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章 得名号修罗剑客

    江渊待丫鬟随和归随和,该有的礼节却不会少。他不是以前看网文时那些贱皮子主角,被人服侍反而不习惯,非要和丫鬟下人平等相交。当然,这并不是他看不起下人,不然也不会随和的对待两个小丫鬟。只是主人待下人随和属于主人仁慈,但凡事都要有个度,不然乱了尊卑,下人惹出祸事来后悔莫及。

    古时的纲常礼法,在现代看起来有些可笑,但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演变出的这些,自然是最适合当时的。现代的东西拿到古代,古人也定然不能适应。江渊给了她们一百两银子,当做闭关时的各种花费,又吩咐了一些事情,便进入密室闭关。他并不担心两个小丫鬟拿了银钱逃跑。

    首先自己并没有苛责她们,两个丫头现在生活安稳,而私自逃跑却要受到官府追铺,再者他也允诺了两个丫鬟,当闭关出来离开时,会给她们足够的银两归还卖身契。有了这个盼头,她们更加不会想着逃跑了。虽然自己给了她们一百两的巨利,但又给了她们一个摆脱奴籍的盼头,而且还有足够安身的银两,她们自然知道该怎么选择。

    江渊之所以留给两个丫鬟百两之多的银钱,并非想考验两人的品杏,他还没这么无聊。而是根据系统的信息显示,武道和仙道虽是两条道路,道理却是大同小异。武道初始之时同是炼精化气,与道家仙道极为相似。或许大道之下,诸般修行之法都大同小异?道果不同,道路却极为相似?至于每天给一点银钱,他感到太过麻烦了。

    他此时不能勾连天地之桥,这个“精”自然只能求诸于内。所谓的“精”分两种:一种是后天充养的五谷之精,一种是先天本原的元精。先天元精受之于天地宇宙,是万物的基质,得之而生,持之而壮,与天地同步相存,相因相果,是本原物质中的真。然而他现在显然无法吸纳。既然求诸于内,也就是求诸于自身,自身的“精”又从何而来?自然是每日饭食中的五谷之精,当然这个五谷,不仅仅只指谷物,也包含了各类肉食。武者修武,初时炼精化气食量颇大,若没有足够的银两,两个小丫头也买不来他需要的食物。

    当江渊贯通十二正经后,时间已经不急不缓的过去了一年左右。没有和自己所知的那些人物交过手,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武功处于一个什么位置。其实莫说他所知晓的那些人,便是普通的江湖人物他都未曾有过交手。这一年来,他仅在密室习剑练气,若无必要从不出关,可以说没有半点对敌厮杀的经验。算了下时日,剧情还有半年便要开始,看来可以找些山贼匪寇活动活动筋骨!

    出关后,江渊在城中找了个会铸剑的铁匠,花费数十两铸造了一把精铁长剑。之后带着长剑,摸上了附近山中的一座山寨。为了增长对敌经验,他并没有偷偷摸摸的暗杀,毕竟杀人不是他的目的。惊起那些匪寇后,只觉对战起来竟出奇的轻松,山寨的喽啰多不是他一合之敌。慢慢熟悉了这一身武功,更是大杀特杀,将山寨杀得血流成河。那所谓的大当家出来,也不过多挡了自己三招两式便身死魂灭。之后搜到山寨的藏宝之处,大发了一笔横财,再放了一把火,将整个山寨烧成白地,杀人放火,总要凑成一对儿才像话。

    看着空间中的银钱珠宝,江渊负手望天,轻声叹道:“果真是杀人放火金腰带!”下了山后,他寻了个隐蔽处取出珠宝首饰,拿个包袱裹上,懒得到处找金银铺子,直接寻了个当铺,将这些东西当了死当。那当铺的掌柜看江渊手提长剑,衣摆上有着几点血迹,一身的煞气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显然是个手下有着人命的狠人!因此报价上也不敢相欺,老老实实的报了个公道的价钱。之后算上空间中的散碎银子共得千两左右!

