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章 九阴残卷

    余沧海抬眼看去,果见儿子已经双眼翻白,出气多进气少了。其实他除了余人彦还有三个儿子,余人彦有些纨绔,因此对这个儿子也不太看重,只是若不前来,回去了对生下余人彦的那房小妾不好交代,那房小妾妩媚妖娆,他还是蛮喜欢的。原轨迹中余人彦死了,也没见他有多难过,他喜欢那个小妾,不见得就也会喜欢这个纨绔儿子。

    余沧海皱眉思量:“今日门人弟子具在身后,若自己为了武功,枉顾儿子杏命,岂不叫弟子寒心?”当时得了禀报,为防万一,才带来众多门人弟子,怎知这些弟子这时却成了他之掣肘,往外看去,果见一些弟子已经眼神闪烁,一个连自己儿子杏命都不在乎的掌门,介时他们若身陷险境,又怎能指望的上?

    余人彦眼中看到父亲的喜悦此时已化为绝望,想到父亲对自己一向不喜,又怎么会为了自己交出青城武学?只怕这次真的要死了,再次看向父亲的眼里,连绝望也慢慢消散,更没有父亲不救自己的愤恨,单单留下一抹哀伤和空洞,他甚至有些感谢江渊,能让自己临死前再看父亲一眼,虽然父亲并不喜欢自己,但那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啊,如果没有父亲,自己这些年又怎能在青城派作威作福,又怎能过得无忧无虑?看来也不是所有的纨绔都是自私自利,不知感恩之人!

    爹,再见了!一滴泪水,顺着余人彦缓缓闭上的眼中流出。余沧海眼神闪烁半响,看到儿子眼中滴落的泪水,内心猛地狠狠一震,想起儿子满月时的兴奋,想起儿子牙牙学语,想起儿子第一次学剑,想起儿子那些年带给自己的快乐,虽然后来儿子变得纨绔让自己不喜,但终究血浓于水,那终究是自己的亲生血脉啊!眼见儿子即将死去,再也不敢犹豫,迅速从怀中摸出三本秘籍,扔向江渊,颤声道:“给你!给你!快放了我儿子!”说完双眼竟也掉出两滴老泪。

    江渊接过余沧海扔过来的三本秘籍,听到心底响起的系统提示,三百点气运值的进账,让他会心一笑。虽然不明白余沧海已经学会的武功,为甚么还带秘籍在身上,不过管他呢,只要自己得到秘籍就好了。扔下手中提着的余人彦,余人彦掉在地上时已经晕厥过去,如果余沧海决定做的在晚一点,他可就真死了。余沧海眼见儿子只是昏厥过去,狠狠的出了口气,儿子正在对方脚下,余沧海此刻也不敢动手,只能恨声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可敢留下名号?”

    达到自己目的的江渊,扔下余人彦,闪身便向门外掠去,听得余沧海发问,一声长笑,逐渐远去。余沧海与他的弟子根本来不及阻挡,就不见了江渊的身影,只听得传来一句:“有何不敢?吾名江渊便是。”“有”字尚于身边响起,第二个“何”字便已在数里开外,后边那几个字,也就余沧海功力较诸位弟子深厚许多,才隐约听见“吾名江渊”四个字,最后两个字便隐隐约约没怎么听清楚。

    余沧海正惊骇于对方身法之快,隐隐听到江渊这名字,惊骇不减反增。不由自语道:“原来是他,难怪!不过就算你是修罗剑客,也要为今日之事付出代价!”说完一掌将江渊坐过的桌子拍的四分五裂,一众弟子噤若寒颤,谁也不敢多言,怕师父把怒火发泄到自己身上。发泄过后,余沧海着人带上儿子,又朝福州府城行去。

    第二日江湖上便传开了余沧海将福威镖局灭门的消息。这次余沧海狠狠的栽在了江渊手里一把,也没心情像如原轨迹一般,慢慢玩猫捉老鼠的游戏。而是直接将福威镖局灭门,抓了林振南夫妇,逼问《辟邪剑谱》。而林振南夫妇只以为儿子在外,尚未被余沧海抓住,便宁死也不说出《辟邪剑谱》的下落,最后不堪折磨,双双自尽而去。

    这次行动,不仅没有得到《辟邪剑谱》反而被别人勒索走自家的武功,余沧海自是心情极差,打发弟子们都回青城后,便骑着马向嵩山行去。一路上心中烦躁自是不必多提,想起江渊功力之高,自己只怕也未必是对手,这个仇想报是难了。正行走间蓦地一怔,随即大笑两声,自语道:“谁说报仇必须得自己报?那修罗剑客看功力也就比自己高了些许,比起左掌门可差的远了,哼,修罗剑客,这次去地下做你的修罗去吧!”随后鞭声响起,打马疾驰。

