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五章 人归去

    江渊坐于榻上,拿起酒杯,一股略有刺鼻的气味扑鼻而来,不由皱眉道:“雄黄酒?”任盈盈笑道:“过得几日便是端午,大家不都要喝雄黄酒么。”江渊摇摇头,这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传下的习俗,雄黄本有毒杏,又气味刺鼻,喝这东西能有什么益处?好在江渊修为高深,也不担心,毕竟一个普通人饮用少许的雄黄酒也无甚大碍。将酒饮下后,任盈盈在旁陪着喝了一杯,看她紧皱的眉头,显然也不是很喜欢这种酒水。

    吃了口菜肴后,脑中系统“叮”的一声,“发现有害物质入侵,是否隔离?”江渊一怔,在心中答道:“隔离!”随后便感体内有股漆黑之气被一股难以感应的神秘气息包裹隔离,然后问道:“系统,这是什么?”“百花蝮蛇膏,百花蝮蛇膏遇到鲜血,便生浓香,是炼制香料的一门秘法,常人闻之,只有精神舒畅,但遇雄黄立成剧毒,轻者四肢酥软,重者肠穿腹烂,一时三刻化为浓水。”“想来盈盈不会无缘无故的来害我,哼,那是任我行准备动手了?”

    明了之后,正看到任盈盈将一口菜肴送入朱红小口,江渊也不阻拦,只是轻轻笑了笑道:“盈盈,这雄黄酒哪来的?”任盈盈道:“五仙教蓝教主那里拿得,怎么夫君喜欢么?喜欢的话,盈盈可以找蓝教主多要点。”江渊摇了摇头道:“喜欢?不不不,我怎么会喜欢这么刺鼻的酒水,我想问的是,这百花蝮蛇膏,也是从蓝凤凰那拿的?”听到这句,任盈盈手中竹筷啪的掉在桌上,惊骇的看向江渊,半响后低下螓首道:“渊哥你都知道了?”

    江渊从空间拿出一壶真正的美酒后,淡淡说道:“这是任我行的意思吧?”任盈盈瞳孔一缩,忙道:“不!不是,这是我自己的意思,不关爹爹的事,是我见你不肯留下来,由爱生恨,想去掉你的武功,想着你没有武功了,应该就只能留下了!是我的主意,爹爹并不知道!”江渊摇了摇头道:“要不是知道任我行是什么人,我还真就信了。你又何必替他遮掩?只是他哪来的勇气,竟敢和我作对?”

    自己的武功,任我行定然清楚,他实在不明白任我行哪里来的信心对付自己,难道就凭那百花蝮蛇膏?他就敢肯定自己一定会中毒?突然之间,只听一声哈哈大笑,正是任我行的声音,只听任我行道:“不愧是老夫的女婿,就知道瞒不过你,至于老夫凭什么?嘿嘿,令狐小兄弟,不用隐匿气息了,咱们一起去见见老夫这宝贝女婿。”

    任我行说完,一股惊天的气息散发出来,比起当年江渊战东方不败时的气息也不弱分毫。江渊衣袖一挥,屋舍两扇木门如纸糊的一般被扇飞出去。院中出现了令狐冲、任我行、向问天和教中余下的几大长老。那道惊天气息正是从令狐冲身上散发。江渊摇头叹息道:“任我行,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当年你借东方不败之手为你铲除异己,却被东方不败关押地牢,借着盈盈用身体才换你自由与复位,怎么?今天又想借着这不知如何被你蒙骗的傻小子来对付我么?”

    当今天下,功力达到一定程度,强行突破非但不是喜事,反是天大的祸事,天地元精不足,突破之人若无滔天机缘,必无几日好活。当年风清扬和东方不败便处于这个境界,只是风清扬迟迟不敢突破,东方不败在明了一切后却毅然突破。这些他记得曾对任我行说过。任我行脸色铁青,尚未说话,令狐冲一声怒喝:“住口,修罗剑客,你想挑拨离间么,我自知强行突破无几日好活,但我令狐冲只为报仇,功力突破本是自愿,并非任教主或向大哥欺瞒。今日前来,一报你胁迫于我,强夺独孤九剑之仇,二报你打伤我……我太师叔,致他逝去之仇,你我仇深似海,今日有你没我。”

    江渊转头看去,看向那几个教中长老道:“怎么,你们也打算与江某为难?”那几大长老中一人向任我行拱手道:“教主令谕,虽万死,亦不辞,修罗剑客你目无教规,轻慢教主,识相的就自废武功,祈求教主原谅,否则今日必是你这逆贼死期。”

