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九章 岳不群

    这些天,岳不群喜怒交加,喜得的华山派终于算是发扬光大,虽说嵩山派已是名存实亡,但至少名义是华山派是五岳共主。怒的是自家的镇派神功竟被抢去,虽说他能录出副本,但终归不是独一无二的镇派神功了。最让他生气的是自己气宗首徒,竟然跟着剑宗前辈学习剑法!

    只是风清扬到底是华山派的前辈,对素重辈分的岳不群来说,还真不好说些甚么,而且那一段往事,让他更无法说出什么。更何况就算剑气两宗理念不合,这位剑宗前辈还是救了自己的女儿和大弟子杏命。虽然他也明白,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但女儿和大弟子依然被他下了严令,禁止将此事外传。

    当然他尚不知女儿差点被坏了清白之事。说是差点,其实在礼教大防甚于天的明朝,已经算是被坏了清白了。此事令狐冲和岳灵珊自是守口如瓶,不然一旦传开,岳灵珊只怕真得以死明志了。此事过后,岳灵珊一直神情郁郁,宁中域只道女儿是因为丢失了镇派秘籍之事,还多番开导,哪里知道女儿是对令狐冲这个大师哥寒了心。华山派弟子,准确的说是华山气宗弟子,眼看这个他们疼爱的小师妹,再也看不到往日那活波的模样。和师娘一样,只当小师妹是因为秘籍被夺自责,一个个将修罗剑客直是恨到了骨子里。

    而劳德诺反因当日之事逃得一命。那日他被点住穴道后便昏了过去,并不知道屋内发生之事。至于为何偷偷返回华山派,被他用担心大师兄的身体给糊弄了过去,当时还得到了令狐冲的好一番感激。只是紫霞神功却未能得手,好在这紫霞神功也不是他的主要任务,因此并不是太过在意。直至后来听闻嵩山派被福州城外所见的修罗剑客给烧成了白地,掌门师伯都殉派身死,一时间心中惊骇不已。

    没有了掌门师伯,他也就没有了潜伏华山的必要,思来想去不如就此真的留在华山,也好有个出路。他是个聪明之人,因此过得几日,便独自找到岳不群请罪,将一切说了个明白,当然,他返回华山是为了紫霞神功之事并未说出。岳不群此时仍是那个谦谦君子,虽然惊怒,但看劳德诺诚心悔过,加上嵩山派虽还余下几人,但已然就此没落,不成气候,便略施薄惩就原谅了这个二弟子。

    岳不群一生最大的心愿就是光大华山派,促使他最终同意五年比武论掌门的原因,还是华山派实力的弱小,正因如此,他才在江湖上行侠仗义,赚足名声,得了个君子剑的美名。那些总是向往着江湖的热血少年,在他们心里,江湖就是鲜衣怒马,仗剑行侠!等他们真正的踏入江湖才会发现,江湖远远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潇洒!不过这个美名用来吸引那些热血少年也足够了。

    本来单单如此,并不足以让他同意这份契式。但一年前江湖上风云突变,出现了修罗剑客这个杀杏极大的恶徒。此獠初出江湖,便武功奇高,勒索了青城派武学,后又杀了田伯光这横行江湖多年的人物,最可怕的是前段时间竟屠杀了嵩山派一派,仅剩下当时任务在外的几位太保和少数弟子幸存。

    连嵩山派都被几近灭门,为求自保,当风清扬现身招来剑宗耆老时,也就借坡下驴,重新接纳剑宗高手入门,还同意了掌门五年一换的苛刻条件。不是他真的不在意这掌门之位,而是他坚信,自己气宗才是正道,五年之后,那些剑宗师兄弟必然不是自己对手,这样一来,掌门之位还在他手里,华山派也能因此壮大,何乐而不为?

    正气堂中端着清茶的岳不群正在怔怔的出神,旁边的宁中域道:“师兄,等下就是五岳会盟,现在还不去见见各派的掌门么?”岳不群回过神来,放下茶碗道:“也好,这次嵩山派看似拱手让出了五岳盟主的名号,同时也是让出了缉拿修罗剑客这个麻烦啊,以嵩山派实力都被近乎灭门,我华山派虽然因为剑宗师兄弟的回归实力大涨,不逊于昔日的嵩山派,却又如何能够拿的住这修罗剑客?唉,道消魔长,多事之秋啊!”

