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一章 笑傲江湖曲

    绿竹小舍中,江渊淡淡的道:“这两年教主位置上坐的,不过是一个傀儡而已,教中大小事务,都把持在了他的男宠杨莲亭手中。好了,你先下去吧,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去吧,今天天色不早,明天启程,前往西湖梅庄。”向问天得了这个对东方不败不利的消息,正欣喜的在筹划该怎么散播这条消息,听到此话,行了一礼道:“是,少主。”然后又道:“大小姐,属下告退。”说完退了出去。

    向问天离开后,江渊突然有些意味索然,自己不喜争名夺利,才舍弃了艺人之路毅然出走,流浪卖艺!只希望能活的自在点。如今踏入这江湖,还是避免不了这些名来利往。好在自己如今有着打破这一切的力量,不像在地球时,看似是自己选择了流浪卖艺,又何尝不是无力改变那个环境的逃避?

    任盈盈看出江渊此时心绪不佳,起身来到江渊身后,双手按上江渊的双肩,问道:“怎么了渊哥?”江渊拍拍在给自己按着肩头的纤纤玉手,把她拉到自己怀里,下巴放在任盈盈的香肩上,有些疲惫道:“这滚滚红尘,名来利往,能有什么意义?百年后具逃不过不过一抔黄土!三年来,我费尽心机,强取豪夺各派秘籍,只以为武功高了,就不会再有烦恼了,呵,看来烦恼与否,跟武功高低也无多大关系!”

    这日,绿竹巷中响起了铮铮琴韵。那轻快的旋律迥异如今的各类曲子!

    竹林前江渊挥袖抚琴,手下流淌的赫然是一首《笑红尘》。

    恩恩怨怨,人生苦短,这纷繁江湖,又有谁人笑傲?然而若能看透这俗世云烟,谁人又不能笑傲?琴韵似乎是在拷问,又似乎是在回答。权利,令人痴狂。恩怨,令人感伤。比起只重眼前的江湖纷争,逍遥自在何人又不向往?

    弹奏间,江渊似乎看到了一个一袭红衣的身影,看到了一袭红衣仰天喝酒,看到了一袭红衣,怀抱大阮,唱出这一曲《笑红尘》。可惜,这个世界并不是东方不败那个电影世界。

    一曲奏罢,江渊也散去了心中的消沉。最后一声琴韵落下,拿起旁边的酒壶站了起来,长吟道:“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一诗吟完,一声长笑,散去莫名惆怅的心情,仰起头,将整整一壶酒,直接灌入口中。

    任盈盈看着江渊面向竹林弹奏的背影,琴曲中那股逍遥洒脱的意境,让她怦然心动!第一次知道,江湖盛传的修罗剑客竟然还有这般才情。那手下奏出的曲子,自己竟从未听过,想来是他自己所做,单此曲便足以开宗立派!况且那手琴技比起自己也不弱分毫!还有那四句诗,充满了看破一切的豁达。他竟会作诗!

    望着那盘坐竹林对面,挥袖抚琴又长笑饮酒的身影,不知为何,任盈盈感到心底似乎悸动起来,她忘掉了这只是一宗交易,她忘掉了那个人说自己终会离去!她一双明亮的美眸,渐渐深邃起来。自古才子佳人,哪怕她是江湖儿女,也不免更为倾慕有才的才子,而非单纯的武夫!

    这时江渊走过来道:“今天休息一天,明天早上启程,赶往杭州。”任盈盈回过神来,展颜一笑如百花盛开,应道:“好的渊哥。”这一声却是比之前叫的自然了许多。江渊只当任盈盈马上要救出父亲,心中欣喜所致,也未曾在意。

    此时天色尚隅,江渊便准备去洛阳城中转转,领略下这古代的风土人情。来到这个世界,每次匆匆来去,还真没有好好欣赏过这古代的市井风物。出来时身后还跟着白纱遮面的任盈盈。

    洛阳是历代皇帝之都,规模宏伟,市肆却不甚繁华。江渊是音乐学院毕业,虽然音乐学院也有历史课程,他本人也认真学习过各朝文字,但他对历史并不感兴趣,因此于古代史事所知有限,见到洛阳城内种种名胜古迹,茫然不明来历,看得毫无兴味。身边跟着一起出来的任盈盈却对市面上各种小玩意很感兴趣,拉着江渊东奔西跑。

    江渊看着跑在前面的任盈盈,摇了摇头,不知道爱逛街是不是女人的天杏,堂堂日月神教的圣姑此时竟也如普通小女子一般。他却不知,任盈盈虽在日月神教贵为圣姑,但自从得知父亲被东方不败所害的时候,一直小心翼翼,在日月神教深居简出,深怕引起东方不败的猜忌,今天得知东方不败杏情大变,早已躲起来绣花,加上父亲马上要被救了出来,去了心中压力,自然恢复小女儿本杏。

