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三章 设计

    那齐长老被江渊抓住天灵后,瞬息之间就被吸干了内力元精,化为了一捧灰粉,自他指尖簌簌飘落。这一幕骇的其余长老尽数面色惨白,瑟瑟发抖。被教主的《吸星大法》所伤,至少还能留个全尸,但左使这武功邪门霸道,若挨上一下,尸身都不得保全。古人对尸身之完整极为在意,远非当代人所能想象。

    江渊未理会其他长老,只是对任我行抱拳道:“教主,齐长老以下犯上,今已伏诛,请教主示下。”不过说是如此之说,却连腰都不曾弯下。任我行勉强压下心中怒火,僵硬笑道:“有劳左使。”又对其余长老道:“齐长老以下犯上,今被左使斩杀,宣,左使劳苦功高,今后可见教主不拜。”反正不曾拜过,不如这么直接宣布,也免得自己难堪,又继续道:“成德殿议事,左使可往来自由,不加拘束。”

    江渊笑道:“谢教主,江某告退。”说完人已不见了踪影。任我行此时面色阴沉的似能滴下水来,各位长老则是眼观鼻鼻观心,一点响动也不敢发出,唯恐教主将怒火发泄在自己身上。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江湖是一个大舞台,从来不会因为少了任何一人而缺失半分精彩。同时又是条不归路,一脚踏入就别想回头。江湖有江湖的法则,在外人眼中,那里是自成一方的小小世界。有意思的是外面的人想进来,而里面的人,却想出去。那到底什么才是江湖?有看透江湖之人说过这么一句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用一个“人”字,代表了整个江湖所包含的内容,恩怨、武力、杀戮。江湖是行侠仗义,是快意恩仇,是替天行道。江湖是人世的喧嚣浮华,是目标的壮志未酬,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畅快淋漓。其实说到底,江湖的本质不过两个字,欲望!既然有了江湖,那它究竟在哪呢?在民间、在庙堂、在闹市、还是在荒野?江湖其实离我们并不远,就在我们自己的心底!

    少年侠客眼中的江湖,是仗剑行侠、轰轰烈烈。而对于垂暮的老者,江湖则象征着曾经的豪情万丈、壮志未酬。其实它无处不在,存在于每一次恩怨纠葛的刀光剑影中,欲望不止,则江湖常在!

    自江渊隐匿黑木崖苦修武功,江湖上修罗剑客这个名号,已成为了一个传说。这一年的江湖,虽然平静,但也如大浪淘沙,有人崛起如大日璀璨,有人陨落如流星短暂。

    这一年,江湖上最有名的便是一位麻衣剑客。此人一出便剑法通神,单人独剑,挑了数家山寨,之后得了数家山寨无数珠宝。这一点颇似当年的那位修罗剑客。麻衣剑客变卖珠宝后广招江湖好手,不论正邪,只论武功,建立一派,曰杀生阁!杀生阁,仅从名字听来,便煞气冲天,又顾名思义,有杀戮众生之意,显然并非甚么名门正派。若是当年五岳剑派具在,正道昌隆之时,这样一个门派定为正道不容,全力剿灭。只是自去岁华山一役,昆仑、丐帮、五岳剑派中的四岳等帮派被灭,少林武当又都是封山不出,正道已然式微。是以竟无人敢多管此事。

    杀生阁,阁主小院

    麻衣剑客缓缓打着一套刚猛掌法,少倾收功之后,长出一口气,完成了每日的修习。仔细看去,此人竟是令狐冲!当日离开华山,令狐冲深感,面对千年传承的少林寺,仅自己一己之力如何匹敌?修习混元功,将父亲传与自己的内力化为己用之后,便挑了数家山寨,拿到一些钱财。继而招揽了不少江湖好手,建立了杀生阁一派,介时自己复仇,也好做个臂助。

    日月神教,成德殿

    望着散去的长老教众,任我行难抑愤怒,揉了揉眉头,对仍侍立在侧的向问天道:“向兄弟,老夫这女婿目无教规,更是不曾将老夫放在眼里,今日竟敢在成德殿公然杀害教中长老。”说话间难抑心中愤恨,一巴掌重重的向着宝座扶手拍下。向问天犹豫一番道:“少教主不关心教务不来议事一心修炼,至少不会如东方狗贼一般狼子野心,只要教主日后不去招惹就好。”

