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三十九节 新的起点(四)

    “大叔,想不到你也来了?”菲斯和霍格虽然被奴哈拉出来站在最外面,但是以侦查术卓著的菲斯当然可以看清楚后面的情况,三十二个,现在已经变成了三十个奴隶,其中竟然有两个和菲斯一样的,没有喝下血酒的存在,不过方法不一样而已,他们把血酒倒在身上,既可以掩饰喝掉,又可以在进城的时候躲避侦查,一举两得,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而且菲斯还认识其中一名间谍,也就是那名换走了自己马车的大叔。

    “不要装蒜了,附近没有人监视!”菲斯不可能让对方逮住把柄的,也不管霍格翻找着酒坛寻找着剩下的血酒,反正菲斯走到了大叔的背后,不过菲斯也有些好奇另一个间谍,竟然是那个被推倒了毫无反抗动作的小姑凉。

    “好吧!想不到你们竟然还没死,而且还混到了这里!”大叔确实是一名间谍,帝国打入修尔的高级间谍,可是却始终混入不了拜血教内部,大叔的目的就是为每一个进入修尔的帝国人士在不影响自身安全的情况下,提供必要的技术与装备支持,至于是谁那緡所谓了。

    “怎脺鼬来的人都要死掉么?不死难道不是正常的事情么?”菲斯有点奇怪,怎么感觉自己还活着好像还很特别一样。

    “那当然,进入修尔,越靠近格尔危险系数越大,不管实力如何强大,一般进入修尔三百里内会死去一般,靠近格尔三百里八成都会死去,至今为止还没有外来人进入格尔还能正常的走出来的人士!”大叔得到的只是一堆数据,但是足以说明修尔的水有多深,危险系数有多大。

    “那你们呢?还有外来人士为什么是不能正常的出来?”菲斯准确的抓住了对方话语之中的关键点,不是没有外来人士进出,而是没有正常人进出。

    “你很厉害,怪不得能走到这里!”大叔也想不到菲斯这么敏锐的就抓到了重点,虽然不管菲斯问不问,大叔都会把这些信息告诉菲斯的,但是现在的意义就不一样了。

    “你看,这里的三十多人,都是外来人士,他们都会被送入格尔,然后分配各地,你说他们能算是正常人么?所有被抓住的外来人士都会被送到格尔进行兽化改造,只有格尔当地的居民才有权力不被改造,不过出入也受到了极大的限制,而我就是格尔当地的土著!

    “想不到大叔竟然是格尔的居民,可是不是听说修尔全省对拜血教的信仰都超越了自己的X命,所以对于拜血教这块铜墙铁壁,没有人能钻的进去么?”菲斯需要得到更多的信息,所以只能抓住大叔追问不放。

    “不用这样打听了,我这次进来,就是准备孤独一致,所以所有信息都不会隐瞒了,如果我成功了,那么一切好说,如果我失败了,那么只能靠你了!”大叔的眼神不是望着菲斯,而是看着拐角那个竖着耳朵的少nv,虽然两人都是间谍,但是这样的间谍为了保密,都是单线联系,所以之前两人也根本不认识,如果失败,那么继续大叔的工作只能是少nv,不可能是菲斯和霍格,因为只有少nv是修尔省的居民。

    “修尔的信息传到外面的有对有错,有真有假,反正不能全信也不能不信,可以说修尔的外围居民大部分都信奉拜血教,因为那些百姓都得到了很大的实惠。

    修尔本来是一个产粮大省,可是自从被拜血教控制,你一路走来也看到了,根本没有任何的庄稼,所有百姓的口粮都是拜血教一手提供,从而造成这些百姓衣来张手,饭来张口,拜血教就是他们的衣食父母。

    可是靠近拜血教的权力中心格尔,那么情况就大为不同,在格尔只有三种人,拜血教徒他们作为人上人,统治所有人的生杀大权;第二种人就是像我们这些不信陛血教的普通百姓,我们活下来的目的只有一个作为他们玩弄生育的对象,只要加入拜血教不管男nv都会失去正常的生育能力,为了保持拜血教的正常延续,只能依靠正常百姓与拜血教徒繁衍后代,我们被控制在格尔不能出去,就像是被蓄养的牲畜;第三种也就是那些被改造的兽人战士,有的是想我们现在这样的奴隶改造的,有的是不听话反抗的当地居民,反正他们没有感情,没有X别,只知道F从命令!”大叔咬牙切齿的说着,显然是出于对拜血教的恨意,而少nv和大叔一样,深有T会,双眼里也好像随时可以喷出愤怒的容颜。

