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三章 任盈盈

    斟了一杯酒,江渊转头看向窗外,看着街上忙忙碌碌的行人、和客人讨价还价的小贩、来往巡逻的监市,轻声一叹。如果自己没有这番际遇,大概也会和这些人一样吧,最多也就是现代的生活比古代更为优渥一些。又忽得想起,这个世界的轨迹已完全被自己打乱,任盈盈选定的棋子令狐冲,此时直接跟随在风清扬身边,大概那位圣姑又该苦恼重新选定棋子了。轻笑摇头,这些事情与自己何干?

    只是有时候这人还真不禁念叨,刚想到任盈盈,就从楼梯上来一个头戴帷帽白纱遮面的婀娜少女。少女身着淡绿衣衫,虽看不见面容,但光看身姿,也定是个极美的姑娘。仅这身姿,已惹得二楼食客纷纷转过头来上下打量。女子不理那些人目光,径直来到仍然自顾饮酒的江渊面前,江渊头也不抬,淡声道:“有事?”那女子道:“这店中劣酒怎配得上先生身份,绿竹巷中有美酒千斛,不知先生肯否赏光?”

    声音清脆娇嫩,有如黄莺。听到绿竹巷,江渊意外抬头看了这女子一眼,绿竹巷,那这女子当是任盈盈无疑了,若是任盈盈派遣而来,不会故作神秘,白纱覆面。不过虽然面前站着本世界的女主角,但江渊依然心无波澜,他穿梭世界是为了提升实力来的,可不是为了游戏花丛。正准备拒绝,又忽然想起前几天遇到的嵩山派,嵩山派不知从何处接到的线报,刚进洛阳城,任盈盈就找上门来。当下淡声道:“带路。”

    随着任盈盈前往绿竹巷的路上,江渊能隐隐察觉到暗中跟着两股气息,一个稍弱一些,另一个则感到稍强,任盈盈身边的高手?大概是向问天和绿竹翁那老头吧?这两人强弱是他实实在在察觉出来的,按理说内力都在人体内,不交手很难知道一个人的具体实力,虽说哪怕没有这种感应,从呼吸上也能判断个大概,他却是直接感觉出来两人强弱,这是类似第六感的一种能力,或许这个能力是系统带来得?

    这两人实力不弱,一但联手,哪怕是左冷禅来了也要忌惮,却并不值得江渊警惕,因此直接跟着来到了绿竹巷,到了绿竹巷,绿竹翁默然现身,跟在任盈盈身后,向问天却未曾出现。但他能感觉到,那股气息并未消失,还在暗中。

    绿竹巷位于洛阳城东城,是一条窄窄的巷子。巷子尽头,好大一片绿竹丛,迎风摇曳,雅致天然,内中有五间小舍,左二右三,均以粗竹子架成。江渊随着任盈盈来到中间小舍,但见舍内桌椅几榻,无一而非竹制,墙上悬着一幅墨竹,笔势纵横,墨迹淋漓,颇有森森之意。桌上放着一具瑶琴,一管洞箫。小巷中一片清凉宁静,和外面的洛阳城宛然是两个世界。

    两人坐下后,任盈盈道:“竹侄,给先生上盏清茶。”绿竹翁应道:“是,姑姑。”这时江渊瞅了眼任盈盈的帷帽道:“说好的美酒,却成了清茶,而且任大小姐招待客人,却不以真面目示人,不觉失礼么?”倒不是江渊真想看看任盈盈有多漂亮,只是不喜欢这种故作神秘的作风。

    任盈盈听江渊一口道出自己姓氏,略显意外道:“先生竟也知晓小女子?”毕竟从见面到现在,任盈盈并未自报过身份姓名,顿了顿又道:“小女子容颜丑陋,若是惊扰到先生,反而是小女子的不是了,因此以白纱遮面,先生勿怪。”

    “哈!”江渊一声轻笑,眼底却殊无笑意,手掌一展,长剑浮现,任盈盈只觉凭空一道闪电袭来,尚未来得及惊叫闪电已逝,而她头上的帷帽却直接变成两半,掉落下来,但她连头发丝都没断一根,只将那艳美雪白的面庞露了出来,此时这张雪白面庞上的一双美眸,不仅没有丝毫后怕,反而熠熠生光,好似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般。

    江渊出手的时候,察觉到暗中的气息一阵起伏,应当是向问天那厮。只是大概自己动作太快,转瞬收手,向问天看到自己并未伤害任盈盈便又伏藏了下来。绿竹翁端着两碗清茶,正好进来,见此情形忙放下茶盘,紧张道:“姑姑!”任盈盈挥了挥纤纤玉手道:“没什么,先生不过是展示了一下他的高超剑法罢了,你先出去吧。”绿竹翁见确实没事,就应道:“是。”在两人面前各上一碗碧绿的清茶后退了出去。

