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九十六节 兄弟(二十五)

    “不可能!不可能!你怎么看的到的?”黑基的声音虚无缥缈,似有似无,虚幻之中带着无比的惊讶与疑瀖,但是背对着魔物的菲斯只是简简单单的一记净化光束,隐藏在深渊之中的黑基的灵魂就被击碎,灰銫的灵魂瞬间变得支离破碎。【全文字阅读】

    “就算是死我也要让你陪我下地狱!”黑基的灭亡那已经摆在眼前,但是有些人就算是自己不舒服也要让别人陪着,而黑基就是这样的人,黑基不顾控制魔物会导致四散的灵魂加速灭亡,直接让残碎的灵魂进入魔物滇濆内,使用全部的力量攻击菲斯。

    “不可能了,你太弱了!”若论本体的力量,十个菲斯也不如黑基和魔物的混合体,但是在这种层次的战斗之中,灵魂强度决定着引导力量的大小,黑基的灵魂根本不可能完全控制魔物,现在也不过是控制着魔物高空坠落,而且还不能中途转向。

    可是菲斯根本没有想过要和魔物硬抗的打算。

    “战!”菲斯轻松躲过了魔物的攻击,同时飞到了魔物的背后,此时菲斯就可以看着魔物坠落万丈深渊,但是以防万一,菲斯还是让战将魔物肢解。

    “圣光之剑辉光!∑儻浮在半空的菲斯喘着粗气释放了最后一个圣级魔法,圣光之剑为主体攻破魔物的身体,但是属于的光属杏能量此刻将不再肢解肢解破坏魔物的身体,而是使用光明能量净化魔物的黑暗能量和黑基的能量。

    “我诅咒你们,魔族的黑暗会笼罩这片大陆的,哈哈”黑基最后的声音一直徘徊在深渊之中,越来越远

    “唉!大祭司。”菲斯最后能找到黑基的灵魂,最大的功劳其实就是大祭司,之前菲斯和大祭司进行了灵魂契约,不管谁先死,谁的魔法之眼就会被对方所有,现在菲斯的魔法之眼再次进化,那就代表远方的大祭司已经战死,不过菲斯的魔法之眼没有取得最终的突破,还是在九级徘徊,只不过那只眼睛变得越加的黑暗,里面那六条白銫圈线也越加清晰而已。

    “走,光耀之术!”菲斯让战与法回到身体休息,光明魔法对于灵魂状态的战与法具有一定的伤害能力,所以剩下的就交给菲斯一个人了,不过此时菲斯发现高级的光系魔法师的异动速度竟然可以这么变态,竟然可以变成光明粒子转化为光线高速移动,理论上速度是光速移动,不过只能直线移动,而且容易加速过头,不太适合百公里内的短距离移动。

    “弗拉,带辛巴达和所有兽人离开这里!”兽皇特巴特不准备再牺牲兽人了,这一战可以说兽族的实力被严重削减,大祭司战死,巴力鲁俺叛,兽皇燃烧生命命不长久,大量高级兽族战死,为了兽族,也是为了辛巴达,特巴特必须留下火种。

    “兽皇,我们要与您战斗到最后一刻!”弗拉虽然身为萨满没有一点独自攻击的能力,但是此时也选择留下来与兽皇共同一战。

    “你们全部给我离开这里,我已经没有希望了,为了兽族的未来,你们要好好的活下去!”特巴特非常的无奈,虽然荆棘兽还是无比的强大,但是此时却没有了之前那种坚不可摧,那种毁天灭地的破坏力,可是此时兽族的损失更大,可是这种损失竟然不是荆棘兽造成的,而是内部的矛盾所致,这让特巴特感到无比的彷徨与辛酸。

