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三十八节 新的起点(三)

    “为什么又没有发现?”这已经不是菲斯第一次没有发现有东西的靠近,而且对方根本没有隐藏行踪,这让菲斯有些怀疑自己的侦查术是否有效,可是现在注意到这一大群难民,菲斯的侦查术又能准确的抓住他们的行踪。

    “菲斯,你怎么了,可不要吓我哦!”霍格有些紧张的嫫了嫫菲斯的脑门,生怕菲斯的脑袋被门缝给挤了,可以说现在菲斯才是这次任务的主力,如果菲斯出现了问题,那么两人可要栽在这里了!

    “我没事,走,跟上去!”菲斯拍掉了霍格的手掌,一脸木然的表情走向了难民群众,因为那些难民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呆滞。

    “菲斯,你G啥呀?”霍格一把拍飞了正在自己脸上乱嫫的魔爪,可是已经改变不了自己那张大花脸的命运,不过当霍格看到菲斯也是一样的情形,怒火也消了大半,因为霍格已经知道菲斯的打算,假扮难民混入城市,以此掏取情报。

    “菲斯,如果他们要我们喝血酒,我们是喝还是不喝呀?”虽然不知道拜血教的血酒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可以肯定,那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如果遇到这种情况,霍格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要喝你喝,反正我不喝!”菲斯已经有了腹案,但是能不能成功只有天知道了。

    “好吧!到时遇到了问题,你负责!”霍格乖乖的闭上了嘴巴,因为这群难民好像改变不是人类,除了那悠远深长的呼吸以外,菲斯感觉不到他们有着任何的人类特X感情,没有一点声音,没有一点感情的波动,双目的呆滞,表情的木然,一切的一切都表明着这支队伍的不同寻常。

    “那耶,前面就是奴哈了,我们进去休息一下吧!已经连续走了十J天了,我们要去享受享受一下,到了格尔就什么娱乐都没有了!”夜晚的十分悄悄降临,可是这一群难民真的像是一部机器,速度不快不慢的走在这荒野之上。

    “奴耶,那这些猎物怎么办?”就在这群难民还在不眠不休继续的时候,两个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狗身人出现在难民前方,似乎在讨论着什么。

    “带到奴哈,喝点血酒,然后就放在哪个角落里,等我们舒F完了在赶路!”对于这些狗人,这些被抓捕的猎物根本不算是人,只是一批工具而已,而血酒就是控制工具的手段,所以血酒他们从来不会触碰的,一旦喝了,那么大脑的思维将会全部被破坏,以后只能变成一部听话的机器。

    “嗯!已经五天了,是要再喝点血酒加以约束了,今天就有两个好像是血酒的作用慢慢失效导致差点不听使唤,妥离了队伍!”血酒的控制时间有限,如果喝了血酒一段时间不去继续,那么这些被破坏了思维的工具就会变成彻彻底底的野兽,那样的话,管理起来非常的麻烦。

    “奴耶,你去清点一下人数,我去前面通知一下!”因为这是夜晚,所以进城的手续比较麻烦,为了节省时间,只能先行过去通知办理。

    “好的!你去吧。”奴哈看着一蹦一跳快速远去的背影,一脸**笑的停下了前进的队伍,因为这支三十多人的难民队伍好像有三个nv人,其中一个的姿Se不错,只不过因为喝了血酒,所以现在已经变成了可以走动的僵尸,虽然玩起来不够舒F,但是这让已经半个月没有尝到新鲜的狗身人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又是你们两个!”本应该立刻停下的队伍,可是却因为两个不合群的存在,导致对于足足混乱了十多秒后才站定了身T,稳定了秩序,所以奴哈非常的生气,因为留给奴哈的时间不多,狗身人只好揪出了两个捣乱的难民。

    “还不错,一共三十五个,现在还有三十二个,只少了三个!”奴哈数了一下,对于跟上来的人数还算满意,至于妥离对于的漏网之鱼,奴哈也不去关心,因为整个修尔省现在已经被拜血教彻底的控制,一切的存在都将被清除,这样的小队在这荒芜的大地上还有很多很多,而自己这不过是把那些抓起来的猎物送到格尔进行无害化处理而已,不过奴哈清点了人数的同时也把那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小丫头给拉了出来,而这群难民却始终没有一点反应。

    “我来了,小美nv!”木然的小姑凉就算被推到在地也没有一点反应,只见狗身人快速扯光了身上的衣F,饿狼扑食一般扑向了小姑凉的身T。

    “啊呀!好痛。”可是狗身人的急躁却没有看到那地上的两块凸起的石头,两个膝盖狠狠的撞了上去,剧烈的痛苦让狗身人瞬间跳了起来。

    “你们两个混蛋,给我滚开!”急躁之中的狗身人撞到了被自己拉出来的两个混蛋,再次来了一个****吃,这一瞬间,狗身人所有的怒火都指向了这两个面无表情的难民。

    “奴哈,你在G什么?还不快走。”不过被教训的两人运气不错,先行离去的奴耶已经快速返回,破坏了奴哈的好事。

    “没事,还有三十二个,我们赶路吧!”奴哈可不想被同伴发现自己的企图,奴哈还要保护好自己的小猎物,这一路上还有机会,奴哈可不想与奴耶分享。

    “赶快赶路,我快等不及了!”匆忙之中的奴耶,也没有注意那三个被拉出队伍的难民,反正只要一个口号,所有人都会赶上去的。

    “好险呀!还有救么?”被拉出去的两个人就是菲斯和霍格,刚刚差点就被那个狗身人教训了一顿,不过运气不错,霍格也有些庆幸。

    “哎!大脑神经已经被破坏,除了吃喝拉撒这样的本能行为以外,除非危急生命否则他们没有任何的反应!”菲斯拉起了倒在荒C里的企图站起来的少nv,不过被拉起的少nv没有一点反应,默默的跟上了前进的队伍。

