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八章 逝去

    风清扬如今已年至古稀,一身精力,全凭精湛内力维持,随着内力涌入令狐冲体内,风清扬本就内伤未好满是苍白的脸上,开始出现一道道交叉纵横的深深沟壑,那苍白的面色,也开始变得灰败起来,显是命不久矣。不过他并未后悔,看着沉睡的令狐冲,眼中充满了慈爱,毕竟这是阿清留下的唯一血脉!

    昏睡中的令狐冲,只觉全身暖洋洋的,比未曾受伤时还要舒服。慢慢醒来后,连以往昏倒再醒时全身的酸痛也不见了。他只记得自己见到了父亲,昏倒在了父亲的房间,四处看了看,看到父亲正在自己身边垂头盘坐。爬了起来,感受到充满活力的健壮身子,正要同父亲分享喜悦的令狐冲,突然惊骇道:“爹?爹!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老成这样了?”正要上前仔细查看时,风清扬抬起了白发苍苍的头颅。

    风清扬缓缓抬起那皱纹交错的面孔,有气无力道:“冲儿,你坐下,为父还有些事情交代。”令狐冲忙坐于父亲面前。只见风清扬颤颤巍巍的从胸口拿出一本有些发黄的册子,费力的递给令狐冲。令狐冲忙接了过来,向册子看去,只见册子封面上写着“混元功”三字,明显是一册武功秘籍。

    只是令狐冲此时哪里有心情看什么武功秘籍?只是急急问道:“爹,你到底怎么了?”刚刚知道自己还有爹爹在世的令狐冲,一瞬间似乎拥有了整个天下,哪怕自己立时死去,也没有遗憾了。这一刻又怎么接受爹爹将要莫名逝去的事情?难道自己家一个站起来就要有一个倒下么?到底是为什么!

    风清扬摇摇头,说道:“冲儿,你听我说,你丹田有八股内息盘踞,致使你无法修习大多内功,但我华山剑宗,当年有一门不下于《紫霞神功》的功法!”指了指被令狐冲随手放下的册子,继续道:“正是这门《混元功》!《混元功》本是由外而内的动功,初期进度缓慢,但不虞走火之危,后期大成,无坚不摧无往不利,一招一式自会附有极强内劲,如果让你慢慢修炼,一是怕你等不到那个时候,二是就算你天资聪颖,练出一点内力,也会被丹田的八股内息给冲散。”

    喘了口气后,风清扬继续道:“所以这次,为父将毕生的功力倒输于你,本来这也不过是多了一股更加强大的异种内息罢了,无益根本。但为父一生除了剑道,便是精研这一门《混元功》,以后你只要勤修这门功法,便能引动为父传你的一身内力,将其化为己用。介时驱散甚至炼化这八股异种内息,自然不在话下。若是修习勤勉,当可在月数功夫解决你丹田之患,恢复伤势。”

    令狐冲听到这里,泪流满面,暗自感应,果觉丹田多了一股至精至纯,而且泊泊然、绵绵然的强横内息,只是父亲没有了内力,又有几时好活?当下哭喊道:“爹,冲儿不要内力,冲儿把它还给你,只要你好好活着。”风清扬无力的笑了笑道:“傻孩子,为父本已大限将至,这身内力不给你,难道还带到棺材里不成?冲儿,日后好好修习《混元功》,莫要懈怠。本来不该告诉你这些,是为父自私了,想在临去之前,听你叫上一声爹爹!”说完,费力的抬起右手,想拭去令狐冲脸上的泪水,只是却又如何拭的干净?令狐冲紧紧抓住父亲伸来的右手,泣不成声。

    风清扬喘息一声道:“傻孩子,莫哭了!为父苟活七十余载,已强过许许多多的寻常之人。唉,人生一场虚空大幻,韶华白首,不过转瞬!你看,你娘她来接我了。”一丝微笑浮现在风清扬脸上,令狐冲从未见父亲如此笑过,此时见了这笑,反而让他大是惊骇,忙爬到风清扬的面前,抱着风清扬大声道:“爹,爹!你不要吓孩儿,你……”这时只听见风清扬的轻声呢喃:“阿清,我从未怪过你啊,你终于来接我了么?”恍惚中,似乎从冥冥传来了妻子缓缓的回答:“我知道!”霎时,风清扬的嘴角凝固了一丝释然的笑意,浑浊的双眼,灵光不在,皑皑皓首,低垂下来。

