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四章 交易

    绿竹小舍,江渊淡淡的瞥了任盈盈一眼道:“如果我不手下留情,那他现在就已经是个死人,你也就不用去请什么平一指了!”任盈盈被江渊这句话说的一噎,想到江渊的功力,如果方才真的全力出手,只怕向问天此时已彻底死去了。又听得江渊继续道:“你应该感到庆幸,因为敢对我出手的,迄今为止,唯有他一人活了下来。”

    其实也不是江渊真的手下留情,因为寻常的江湖高手,接他七分功力的一拳,只怕早都死的透透的了。只是他也有些小觑向问天的功力,这厮的功力或许比那所谓的正教十大高手中的大多人都要强上一些!只是若平一指不能及时赶到,就算得了任盈盈喂服的日月神教疗伤圣药,大概也挨不了几日。

    当然这些任盈盈并不知道,因此略过这个话题道:“小女子虽然曾告知嵩山派先生行踪,但对先生并无敌意,还希望先生明辨。”江渊见任盈盈还是遮遮掩掩,自己有事在身,心下不耐,拂袖站起道:“有敌意也好,无敌意也好,无非剑下多添几条亡魂罢了,今天看在这盏清茶的份上,就暂且留你们一命。”说着便抬步离去,任盈盈见此,忙到:“先生且慢!”

    江渊停住脚步道:“有事快说。”任盈盈上前道:“小女子想请先生帮忙救一个人。”江渊早就猜到任盈盈的这个目的,不过他是无利不起早的人,对救任我行也并不感兴趣,漠然道:“救任我行么,我为什么要帮你?”任盈盈笑了笑道:“先生请坐。”说着又将江渊请回里面坐下。江渊这么说,那就是还有的谈,只要能开出对方满意的条件,如果对方一言不发直接走掉,那任盈盈还真没办法。毕竟任何计谋都是建立在足够的实力上的,偏偏这一点,他们与江渊相差太大了。

    拢了拢耳边秀发,任盈盈道:“果真什么都瞒不过先生,自一年前先生初次现身江湖,便索取了青城派的武学秘籍,随后收集各类武学,直至前段时间又拿了华山派的《紫霞秘籍》与《独孤九剑》,这些虽不能说明先生是个武痴,但至少能说明先生对各类武学秘籍很感兴趣吧?若先生帮小女子救出父亲,小女子可求父亲将《吸星大法》赠予先生一份,待得复位后更可开放日月神教武库,随先生浏览,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江渊看了看任盈盈道:“你说的不错,我确实对各类秘籍感兴趣,《吸星大法》更是我志在必得之物,不过杀了任我行,我一样能拿到《吸星大法》,又何必这么麻烦去救他?至于日月神教的武库,除了东方不败的《葵花宝典》,还真没有什么能看到眼里的武功,况且说实话,就凭任我行,他还不是东方不败的对手,就算加上你和向问天也不行!”

    其实对日月神教的武库,他还是挺心动的,只是不想那么麻烦的帮任盈盈去救人罢了。任盈盈听到江渊想杀了爹爹,脸色一冷,只是想起父亲被囚牢底十多年,只怕还真不是这修罗剑客的对手,便又换上一副笑脸道:“这不还有先生么,先生如今武功,大概已不下于东方不败!若能得先生之助,想来战败东方不败当不在话下。”江渊嗤笑道:“我为什么要帮你们?你当我是令狐冲那傻小子那么好蒙骗么?说几句好听得,就心甘情愿为你卖命?”

