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章 逼迫

    江渊进了华山派,门派已然空无一人,向里走了片刻,只见后进有一小舍亮起烛火,屋外有一道黑影,正鬼鬼祟祟的躲在窗边,想来应是劳德诺了。江渊一笑,脚下踢起一枚石子,石子嗖的一声激射出去,点住了劳德诺的穴道,若无高手解穴,没五六个时辰是别想动了。

    这一声,已经被里边照顾令狐冲的陆大有听到,只听陆大有喝道:“谁?”这一喝,也让令狐冲迷迷糊糊的惊醒过来。两人看向门外,只见屋外一青衣男子手中好似提着一个女子,正是江渊。陆大有不识江渊,不知他此来何意,但看他手中提一女子,如今华山空虚,只怕不会安着什么好心,华山派在江湖上也不是没有敌人。

    陆大有长剑出鞘,指向门外大声喝道:“站住,再敢靠前,莫怪在下无礼了!”江渊理都不理,顺脚踢了一颗脚边的石子,陆大有只听嗖的一声,就感到手中巨震,长剑咔嚓一声从中折断,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已经进屋的江渊一指点晕了过去。

    令狐冲见状,已知来者不善,拿起手边长剑,艰难从床上起来戒备道:“阁……阁下……甚……甚么人?为何伤我师弟?”江渊淡笑一声道:“伤你师弟?”左手食指摇了摇继续道“我可没伤你师弟,说起来我这还是救了他一命呢。”他说的是实话,他若不来,陆大有免不了被劳德诺害死。不过令狐冲自是听不明白,沉声问道:“阁下……咳……阁下何意?”

    江渊并不解释,而是道:“看样子你被那六个笨蛋伤的不轻,那我就直说好了,省的我还没说完你就死了。”不理会令狐冲难看下来的脸色,继续说道:“我呢,嗜好各种武学,立志要去那武学尽头看上一看。一年前找到余观主,余观主可是助了我一臂之力呢,听说令狐少侠古道热肠侠义为怀,想必也不会令在下失望吧?”这话说完,令狐冲骇然道:“修罗剑客!”

    青城派被修罗剑客勒索去了门派武功,在这一年可早已传遍江湖。喘息几口,令狐冲继续道:“阁下武功高强,难道还看上我华山派几部不入流的武功了?”却是想通过自贬华山武学让修罗剑客放弃。“你华山派除了《紫霞秘籍》的其他武学自然是不值一提,我来,只是想见识见识‘独孤九剑’罢了,希望令狐少侠能拿出这部剑法共同研讨。”

    闻言,令狐冲又惊又怒,惊的是修罗剑客怎么知道自己学了独孤九剑,怒的是对方把华山武学竟真的看得不值一提,不过令狐冲想起师娘离去时的吩咐,按下惊怒,佯作疑惑道:“独孤九剑?甚么独孤九剑?能被阁下看重,想来定是一套绝世剑法了,如果在下有这门剑法的话,定当双手奉上,但在下并没有听过什么独孤九剑,只怕要让阁下失望了。”

    江渊听得一笑,如果是别人,说不定还真会被影帝附身的令狐冲给骗走了,但可惜令狐冲遇到了穿越者。长叹一声,摇摇头道:“纵横江湖三十余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无可奈何,唯隐居深谷,以雕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前辈风采,当真令人心驰神往。令狐少侠可知这位前辈乃是何人?”

    此时两人虽是敌人,可令狐冲听到这段话,仍然是热血沸腾,悠然神往,低声自语:“纵横江湖三十余载,天下更无抗手,这是何等的威风,何等的煞气!”听到江渊问话,不由一愣问道:“何人?”江渊幽幽道:“剑魔!独孤求败!”“独孤求败?独孤九剑?莫非?”江渊一笑道:“你终于明白了?看来风清扬传剑时没告诉你这些了,这位剑魔前辈可不是你华山派人!好了不啰嗦了,你看看这是谁!”

    江渊说话间在岳灵珊身上点了两下,岳灵珊嘤咛一声慢慢清醒过来,抬起头来刚好看到令狐冲,不由叫了声:“大师哥。”随后又想起自身处境,感到还被人提在手里,挣扎两下,看向江渊,娇怒道:“是你?你既知我爹爹是华山掌门,还敢抢我《紫霞秘籍》?”

