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章 阴阳紫极录

    这日傍晚时分,任督二脉的壁障还有薄薄一丝,但就是这一丝的壁障,堵住了江渊更进一步道路,感受着接连冲脉好几天也没冲开的任督二脉,江渊停住修炼,从隐居的山洞中走了出来,所谓欲速则不达,越为急躁进度反而越为缓慢。

    第二日便是新的一年,此时已有不时的鞭炮声此起彼伏,远远传来。江渊站在山洞前负手望着远处群峰,一声长叹,即使他在地球时早都习惯了独自一人,但每当此时,看着他人阖家团圆,还是忍不住感到一丝孤寂。这一生父母早亡,家这个字,也只能出现在梦中,也只能在梦中体会。

    自己即便是父母亲生,却仍不知从何处来,亦不知在何处终。或许当时选择流浪,便是因为这颗心找不到一个寄托吧。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在哪里不是流浪?思虑半响,天色已完全被黑暗覆盖,此时华月初上,银霜遍洒,映着山上松柏,在地上形成斑驳阴影,借着山风摇摇曳曳。

    突然,江渊自嘲一笑,摇头道:“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多愁善感了。”自从得到武神系统,就注定自己告别了以前的凡人生活。踏遍诸天万界,见证万千世界的精彩方是自己现在的唯一目标,不管前方是神仙佛陀还是妖魔鬼怪,胆敢阻拦自己的,唯有统统轰杀!

    从空间中取出存放的酒壶酒杯,自斟一杯,举杯邀月,一饮而尽,纵声长吟:“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连江渊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自己体内的内力在这一刻开始急速运转,疯狂冲击着任督二脉那已经开始松动的壁障。“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相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吟完最后一句,只感心神中轰的一声,连续数天都没打通的任督二脉,在这一刻豁然贯通,畅然无阻。

    正在疯狂冲击任督二脉壁障的内力,在壁障破碎的瞬间疾冲而过,带起内力如同海浪般一阵翻涌。受内力所激,江渊忍不住抬头长啸。他此时的武功是修炼《阴阳录》得来,《阴阳录》却是系统修改完善《辟邪剑谱》得来,虽说弥补了《辟邪剑谱》本身的缺陷,但《阴阳录》依然存在《辟邪剑谱》内力不够浑厚的不足。

    《辟邪剑谱》能称雄武林,靠的也不是内力的浑厚,而是那如鬼似魅的速度,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在这个武学式微,招式即可称雄的时代,还是有着一定的道理的,毕竟武神系统当时没有一点武学资料,能弥补自宫的缺陷已经算是及其强悍了。修炼《阴阳录》冲开任督二脉,内力虽然算不上浑厚,但那锋锐穿透的特质,如冲击波般令啸声远远传开。

    正在华山思过崖后隐居的风清扬,猛然听到一声长啸,眼中精芒一闪,朝啸声方向看去,压下心头那股惊悸,自语道:“又有高人出世!只是多少年了,自己还是无法再进一步啊。”随后又闭眼修炼。

    在山上正和夫人女儿准备过年事宜的岳不群也听到了这声长啸,只是没有风清扬那深厚的功力,无法锁定啸声位置,想到自己位列正教十大高手之一,修炼的还是紫霞神功这等华山第一气功,内力更是远较寻常高手浑厚,因此虽然察觉到华山藏有高手,心下也并不是很在意。宁中域内力比起丈夫到底还差了一些,并没有听到,其余弟子功力稀松平常就更不用说了。

    华山脚下不远,有一小城,名曰华州城。因背靠华山,在华山派辖区,因此素少盗匪,城池虽小,却甚显繁华。又因华山派之故,来来往往的江湖人士倒也不少。

    城中一家酒家,窗口的一张桌子上正坐着三个江湖人物在大碗喝酒,左侧一个身穿青衣,脸色苍白,双眼深陷,一副酒色过度的样子,手旁放着一把长剑,剑鞘上镶嵌一溜儿宝石,像装饰品反倒多过像把武器。中间一人身着黄葛短衫,较之左侧那人魁梧了不少,手侧放着一把朴刀,右侧却是一个络腮大汉,桌旁靠着的的是江湖上甚为少见的两把短斧。

    只见三人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口中不时谈论着群花苑的姑娘,说着那滋味是如何美妙。口中胤词浪语不断,偏偏声音不小,惹得周围之人甚是厌恶。只是这家酒家除去这三人,其他都是一些寻常百姓,哪怕厌恶也不敢多言,只能自己忍下。而群花苑是华州城中一家较为豪华的青楼,一晚花费着实不少。三人说着说着又说到江湖上的事。正在啃着鸡腿的络腮大汉突然叹了口气,放下已经被自己啃的没了肉丝的鸡腿骨道:“两位兄弟,你们说这修罗剑客到底躲在哪了?要是咱三兄弟能抓住他,哪还用在这江湖上刀头舔血?”

