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章 交手

    江渊的大手离开岳灵珊的身体,还放在鼻下深深吸了口气,一副色与魂授的样子。他无视了令狐冲喷火的眼神,遗憾摇头道:“如此美妙的身躯,却不能肆意把玩,真是遗憾呢!”令狐冲挣扎着站起,脱下身上外衣递给江渊道:“把这个给我小师妹披上。”江渊接过令狐冲的外衣,依言裹在岳灵珊的身上。还顺手在那挺翘之上捏了一把。

    岳灵珊此时没有心思在意江渊的轻薄,她听到大师哥这么说,顿时有如五雷轰顶,眼前一阵发黑,暗中咬碎一口银牙,心中呢喃:“大师哥竟然真的有这门剑法,那还让自己受此大辱,这要传扬出去,自己还怎么活?”眼中不由流出伤心失望的神色。

    江渊可没心思理会岳灵珊是甚么心情,只是说道:“好了,说吧,我知道这独孤九剑未见之于书面,只能由令狐少侠背诵出来了,只是希望令狐少侠想耍什么小聪明前,先想想岳姑娘。”令狐冲不敢去看小师妹,正是由于他的犹豫,让小师妹受此羞辱。于是满是愤恨的盯着江渊,将这笔账算在了他的头上。更是心中发誓,伤好后定要好好练功,以报今日之仇!

    有心颠倒口诀随意更改几句,可是看江渊似笑非笑的表情,心中又没底,无奈想道:“罢了罢了,这修罗剑客能整整一年不被嵩山派找到,定然也是心思慎密之人,我若随口糊弄,被识破了岂不是又要小师妹受辱?”当下双眼一闭,老老实实诵道:“归妹趋无妄,无妄趋同人,同人趋大有。甲转丙,丙转庚,庚转癸。子丑之交,辰巳之交,午未之交。风雷是一变,山泽是一变,水火是一变。乾坤相激,震兑相激,离巽相激。三增而成五,五增而成九……”

    只是令狐冲心中愤恨,是以语速极快,背完一遍就当即住口,略带讥讽的看向江渊,心道:“我按你说的背出了独孤九剑,如果你没记住,那可不管我的事了。”令狐冲还是太过天真了,以为这样就能为难江渊?如果江渊真的没记住,难道就不能再次胁迫他背诵?有永灵珊在手,就相当于拿住了令狐冲的七寸,有的是办法对付他!

    不过江渊自是不需他再诵上几遍,这一遍过后,只觉一阵清凉气息入体。对于令狐冲的小聪明他也看得清清楚楚。一篇独孤九剑有三千余字,背的这般快速,又只是一遍,江渊自然记不住,不过只要自己听过一遍,那系统便能将其原原本本一字不差的记录下来。令狐冲再是聪慧,又哪里能想到世间还有系统这种奇幻的东西?

    令狐冲显然没想到江渊只听一遍,而且自己诵的如此快速,还能记下三千多字的独孤九剑。即便他本是天生聪慧之人,也是感到震惊佩服。江渊看了下面板,气运值一项从四百涨到了八百。有系统在,连确认令狐冲是否作假都省了。想了想并没消耗气运值把独孤九剑融入《阴阳紫极录》。一来这独孤九剑只是招数,也就是技击之法,其原理不过是料敌先机,借鉴一下即可。

    而且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江湖上不入流之辈无法打破一流高手的护体真气,那是因为速度还不够快,如果速度快到一定程度,一剑是无法刺破一流高手的护体真气,但十剑百剑千剑万剑呢?一瞬间在同一个位置斩出上百上千甚至上万剑,还有什么护体真气斩不碎?滴水都能穿石,更何况一个人?只是那些不入流的江湖豪客根本达不到这种速度罢了。达到这种速度,也就不仅仅只是不入流之辈了。

    原轨迹中有着记载,仅仅东方不败的速度都已经快到了让令狐冲看不到破绽或者看到了,却来不及反应,那处破绽又已隐没。由此可见,虽然这方世界是个真实的世界,但这句话也并不是完全错误。二来这部剑法并不像辟邪剑法一样,需要特定的内力来催动,自己领悟学会后,用《阴阳紫极录》的内力驭使也是一样。岂不见令狐冲没有内力可以使用,学了《吸星大法》有了内力后也没看到和独孤九剑有什么冲突的,现在也就不用浪费气运值来将其融合。

