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二章 五大太保死

    华山脚下拦住江渊去路的,正是嵩山派之人,领头的五人从左到右是嵩山十三太保中的赵四海、张敬超、司马德、卜沉、沙天江五位。嵩山派众人也不是没听过修罗剑客的名号,只是这个名号是因为江渊杀的人足够多,才被江湖中人冠上。嵩山派等人却觉得,那些山匪基本没有几个江湖高手,都是一些不入流人物聚集起来打家劫舍,杀的再多,也不见得有多厉害。不然这修罗剑客勒索了青城派武功秘籍后为何直接躲了起来?因此嵩山派并不觉得江渊有多强的实力。

    江渊抬起头来,睁开的双眼寒光一闪,冷声道:“我不喜欢被人拿兵器指着,”随即声音又低沉起来:“上一个这么做的,生前叫做田伯光!”当先这人听到田伯光死了,先是一愣,随后就是不信,田伯光横行江湖那么多年,轻功之高,有些门派掌门都追之不上,不然哪里能逍遥至今?这修罗剑客竟说他杀了田伯光,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这人讥笑道:“田伯光若死,自是大快人心,不过他若那么好杀,也不会逍遥至今!就凭你也想杀他?”那不屑的神情,仿佛只有他们嵩山派才有能耐杀死这个名闻江湖的采花胤贼。江渊看了看前边老神在在的五大太保,懒得搭理这种小角色,屈指一弹,一抹乌光稍纵即逝。嵩山派这个弟子还未曾看清,只听得见几位师叔的怒喝,便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正是江渊弹出一粒石子,取了此人杏命,虽然他不会弹指神通类的功夫,但以他此时的武功,只是随便弹出一粒石子,也不是这个嵩山派的二代弟子所能抵挡!只听赵四海怒道:“贼子尔敢,你真想与我嵩山派为敌不成?今日若识相就乖乖交出《辟邪剑谱》,这还能让你死的舒服点,如若不然,定然让你尝尝千刀万剐的滋味。”

    江渊一声冷笑:“蠢货。”他实在难以想通,这种蠢货也能名震江湖!既然交是死,不交也死,那傻了才会交出去,更何况他从没想过把剑谱交出服软,嵩山派还没那个资格!手掌一展,一把长剑浮现,更不废话,一招流星赶月冲着赵四海瞬间刺去,这流星赶月本就是辟邪剑法中以迅疾见长的招式,加上《阴阳紫极录》超越《辟邪剑谱》的迅捷,赵四海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剑穿喉,这时候剩下的四位太保一起怒喝的声音才传了过来,“贼子尔敢!”

    江渊好整以暇的从赵四海咽喉拔出长剑,冷笑道:“可笑,你们都来杀我了,我还有什么不敢!不过不用担心,你们很快就能下去和他团聚了。”说完长剑一甩,又向旁边的张敬超斩去,这时剩下的四人也都反应过来了,齐齐用出嵩山剑法,向江渊要害攻去,至于那些嵩山弟子,连江渊的身影都看不清,更别说围攻江渊了,而江渊仅仅一人,身边可以闪展腾挪的地方有限,战斗时也围不了几个人,因此嵩山弟子就先把这块包围起来,谨防江渊逃走。

    只是他们想多了,从他们围住江渊开始,江渊就没想过逃跑。凭这几十个嵩山弟子还不至于让江渊逃跑。眼看这四人从四个方向各用一招嵩山精妙剑招攻来,封死了他所有能够躲避的余地,冷笑一声,也不靠轻功闪避。虽然他看似被那四个嵩山太保封死了退路,但以江渊迅疾如风的身法,想要避开原也不难。只是他并没有闪避的打算,直接长剑一转,剑身上一层淡淡的紫色氤氲,一招扫荡群魔用了出来。

    相对于那种迅疾如风,出其不意的战斗方式来说,江渊更喜欢这种直来直往,正面碾压的感觉。当然,他不是一个食古不化的战斗狂人,如果内力不及对手深厚,还是会利用自己速度的优势。

    经过系统的修改,这招扫荡群魔显得极为堂皇大气,一剑扫去,竟似有风雷隐隐作响。嵩山派这四大太保见状,心中大惊,知道不能硬抗,急忙想要变招,只是就算江渊没有刻意的利用速度取胜,但也不是所谓的十三太保之流来得及闪避的,四人无法,只能竖起阔剑,运足内力,以期能拦住这招。

    本来他们并不把江渊放在眼里,事实上,对十三太保来说,除了掌门左冷禅,他们也确实没把江湖上其他人物放在眼里。十三个江湖一流高手,各个都不弱于五岳剑派的其他掌门,在这个武学衰落的时代,确实有这样的资本,只是他们没想到这个世界出现了江渊这个异数。