    绿竹翁退去后,任盈盈细细打量江渊两眼,笑意盈盈的道:“先生果是真剑术通神呢。”直到现在她都没看到江渊的长剑在哪里,若江渊真想杀她,只怕她连怎么死的都不会知道。

    明明手中空无一物,适才那一道闪电,却分明是一把长剑,劈开自己帷帽后又眨眼间消失不见。光这一份手段,只怕这整个江湖也无人办到。这种凡人所在的世界当然无法办到,江渊的长剑是放在空间中的,凡人界就算武功练的再高,又有谁能开辟自己的独立空间?那份手段已远超出了凡人的想象。

    江渊抿口清茶道:“任大小姐不去培养令狐冲,邀在下来此,不知有何用意?”任盈盈心中一震,脸上笑容不变,出声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先生呢,小女子只是有件事需要一位剑法神通的剑客帮忙,而令狐冲此人,能被当年剑宗高手风清扬老先生所青睐,得传独孤九剑,自是再合适不过了。”

    “所以你让桃谷六仙那六个傻子去请令狐冲,只是未想不仅没能请到令狐冲,反而把他搞得半死不活吧?”把玩着茶碗的江渊淡淡的道。任盈盈无奈一叹,涩声道:“确实是小女子失策了。”随后声音又变得轻快起来,继续道:“不过能发现可力战风清扬的先生,倒也不失为一件幸事,若能有先生相助,放弃令狐冲倒也没什么可惜的。”

    江渊抬眼看了看任盈盈,轻笑一声道:“所以你知道嵩山派在找我,就把我的行踪泄露给他们,想考验考验我的实力?”啪的一声,将茶碗放下,站起身来,冷声道:“你就那么自信我会帮你?泄露我的行踪,哼!任大小姐你想怎么死?”说完双手负后,居高临下的凝视任盈盈。同时,那屠戮上千的煞气也放将出来。霎时,整座小舍中的空气都仿佛沉重起来。

    任盈盈在江渊站起的时,只感到呼吸似乎都困难起来,雪白的面庞遮掩不住脸色的苍白,娇小的身躯在这恍若实质的煞气前瑟瑟发抖,若非她此时正坐在椅子上,只怕就要摔倒在地。忽得,只听轰的一声,小舍墙壁被一道白色人影打穿。这道人影右掌狠狠的向江渊拍去,正是对任我行忠心耿耿的向问天。他在外边突然感到一股冲天煞气,只道这修罗剑客要对小姐出手,因此抢先出击。

    比起这些江湖上的成名高手来说,江渊毕竟习武日短,如今能略加控制自身气势,已是极为难得之事。不然这身气势一股脑压向任盈盈,只怕这位在日月神教叱咤群豪的任大小姐今日便要香消玉殒!而在外的向问天将不会感受到一丝一毫外泄的气势。

    江渊不屑一笑,大伏魔拳狠狠的轰向拍来的手掌。这一切说起来慢,其实也就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拳掌即将相撞之时,任盈盈惊慌的声音才传来:“向叔叔不要!”只是此时向问天已经招式用老无法收回,江渊更是没有收手的意思。只听轰的一声,整个小舍都似乎震动了一下,向问天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去,胸口肉眼可见的凹陷下去一块。

    飞出数丈之远,向问天才嘭的一声落地。从小舍到他落地之处,洒下一溜血迹。此时口中鲜血更是不要钱的往外狂呕。江渊缓缓收了气势,任盈盈马上飞奔出去,也不走正门,就从这个窟窿抢过,拿出日月神教的疗伤圣药给向问天服了下去。服下药丸后,向问天渐渐止住呕血,只是面如金纸,气若游丝,已然晕了过去。

    任盈盈对刚赶过来的绿竹翁道:“快去请平一指过来给向叔叔疗伤。”绿竹翁为难道:“可是姑姑这里……”任盈盈摆手道:“放心吧,有江先生在此,谁又能伤得了我,快去请平大夫过来。”绿竹翁看了江渊一眼,心道:“就是因为他在我才不放心。”不过这是圣姑的命令,绿竹翁也不敢违背,见任盈盈坚持,就先把向问天挪到旁边的一间小舍,快马加鞭的去请平一指。

    江渊和任盈盈则换了一间竹舍继续叙话。江渊赞道:“果真不愧是江湖人称的天王老子,接我七分功力的一拳竟然还没死。”任盈盈怒瞪江渊一眼,没好气道:“先生既知是向叔叔,为何还不手下留情?”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