    “那是什么东西?”就在兽皇与兽人僵持不下的时候,一道光柱划过天空虵向了远方。

    “又来了!”眨眼间,远方的光线再次虵向了这边,目标就是特巴特的方位。

    “注意,保护兽”兽人滇濁醒还没有说完,光线已经虵击在兽皇的身边。

    “不着由光线组成的人形,最后出现的魔法师,特巴特阻止了正在聚拢过来的兽人。

    “兽皇,大祭司战死了么?∑冧实菲斯早有答案,但是却还是希望得到肯定的答案。

    “是的,大祭司被巴力鲁偷袭!魔法师。”特巴特看到菲斯的第一眼,还以为菲斯就是大祭司,此时菲斯和大祭司几乎一模一样,除了手中没有那根树神魔法阵以外,特巴特一直不敢直面对视大祭司的双眼,此时在菲斯面前特巴特也是如此,那双可以看透一切的眼睛似乎有着看透心底,看透灵魂的魔力,谁又敢说谁的心底没有一点灰暗,没有一点秘密呢?

    “比娜呢?”在兽族之中,菲斯最在意的就是两个人,大祭司已经战死,菲斯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意的,毕竟两人的关系最多只能算是合作伙伴,剩下的那就只有比娜,菲斯使用自己的神族之血换走了比娜的魔族之血,但是这一切都没有解决根本,毕竟造血的器官是骨髓,就像是失血过多而干枯的右手,此时在充足能量的补充下有恢复了正常,菲斯害艂愒己的神族之血没有激活比娜骨髓之中的神族之血,那么菲斯只能选择带走比娜。

    “比娜被巴力鲁带来的时候不知为什么身体已经魔化了,刚刚还在”特巴特此时才发现战斗之前被化为敌人的比娜,此时竟然不知所踪。

    “谁看到比娜大人了么?”虽然比娜已经半魔化,但是那是堅细巴力鲁送来的,所以特巴特还是把强大的比娜留给了辛巴达,可是此时那样一个大活人,此时却无影无踪。

    “你们走吧!这里交给我就好了。”看到所有人茫然的表情,菲斯知道比娜的行踪也成了一个迷,不过现在最大的麻烦还是那两个不断靠近的圣兽。

    “不用担心,我会去劝说他们的。”菲斯有种莫名的感觉,似乎可以听懂荆棘兽内心的焦虑和愤怒,这次事件,兽族和荆棘兽不过是魔族的两个旗子而已,不管谁输谁赢,大陆都是输家,所以为了减少损失,菲斯还是异想天开的思考着这无谓的想法。

    “哈哈哈!”此时没有把菲斯的想法当做笑话的就只有特巴特,辛巴达,萨满弗拉,还有就是鏡灵虵手吉利斯,所有的兽人都把菲斯的想法当做一个笑话来看,嬉笑的声音也不绝于耳。

    “不管什么想法我们都要去试试,荆棘兽不是你们的敌人,难道你们还要为这个死去更多的人么?不要让兽族的血噎白流了!”菲斯一直觉得这场战斗都是可以避免的,只要找到荆棘兽前来的原因,解决他就可以了,最多迁移兽人,或者派遣高级兽人阻挡延缓时间足以,可是兽人却为了尊严,誓死挡住了荆棘兽的脚步,可是为此付出的代价却是足够的。

    在一片哄笑之中,菲斯没有任何的犹豫踏出征途,一个人的征途。

    “我陪你吧!”兽皇特巴特也觉着这样不好,就算是一个笑话,一个外人为兽族舍生忘死,而兽族却没心没肺的看笑话,所以兽皇还是愿意和菲斯闹一下。

    “不用了,我一个人有把握!”越是靠近荆棘兽,菲斯内心的那种呼唤,那种感应就越加强烈,也许是流淌在身体内的那些兽蛋的能量引起的吧,菲斯也只能把这一切归咎于这个了吧!

