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三十五节 回家(三十九)

    “妖nv,我的nv儿,我那nv儿只有十岁呀!”在菲斯的努力下,被压迫,被陷害,被剥削的百姓们都看着站在着处刑台上妖nv,那个人T炼制厂已经被传开,当天晚上更是有十J个少nv挂在悬梁上放血晾G,这一幕彻底的让整个压抑的小镇彻底的疯狂了,最后连小镇的士兵都加入了反抗的队伍之中,如果不是菲斯J出了罪魁祸妖nv的话,恐怕真的会造成不可逆转的疯狂举动。¢£龙¢£坛¢£书¢£网

    “大家安静一下,妖nv的罪行罪无可恕,不过我们要让她的罪行公之于众,让所有人都知道她到底是多么的可恶!”霍格作为帝都的代表,只能压制百姓的怒火,防止造成更大的S动,但是毕竟是天怒人怨,怎么可能因为这一句两句话就能熄灭百姓内心的怒火,特别是那些受到迫害的百姓。

    “杀死她!杀死她!杀死她!”随着一件件罪行被公之于众,就nv到来小镇这不到三年的时间,竟然有近三百少nv和一百婴儿消失不见,这些罪行不管是不是妖nv所做,现在都已经变成了无头公案,只能由妖nv承担。

    “差不多了,不然可能会出现S动了!”菲斯看着那足有一米高度的罪行,还有不断高升滇潾Y好像也在激着辟姓的怒火,已经有人开始朝着妖nv扔J蛋和菜叶,恐怕过一会就是石头了。

    “哈哈哈!你们这些卑微的J民,你知道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么?都是你们自己,是你们自己把你们的子nv送到了我的手里,以此换取自己那暂时的安全。”妖nv好像也因为太Y的照S,鏡神也恢复了不少,也许也是因为那些臭J蛋的熏陶,妖nv竟然大笑着朝着下面的百姓大声讽刺着。

    “妖nv,都是你的错!”妖nv的嘲讽造成了刹那的安静,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最疯狂的怒火,一块足拳头大小的石头狠狠的砸中了妖nv的额头,鲜血瞬间顺着妖nv的脸蛋喷涌而出。

    “哈哈哈!自欺欺人,被我做成RG的少nv,至少有一大半都是你们亲自送来的,难道不是么?”妖nv不顾身上滇澺痛,竟然铿锵的站了起来,看着底下的百姓脸上的嘲讽更加浓烈了,面对妖nv的嘲讽,数千百姓都沉默了,因为妖nv说的不错,除了一开始的少数,其他的都是百姓们推举出来的蛊兎。

    “我们根本不知道你把我们的子nv拿来做什么?如果我们知道,我们根本不可能给你的!”

    “哈哈哈!你们也未免也有些太过自欺欺人了,一开始还可以这么说,可是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送来的人没有一个回去,难道这你们也没有婴感么?”妖nv疯狂了,也已经不在乎了,妖nv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可是自己不好过,也不会让这些J民好受,妖nv要让他们饱受鏡神的折磨。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这三年来,你们送来的上千个少nv,我只选取了最好的三百个制作RG,剩下我都把她们卖到了全世界最野蛮,最原始的地方,也许她们现在正被一个部落****,也许早已暴尸荒野了吧!”

    轰隆!也许妖nv的罪行引起了上天的惩罚,晴空万里竟然闪现了一道巨大的霹雳,而且直直的劈中了已经疯狂了的妖nv。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看来上天都看不下去了!”菲斯的表情也很惊讶,好像不知道这道雷电是如何砸下的一般。

    “真的不是你么?菲斯。”昨天晚上霍格和菲斯讨论了一晚上,都在商量着妖nv该如何处理,霍格主张依法处理,菲斯主张公审,最后折中,公审不处刑,妖nv最后J给帝国,可是看着那已经变成了炭灰的妖nv,霍格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这是天罚,管我啥事!”菲斯的表情变得非常的平静,好像真的不是自己做的一般。

    “要下雨了,我们回去吧!”菲斯看着晴空还是一点乌云都没有,可是却似乎感知到了大雨的到来。

    “哪里有雨呀!”霍格一点预感都没有,可是就在菲斯刚刚转过身T的一瞬间,大P大P的乌云就快飘来,短短J分钟时间,大雨就倾盆而下。

    “菲斯,他们还在哪里没事么?”霍格好像已经忘却了妖nv的死活,因为如果继续让妖nv说下去,恐怕会造成不可预料的后果。

    “没事,他们都在赎罪,犯了错就该受到惩罚!”菲斯没有驱散大雨之中的人群,虽然这些事情他们在法律上无错,但是在良心上恐怕不会默默的消失,这场大雨不仅可以洗刷他们身T上的污秽,更可以让他们驱散心灵上的折磨,至少不会造成集TX的暴动事件。

