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六章 左使

    西湖边上,孤山梅庄

    任我行三人在大堂之上,推杯换盏,看似不亦说乎,但三人心中所思,又有谁能清楚?放下酒杯后,任我行大笑道:“以贤婿智谋武功,不妨入我神教暂做个光明左使,待日后老夫归天,将这教主之位相授,也算顺理成章之事,不然哪怕贤婿为老夫爱婿,介时只恐难以服众。”说完又向旁边向问天道:“只是要委屈向兄弟位降一级,做那光明右使了。不过向兄弟放心,只要老夫尚于,你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当年任我行于位时,向问天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光明左使。东方不败上位,大力清除任我行党羽,他依然稳稳得坐着光明左使的位子,可见此人心机智谋是何等不凡!不过他对权势却不是很在意,只是一心忠于任我行,不然两任教主之下,他都位居光明左使之尊,又何必费尽心力的去营救老教主?因此闻言没有丝毫不满,只是大笑道:“教主言重了,一个左使之位,教主愿意给谁就给谁便是,属下何来委屈一说?”之后又亲自为江渊斟满酒杯,举杯道:“向问天在此就恭喜江左使了,同时也恭喜教主再得一员虎将!请!”

    江渊对这些权利争夺并没有多大兴趣,江湖上,实力才是一切!因此正准备拒绝,冷不丁的系统声音在江渊脑海响起:“建议宿主答应下来。”穿越以来除了吸取气运,从未出声的系统在这时提出建议,让江渊一愣,心底默回道:“为甚么?”系统道:“理论上,一方大势力之首,皆有气运汇聚。”江渊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成为日月神教的教主?”系统给了一个肯定的回答:“是。”江渊想了想道:“那我直接杀了皇帝,登基为帝,岂不是能汇聚更多气运?”系统冰冷的机械声道:“理论上是的,但在这种平和的年代,系统并不建议宿主如此去做。”

    “为甚么?”江渊奇怪道,按照他对系统的了解,如果有气运可拿,系统会比自己更加疯狂才是!但让他惊异的是系统似乎比刚得到时灵动了不少,那时候系统只会回答是或者不是这种简单的问题,根本不会说这么多。

    “宿主若如此行事,在本就混乱的乱世,天机混沌,一切未成定数,那还无妨,但在这种王朝稳定的情况下,定会被世界意识察觉。”

    “世界意识?网文中那种类似天道的存在?”

    “不,世界意识并非天道。”说到这里,系统顿了一下,似乎在考虑该怎么回答,片刻后方继续道:“这种事情系统很难解释,地球上有一个维度论,说二维的生物看不见更加不能理解三维的存在,而三维的人类也无法看见并理解四维的存在,世界意识和天道,那便是宿主所不能理解的维度存在。”

    “哦?那世界意识和天道是几维的存在?”维度论江渊在地球时也有所听闻,他有些好奇,难道天道也可以用维度去解释?那神学与科学的界限在哪?系统沉默片刻后说道:“世界意识和天道并非宿主现在所能接触,太早得知,并无好处。系统只能说世界意识和天道不能仅仅只用维度去简单的概括。这两者乃是一切时空、因果、过去、现在与未来等等形成的一种超越生命的存在。世界意识相当于天道的幼生期,相当于一个机械运行的电脑程序。而天道是一切的集合觉醒了自我意志,如同这个程序自我觉醒的一种复杂存在。”

    江渊失笑一声,知道自己有些好高骛远了,与天道,不,仅仅与世界意识相比,他都不过是朝生夕死,不知昼夜的浮游而已,或许还不如浮游。因此不再去问那些不相干的事情,把话题又转回来道:“被世界意识察觉会如何?”系统道:“颠倒时空,重置世界!”“这么大手笔?”只是发现外来者就重置一切,果真不愧是世界意识,又忽得想到甚么问道:“世界重置后我会怎样?”系统道:“化为虚无,生命印记消散,且无重生可能。”江渊先是一愣,回神后嗤笑道:“我们不能离开这个世界么?像傻子一样等着被世界意识清洗?”系统道:“时空颠倒因果混乱之时世界壁障将被锁定,依本系统现在的力量,还无法逃离。”

