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八章 真气

    奔出华山十数里后,在一个隐蔽之处停下,江渊开始打坐炼化这数十个高手的不同内力。因为吸取了数十高手,累积的元精也足够他功力再进一步!如果日后进入更高层次的世界,应该不必再为元精忧虑。

    江渊盘坐下来,闭目内视,吸来的数十股内力被迫在丹田四处,互不相扰,存放起来,只待江渊炼化还原之后,就能化为己用。练功本无捷径可走,似这般吸取他人内力,本是投机取巧之事,岂不见哪怕以任我行之能,都无法解决《吸星大法》异种内力相互冲突的问题,最后更因此而亡?即便以吞天功的强大,若一次吸收内力太多,仍然会使得内力虚浮,根基不稳。这次华山汇聚之人实是太多,不然他也不会冒险吸收如此之多的功力!

    至于《北冥神功》并无这种问题,江渊对此也有所猜测。北宋年间的逍遥派,不管是从名号还是功法上看,都与修真门派隐隐相似,根本不像人间门派,至于是从上界流落下来,还是逍遥子惊才绝艳以武入道踏入修真之路,他就不得而知了。修真界和凡人界,到底不是一个层面的东西,凡间无法解决的问题,或许对修真的世界来说算不上什么问题也未可知。

    《阴阳紫极吞天功》中有一句,“丹田为炉,内气燃火,洗炼九转,吞噬融合。”作为系统合成的功法,各处关隘需要注意的问题等等,都在江渊心头浮现。只见他心分数用,把体内内力分出几分循环运转,操纵剩下的几分内力在丹田又一分为二。一股上升,一股下降不断循环往复。丹田下方,一片元精之海,氤氲之气,不断上升。熟练后速度越来越快,丹田隐隐有风雷之声在心神响起,震荡心神。江渊稳住浮动的心神,继续操纵着内力不断运转。这种心分数用的能力或许是由系统带来,他自然而然得便能用将出来。

    在某一刻,丹田上下循环的内力似乎达到了临界点,轰的一声形成一个小小的漏斗状旋涡。旋涡初时微小,不断吸收循环过来的内力,慢慢却越来越大,直至占据了小半个丹田,那些异种内力,也被变大的旋涡一股脑给拽了进去。随之而来的便是风雷之声大作,异种内力相互碰撞对冲,震的他有些头昏眼花,只能苦苦忍耐。大约半柱香的功夫,风雷之声渐渐小了起来,直至消失不闻。旋涡就如同一个滤器,滤掉异种内力中的杂质渣滓。与此同时江渊体内的内力,浑厚了数倍不止,经过金刚不坏体神功强化过的经脉都隐隐胀痛起来。

    旋涡并未变慢,炼化完异种内力,体内积累的元精,也被旋涡一股股给吸收进去。这时再次过滤后的内力,或许已经不能再叫内力,应该叫他“真气”!真气与内力是本质上的区别,十二正经与奇经八脉的壁障被循环的真气不停冲刷,终至渐渐消失。当壁障完全消失的那一刻,轰的一声,一圈气浪自江渊身周炸出,一种浓如实质的煞气笼罩在身周,这一刻,终于再进一步,进到了一个连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境界。

    与此同时,脑中响起系统的声音:“恭喜宿主,开启兑换功能。”兑换功能?江渊一怔,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惊喜了吧?不过此时他并没有急着查看系统都能兑换什么,反正系统就在那里,又消失不了。

    睁开眼后,已是月上中天。这时江渊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眼中的事物变得更加清晰,体表拂过的微风,远处的虫鸣蛙叫,仿佛这一刻看到的才是一个真实世界。内视体内,丹田的旋涡并没有因为停下练功而停滞,一股股真气依然从旋涡顶端灌入,又从尾部喷出,再次滤出的真气,比进入之前精纯了些许,体内真气自发运转,相当于他无时无刻不在修炼。

    突然一股恶臭冲入鼻中,看了看身上,竟然被一层深灰的灰泥覆盖。皱了皱眉,看来这功力进阶,还有伐毛洗髓的一个用处,微微感应,向着水汽浓郁的地方纵身而去。不多时,果然看到一小潭湖泊。

    看了看武神空间,里面有着他以前存放的多身衣衫,便运转真气,崩裂身上沾满杂质污秽的衣服,跳入湖中。山中湖水,时值夜半,即便江功力深厚,猛然间入水,也是一个激灵。清洗好身上被逼出的杂质,跃上岸来,真气一转,就蒸干了身上的水汽。

    换好衣衫鞋袜后,感受了一会体内真气。这真气之说,还是他功力进阶后冥冥之中得来,量上不见得就比先前的内力浑厚太多,但质上,却有着天壤之别,两者相较,一个如同从高山上推下巨石砸人,一个如同放水砸人,从高处放水落下固然也能伤人,但如果是石头,只怕瞬时就能把人砸成肉糜!