    “拜血教控制人心的方式就是血酒,喝了血酒的教徒会对拜血教唯命是从,绝无反抗的可能。

    我们也研究过血酒,主要成分还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里面颔有令人上瘾的毒品,一旦上瘾,如果没有拜血教的解Y,他们就会变成没有感情的机器,一切听凭本能,这些奴隶会被集中送入格尔进行兽化改造。

    我这次的目的就是混入拜血教的内部,我也不清楚我能不能抵抗住拜血教血酒的威力,但是要想得到更深一层的信息,只能向前前进!”大叔这次的目的就是加入拜血教内部,可是这和现在把血酒倾倒的方法不一样,有专门的仪器检测T内的血酒颔量,大叔根本无法违规C作。

    “大叔,你这样值得么?”菲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大叔这样不顾一切,菲斯检查过这些奴隶的大脑,已经无法恢复,现在就算被释放,也不过是一群什么都不知道的行尸走R而已。

    “因为你不知道我们的生存环境,那里根本不是人住的的地方,而是一群禽兽,他们把我们全部集中,集T****,或许簢们J配的是我们的父母,姐M,或许是nv儿,我们就是繁衍后代的工具,一旦怀Y立刻被送出,待产下婴儿又被送入继续繁殖,一旦因为T能岁数原因身T不支,立刻被抬走进行人造毁灭。

    这样的人还算是人么?还有活下去的必要么?如果解救不了他们,我希望他们能得到永远的解妥!”大叔已经绝望了,从身T到鏡神,而说到这里,小姑凉也是和大叔一样的表情,显然对方也是从这样的环境之中走出来的。

    “我不知道我能否成功,但是我能做的只哟这些,如果我失败了,那么就不要想着解救他们,让他们与拜血教一同毁灭,这样也算是得到了解妥!”大叔拍了拍小姑凉的肩膀,显然这一切都是对小姑娘说的,大叔和小奴娘都收到过正统的礼仪文明教育,对于那样的混乱的杂J****根本无法接受,所以还不如让他们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嗯!我一定会做到的。”小姑凉冷漠的双眼爆发了摄人的光芒,显然此时的嗅潿和大叔一样,不是菲斯这样的外来人可以理解的。

    “大叔,你叫什么?”说道现在,菲斯还不知道大叔叫什么。

    “我没有名字,从我被带出去后,我就只有代号,我的代号钡鼠,如果我死去你们也不必为我立碑,没有必要,没有人会记得我的,希望是留给你们的!”大叔已经六十多岁了,为了间谍的工作,大叔并没有学习任何的魔法和斗技,毕竟拜血教的力量是改造怪兽,而不是魔法斗气,所以六十多岁已经走到一个普通公民的老年时代,只不过大叔因为秘术原因才能保持现在的样子,但是这J年大叔深感力不从心,这也是大叔下定决心的重要原因,现在大叔把希望J给了小姑凉。

    “我叫松鼠,如果我们的事业没有完成,我这一辈子都叫做松鼠!”小姑凉也有自己代号,如果不是小姑凉听说过暗鼠这个鼎鼎大名的称呼,小姑凉是不会自报家门的,这是小姑凉对于眼前这个活动了四十多年的前辈最大的敬意。

    “不是这样的,你们也是人,你们不是工具,你们应该有自己的追求,有自己的理想,而不是为了你们所谓的任务牺牲自己的幸福与X命,如果使用你们的X命与未来,换取一个没有希望的希望,那这样的希望还有什么意义!”菲斯不会承认两人的希望,也不会赞成两人的决定,那根本不是希望,而是毁灭。

    “呵呵!你不是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的心情有多么的深重,我们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了毁灭,不仅仅是毁灭拜血教,也是毁灭我们的家,更是毁灭我们自己!”大叔终于说出了自己想法,这样想法极为可怕,但是却是每一个出生于修尔的帝国间谍的统一目的,也是这样的目的支撑着他们战斗到现在。

    “那可不可以答应我,如果成功了,可不可以不要去死,毕竟你们还是人!”菲斯不知道他们的做法对不对,也不知道该不该阻止,但是他们活着才是希望,如果同归于尽的成功,那还有什么目的。

    “你的想法和他们不一样,他们教导我们的目的就是彻底的破坏拜血教的一切,哪怕是搭上自己的X命也在所不惜,我也不知道那个是对那个是错,但是我还是谢谢你!”大叔暗鼠也没有问菲斯的名字,因为作为间谍,知道己方名字的人数越少越好,尽量使用代号,哪怕对方不是同伴也要一样执行。

    “答应我活下去!”菲斯已经没有其他的奢求,哪怕活一个,菲斯至少觉得这件事还有意义。

    “好!我答应你,如果能活下去,我绝不去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