    岳灵珊认出了抓住自己之人,正是一年前在福州府遇到的那个胆大包天之人。适才令狐冲一直凝神戒备,未曾注意江渊所提之人,直到江渊开口,又听到岳灵珊的声音,才认出竟然是小师妹,当下怒道:“你敢伤我小师妹!”手中长剑一转,又急又快的从一个极其古怪的角度刺向江渊。

    如果是这个世界本土中人,在令狐冲气运光环的影响下,说不得要伤在这一剑下,但迅疾如风的一剑,在江渊眼里却慢如蜗牛,别说令狐冲现在重伤在身,即便完好无损也不过一个江湖小辈。余沧海此时都不是自己对手,更何况一个重伤欲死的废人?待长剑到了自己身边,才不紧不慢的屈指一弹,正中剑尖侧面,霎时间,令狐冲只觉浑身巨震,再也拿不稳手中长剑,被弹飞的长剑唰的一下插进旁边的墙壁,直没至柄,他本人则直接倒在了床上,咳嗽连连。若非心系小师妹安危,只怕便要再次昏倒。

    江渊将岳灵珊放在了地上,刚刚站直身体的岳灵珊,还没来得及说话,被江渊在身上点了几下,便又无法动弹。他伸出右手,在岳灵珊雪白瓜子脸上轻轻摩挲,好整以暇的道:“果真是个秀丽绝伦的小姑娘呢,令狐少侠,有些话可要考虑清楚了再说,独孤九剑比岳姑娘还重要么?”

    伸手抚摸脸蛋,就算放在地球当代,也只有情侣和夫妻之间方能如此,更别说在这礼法森严的明朝了。岳灵珊作为华山掌门岳不群的掌上明珠,何曾被人这般放肆轻薄过,当下又羞又气,双眼喷火的瞪着江渊,如果眼神能杀人,江渊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只是她哑穴都被封住,发不出半点声音!

    令狐冲眼见小师妹被如此轻薄,心中怒火狂涌,但重伤的身体让他无能为力,有心交出独孤九剑,可想起风太师叔的嘱托,又止住了这个念头,再者看这修罗剑客行事,明显不是正派中人,独孤九剑交给他,岂不是为祸苍生?当下一咬牙,挣扎着站起来捡起师弟陆大有的断剑,横在颈间,虚弱道:“我确不知甚么独孤九剑,阁下既然不信,令狐冲愿以死自证,还望阁下放过我小师妹。”说完长剑就用力划下。

    江渊一笑摇头,伸手拂过,令狐冲手中的断剑便被击落在地,然后道:“令狐冲,你可真执迷不悟呢,这独孤九剑也非你华山之物,又何必犟如蠢驴?当然,你也可以继续寻死,但如果你死了,我就把你小师妹废去武功,卖到最低贱的勾栏妓院,任凭千人骑万人压!”听到这话,岳灵珊不寒而粟,吓得脸色苍白,本来充满怒火的双眼已被恐惧充斥,想起那样的生活,简直生不如死。

    令狐冲则胸口一痛,一口逆血喷了出来,倒在床上,怒声道:“卑鄙!你这么为难一个女子,算什么英雄?”江渊脸上笑意不变,轻声道:“英雄?一般英雄的结局都会很悲惨,我可不愿做甚么英雄,看来不给你加点料,你还是不愿意说了,既然如此,那就好好欣赏下你小师妹的曼妙酮体吧!这次能大饱眼福,可要感谢我呦!”

    说着伸手在口不能言身不能动的岳灵珊上身一扯。内力笼罩之下,岳灵珊整个上身的衣衫全都碎裂开来,化为碎片四处飞舞,露出了雪白曼妙的酮体,胸前一对乳鸽亭亭玉立。仅留下了下身的一件贴身亵裤。而江渊的大手抚上一只乳鸽,在那挺翘上不住摩挲,将乳鸽捏出各种形状。口中还发出啧啧的赞叹声道:“真是妙啊,没想到岳姑娘年纪不大,这里倒是不小!”

    岳灵珊此时羞愤欲死,差点晕倒,自己八岁之后,连父母都没见过自己的身体,此时就这么暴露在两个男人面前,还被人肆意玩弄。她不知道大师哥有没有这个胤徒恶贼所说的甚么独孤九剑。现在既盼大师哥有这门剑法,交给这胤贼好救自己脱离魔掌。又盼大师哥真的没有。不然一个清白女儿家的身子被人如此亵玩,大师哥有秘籍却不肯交出来,受此奇耻大辱,她又如何能原谅大师哥?

    江渊看着岳灵珊羞愤的面容,怜惜道:“真是可惜了,如此美丽的身躯,终究没有武功秘籍在你大师哥心里重要啊。”说着另一只大手抚上平坦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摩挲着这如玉肌肤,顺手便要划向亵裤里面。“住手!我说,我说!”这时咬牙切齿却又有点虚弱的声音响起,正是来自床上的令狐冲。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