    “早知道这修罗剑客如此之强,就该请师兄把其他八位师兄弟一起派来。”念头尚未落下,就见被他们寄以希望的阔剑被江渊长剑直接扫断,而扫断阔剑的长剑并未有半分减缓又掠过了他们的咽喉。周围的一切仿佛在这瞬间定格,被割开的咽喉,有刺骨的冷风嗖嗖的往里钻去,这风冷到似乎能冻结人的灵魂。几人徒劳的伸手抓向咽喉,随即眼前一黑,无力倒下。飞扬的尘土,缓缓落下,给断剑覆上薄薄一层,仿佛诉说着一代高手的落幕。

    本就以鬼魅锋锐为主的《阴阳录》,得了《紫霞神功》的融合,又增加了浑厚的特点,这所表现出来的威势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效果。看这几个名震江湖的高手,被江渊杀鸡宰羊一般宰杀就知道了。

    而周围围住江渊防止其逃跑的嵩山弟子则是看到,江渊瞬间斩杀赵四海师叔,又在眨眼间取了其余四位师叔的杏命。除了几个嵩山弟子高喊着报仇之类的话语,其余的嵩山弟子均是发一声喊,转身就跑。就算一十五位被嵩山收编的黑道枭雄也不例外,江渊明显不是他们所能抗衡的,对他们来说,打不过就跑是很正常的事情,并不丢人。至于这仇,来日再报回来就是了。

    只是他们的想法是好的,嵩山派既然已来围攻江渊,那他就没有放过这些人的道理,他不是那些道德大侠,打败了敌人还放敌人一条生路,期望他们能改过向善。那十五个黑道枭雄还没来得及散开逃跑,就被江渊闪入圈内,一招群邪辟易,根本来不及有什么像样的抵抗,便无力死去。那几个喊着为师叔报仇的嵩山弟子,见了这一幕,瞬间吓呆,也不再说报仇,同样转身便跑,这时只恨爹娘给自己少生了两条腿!

    望着那些已经跑出一段距离的嵩山弟子,江渊嘴角微掀,抬脚一跺,地上一柄单刀弹了起来,伸手一抓,这柄单刀就被抓成几十块碎片,抬手向四周挥去,霎时,那些已经跑出一段距离的嵩山弟子犹如同时中了定身术一样,一动不动,紧接着就无力软倒,每人后脑上插着一片单刀碎片,死的不能再死。

    这招是改自辟邪剑法中的一招,叫飞燕穿柳,本是以气驭剑,取人首级数丈之外的一招,有点仙道御剑术的味道,只是哪怕江渊的功力接近于这个世界的顶峰高手,也无法承担这一招的消耗。现在已经不是北宋高手辈出的时代,仅仅依靠内力,根本无法托起一柄长剑的重量。武侠世界一把长剑,即便是女子佩剑,也重三斤有余。因此这招经过江渊改良后,变得有些类似于像东方不败的《葵花宝典》,以针或者较小的东西承迂内气,然后弹出。不过他堂堂男子,自是没有随身携带针线的习惯,便以单刀碎裂后的钢铁碎片将就用用。

    随后江渊又想到,或许可以找铁匠打造一些飞刀,说不定在这金庸世界还能闯出一个小李飞刀,哦不,是小渊飞刀的威名。皱了皱眉,又感到这个外号怎么那么别扭。突然失笑一声,摇了摇头,自己在想些甚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抛开那些突然冒出的胡思乱想,看了看周围一地的尸体,冷哼一声,嵩山派,他迟早会去得,随后继续赶往华州城。

    进了华州城,江渊买了一匹耐力更好的军马。虽说在古代这军马都被官府管制,但从古至今,这些所谓的律法制度,向来都只是给普通老百姓定制的罢了。别说这些高来高去的江湖人物,就是一些大地主大富商,又有谁把这所谓的律法制度真当回事了!当时据嵩山派所言,是有人将自己的消息告诉他们嵩山派,江渊也不在意,他相信,不管对方有什么目的,最后都会浮出水面。而且现在他的武功,也算站在了当世巅峰,他相信,在绝对实力下,任何阴谋诡计都是徒劳。

    数日后,一路再无事端的江渊来到洛阳,距离嵩山再有不到一日的路程。路过一家酒楼,停了下来,将马匹交给店伙计。进去后见一楼略显嘈佑,皱了皱眉,便跟着前来招待的小二来到二楼,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要了一壶酒和几个下酒菜。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