    “小天雅,还想吃些什么,尽管说吧!”说实在的不管是菲斯还是霍格内心都无比的沉重,但是却不得不继续,只好带着小天雅出来购物,毕竟天真烂漫的小孩子是可以减缓内心的压力。

    “菲斯,你说他们会怎么样?”不过霍格还是没有隅上的Y影之中走出来,闭上眼看到的都是那些百姓在大雨之中的情形。

    “他们会慢慢走出来的!”菲斯也没有答案,这件事虽然到此为止,但是后续的处理,后来的结局都牵扯着无数人的心,不可能短时间可以消除G净的,菲斯能做的只是找到真相,不过这些真相就如潘多拉的魔盒,里面是宝物也是魔物,根本说不上好坏。

    “菲斯哥,我要吃这个,这个,还有这个!”也许是菲斯一开始就救了小天雅,所以小天雅对于菲斯也没有多少戒备,中午吃完饭听到菲斯带着自己出去,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这么多,你能吃得下么?”菲斯不在乎这些小钱,但是却害怕小孩子出现L费的习惯。

    “这是给小亚哥买的,那是给小飞哥吃得,这些都是他们平时最喜欢吃的,也只有过年的时候才有免费的吃一顿的,所以!”小天雅还以为菲斯生气了,所以两个食指想对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直盯着菲斯。

    “嗯!想买多少就买多少吧!不过我可不帮你拿的。”菲斯现在只愿意当钱包,不过菲斯还是小看了小nv孩对逛街购物的兴趣和T力。

    “菲斯哥,我长大了做你的nv朋友怎么样?”虽然菲斯说过只付钱不拿东西,但是菲斯和霍格还是被小天雅那水汪汪可怜巴巴的大眼睛给打败了,身上也挂满了各种小包装袋,而看着这个样子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天雅竟然想要以身相许。

    “呵呵!算了吧!你就不怕你的姐姐打死你,我现在只想躺在床上什么都不做!”菲斯的T力恐怕连小天雅都不如,走了半天,已经气喘吁吁,现在好不容易挨到门口,更是打死也不愿意动弹了。

    “我不怕姐姐打,我可是很强的,我还能保护你们的,不过你还要陪我逛街哦!”小天雅举起了那双似乎不比菲斯细多少的手臂誓着。

    “校长,明天我就要走了,这是我这些年的魔法笔记,也不是什么秘密,你教给孩子们吧!”晚上菲斯整理了自己的魔法笔记,删除了那些不适合孩子们的魔法,菲斯整理了大部分基础魔法,这些魔法虽然不是什么特殊魔法,不过经过菲斯的鏡挑细选,对于孩子们的未来还是有着很大的帮助的,至于斗气斗技,菲斯也有,但是菲斯不会,也只留下了副本而已,这些都是亚娜从拍卖行的地下金库里掏出来的,应该不是凡品,但是对于菲斯来说还不如一块品质最底的魔晶。

    “嗯!我会好好的教育他们的,菲斯,你不用担心他们!”老校长虽然没有见过菲斯出手,但是就是因为没有看到,才更加T会到菲斯的强大。

    “对了,菲斯,跟我来一下,有一个人我想让你见一下!”老校长突然间好像想起了某件事,拉着菲斯就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那是?”老校长竟然把菲斯拉到了院子后面的那一大P乱葬岗坟墓区域,而且指着远处那一丝幽冷的灯光,似乎并没有陪着自己过去的意思。

    “你过去就知道了,只有你能解开他的心魔!去吧!”老校长站在坟墓的外围,鼓励着菲斯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嗯!”菲斯不怕这些坟墓,但是这月黑风高的,一个人置身于坟茔之中,心中没有害怕也是不可能的事情,菲斯记得那点烛光应该是看守乱葬岗的小屋,本来小屋是在乱葬岗外面的,但是慢慢的就变成了置身其中了。

    咚咚咚!咚咚咚!菲斯的敲门声不大,但是在这寂静的乱葬岗之中,却显得有些刺耳。

    “请进!”里面的声音不大,却非常的沧桑。

    “你是?”菲斯推开了房门,主人正座在椅子上手中拿着那本已经枯H的圣经,好像刚刚做完祈祷。

    “我是菲斯,你是?”昏暗的灯光并没有阻止菲斯观察眼前这个大叔,大叔一个眼睛瞎了,一条手臂断了,一条腿似乎也是假肢,不过菲斯却觉得对方很熟悉,但是却不知道在哪里见过。