    江渊这才体会到一丝世界意志的强大,一直以来,系统给他的感觉便是只要有足够的气运,便无所不能,没想到一旦世界壁障被锁定,连系统都不能逃离。这也就让他熄了在这个世界大干一场的心思。本来他还打算用些手段,煽动百姓造反,介时天下大乱,他自然可以乘势而起建国称帝,收取气运值。现在看来还是算了,万一惊动了世界意志,连系统都保不住他。

    这些说来话长,其实不过一个刹那而已,他回过神来时,向问天还在举杯相敬。江渊一笑,回敬道:“如此,多谢教主。多谢向左……向右使,请!”三人哈哈一笑,酒杯相碰,同时一饮而尽。放下酒杯任我行又是一笑道:“有向兄弟和贤婿,何愁大事不成!”

    任我行这时想起适才黄钟公禀报的五岳会盟之事,开口道:“贤婿,那些正教中人举行甚么五岳会盟来讨伐于你,不如先随老夫去联络昔日旧部,暂避锋芒,待夺回教中权柄,集合十万教众,直接兵发五岳,为贤婿出了这口恶气。”

    江渊笑道:“蝼蚁聚的再多也是蝼蚁,我修罗剑客何所惧哉!”任我行大笑一声道:“好!视正教中人如无物,够豪气!不愧是我任我行的女婿。”顿了顿又道:“可惜,趁着东方不败心神为五岳会盟所引,江南四友也尚未暴露,老夫得和向兄弟去联络一些旧部,顺便做几件大事,不能陪贤婿一起去会会那些正道群雄了。”

    江渊放下手中酒杯道:“无妨,明天准备赶往华山,就少陪了。”说完直接起身离开。向问天道:“少教主果真艺高人胆大,五岳会盟,上千正教中人相聚,这等局面,只怕东方不败都未必敢轻易露面。”任我行双眼微眯,盯着江渊离去的身影,沉默片刻后缓缓吐出四个字:“桀骜不驯!”从他见到此子开始,其一言一行,就没有多少恭敬之色。

    以江渊如今的武功,又如何会把任我行放在眼里?虽说表面上口称小婿岳父的,但那番毫不在意的口气,任我行岂能没看出来?不过适才试着邀请这便宜女婿加入神教,没想到他竟然一口答应,看来他嘴上说着权势无益,心里也不见得就真的放下了,虚伪!不过他若真的无欲无求,那这么一把利剑自己还真不好掌控,只要他还有所求,那便好办!

    任我行和向问天怎么看,江渊并不在意,回房坐下后,在心中呼道:“系统?”“在,宿主何事?”系统回道。江渊道:“你是哪位存在制造的还是?”系统道:“系统并不是由甚么存在制造。”江渊又道:“那你为什么会找上我,你的目的又是什么?”系统沉默片刻道:“宿主实力太过低微,现在还不是知晓的时机。但请宿主相信,系统并无加害之心,你我之间是一个互惠互利的关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至于为何找上宿主,那是因为逃……坠落之时周围仅有宿主一人,别无选择!”

    系统虽说很快改口,但江渊还是敏锐的注意到了那个“逃”字,心中一沉,能用到“逃”这个字,可见当时系统的境况很是不好,而能够让系统落荒而逃的存在,那该是什么样的存在?自己都不敢想象!不由问道:“逃?逃甚么?既然你我荣辱与共,那就不应该还有甚么事情隐瞒!”系统犹豫片刻后道:“系统并非有意隐瞒,只是那等存在,不能宣之于口,否则会被立时知晓,那时你将灰飞烟灭!而我将被重新封印!”

    “连系统都要被封印?到底是甚么样的存在?”江渊心头一颤,沉默片刻,不再追问,能有这样精彩的人生,自己已经是赚了。这一辈子,不求永生,但求精彩!他相信,那种无上的存在,他总有一天会遇到!放下思绪,又问道:“那你能从我这一介凡人身上得到甚么?”系统道:“气运!宿主每次用来融合功法或者提升境界的气运。”“气运?那你我也就相当于消费者和商人的关系?”江渊有些了然,商人失去了消费者,那必然会无利可图难以生存,而消费者失去了商人,定然也会出现极大的不便。

    “可以这么理解。另外友情提示,宿主收集气运越多越好,当宿主功力更进一步时将有一份惊喜。”

    “惊喜?什么惊喜?”这次系统却没有回答,呼唤了几次,也没再度出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