    正抱着风清扬的令狐冲,陡然感到耳边再也听不到了呼吸声,忙抬手试了试其鼻息和颈部的脉搏,只是两个结果都告诉他,父亲去了!刹那间,令狐冲好似被晴天霹雳给击中,僵在原地,动弹不得。“哈哈哈,哈哈哈。呜呜……”蓦然间,全身僵硬的令狐冲仰头大笑起来,只是这笑声中没有一点点的快意,笑着笑着,两道血泪自双眼流出。

    他知道,父亲骗了自己,如此精纯雄浑的内力,哪会那么容易就到了大限?定然是将内力传给自己,失了精气,这才逝去。父亲,他是怕自己心存歉疚,这才谎称大限已到啊。泪眼迷蒙中,似乎又看到了思过崖父亲传剑,上嵩山少林求医。只是想到这一幕,心中大恨,若非少林拒传《易筋经》神功,父亲今日也不必逝去。若自己不倔强于正邪之分,答应了那位姑娘,父亲也不必逝去。父亲,是为了自己啊。心中的悲恸让令狐冲几欲昏去。

    “少林寺,一群假仁假义的贼秃,他日,我令狐冲定要将你满门灭绝!修罗剑客你伤我父,华山气宗害死我娘,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嘶声喊出复仇之语,令狐冲身上不见了往日的朝气与开朗,继而涌出的,是无与伦比的阴冷,正气光明的眼神也变得阴鸷。但他知道要灭绝少林,要寻修罗剑客报仇,自然需要及其高深的功力才行。以自己目前的情况,怕是连少林寺一个劈柴烧火的杂事僧人都打不过。好在父亲留给了自己一身的功力,留下了剑宗的镇宗内功,当即捡起旁边的《混元功》,冲出门去。

    此时的令狐冲,已经不是开始那个放荡不羁,侠肝义胆的华山弟子,而是内心已被扭曲的复仇者!少林寺《易筋经》虽能医好他,但这门神功本是其寺中不传之秘,岂不见连江湖上鼎鼎大名的方生大师都未蒙得传?只是此时令狐冲满心被仇恨占据,又怎会理会这些?他只知道,若非少林寺坚决不传易筋神功,自己的父亲就不用传功身亡!

    开门冲出的令狐冲,正好看到赶来的岳不群封不平等人。这几人正是适才听到本派前辈风清扬处隐约传来的大笑,这才赶来察看。两波人路上相遇,便一起前来。离房舍还有数丈之远的时候,门扉开启,从里面冲出一道人影,身着华山弟子服饰,定睛一看,却是气宗的令狐冲。只是看到令狐冲脸上的两道血泪,岳不群等人都是心中一凛,这得伤心到何种地步才会这样?岳灵珊更是惊呼道:“大师哥?”这个满身阴冷之人,还是自己的大师哥么?

    奔出来的令狐冲连岳灵珊的呼叫都未理会,只是低沉着声音对封不平道:“封师叔,父……风太师叔刚才去了,望封师叔能替师侄好生安葬,师侄感激不尽!”封不平等人,哪怕岳不群都满心震惊连连猛咳,看来他的伤势也未尽复。片刻后封不平高声叫道:“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虽说风师叔被修罗剑客所伤,但以风师叔功力,怎么可能就此仙逝?说完急忙抢进屋中,片刻后就听到了剑宗诸人的哭嚎,毕竟风清扬是剑宗的精神支柱,若非他现身相召,剑宗诸人怎会如此轻易得回到这个气宗掌权的华山派?风清扬去世,他们怎能不伤心欲绝?

    封不平岳不群等人出来时,已不见了令狐冲的身影。封不平道:“掌门,令狐师侄去了何处?若是师叔生前尚有遗愿,我等定当鼎力完成才是。”岳不群自刚才看到令狐冲的样子,就隐隐猜到,冲儿多年的身世之谜怕是已经揭开了。此时听封不平发问,摇头叹道:“冲儿虽是我气宗弟子,可风师叔待他向来极好,想是难抑悲恸,出去散心了,由他去吧。这孩子虽有些跳脱,但却懂事,若风师叔有遗愿留下,他不会隐而不报的。只是如今风师叔逝去,若修罗剑客再来,只恐难以抵挡,师叔丧事,还是不要大张旗鼓的好。”

    虽说剑气二宗不睦,但封不平也知道岳不群说的在理,便没有反驳,默默的和那些弟子一起收拾风师叔的遗体。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却说任盈盈与绿竹翁在华州城经过一番易容装扮,便快马加鞭的赶往了平定州。平定州离日月神教总坛黑木崖也就仅仅四十余里,可以说处于日月神教腹地。若是以往,以任盈盈圣姑的身份,自不需如此。但此时任我行复出,剑锋直指东方不败,她自不敢如此大意,免得多生事端,为爹爹惹来麻烦。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