    这个年代虽然江湖纷乱,但民间普通百姓却大多安居乐业。时值明孝宗朱祐樘在位,明孝宗继位后,首先驱除宫内奸臣,任用王恕、刘大夏等为人正直的贤臣。使当时的朝政焕然一新,弘治一朝,名臣辈出,孝宗勤于政事,励精图治,使明朝再度发展为中兴盛世。后来人们把孝宗统治时期称赞为“弘治中兴”。

    现在正处于弘治中兴的年代,因此一路上也没发生强抢民女之类的狗血之事。而此时,一些酒馆客店之中有江湖人物闲谈,居然传出了东方不败是个不男不女喜欢男人的妖人传言。江渊轻笑一声,看来这向问天动作还挺快,在通讯如此落后的古代,竟在半天不到的时间,将这个消息传遍洛阳,其能力确实非比寻常!

    天色渐晚的时候,他和任盈盈回到了绿竹巷。虽然天色渐晚,但太阳也才刚刚落山,即便古人也没有这么早就睡觉之事。

    这时任盈盈道:“渊哥,我看你琴艺娴熟,我这里有曲《笑傲江湖曲》,不知你我二人能否合奏?”说到后来,已是声若蚊蝇,面色绯红。说着从旁边取出了一册曲谱。江渊先是意外,随后了然,虽然剧情已被自己完全打乱,令狐冲并没有把这本曲谱送给任盈盈,但《笑傲江湖曲》本就是日月神教长老曲阳和衡山派高手刘正风所著,那任盈盈作为同好音韵之人,更是教中圣姑,若向曲洋讨要,他自无不允之理。

    接过任盈盈递来的《笑傲江湖曲》,系统传来的声音让江渊一愣。一直以来,他以为只有武学秘籍才能提供气运值,没想到这与武功毫不相干的《笑傲江湖曲》上竟也会有四百气运值。这四百气运值加上此前的一千六百气运值,此时他手中有了足足两千气运值之多。

    任盈盈见江渊愣住,叫了声:“渊哥,怎么了?”江渊回过神来笑道:“没什么,只是刚才想起了别的事。”之后就在那里翻了翻曲谱,当吸收完其上的气运值,这本曲谱也化为了粉尘。任盈盈对这一幕倒也不太在意,只以为是江渊功力高深粉碎了此曲。况且此曲已然记在脑海,有需要随时可以默出来,因此曲谱消失就消失了。其实真正的原因只是江渊不愿意浪费气运值保存曲谱而已。

    闭目看了会系统记录下来的曲谱。这并不是现代的简谱,但好在他以前在学院时学习过这种古曲谱,因此倒也看得懂。须臾后,取过古琴,调了调弦,琴音响起。

    初时悠扬动听,情致缠绵,但后来声音愈转愈低,几不可闻,最后越转越高,琴韵竟然履险如夷,举重若轻,毫不费力的便转了上去。

    琴声不断传出,甚是优雅,过得片刻,取来洞箫的任盈盈也加入其中,碧绿的玉箫,映衬着任盈盈鲜红欲滴的红唇,纤纤玉指,犹如新剥的小葱一般嫩白,一双翦水秋瞳饱含着别样的情意凝视江渊。美人如玉,这番景象,别有几分美感。可惜江渊专注于琴韵乐理之中,并未看到这一幕。琴韵之中夹入几声柔和的箫声,却又丝毫未扰现有的声韵,反而有着说不出的一种默契。七弦琴的琴音和平中正,夹着清幽的洞箫,更是动人,琴韵箫声似在一问一答,同时向人走近。

    忽听瑶琴中突然发出锵锵之音,似有杀伐之意,但箫声仍是温雅婉转。过了一会,琴声也转柔和,两音忽高忽低,蓦地里琴韵箫声陡变,便如有七八具瑶琴、七八支洞箫同时在奏乐一般。琴箫之声虽然极尽繁复变幻,每个声音却又抑扬顿挫,悦耳动心。又过了一会,琴箫之声又是一变,箫声变了主调,那七弦琴只是玎玎珰珰的伴奏,但箫声却愈来愈高。突然间铮的一声急响,琴音立止,箫声也即住了。

    江渊止住琴音后,轻声赞道:“此曲听来一气呵成,酣畅淋漓,洒脱而不流于欢快,不羁而不坠于放浪,清越而不耽于高标,豁达而不失于粗疏,情境出世但不避世厌世,不为世事所牵却自有情义在其中,奏之听之实在为之心折神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