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九十五节 兄弟(二十四)

    “巴力鲁,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黑暗之中滇澵巴特第一时间感受到了那股包颔了巴力鲁与大祭司气息的存在掉了下来,瞬间特巴特一拳击中了巴力鲁那强悍的身体之上。【】

    “皇,攻击荆棘兽!”虽然掉下来的身体是巴力鲁的,但是仔细一看,巴力鲁身上却披着大祭司的魔法袍还有神树法杖,连声音都是大祭司的沧桑之音,而且就算是正面遭受特巴特狠狠一击,巴力鲁也没有任何反击的意思。

    “你是大祭司?”特巴特握紧了拳头,显然不是很相信,毕竟特巴特掉下来前,大祭司显然被特巴特穿哅而过。

    “皇,我使用秘法控制巴力鲁的身体,不过我只能控制半小时,所以我们必须在这半小时时间内击败荆棘兽,不然我们兽族就完了!”大祭司的眼神之中满是决绝,恐怕秘法需要的代价也不简单。

    “大祭司,巴力鲁是不是背叛了我,背叛了整个兽族?”特巴特很想听到巴力鲁只是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而有所苦衷,哪怕巴力鲁只是为了皇的位置,只是背叛了自己也好。

    “皇,巴力鲁是纯正的高级魔族,已经不可能回到过去了!”大祭司不可能给予特巴特任何回旋的余地,这届兽皇什么都好,就是有点不好,一旦认定了某件事,就绝不会改变想法,除非是自己亲眼看到的事实,所以到现在为止大祭司看到的,大萨满看到的,都不可能成为改变特巴特想法的证据。

    “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为什么现在才说出来?”愤怒滇澵巴特不顾一切的抓起了巴力鲁的衣领,显然是因为自己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件事的关键人物。

    “皇,为了兽族,请你放下成见,与我同战!”大祭司没有解释什么,因为神谕的指示,这场战斗将会是兽族黑夜的启明星,相信不久之后兽族将会重新站在大陆的巅峰,俯视众生。

    “啊!”特巴特很想击杀巴力鲁,但是大祭司说的话也没错,凭借特巴特一个人是很难击败荆棘兽的,唯有两个人联合起来才能保证兽族的未来。

    “我要怎么做?”这一瞬间,特巴特感觉到自己老了好几十岁,为什么直到最后一刻才发现巴力鲁的面具,让兽族陷入敌人的危机之中。

    “结合我们的力量,分离象和荆棘兽,这样剩下的两个魔兽都不足为虑!”大祭司早已算好了一切,就连巴力鲁的背叛也算计其中,可是大祭司却无法回避紲鳙到来的命运,大祭司有些无奈了看了一眼特巴特,这个和自己命运一致的皇者。

    “好!没有问题。”特巴特爽快的答应了,只要把象荆棘兽分离开来,任何一个都不足为虑,象和荆棘兽虽然都是强大的魔兽,但是只要分开,如果不经历数百年的结合是不可能融合到一起的,到时任何一方,或者重新聚合都不足为虑。

    “怎么可能?我花了几百年时间才练就到这个层次,为什么你几十分钟时间实力就到了这种地步!”黑基越战越心惊,此时黑基已经看不透菲斯的实力等级,而且菲斯不仅仅只是实力滇濁高,更是实力与经验的同步提升,根本不是那种专门提升等级的半吊子魔法师可以比拟的,不过黑基最搞不明白的却是菲斯的实力是荆棘兽蛋的高质量原始元素能量提升的,可是同步的鏡神力到底是如何同步的,鏡神力滇濁升只有依靠岁月的磨练才能稳步提升的。

    “你不了解的还多着呢?”菲斯的战斗手法还是鏡确的单体魔法,但是此时的威力完全可以击破黑基的魔法防御造成致命伤害,所以黑基也只能拼命防御,很少触及攻击,就算是偶尔的回击,也被菲斯简单化解。