    看了看身周,旁边正好一块半人高青石,随即运转真气,全力一拳打向身旁的青石。一拳落下,青石好似并无变化,连动都没动一下,但一股山风吹过,整块青石,突兀的化为了灰白石粉,随风扬走。轻轻一跃,便跃起数十丈之高,全力运转下,滞空足足数十个呼吸,才轻飘飘的落了下来。看到这拳的威力,江渊满意点了点头,自语道:“不错不错!”如果是先前,最多一拳把青石击碎,想要如现在这样粉碎成粉,那可万万不能。更不可能滞空数十个呼吸。

    想起明日的五岳会盟,摇头叹气道:“到底不是系统提升,虽说威能不小,但这内……真气还是略显虚浮。”只是明日的伏魔大会他不得不去。这次所谓的伏魔大会,五岳剑派齐聚,即便嵩山派已然灭亡,但也有四岳剑派之力。分别折断四根筷子,和同时折断四根,那不仅仅是多了几只筷子的事情。更何况他路途得到情报,昆仑丐帮亦已赶到华山,少林武当正在赶来途中,预计明日大典可至,这般阵容即便是他也甚为忌惮,不得不吸收多人内力元精,冒险突破。

    当然,来人如此之多,他完全可以躲藏起来,然后慢慢袭杀几派弟子,只是那样的话定然被江湖打上恶名,日后所至,人人喊打,烦不胜烦。他自入江湖,没做过什么好事,并不怕背负恶名,只是他怕麻烦。因此才执意要在明日的大典之上大开杀戒,给这江湖留下恐惧的种子。明日杀人,和日后杀人,完全是两个效果!

    找了块干净青石,拿出一壶美酒,靠躺下去。望着树枝间依稀透过的月色,忽得想到昔日地球,想到明日大典,心中莫名的惆怅了起来。他举起酒壶,也不用酒杯,将整整一壶酒灌入口中。轻声一叹,自己今时今日的武功,冠绝当世,只是父母早逝无法与之分享,与自己同床共枕的任盈盈,大概也只是同床异梦吧,算不得亲人。自觉一生武功从未如此刻之高,却从未如此刻这般寂寞凄凉。此时此刻,孤零零地。独卧湖畔,欢喜之情渐消,清风拂体,冷月照影,心中惆怅无限。

    站起身来,江渊随手丢掉酒壶,酒壶跌落青石,“啪”的一声被摔成粉碎。抛去心中的愁绪,长吁一口气,摇摇头,“自己怎地如此小女儿作态?过去的终究过去了,踏上诸天万界,见证万千世界精彩,才是自己以后的道路啊。”

    随后辨明方向,向着华山落雁峰飞掠过去。明日是五岳会盟,也是所谓的伏魔大会,他倒要看看,明天是道高一尺还是他这魔高一丈!

    收敛气息,上了落雁峰峰顶,找了一处能看到明日召开大会之处,盘膝坐了下来。五岳会盟是在落雁峰的半山腰一处开阔处举办,山上寒冷又无客栈酒家,因此此时并无江湖中人逗留。

    这一日,整个华山人声鼎沸,正是五岳会盟,华山派再次坐回五岳盟主之位的大喜之日。

    华山派正气堂,所有的弟子都在忙碌,也就岳不群夫妇稍有闲暇。身为掌门人,自是没有事事亲力亲为的道理。值得一提的是,风清扬再次现身,召回不少昔日出走的剑宗高手。历经了剑气之争的剑宗耆老,这么多年过去,看到华山派从鼎盛走向衰落,连五岳盟主的名头都被嵩山派夺去,深感宗门内耗之敝。以往他们并非不知宗门内耗的弊端,但唯有亲身经历了,才明白其中的恐怖。因此本次剑宗耆老封不平打头,在风清扬的见证下定下了掌门五年一换,弟子切磋点到为止的契式。

    岳不群也是无法,先是剑宗前辈风清扬现身,虽说其本人对华山派掌门并不感兴趣,但招来的剑宗耆老可不似风清扬一般看淡了名利。其次,剑宗被抢走《独孤九剑》,自己气宗也被抢走《紫霞秘籍》!只盼能与众人合计出个法子,布下天罗地网,将那无法无天的修罗剑客擒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