    江渊自酒店离开后,找了个客栈,打开脑中系统,查看新得的三部秘籍,只见第一个便是‘摧心掌’,第二个则是青城轻功,连个具体的名字也没有,第三个便是青城派的松风剑法,让江渊意外的是,摧心掌和青城轻功下边都有一排小字,标注为《九阴真经》残篇,虽然不明白武神系统没有《九阴真经》的收录,又是如何判断出来这两门武功是九阴残篇,但这并不妨碍江渊心中的兴奋。《九阴真经》啊,在整个金系武侠里都是鼎鼎大名,现在得到的即使只是残篇,也足够引起他的兴趣了。看来这青城派是得到了残缺的《九阴真经》了,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经书中的其他几门武功了,看来有必要去一趟青城派了。做出决定后,便离开客栈快马加鞭赶向了青城派。

    等从福建到达四川,就算快马加鞭,毕竟不是什么宝马,也都是二十多天以后的事了。趁夜摸上青城山后发现余沧海还没有归来,整个青城派就只剩下那些武功稀松平常的弟子。青城一派,可以说全凭余沧海一人支撑。当然,江渊来青城也不是为了感慨余沧海有多艰难的,他再艰难,又关自己什么事?作为整个青城派唯一的一个高手,不在门派反而方便了江渊的搜寻计划。这倒不是说江渊忌惮余沧海,只是余沧海若在,一旦惊动了他,虽然自己不惧,却也是个麻烦,他只是想安安静静拿了气运便走而已。

    没有了余沧海,可以说整个青城派没有一人发现江渊的到来。找了两个晚上,终于在余沧海的书房找到一个密格,密格中放了几页纸,这几页纸上除了摧心掌,尚有大伏魔拳与蛇行狸翻记录在列。原轨迹中所载,说青城派的轻功颇有精妙之处,看来这青城轻功正是借鉴蛇行狸翻而来。吸收了纸张上附带的气运,看着这几张纸化为粉尘,江渊离开青城派前往华山。

    距离令狐冲受伤,大约还有一年左右,那时令狐冲也得到了风清扬传授独孤九剑,刚好可以和《紫霞神功》一起得手。以自己目前的武功,从令狐冲手中取得独孤九剑明显比从风清扬那里简单了许多。令狐冲的弱点就是他的小师妹了,对付一个有弱点的人,怎么也比对付一个无欲无求偏偏又武功极高的风清扬简单点。从青城派离开,江渊也没有回福州府,而是去了华山,在华山深处找了一处隐居起来,顺观察剧情的发展。

    时间不紧不慢,当年关的时候,江渊已经打通了奇经八脉中除任督二脉的其余经脉,功力也愈发的深厚,此时他自信余沧海之流已经完全不是自己对手。武林中向来有十二正经通后天,奇经八脉通先天的说法。所谓奇经八脉由督脉、任脉、冲脉、带脉、阳维脉、阴维脉、阳跷脉、阴跷脉组成,是相对于十二正经外的一个单独系统。

    李时珍《奇经八脉考》云:“盖正经犹夫沟渠,奇经犹夫湖泽,正经之脉隆盛,则溢于奇经。故秦越人比之天雨降下,沟渠溢满,霶霈妄行,流于湖泽。”对于这段话,说的是奇经八脉功能在于调节十二经脉的气,十二经脉的气有余时,则流注到奇经八脉“蓄以备用”;而当十二经脉的气不足时,则由奇经“溢出”来补充。奇经与肾、肝、脑、髓这些重要脏器有着一种特殊的“气化”关系——它对于十二经脉就不仅仅是“蓄水池”了,准确地说是先天与后天的关系!这即是所谓的奇经八脉通先天,十二经脉通后天。有诗云:

    本来督任一身中,寻得仙源有路通;

    剖别阴阳维跷界,调冲运带鼎炉红。

    李时珍又有《奇经八脉考·跷脉篇》引张紫阳《八脉经》云:“凡人有此八脉,俱属阴神,闭而不开;惟神仙以阳气冲开,故能得道。八脉者,先天大道之根,一气之祖。采之惟在阴跷为先,此脉才动,诸脉皆通。次督、任、冲三脉,总为经脉造化之源……”当然,这里的先天后天并非网文小说中的等级划分,它只是武学修习到一定程度的一个状态。而且何为先天?先天先天,先天地生方为先天,除了亘古神魔,谁能先天地生?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