    左侧那身穿青衣之人放下酒碗,摇头道:“就算找到了又这么样?嵩山派悬赏千两寻找修罗剑客,这都将近一年了,谁又找到了?听传闻,这修罗剑客得了当年林远图仗之打遍黑白两道无敌手的《辟邪剑谱》,又杀杏极大,一年都没现身,定然是躲起来修炼《辟邪剑谱》了,咱们就算找到了,那一千两有命去领么?”身旁那个黄葛汉子喝的满脸通红,放下酒碗,打了个酒嗝粗声道:“大哥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弟弟这把断魂刀也不是吃素的,那修罗剑客不出现便罢,但敢出现,若不乖乖交出《辟邪剑谱》,就让他尝尝我这断魂刀的厉害!”

    二楼上靠窗位置,江渊听到楼下的谈话,笑着摇了摇头,自己当时拿了这《辟邪剑谱》,无一人得知,嵩山派又如何断定《辟邪剑谱》在自己手里?不然怎么会锲而不舍的找了将近一年?当时知道自己在福州府出现的,也就只有被勒索秘籍的青城派。

    “若余沧海是嵩山派的外围势力,这倒不显得奇怪了,听江湖传闻,我离开后第二日林家就被灭门,没有如同原轨迹一般被慢慢玩死,定是余沧海没有得到《辟邪剑谱》,而我又恰好抢了青城派武学,就顺便把责任推卸到我身上,即可推卸责任,又能报了我抢他秘籍之仇。”

    这些消息,在江渊前几个月出来采购食物的时候就已经得知,只是当时练功正在紧要关头,无暇理会罢了,现在功力突破,自付也未必会输给左冷禅。但为了避免打乱自己下一步计划,就暂时不去理会。独占一桌的江渊眼神一冷,暗道:“江湖上实力为尊,等得到了《紫霞秘籍》再与嵩山派和余沧海清算这些。”他讨厌麻烦,却也不惧怕麻烦!叫小二打了点酒,又买了些吃食,就返回华山,等待下一步计划的实施。

    修炼了月余,巩固了刚刚提升的功力后,江渊就在华山派平时上下山的主道路附近隐藏了起来,一个月前刘正风金盆洗手,反被嵩山派灭门的事件刚刚过去,想来令狐冲受伤的剧情也要马上到了。

    这天眼看着六个怪模怪样,疯疯癫癫之人上了山,大概就是桃谷六仙了。又看到嵩山派带着几个人上了山。过了半天,又见嵩山派队伍少了一个,匆匆下山,有几人脸上还残留着惊恐的神色。不多时再次看到那六怪,六人手中抬着受伤的令狐冲从山上飞奔而下。第二天又将令狐冲送了回来,而下山的时候却成了五怪抬着胸口插了一把长剑的一怪,急奔下山。随后看到了华山派举派下山。江渊知道,终于等到了这一幕剧情,便耐心的等待天黑。

    及至天黑,果见山下有一窈窕身影跑来,江渊起身,飞身掠下。再次上来,手上已提了一个昏过去的妙龄少女,这妙龄少女不是岳灵珊又是谁?紫霞神功在擒住岳灵珊的时候就已经拿到手,得到了三百气运值,而前边得到的九阴残篇和青城武学,共得到了五百气运值,因为看不上青城派的武学,九阴又只是残篇,就没有浪费气运值和《阴阳录》融合,这样江渊身上就有了八百气运。

    八百气运值,本来可以用来提升功力。但看过这部华山第一的神功后,果觉奥妙非常。原轨迹中这门武学没什么出彩的地方,大概是岳不群没练到家的原因,再好的武学,也要看是谁在驭使。因此便消耗了四百气运,将两部武学融合在一起,得到了《阴阳紫极录》。《阴阳紫极录》完全弥补了原功法内力不够浑厚的缺点,使得江渊现在的内力不仅锋锐无匹,还浑厚非常。

    江渊花了片刻时间转换内力,想起现在令狐冲已经得到了风清扬的传授,学会了独孤九剑,嘴角轻轻一扬,“这位小师妹可是令狐冲的软肋,不好好利用一番真是可惜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