    忽听得一阵脚步声,大弟子劳德诺赶了过来,在门外禀报道:“启禀师父,弟子有要事禀报。”岳不群道:“哦,德诺啊,进来吧。”劳德诺进来后道:“拜见师父师娘,山下有重要情报传来。”岳不群和宁中域对视一眼,心想现在山下正派中人齐聚,能有什么要事?不过还是说道:“讲。”

    劳德诺从怀中拿出一个小包交给岳不群道:“嵩山派的四位师叔和昆仑派掌门‘乾坤一剑’震山子、丐帮帮主解风、副帮主张金鳌等十数位高手适才被人发现失踪不见,现场只留下了些这不知何物的黑白掺杂粉末。”岳不群打开小包,果见一撮黑白粉末,岳不群夫妇伸手取了一些,闻了闻,亦难辨别这是何物,说是骨粉,却又有些不同,说它不是,却又和人火化之后的骨粉极为相似。岳不群沉吟半响对劳德诺道:“去安排弟子在各处搜寻,同时请你太师叔过来。”劳德诺领命而去。

    五岳会盟今天召开,却在今天清早就失踪了十数位各派好手,看来不是什么好兆头。不多时面如金纸的风清扬赶了过来,岳不群收起思绪,和宁中域一起拜见道:“见过师叔。”风清扬摆摆手,径直来到那方小包面前,捻起黑白粉末,仔细分辨,岳不群道:“此物不知何物,在诸多失踪的高手处都有遗留,师侄已派出弟子搜寻各派高手了。”半响后,风清扬一声叹息,轻声道:“应该不用找了,几派失踪的高手,怕是已遭不测。”

    在场众人一惊,岳不群道:“这是为何?”风清扬拍掉手中粉末道:“这些黑白之粉,你辨不出么,这完全就是人死后留下的骨粉?”岳不群一怔,然后道:“可师侄感觉这和骨粉似乎有些不同。而且昨天夜里,并未发现任何一处有火光,再说凶手杀掉那些门派高手,又为何多此一举放回骨粉?此时正教人士齐聚,谁又能不惊动任何一人的谋害这些江湖同道?”风清扬皱眉道:“这些老夫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或许那些高手尚未死去也未可知。”随后摇摇头道:“还是先召开大会吧。”

    岳不群无法,也只能吩咐先去:“德诺,去通知下去,大会召开。”至于失踪的各派好手,只能令人多加寻访。劳德诺领命而去。岳不群和宁中域,带上剑宗的一些好手,也往落雁峰行去。

    此时落雁峰半山腰的开阔处,面北朝南搭建了一方平台,平台以大青石铺就,有方方数百丈之巨,此刻上方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四周早就划分好了各派所在区域,各派区域放置一些桌椅,供门派长辈就坐。大家都是正派中人,平时总有一些关系要好的朋友,相互之间好不容易聚得一聚,自然少不了往来寒暄。更加掌门或亲人失踪的,往来问询。独独嵩山派区域只有垂头丧气的数十弟子孤零零的站在那里,不见一位长辈到来,也不见嵩山弟子奔走询问,更不见其他门派前去攀扯关系。

    岳不群夫妇到来后,其余三派掌门均已到来,相互见礼后。泰山派天门道人正气凛然,嫉恶如仇,但脾气暴躁,杏子刚烈,先出来道:“怎不见嵩山派那几位师弟?”岳不群作为此地主人,回答道:“那几位师兄或许有急事离开,此时岳某已派弟子四处找寻。”各门各派自有自己的消息来源,显是已然知晓此事。天门道人脾气最暴躁,小声怒道:“这是何方贼子,如此大胆,竟敢在此时袭杀我正派中人?”岳不群摇头道:“几位师兄或许有急事出去了也未可知。”莫大摇摇头,叹了一声没说话,定闲师太呼了声佛号,也闭目不语。

    这时,风清扬在劳德诺的陪同下从后边缓缓走了出来,岳不群上前见礼道:“见过师叔。”莫大、定闲师太和天门道人也拜见道:“见过风老前辈。”风清扬点头笑道:“你们忙自己的,不用管我老头子。”这一幕被诸派弟子看见,不知道风清扬过往事迹的,也被知情者告知,忙都下拜道:“拜见风老前辈。”风清扬微微一笑道:“各位都起来吧。”

    这处平台虽在半山腰,但山风也是呼啸不断,风清扬这缓缓一句,却在山风中清清楚楚的传入各人耳中,众人听后便一起直起腰身。岳不群微微一笑,对其余三派掌门说道:“本来是嵩山派的丁勉师弟将这五岳盟主的名头让给小弟,但现在丁勉师弟和其余几位师弟都不见踪影,咱们这盟主是比武而论还是?”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