    任盈盈有些泄气,她对江渊的了解仅限于对方喜欢武功秘籍,此人为了秘籍可以说有些不择手段。可当武功秘籍都打动不了对方,任盈盈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至于重新布局谋划令狐冲,现在令狐冲跟在风清扬身边,根本找不到机会出手。看了看江渊尚显年轻的面庞,任盈盈有些犹豫,江渊虽然已经年过三十,但因为在现代生活那么多年,并不像古人一样蓄留胡子,因此面容上显得只有二十六七的样子。想来天下男子,除了秘籍神功,所爱的不过名利美色罢了。

    任盈盈贝齿轻咬下唇,忸怩片刻,脸上一片晕红,想起牢中的爹爹,忽得下定决心,小声道:“盈盈自认,在江湖上也算薄有姿色,若先生肯出手相助,那……那盈盈愿以身相许,待爹爹归天之后,日月神教教主更是先生掌中之物。”这一刻任盈盈连自己闺名也报了出来,当然她并不知道江渊早都知道了她的姓名。

    江渊意外看了任盈盈一眼,没想到任盈盈为了救任我行能付出这种代价,原轨迹中可没有看出来。不过既然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和原轨迹有些出入那也是正常的。江渊说到底也只是练武不过两三年的一个现代人,还做不到无情无欲。他不会主动去追求那些女子,哪怕是女主角,但此刻任盈盈这么一个绝代佳人送上门来,也不会故作清高的不屑一顾。不过有些话还是要说到前面的。

    江渊思索片刻开口道:“老实说,你开出的条件还真让我有些心动。但有些话,还是不得不说的,之后你再做决定吧。”抬头欣赏着这张沉鱼落雁的面庞,缓缓道:“我早晚是要离开的,不会一辈子都留在一个地方,武道是我一生的追求!这样,你还要做出这种决定吗?”

    被一个男子这般凝视,任盈盈脸色有些发热,不由地下头来。自己所遇男子,教中教外有那个敢这般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好在江渊虽说目不稍瞬的盯着她,但那双星眸中并无胤邪之意,不然哪怕为救爹爹,她也不知道能不能忍受得了。片刻后她轻抿朱唇,小声道:“自古嫁乞随乞嫁叟随叟,先生要去哪里,盈盈自然也去哪里。”

    江渊神色莫名,到底还是未告诉她自己要去的地方,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将往何方,系统所搜出来的世界并不受他掌控。而且有些事情,只适合埋在心底,不适合与人分享。片刻后方摇头说道:“我要去的地方,你去不了!”任盈盈抬起头,不再回避江渊的目光,大胆的与他对视,檀口轻启:“那盈盈便在神教等候先生归来!”江渊睨视过去,看到的是一双美丽的双眸,双眸中有着无可动摇的坚定!不过他可不会觉得那坚定与自己有多大的关系,这份坚定,大概只是为了救她父亲罢!

    夜幕降临,有微风吹起,竹枝轻轻摇曳,竹叶相互摩挲,发出沙沙之音,响成一曲天地所奏的天籁。亮起烛光的绿竹小舍,被摇曳的群竹错落环绕,更显几分雅致。

    任盈盈因女儿家本能的娇羞而显得通红面庞上,又带着几分视死如归般的勇气,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异情绪。江渊莫名笑了笑道:“任大小姐,你可要考虑清楚了。”任盈盈玉面通红却又满含坚定的点了点头道:“盈盈想清楚了,只要能救父亲出来,助父亲夺回大位,以后盈盈就是先生的人了。”

    江渊听到任盈盈做好决定,微微一笑,便走上前去,一把将其揽入怀中。他这人无利不起早,自是不会等到真救出任我行后才收取报酬。至于他走后任盈盈该怎么办,这只是一宗交易,他得美人,任盈盈得到相助她父亲的力量,不过各取所需罢了。至于之后,与他何干?看不到好处的事情,他可不愿去做。

    任盈盈自知从答应江渊开始,便成为了他的女人。只是在她想来,至少要救出爹爹,在爹爹的主持下,办过亲事,才能行这敦伦之事。哪想得到江渊现在便要将她占有。

    她毕竟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女,何曾和陌生男子接触过?更何况她也不是那种放荡的女子。被江渊抱住,本能的就想抗拒,可怎奈江渊在地球时就是个花丛老手。

    半响后,实在挣脱不了,想到日后总要成为江渊的女人,便只好任他施为,不再反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