    回到宅子取了两张百两银票,交给了两个丫鬟一人一张,叮嘱她们财不可外露后,就把卖身契还给了她们。待打发了两个丫鬟,又去相近的山头处剿灭好几家山寨,除了取得钱财外,顺便增加自己的对敌经验,不然武功再高,没有对敌经验也是白给,而这些山寨正好人数众多,又没有太过高强的高手,自己谨慎一点也不至于陷在里面,即便他们死绝了,也不会有官府或者武林正道来干涉,正是适合练手的对象。

    江渊一路由南杀到北,所过之处,血流成河,火光连天。虽然各路山寨悍匪都是死有余辜之辈,但数月功夫被江渊生生屠戮数十家山寨上千号人,一时间附近的山寨悍匪都胆寒了起来,不知这是哪里冒出来的一尊煞神!屠戮山寨的同时,江渊自己也得到不少的财宝,全部被放在了武神空间里。

    对于这件事情,江湖中人叫好的同时也惊惧于江渊的狠辣,因此江湖上便传出了修罗剑客的称号。江湖中人虽说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可就算穷凶极恶的恶徒,手上能有十数条人命都已经不得了了,像江渊这种手染千人血的狠人可以说数百年来绝无仅有!毕竟是江湖争斗,不是两军对垒。这也导致他在江湖上声名毁誉参半,虽说杀的都是死有余辜之辈,但那狠辣的手段还是让正教中人颇有微词,而邪派中人则叮嘱小辈,出门注意不要招惹到修罗剑客。

    这些江湖的评价江渊当然也知道,不过并没有于意罢了。可以说整个笑傲世界无一侠客。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像政客反而多过像江湖中人,各种权谋算计,争名夺利,看似只存在于五岳剑派之间,但表现出超然物外的少林武当也不见得干净。比如当初华山剑气二宗的分裂。当年华山派人员鼎盛,势力强大,为五岳盟主,其威势直追少林武当,但后来因一部《葵花宝典》分裂成剑气二宗,更因理念双方大打出手,以致如今华山派只剩下岳不群和宁中域在苦苦支撑。

    想当时《葵花宝典》流落到莆田少林之中,由红叶禅师掌管,红叶禅师武功何等高强?时值华山派岳肃与蔡子峰拜访,如此一部武学宝典又如何能恰好被两人看见?又如何恰巧两人不能阅完全书?一次可以说是巧合,两次三次也能说是巧合吗?而红叶禅师知道了后,为什么没有追究?面对这么一部武林宝典,真的是胸怀宽大吗?更名林远图的渡元禅师下山还俗,更以残本的《葵花宝典》打遍黑白两道无敌手,把《葵花宝典》的强大宣扬的江湖上人尽皆知,真的只是偶然吗?

    由此可见华山分裂的背后,未尝没有少林做推手。后来的嵩山派在左冷禅的带领下眼看便要五岳并派,直追少林甚至超越少林,缘何到最后却成了少林派嘴里的狡诈小人?只是因为左冷禅有五岳并派的野心就应该是个狡诈小人吗?左冷禅行事固然不甚光明,但能成就一番大业的,哪一个不是心狠手辣?成王败寇不仅朝堂,江湖亦然。

    计算了下时间,还有不到一月就将开始剧情,江渊回到福州城,在福威镖局的对面客栈开了间客房,等待剧情开始。

    剧情开始后,江渊打算抓住余沧海的儿子余人彦,索要青城派的几部武学,赚取气运。选择青城派也只是因为余沧海虽然位列正教十大高手,不过显然是最弱的一个。所谓柿子当然要捡软的捏。杀戮上千,让他对自己的身手信心大涨,自付应该不会弱于余沧海,就算真的战不过,逃走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阴阳录脱胎于辟邪剑谱,闪展腾挪绝不弱于辟邪剑谱,甚至隐有超出,因此他才有这份信心。

    此举看似显得欺软怕硬,但江湖本来就是这样,弱肉强食才是永恒的定律。至于没有本事,还非要挑衅实力高于自己的存在,那不叫热血,而叫愚蠢!至于为什么不抓了岳不群的女儿向岳不群索要紫霞神功,一是岳不群江湖上名气极大,他不知道能否从其手上走脱,二是华山派众人因躲避桃谷六仙出走华山,岳灵珊偷走紫霞神功给令狐冲疗伤的时候,自然有机会简单的夺取《紫霞秘籍》,现在又何必麻烦的去绑架岳不群的女儿。

    这时节,整个南国正是春光烂漫的季节,这日和风熏柳,花香醉人。江渊站在窗前,盯着路对面的福威镖局,正自沉思间,忽听得几声马蹄声响,只见镖局西侧门中冲出五骑马来,沿着马道冲到大门之前。当先一匹马全身雪白,马勒脚镫都是烂银打就,鞍上一个锦衣少年,约莫十八九岁年纪,左肩上停着一头猎鹰,腰悬宝剑,背负长弓,泼喇喇纵马疾驰。身后跟随四骑,骑者一色青布短衣,与家里镖师闲话几句,便追着少年向城外驰去,正是林平之等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