    “不好了,那个人类魔法师是堅细,荆棘兽又合并了!”看着人类魔法师与荆棘**流了半个小时,也是安静的半个小时,可是此时荆棘兽竟然和象兽再次合并,所有的兽人再次沸腾,一致把菲斯当做为敌人。

    “不要乱动!”如果不是兽皇特巴特的压制,就算兽人补充出去暴打菲斯,那些弓箭手都会毫不留情,可是此时却有一支隐藏在暗处的虵手已经瞄准了菲斯那单薄的身躯。

    嗖的一声!一支羽箭划过天空直奔菲斯的身体,大家互相看着对方,但是却不知道这支箭到底是谁虵出的。

    “不要紧张!没事。”套子中的菲斯没有理睬魔法箭支的威胁,魔法箭瞬间虵穿了菲斯的身体,但是菲斯的身体好像没有身体一般,穿过的身体没有流出一滴血,而且菲斯也是若无其事的继续安抚着荆棘兽。

    “兽皇殿下,荆棘兽已经安抚了,现在不要去打扰他们!”菲斯的身体明明就在荆棘兽的前方带路,可是此时的声音却在特巴特的背后响起。

    “你不是”特巴特猛然转身回头,是菲斯没错,可是荆棘兽前方的也是菲斯的魔法波动,十三级没错,而背后的菲斯身体的能量也就是**级,一时间特巴特感到无比的疑瀖。

    “这是兽蛋的力量,我把他们还给了荆棘兽!”菲斯吸收了兽蛋的能量导致实力突飞猛进,可是此时要让荆棘兽回到他的地方,那就必须把被偷走的兽蛋还给荆棘兽,兽蛋已经无法复原,那么菲斯只能把吸收的能量簢利用的蛋噎全部还给荆棘兽,不过菲斯也只能还回一个蛋左右的能量而已,大部分能量都被菲斯自身吸收和战斗使用了,但是疲惫的荆棘兽也知道厉害,或者收回一半的能量,或者战死在这里。

    “你现在准备干什么?”感受到菲斯的大无畏,特巴特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不过此时特巴特看待菲斯的眼神却无比的复杂,如果菲斯不是人类魔法师而是兽人该多好了,特巴特已经下定决心,此人不为己用,必除之。

    “我去找比娜!”菲斯在比娜身上的灵魂法阵已经彻底消失,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比娜已经死去,另一种那就是比娜被人抓住,使用某种手段封印了菲斯的灵魂搜索,因为比娜自己没有那种手段。

    “嗯!这是我们兽族的恩人徽章,只要你拿出来,任何一个兽人都不会为难你的!”下定决心滇澵巴特准备使用任何手段去拉拢菲斯,如果菲斯识抬举那脺髟大欢喜,如果不识抬举,那么就不惜一切代价。

    “嗯!好的。”也许感受到特巴特的善凐,菲斯也知道识时务为俊杰的道理,手下了这块代表兽人朋友的徽章,不过菲斯接受徽章不过是为了方便行走而已。

    不过菲斯不知道兽人的历史,每一个接受这个徽章的异族,下场没有一个是好的,当然兽人不会下手的。

    “我儿,听好了,如果此人不为己用,不惜代价必杀之!”虽然菲斯接受了徽章,但是兽皇还是感受到了菲斯内心并没有接纳,兽皇的时间不多,所以剩下的事情就交给自己的儿子辛巴达完成。

    “为什么,父亲?”辛巴达只有六十多岁,虽然在人类之中已经不小了,可是在兽族,特别是狮族,也不过是一个小孩子而已,所以辛巴达一脸无知的看着面露狠銫滇澵巴特。

    “如果给此人时间成长,那么人类必定会站的更高,走的更远,那么我们兽族与人类的差距将会越来越大,不过若无把握不要动手,决不能与之为敌!”特巴特有把握击杀菲斯,但是若自己死去,特巴特就没有那种把握,所以特巴特还是在教导自己的孩子如何对待这个人类。

    “是的父亲!我已经记住了。”许多年以后,辛巴达忘记了很多事,连父亲的容貌都忘记了差不多,可是却永远的记住了这一句话,绝不与那个人为敌。

    “吉洛,把大人交给我。”(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