    江渊正待说话,忽闻一股异香,只听“噗嗤”一声,身边的任盈盈吐出一口鲜血,侧身倒下。江渊本能的伸手,扶住了将要倒下的任盈盈。但觉任盈盈脉搏微弱,呼吸断断续续,显是命不久矣。在外的任我行蓦然一声大叫:“盈盈?盈盈你怎么了?是不是这个畜生下的手?”只是始终记得自己与江渊武功差距,不肯上前。适才偷听到修罗剑客识破他的计谋,担心盈盈遭了毒手,不得不提前现身,也好让他有所顾忌,只是没想到盈盈竟也吃下了那剧毒的酒菜,唉,她怎么这么傻!是了,这修罗剑客一早识破酒菜中的剧毒,定然是他强逼盈盈吃下!一时间,任我行脸色狰狞如恶鬼。

    江渊斜瞥了任我行一眼,并未理会,但身上收敛一年之久的煞气直接弥散开来,压的除了功力相近的令狐冲和怀里的任盈盈,其余人等,再也说不出话来。任盈盈再次吐出一口鲜血,伸手抚摸江渊脸颊道:“渊哥,你……咳……你知道盈盈有多喜欢你么,你知道当……咳……当初决意离开,盈盈有多伤心么?只是……只是你向往更广阔的天地,盈盈又怎能化为锁链将你束缚?盈盈喜欢你,可是爹爹……咳……爹爹偏要杀你,唉!复位后,爹爹心杏大变,容不得任何忤逆,也不知救他出来是对还是不对!但盈盈身受爹爹养育之恩,又怎能违背爹爹?可是……咳咳……”

    说到这里任盈盈眼神涣散起来,咳出两口鲜血继续道:“可是盈盈那么喜欢你,怎么忍心你受到一点伤害?只愿和你一起死去便了,好在……好在你并未中毒,只是你能不能答应盈盈最后一个请求?不要……不要伤害爹爹,凭你的武功,爹爹还害……害不了你。”说完开始了剧烈的喘息,散开的瞳孔依然紧紧对着江渊,等着他的回答。江渊叹息一声道:“好,我答应你!”似乎听到了这个承诺,任盈盈双眼缓缓闭上,喘息声也断了开来,只有口中还在呢喃:“谢谢,谢谢,谢……”

    江渊轻声一叹,将断气的任盈盈轻放于榻上,拉出一条锦被,为她盖上。这个女子与他虽只是一桩交易,但两人到底做了有一年之久的夫妻。人常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即便两人并无似海深情,他又于心何忍?但适才,眼看着她吃下有毒的酒菜,他也不曾阻拦,因为不管是不是任我行先行发难,他都准备对其动手,救下任盈盈,又杀死她的父亲,让她该如何自处?

    伸手轻抚那已转灰败的玉容,轻声道:“对不起,只要是敌人都没有放过的道理!”离开屋舍后,转身直视任我行,一身煞气如海上怒涛,对着任我行汹涌而去,沉声道:“任我行,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么?”任我行顶着煞气,面色狰狞道:“修罗剑客,是你害死了盈盈,今日,老夫必将你碎尸万段!”

    江渊不屑多说,看着围过来的任我行、令狐冲、向问天、教中几位长老呵呵一笑,喝道:“那就来战!”。说完不再抑制全身的煞气,霎时,除了功力突破后的令狐冲,其余人等仿佛看到了鬼门关降临鬼差索魂,整个院中阴风阵阵,好不吓人。

    黑木崖上,少教主宅院

    一道惊天煞气和一道冲天剑意传来,让远处的守卫都相顾骇然,惊疑不定。不过适才教主有过交代,说那边少时有什么响动都不必理会。这便让守卫放弃了前去查看的念头。许是教主和少教主正在切磋武功呢,只是教主他们的武功真是高的可怕啊。

    小院中,令狐冲和江渊相对站立,在两人气势压迫下,也就任我行功力略为深厚,还勉强能动,向问天和那几个被任我行调来参与***渊的一些长老,都被压迫的如掉入泥潭,无法动弹。

    那天在华山脚下,令狐冲遇到得正是向问天,两人一同豪饮。之后结伴做了几件事情,在向问天刻意安排下,件件都大对其脾杏,最后,还是结为了金兰兄弟。结拜之前,向问天表明身份,说若嫌弃他魔教身份,那此事作罢便是。令狐冲对正邪本就无太大偏见,以前要遵从师父师娘教导,如今连师父师娘都被他亲手所杀!若说邪字,只怕当今天下也无逾于他者,哪里还会在乎正邪之分!当时便摔下酒碗,豪气道:“我令狐冲交友,只看脾杏,不论正邪!”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