明白后便不再关注,对下方长老道:“诸位请起,今后那些什么文成武德之类的谀词就不用再说了。”众长老对那些阿谀奉承之词也是深通恶绝,只是东方不败在位时,被杨莲亭这么要求,不照做便教规处置,连圣姑都难以避免。待任我行复位时,众人只道以后会会好点,没想到反变本加厉,更加严重。此时听现教主如此下令,不由齐声道:“教主英明。”声音洪亮,震的殿中嗡嗡作响,看得出来众位长老心中也是兴奋不已。江渊挥挥手道:“好了,你们将此事吩咐给下面,就先下去吧。”众人齐声应道:“是!”便转身离开。

    第二日议事,江渊斜靠到这宝座上,下方众多长老弟子行礼道:“参见教主。”坐正后,挥挥手道:“免礼。”众人再道:“多谢教主。”江渊随眼扫视一番下方长老,却意外得看到了已许久不见的江南四友。轻咳一声道:“本教尚缺左右二使,本座欲选出两人,处理日常教务,黄钟公。”黄钟公一愣,忙回道:“属下在。”江渊继续道:“本座命你为神教左使,望你今后莫耽于琴声乐韵之中,能尽忠本教。”

    黄钟公听现教主任他为教中左使,这本该高兴之事,他却依然愁眉苦脸,叹口气抱拳道:“教主容禀,前两天端午,虽发下了今年三尸脑神丹的解药,然此时任教主意外仙去,只恐明年脑神丹发作,再无药物抑制,便是属下死期,属下身死事小,若误了教中大事,那可万死莫辞了,因此只能辜负教主厚望了。”

    “三尸脑神丹?”江渊倒是忘了这茬了。想了想对黄钟公道:“你且上前,待本座看看能否驱除这脑神丹之毒。”黄钟公道:“是。”依言来到江渊身旁。江渊道:“我先用真气探查一番,你放开心神。”黄钟公依言。

    江渊探出真气后,在黄钟公体内各个部位游走探寻。不多时,真气到了脑域部位。若是功力稍弱或是一个不慎,让真气失了操纵,黄钟公立时便会被失控的真气冲击痴傻。只是江渊的功力何等高深?更何况因要驭使飞刀,精细操纵本就是他的强项。因此真气在复杂精微的脑域之中也畅通无阻,未出半点纰漏。

    有一炷香的功夫,江渊终于找到了黄钟公体内隐伏的尸虫。那尸虫极小,若非江渊探寻仔细还真发现不了。借着真气之便,感应到这尸虫面貌狰狞,正在沉睡,身周一圈朱红色的雾气,把尸虫包裹,将它和人体隔离起来。想来待雾气消散,便是尸虫苏醒的时刻。随后真气一裹,将尸虫裹在真气之中,之后一压,尸虫便化为齑粉,消散不见。黄钟公也是闷哼一声,哇的喷出一口朱红之血,随后便感到自己脑中一清,服过脑神丹后那种沉闷晦涩消失不见,当下不可置信的看向现任教主,当年的修罗剑客。

    只见江渊轻轻点了个头道:“好了,隐伏尸虫已被本座清除,你的三尸脑神丹,解了!”黄钟公喜极而泣,苍老的神躯不住的颤抖,扑通一声跪下道:“教主大恩大德,属下没齿难忘,日后定以教主马首是瞻,万死不辞。”江渊淡淡的道:“日后替本座做好教中教务,尽忠本教便是。”黄钟公叩头道:“是,谢教主。”江渊挥手道:“好了,下去吧,还需选上一位右使才是。”

    只是这时,只见成德殿呼啦啦跪满一地,齐齐说道:“求教主慈悲,替属下解除这脑神丹之苦。”黄钟公这才想起,适才光顾着高兴了,竟忘了替三位兄弟恳求教主,真是不该,当下大是惭愧。花了半年时间,江渊为忠心不二,尽心为自己办事的长老驱除尸虫,获得教中一片感恩戴德。人心本是这世上最为复杂的东西,所谓疏则怨,亲则怠,御下之道便在于恩威并施。不过江渊并无长久打理日月神教的打算,因此也不在意这些,他走后,哪管这些失了药物制衡的长老是叛是忠!

    江湖上少林已灭,武当封山,五岳剑派仅仅留下一个华山剑宗,昆仑派仅余大猫小猫三两只,丐帮更惨,一众高手身亡,便真的成了一帮讨饭乞食的乞儿。正道没有了几个门派,邪道又都归顺于日月神教,这也就完成了实际上的一统江湖。再做了半年教主,过了过瘾后,江渊也感到了天下无敌的寂寞,关键是没了气运可拿,继续留下着实无趣。这日将教主之位传给了自任左使后便兢兢业业忠心不二的黄钟公之后,便来到了黑木崖崖顶。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