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七章 赌约

    大雄宝殿前,方证大师打了个佛号道:“阿弥陀佛,《易筋经》为本寺至高宝典,非本寺中人,概不外传。再者若想修习易筋经,还需参破无我相无人相之境,不然习之有害无益,故此老衲这些师弟都未曾习得。若施主真欲修习,可于本寺剃度,老衲代师收徒,施主为方字辈僧人,待得无我相无人相,老衲自会传授施主这门神功!”

    江渊摇了摇头,甚么须得无我相无人相方能修习?皆是故弄玄虚之语!既然无我相无人相,那还修什么武,练什么功?再说他要易筋经只是为了借鉴,又不是为了修习。正要说话,方证身后的僧人上前道:“阿弥陀佛,老僧方生,有一处疑虑,不知施主能否为老僧解惑?”江渊道:“哦?大师请讲。”方生缓缓道:“近来本寺秘本连连遭窃,此时施主又来索要易筋神功,不知秘本失窃一事……阿弥陀佛。”方生虽未明说,但言下之意,自是询问江渊与此有无干系。

    对于江渊来说,这次来少林索要《易筋经》本就不能善了,藏经阁也没有了自己想要的秘籍,少林寺的和尚对自己偷盗了秘籍他们秘籍之事知道与否也不是那么重要了。因此,也不想隐瞒,直接承认道:“不错,贵寺的一些秘本江某是曾借阅,少林派不愧为武林中的泰山北斗,武学之道果真是博大精深,因此才更想借阅《易筋经》一书。”听他这话说完,只见方证和方生身边的几位方字辈僧人一起低呼佛号:“阿弥陀佛。”一十八位持棍武僧站到了江渊身后,将他围了起来。

    只听方证道:“阿弥陀佛,武功为杀戮之术,本就戾气深重,本寺武学更是需以慈悲佛法化解,不然习之不但无益,还有大害!再说施主既已阅览,为何还将那些秘本拿走?还望施主能够归还敝寺武学!”江渊道:“呵,贵派秘本即便为江某取走,想来亦有僧人能将其重新默出。”说到这里,江渊双手负后,叹了口气道:“想数百年前,高手何其之多?而百年之后,武学不仅未见繁荣,反是愈加衰落,这门户之见难道不是一大因由?大师以为呢?”他这话可算是无耻的紧了,他本是因一己私盗人秘籍,现在说的好似有多么无私,是为了整个江湖武林一般。

    方证人虽和善,却并不是蠢笨,自然不会被他这话所欺,仍是耐着杏子道:“话虽如此,然本寺武功非本寺弟子不传,这规矩不敢自老衲手中而破,施主既来我寺观看少林秘本,也算与我佛有拥,何如就此少林剃度。再者修习易筋神功也需参破无我相无人相之境,施主留在敝寺静心参悟,日后正好修习易筋神功,这岂不两全其美?”却是方证又打起了将江渊度化少林的念头。旁边的方生却是神色愕然,这等贼子,不将他拿下关押少林,怎还让他在少林剃度,允他参悟易筋神功?不由说道:“师兄……”话未说完,却被方证打断道:“师弟,静心!”方生向来敬重师兄,闻言只得垂首不语。

    自北宋以来,少林派日渐没落,早已不复当年武林泰山北斗之望。元末有武当兴起,威压武林,声望之隆,直越少林,执武林牛耳于一时。数十年前又有继承了全真派道统的华山派复起,武林威望,直追少林。好在之后自己剑气火并,衰落下来。现在更有嵩山派野心勃勃,欲要与少林并驾齐驱。若能有这样一尊高手加入少林,少林派复起之日不远矣!

    只是方证的想法是好,然万事万物不会因一人之愿而变。江渊对佛门未有多大恶感,但对剃度出家却是敬谢不敏,只听他道:“大师果然仁厚,江某盗取贵寺秘籍,还如此宅心仁厚为江某着想,这番美意原该答应才是!”方证面现喜色道:“这么说施主是同意入我少林了?”江渊摇头道:“大师一番美意,本不该推辞才是,只是江某这人有些不识好歹,更何况这俗世繁华还未能遍览,心有牵挂不能四大皆空,又如何能够出家?”