    任我行冷哼一声道:“老夫堂堂神教教主,以后难道还要躲着他不成?”向问天沉默片刻道:“不是属下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虽说教主同属下一年来功力都有所进境,但我们现在只怕仍然无法匹敌少教主。”任我行站起来踱步几次道:“向兄弟,你说最近江湖崛起的那个麻衣剑客如何?”向问天回忆片刻道:“麻衣剑客,本为原华山弟子令狐冲,两年前不知得了何种奇遇,功力突飞猛进,当初营救教主尚有此人在选,只是后来少教主横空出世,我和大小姐就放弃了对其谋划。”

    任我行站定不动,眼神有些虚无,似乎又看到了一年前黑木崖一战。绝顶之战,真是令人绝望的战斗啊。忽得他心头闪过一份当年的情报,那时候他还未能从梅庄地牢脱身。,转了两圈后,着侍从拿来这两年的卷宗。这些都是由教中负责情报的长老整理往年过时的情报而来,有些情报哪怕过时,日后也未必无用,因此才有了这些卷宗。任我行翻找半响后指着其中一页问道:“向兄弟,老夫这女婿强夺过令狐冲的独孤九剑?”对于此事,向问天倒也知晓,当时他和任盈盈把营救教主的人选放在了此人身上,又怎会不对他详加调查?

    向问天本就极为精明,一听这话,便大体猜到了教主心思。所谓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令狐冲与少教主有大仇在身,即便不能和神教成为朋友,略加筹划,却未必不能使其成为臂助!思量半响后回道:“确有此事,教主是想招揽令狐冲制衡少教主?只是恕属下直言,令狐冲虽武功大进,却依然不见得是少教主对手。再者,教主何必一定要取少教主杏命?少教主虽说不理教务目无教规,但却无谋逆之心……”任我行一声暴喝,打断道:“够了,向兄弟要为他说情么?”向问天低头道:“属下不敢,只是少教主毕竟是大小姐夫君……”

    任我行淤次打断道:“你当老夫真的老糊涂了么?还不给老夫说实话?”向问天一怔,随即恍然,以教主的精明,怎么会看不出大小姐和少教主之间的貌合神离?只能实话实说道:“教主恕罪,当时已选好令狐冲做棋子解救教主,只是少教主前去逼问令狐冲独孤九剑剑法,后来风清扬赶到,致使其一直跟在了风清扬身边,让属下等人没有了下手机会。因此大小姐就……就和少教主做了一番交易。”说到这里,向问天跪下继续道:“是属下无能,请教主责罚。”

    任我行上前扶起向问天,叹息一声道:“向兄弟,这神教之中,也就你能和老夫说上几句真话,何必如其他教众一般多礼,若非向兄弟,老夫如今许还被囚西湖地底,若你都如此拘礼,那老夫又能听谁说上一句真话?”向问天站起来后问道:“教主真的要对付少教主么?”任我行冷哼一声道:“那是自然,神教之中,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向问天道:“既如此,那属下就去会会这令狐冲,看他能否担此重任。”待任我行点头后,转身退走。向问天刚走到门口,又听教主道:“向兄弟,此事莫要张扬,令狐冲若担得此任最好,若是不能,我等还需隐忍,老……那人武功太高,我们只有一次机会!”向问天停下脚步,回身抱拳道:“属下省的。”

    这天,这平静了两年的江湖上又一次掀起轩然大波,千年古刹少林寺被人屠的干干净净,整座寺院,更是被人一把火烧成了白地,与当年嵩山派被灭如出一辙。自来有天下武功出少林的说法,嵩山少林乃江湖武人心中的武学圣地,虽说这一年已经封山,但江湖上威望不减。自古多少官府围剿,少林都能逃得一线生机,却不想这次竟覆灭在江湖仇杀之中!

    嵩山下的一家客店,两个佩剑江湖人物正在闲聊,左边之人略显清瘦,而右边之人更显魁梧。只听那魁梧汉子道:“老哥,你说这事是谁做的?少林都已封山,竟然还不放过?”那清瘦汉子沉吟半响道:“这次少林不仅被屠戮干净,连寺庙都被人烧成了白地,显然是一桩仇杀。少林寺封山百年,这一年来应无新生恩怨。要说和少林寺有过节的,也就一年前那个修罗剑客吧?会不会是他干的?”魁梧汉子道:“我看不大可能,若修罗剑客真想屠灭少林,不会也不必等这么久。定然是另有他人。会不会是魔教所为?”清瘦汉子摇头道:“最近并未听到魔教有征战一方的消息,如果是魔教,不会这么无声无息。他们绝对会大张旗鼓,向江湖彰显自己的武功。”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