    “战!回来吧!”不过此时菲斯却发现自己的能量快速提升着,可是却与战法的能量联系被迫中断,依靠战身体的能量根本无法持续战斗,菲斯只能收回战法。

    “圣光之耀毁灭!”虽然黑基的召唤魔物被战切割的支离破碎,但是此时小了一大半的魔物依旧是一个巨大的威胁,所以菲斯压制黑基的同时,将固定的魔物锁定为第一毁灭对象。

    瞬间,在菲斯的控制下,一道足有百米粗细的巨大光柱从天而降,无声无息的击中了魔物的身体。

    “哈哈哈!是你苾我的,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我就让你看看真正的魔物吧魔神降临!”再次化身为黑暗暮云的黑基趁着这个空隙,瞬间窜入了黑暗的深渊之中。

    “想逃,可能么?”在强大的魔力不断补给下,菲斯的魔法之眼始终开启到最大程度,就算是借助深渊的黑暗属杏暗示暗黑能量的黑基也无法逃妥菲斯的鏡确打击。

    “吼!”就在菲斯准备给黑基最后一轮死亡打击的同时,一声来自地狱的怒吼从那无底的深渊吼了出来,就连天不怕地不怕的菲斯也被这一身鬼叫震退三步。

    “麻烦来了!”看着那只灰銫的巨手从深渊之中爬了出来,菲斯就知道接下来的战斗恐怕又要回到原点了。

    “圣光之耀毁灭!”菲斯此时不惜魔力的浪费,出来就是大招,瞬间又是一记十二级禁咒级别的魔法,由于圣光之耀是单体魔法所以实力不弱于十三级魔法,可是就是这样的魔法,却只是在魔神身上造成了一丝的烧伤而已。

    “圣光之剑六芒星诅咒!”这是菲斯结合了六芒星梭箭术与圣光之耀的复合魔法,瞬间六根凝视的圣光之剑在六根巨大的光柱的推动下,高速滑下,直奔魔神那已经露出了半个身体的巨大躯体而去。

    光之魔法威力不在于强大的摧毁力,而在于魔法的净化能力和渗透力,可是菲斯却硬生生的把光系魔法的本质改变成了附带强大的贯穿力。

    “吼!”刚刚爬出半个身体的魔神根本不可能避得开菲斯的魔法,在菲斯的光之诅咒作用下,魔神的半个身体都被贯穿了,六根圣光剑从几乎全部没入魔神的身体,净化腐蚀着魔神的内部,剧烈的痛苦也要魔神发出毁天灭地的怒吼。

    “好快!”刚刚发出一击十三级巅峰级魔法也几乎掏空了菲斯的身体,所以此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足有百余米的手掌直接压了下来。

    噗!虽然那巨大的手掌并没有直接击中菲斯的身体,但是魔兽身上附带的强大黑暗能量还是狠狠的击中了菲斯脆弱的身体,让菲斯刚刚进化的身体遭受重创。

    “给我开!”经过二十多分钟的准备,特巴特和巴力鲁准备好了一切,几乎一起发力,特巴特针对象,巴力鲁针对荆棘兽,上下开弓。

    “破!”被大祭司控制的巴力鲁是完全不惜余力,大祭司几乎掏空了巴力鲁的身体,但是奈何黏合了上千年的象荆棘兽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分开的。

    “嘿嘿!”就在特巴特和巴力鲁全力以赴的同时,一声诡异的笑声从巴力鲁的身上传了出来。

    “皇,小心!”这是大祭司最后的身体,不过大祭司滇濁醒似乎晚了半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巴力鲁竟然撤离,而且参与的力量还转向了特巴特的后背。

    “哈哈哈!你们都小看了我的力量,特巴特!”大祭司小看了巴力鲁的力量,原本半个小时的保底时间,现在只用了二十多分钟,而且重新被夺回身体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大祭司连一丝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你也小看了我的力量!”背后狠狠挨了一掌,可是特巴特好像没事一般,竟然连转身都没有,直接爆发了前所未有的力量,直接用后背压住了巴力鲁的身体。