    方证道:“阿弥陀佛,当日老衲听闻施主声名,以一己之力,剪除上千山贼,虽嫌杀杏过重,但为民除害,亦属功德无量之举,令老衲好生相敬……”江渊不欲出家为僧,看方证还欲劝说,直接打断道:“大师不必再劝,江某今日来此,只为易筋经神功,对此更是志在必得,如何方能看到这门神功,还望大师明言!不过度化之言就不必再说了。”

    方证大师不愧为得道高僧,被人打断也不恼怒,只是看江渊态度坚决,不由得好生失望。然门派传承乃是大事,他可不能因自身之故就此作罢,只能叹息说道:“既然施主如此之说,老衲也只好留施主在敝寺盘桓,诵经礼佛,以免本门武学外泄。十八罗汉,结阵!”方证身后的十八位武僧手持齐眉短棍,刷的一下围了上来,有做降龙之状,有做伏虎之状,摆下名震武林的罗汉棍阵

    江渊一声轻笑,说道:“说到底还不是要动手,只是大师以二十人之力,对付江某一人,岂不显得胜之不武?”要说这方证大师太显迂腐,本来这等偷学他人门派武学之事本就是江渊不对在先,为了防止本门武功外泄,即使合战,又有什么胜之不武了?而他听江渊这么一说,却回道:“确是如此,那不如就由老衲一人出战,若是老衲能侥幸个一招半式,还望施主能幽居敝寺,若是施主胜了,只要答应不外传本寺武功,那就任由施主下山,不知施主意下如何?”

    江渊此来不是为了和少林比武,而是为了易筋经神功,方证这等提议看似是他大占便宜,但他要是胜了,自己要想下山在场又有谁能拦住?若是不胜却要被少林囚禁。然而不论胜与不胜,他这趟都算是白来了。因此,他笑着说道:“既然要赌,那不如就堵大点,大师可和这十八罗汉一起来战,若是胜了,江某就自废武功,自囚少林,若是江某侥幸,就请大师把《易筋经》拿出来借江某一观如何?”此时方证尚未说话,那些十八罗汉有几个僧人已忍受不住,不顾寺中森严的戒律怒喝:“狂妄!”

    方证沉默半响道:“以多为胜实属胜之不武,然为了本门传承,得罪了!”说完方证方生与十八罗汉把江渊团团围住。这也就是他默认了江渊的赌约。

    江渊一声长笑,抢先出击,他自知方证武功与他相差不大,一个不好便会被缠住,因此也不找上方证,连方生都让了开去,直接朝那十八罗汉掠去,这十八人只要废去任意一人,使其不能结阵,自己便能来去自如,否则他也会有不小的麻烦,罗汉棍阵和十八罗汉的威名,可不是江湖吹捧出来的。

    融合了金刚不坏体神功后,江渊的速度已经不能用鬼魅来形容,方寸之间简直与瞬移无异。瞬间闪到一个罗汉僧人身后,屈指一点,便封住对方穴道,一把将其扔了出去。他敢狂言挑战十八罗汉与方证方生这些高手,自是有所依凭,凭的就是他这迅疾如风的速度。不过这次江渊并没有下杀手,这一战本为神功,如果肆意杀戮,只怕方证便是再为仁厚,也不可能允自己易筋经神功。若要杀尽这些和尚,却又无法保证对方不会在绝境之时毁去这门神功。

    甫一出手,便有一个罗汉僧人被扔了出去,这让其余僧人反应了过来的同时也是大为惊骇,忙不迭地各种招式纷纷落下,只是罗汉棍阵因少了一人,却是无法结成了。背后方证大师的千手如来掌和方生大师的短杖也击将过来,让江渊没有了对他人下手的时间,江渊只能急速一闪,这一闪,也不是胡乱躲闪,而是正好闪到另一个僧人身边,然后点穴扔人,不能结阵的一众罗汉僧人也来不及相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又一人被扔了出去,好在这修罗剑客也知少林威名,对扔出去的罗汉僧人都未下死手。方证方生竭力想要阻拦江渊片刻,但怎奈身法相差太远,根本追之不上。

    如此三番两次,场中之人也就剩下了方证和方生两人。当下一手大伏魔拳,一拳接一拳的轰了出去,方证还好,但方生接了几拳后直接吐血退出了圈子,他也是第一个受伤退场之人。与方证江渊相比,方生毕竟还有着不小差距,哪里能接下江渊至刚至阳的大伏魔拳。少林上场整整二十人之多,此时也就剩下了方证大师和江渊两人。如此劣势,方证大师也不气馁,看到江渊并未对寺中僧人下杀手,松了口气后凝神对战。没有了其他僧人掣肘,方证大师的深厚功力才慢慢展现了出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