    “多好的姑娘就这样没了!”霍格也有自己的nv儿,所以对于这个和自己nv儿一样的少nv还是产生了同情与怜悯。

    “哎!难道帝国也不管么?”菲斯不是不同情少nv的遭遇,而是这件事情背后的因果,这已经不是一个人,十个人的事情,而是一个行省级别的灾难。

    “哎!帝国的上层已经腐朽了,就连别国的侵略都不管不问,哪还有心思管理帝国内部的事务,只要不触及他们的利益,他们就不会处理!”霍格在帝都的时间比较比菲斯早不少,所以也知道不少内幕,掌管帝国大部分全力的长老院好像在追求着某些高层魔法,据说可以长生,据说可以得到强大的力量,所以一切资源与力量都被用于这个目的。

    “难道没有人制衡他们么?”菲斯有些奇怪,帝国的权力三分:政治是议会控制,军事是内阁总理控制,法律是长老院管理控制,可是原本相互制衡约束的制度现在怎么会变成长老院独大。

    “当初建立的时候是没有问题,可是现在三权的人事变动全部都由长老院控制,导致长老院独大,也只有军事方面长老院还没有全部控制,不过没有控制的大部分都是驻守各地的大贵族,那些自由活动的军事力量全部被长老院控制,就算又想想管也无能为力。”霍格曾经也是一名边防士兵,现在被遣散入军警系统,也是知道很多军方的内幕,不过也只能感叹帝国的管理制度与T系。

    “没有人站出来反抗么?”菲斯的表情非常的平淡,不过熟悉菲斯的都知道这是菲斯愤怒的样子,越平淡代表菲斯越在意,只是因为在意所以不想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当然有了,而且还有很多,不过在长老院的**威下,所有的反抗力量都显得那么弱不禁风,还没有成长就已经枯萎,现在也只有帝国皇家还在与长老院制约抗衡,但是力量也显得有些势单力薄,也只有于皇家力量较为强大一点的军方,皇家才会和长老院叫板,其他方面,皇家也是退避三舍,不敢掠其锋芒!”霍格也不喜欢以汉密尔顿代表的皇家集团,但是现在能与长老院抗衡的也只有皇家卫队。

    “哎!他们是没有办法,若不想被吞并,变成长老院的附属,那就只能反抗,但是代表不了广大百姓的利益,他们是不可能完成最后的胜利的!”菲斯当然知道汉密尔顿所代表的皇家代表的利益其实也是大贵族大集团的利益,双方的斗争不管谁胜孰败,最终都不可能代表广大最基层的百姓,所以菲斯才没有选择加入皇家力量一方,但是不可否认,如果现在由皇家掌权,那么百姓的日子或许会好过很多,可是那不过是昙花一现。

    “都给我排好队,一个一个给我进城!”奴哈的训斥还是针对那两个掉在最后的家伙,奴哈早已看他们不爽了,现在更是要找到机会好好管理一下,一会的血酒要好好的招待他们一下。

    “不会吧!还要一个个的闻T味。”霍格看着前方通过的每一个人都要被那个狗鼻子的士兵闻一下,立刻慌乱起来躲在了菲斯的身后。

    “散在身上!”菲斯的手掌伸向了后方。

    “一把灰土有什么作用?”霍格看着菲斯手中的泥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不用拉倒!”菲斯早已做好了分析,把难民身上的T味与泥土混合,只要抹在身上就可以了,不过菲斯好像少算了某件事情。

    “好!好!我抹还不行么?”霍格没有办法,与其必死无疑,还不如九死一生。

    “下一个!”

    “过!”狗头人嗅了嗅菲斯身上的T味,有些不自然的嫫了嫫鼻子,好像有种熟悉感,但是不负责任的狗头人还是放过了菲斯。

    “下一个!”

    “慢着!”轮到霍格,不过菲斯和霍格使用的是同一种味道,这让刚刚有所怀疑的狗头人立刻喊住了前一个人菲斯。

    “噗!”可是就在狗头人刚拉住菲斯的衣F,却刚好听到了一声巨大的P响声,这让鼻子特别灵敏的狗头人根本无法忍受,直接招呼着放开了菲斯和霍格两人。

    “喝完了这杯酒,全部给我站着不许乱动!”奴耶不知道从哪里取来了一大坛血酒,同时拿来了大碗没人一碗。

    “你们,用坛喝,给我立刻!”看着还有半坛的血酒,奴哈非常兴奋的看着两人,为了以防两人作弊,更是直接站在这里盯着。

    “奴哈,我先走了,我带着两个票子,你赶快跟上!”奴耶是忍不了,直接先走一步,而奴耶所说票子就是奴哈挑选的两个Fnv,当然奴哈不会把自己的猎物也给贡献出去。

    “等一下,我也来了!”奴哈转身追了过去,但是走到拐角,又想起了菲斯两人的血酒,立刻又返回了过来。

    “不可能吧!这么快就喝完了。”可是奴哈刚刚回来,看到空空如也的酒坛,反复看了好J遍,什么都没有,只好有些惊讶的离开了,不过奴哈没有注意到酒坛叭较寒冷,也重了不少。

    “大叔,想不到你也来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