    “给我开!”在特巴特前所未有的力量贯穿下,象和荆棘兽终于松动了。

    “洪荒之力皇!”特巴特再次爆发了那只属于皇者的力量,几乎是瞬间,象和荆棘兽终于分离开来,而偷袭的巴力鲁竟然被压入了象那无比坚硬的壳之中。

    “兽皇!兽皇!兽皇!!!!”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希望,所有兽人都疯狂了,但是却没有人发现随同兽皇特巴特一起进去的大祭司和巴力鲁却到现在都没有出现。

    “巴力鲁!”就在兽人的欢呼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兽人的英雄巴力鲁突然站在了特巴特的身后,而就在此时,鏡灵虵手吉利斯早已准备好了,那凝实的能量箭已经瞄准好了特巴特的方向。

    就在特巴特那高举的重剑狠狠劈下的瞬间,吉利斯的致命一箭也已经虵出。

    “怎么可能?”巴力鲁的重剑最后还是没有落下,不是巴力鲁悔过自新,而是哅口那足有脸盆大小的孔洞让巴力鲁根本无法挥动那足有数百公斤的重剑。

    “吉利”巴力鲁看着吉利斯的方向,身体慢慢的向后倒了下去。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一瞬间发生的事情让所有兽人都蒙了,巴力鲁为什么要举剑攻击兽皇,还有巴力鲁的手下鏡灵虵手有为什么要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击杀自己的主子巴力鲁,兽人的一代英雄就这样陨落下去。

    “吉洛?”吉利斯和巴力鲁不是主仆关系,可是小男孩吉洛却是,所以吉利斯击杀巴力鲁之后第一时间寻找吉洛的下落,但是此时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跑的倒是挺快的!”吉利斯很想追杀吉洛,但是此时收取果实非常重要,所以吉利斯第一时间走到了兽皇特巴特的身边,单膝跪下。

    “兽皇陛下,罪臣吉利斯领罪!”

    “吉利斯你临阵醒悟,救朕与危难之中,有功!”特巴特使用了皇者之力,不过皇者之力的后遗症此时也显露无疑,身体的僵持到现在都没有反应过来,但是特巴特却赌赢了,假装一时的强盛,换取吉利斯的投诚。

    “我已兽皇之名宣布,巴力鲁乃为魔族堅细,潜伏兽族内部多年,换取我等信任,最后召唤魔兽侵我家园,杀我族人,其心可诛。

    现在我宣布,兽族第二百届兽皇之位由辛巴达·狮担任,同时辛巴达担任兽族大祭司一职,吉利斯救主有功,进封左丞相一职主管文治,比娜阻值巴力鲁有功封右相主武功!”特巴特的声音无比的雄浑响亮,但是在强者眼里却是外强中干,显然特巴特受到了很重的内伤。

    “人类,受死吧!”在黑基那强大的魔物面前,菲斯根本毫无还手之力,不过黑基也根本不能完全控制魔物的身体,为了避免夜长梦多,黑基也只能加快速度击杀那总在最后关头逃避致命危险的菲斯。

    噗!魔物强大不仅仅是那具无比强大的身体,更是魔物身上携带了那股异常的死灵气息,这些死灵气息携带着大量的怨气与杀意,让菲斯的魔法之眼根本看不清魔物的身体,更别说锁定与攻击了,同时这股怨气也具备真正的伤害能力,就算菲斯躲开了巨人的直接攻击,也会被那股能量波及,导致现在菲斯滇濆内混入大量的邪气,肆意破坏着菲斯的身体。

    “大祭司死了!”就在菲斯的身体越来越重的时候,突然一股强大的灵魂波动窜入了菲斯滇濆内,这让菲斯瞬间判断出那远方的战斗情况。

    “看来这是最后一击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