    最后他还是点开提升修为选项,消耗七百气运值,直接兑换了一个甲子的功力。他也不知道这一个甲子的功力是如何计算的。不同的人,不同的秘籍,修炼一年所得到的功力不尽相同。这一甲子六十年的功力到底是如何计算出来的他也不明白。心中确认兑换后,只觉一股雄浑纯净,不带丝毫杂质的内力从丹田无中生有的突然出现,随后如澎湃的浪涛涌入江渊经脉,让他隐隐感到经脉有些胀痛。

    看来就算气运值足够,也不敢一次杏从系统兑换太多的功力。这次好在气运值不够,自己只兑换了一甲子的功力,如果多兑换几个甲子,只怕就要被这股内力给撑爆了!自己没有死在敌人手里,却被庞大的内力胀裂经脉而死就真成笑话了。此时他也隐隐有些明悟,武学之道,仅仅提升内力的浑厚是远远不够的,身体的强度也不能放下了。内力如水,身体就如同一个密封的木桶,如果水太多,只会把木桶撑裂,只有木桶变大了,才能容纳更多的水!

    当浑厚的内力稳定下来后,江渊周身爆出一圈气浪。猝不及防下,令狐冲岳灵珊被气浪扫过,直接晕了过去。这还是江渊第一次用系统提升功力,待适应了凭空多出的内力,他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可以和东方不败一较长短。当然,这只是他功力突然提升的一个错觉,如今他与东方不败、风清扬这一辈笑傲世界中顶尖的高手还是有着差距的。

    忽的,江渊只觉一股惊人剑意正在急速逼近,此时华山上还能有这种修为的,估计也就风清扬了。想到习武一年余,还没和真正的高手交过手,这让他有些跃跃欲试起来,想试试自己如今的武功,看看自己和当世顶尖的高手孰高孰低,因此也不急着逃走,直接就等在这里。

    只是片刻功夫,就看见小舍外掠来一青袍老者,老者须发皆白,面如金纸,尚未落地直接喝道:“何人敢伤我华山弟子?”江渊看向来人,剑眉一挑,问道:“风清扬!”虽是在问,用的却是肯定得语气。风清扬先是看向江渊身后,随后意外的看向江渊道:“没想到如今还有江湖小辈记得老夫,你是何人,为何伤我华山弟子?”

    江渊笑笑,摇了摇头道:“听说风老先生是当年剑宗高手,怎么也关心起气宗的徒儿了?不过他们有事没事就看先生能不能让我尽兴了。”说完一招至刚至阳的大伏魔拳打将过去,风清扬虽没料到对方直接动手,但不愧为笑傲世界中的顶尖高手,当下以指为剑独孤九剑中的破掌式直刺江渊拳法中的破绽。

    江渊轻笑一声:“独孤九剑!好!”当即变招,直击的长拳又像鞭子一样横扫过去,风清扬则上前一步,剑指直点江渊后脑。江渊迅速转身,一拳轰去,直击风清扬剑指,风清扬也不变招,拳指相交,只听砰地一声,两人齐齐后退几步。只是江渊后退了五步之远,而风清扬仅仅退了三步。江渊虽然《阴阳紫极录》修炼出的内力浑厚无比,又刚刚兑换了一个甲子功力,但与风清扬这种站在笑傲世界顶端的高手对拼内力,还是有所不及。

    江渊哈哈一笑道:“不愧是风清扬,且品评我这套剑法如何。”说罢搓指成剑,一招流星飞坠,直刺风清扬面门,这招之迅疾让风清扬都吃了一惊,瞬息之间,剑招已至面门,防守已是不及。况且独孤九剑有进无退以攻代守,本也不是防守的剑法。当即风清扬抬指斜指,如果江渊定然要刺下,那就会被风清扬点住腕间神门穴。

    两人虽然都是用的剑指,不是真正的长剑,但功力到了他们这个境界,除过神兵利器,剑指和普通长剑也不差多少。神门穴虽在手腕内侧,但其属手少阴心经,乃是人体大穴。若真被点中,瞬间就会丧失一身战力,不过脱胎于《辟邪剑谱》的《阴阳紫极录》是何等的迅疾?风清扬刚做好应对,江渊已然变招,剑指已经到了风清扬脑后,风清扬反指回点,指尖不离江渊手上大穴,这时江渊又已变招,出现在风清扬身侧。

    这一番你来我往,一阵好打,盏茶时间已拆得上百招。江渊虽然迅疾如风,快过风清扬一丝,但也仅是一丝,并没有快过太多。因此虽能占得上风,却也无法取胜,风清扬没有江渊的身法迅捷,但独孤九剑本就是及其迅疾的剑法,而剑指只在方寸之间翻转,也不难跟上他的速度,两人却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