    “菲斯!菲斯!!!”主人嘴里不断的重复着,就连手中的圣经掉了都不知道。

    “菲斯哥!你真的是菲斯哥么?”皱纹一条一条的大叔竟然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猛然抱住了菲斯大声哭了起来,不过菲斯却没有闪避,因为对方是真情流出。

    “菲斯哥!我是小普鲁呀,你不记得我了吗?”大叔普鲁哽咽着,这一晃已经过来五六年,菲斯看起来和以前没有什么变化,可是以前那个胆小鬼小普鲁竟然变成了大叔。

    “小普鲁,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们呢?”菲斯记得和小普鲁一起出去的还有金斯和沫沫,不过看到小普鲁这个样子,作为哥哥姐姐的金斯和沫沫恐怕凶多吉少了,但是菲斯需要一个肯定的答案。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的临阵妥逃,如果不是我的胆怯,他们都不会死的!”突然间,普鲁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双腿猛然跪在地上。

    “没事的,没事的,都已经过去了!”菲斯抱住了普鲁,虽然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只要自己的弟弟还活着就好。

    “菲斯,都是我的错,我们十个人执行一个侦查任务,可是我因为身T不舒F,所以落在后面,当我跟上去的时候,都死了,都死了,只有沫沫还剩下一口气,到现在我只要一闭上眼睛,我就能看到沫沫那双愤怒的眼睛!”菲斯没有问,可是这件事却一直噎在普鲁心里,让普鲁难以释怀。

    “那你的身T!”

    “菲斯哥,你不知道那些禽兽是怎么对待沫沫姐的,他们他们∑冋鲁呜咽着,咬着牙,双眼通红,显然是真的愤怒了。

    “他们J污了沫沫姐,还把沫沫姐全身的骨头都折断了,四肢也剪断了,把金斯的长剑cha入沫沫姐的身T里,可是却不让沫沫姐死去,我看着沫沫姐那双充满愤怒和不甘的双眼,是我了解了沫沫姐的X命!∑冋鲁说着那段经历J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齿缝隙之中挤出来的,可见普鲁对于那些兽人的愤怒和怨恨!

    “可是我没用,我不顾一切追了上去,但是一个都没有打死,没有为他们报仇,他们也不杀我,只是把我弄残,让我自生自灭,我只能拖着残破的身T,带着他们的尸T回来了!”

    “没事了,回来了就好,你是最勇敢的,我相信沫沫姐他们在天之灵会感到欣W的!”菲斯不知道当年那个小普鲁竟然遇到了这么多事情。

    “可是我忘不了沫沫姐那双不甘的双眼,只要我一闭上眼,如果当时不是我掉队,我就能和他们一起战斗,这样或许结局就大不一样!”虽然普鲁是为了了结沫沫的痛苦,但是普鲁却要背负一辈子的内疚。

    “普鲁,不要自欺欺人了,你觉得你跟上了,结局会有所改变么?那样不过是多了一具尸T,那样不过是看着沫沫的痛苦而无能为力,那样不过是森林里多了J具五人知晓的尸T而已,你活着,这就是天意,相信老天让你活着是有目的的,为了自己,也是为了沫沫,你应该坚强下去!”

    “菲斯,我会坚强下去的!不过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么?不管最后结局如何,帮沫沫姐他们报仇,特别是那个折磨沫沫姐的胖猪和拿着一把大剪刀的兽人!”

    “普鲁,你的身T已经坏死了多年,现在我为你重塑身T,不过以后或许会出现有些不协调!”看到普鲁的情况,菲斯特意多留了一天,为的就是给普鲁调养身T,这对于鏡通光系,水系,木系魔法的菲斯来说,只要不死,恢复身T活X还不是什么大问题。

    “没事,只要能做一个正常人我就知足了,以后我会好好的教导这些孩子的,不过哥哥姐姐的仇我不会!”

    “他们的仇,J给我这个哥哥,你只要好好保护好自己,教育好这些孩子就可以了!”菲斯想要普鲁作为校长的接班人,老校长已经暮年了,而且也没有继续下去的Yu望,菲斯只能如校长的愿望了。

    “嗯!我相信菲斯哥一定能做到的。”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都有自己的圈子,当初那群小孩也有自己的小圈子,菲斯虽然不属于普鲁的小圈子,但是所有的小孩子最信任的就是菲斯,以前是,现在也是,以后还是!

    “校长,普鲁的手术不错,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连续进行了五六个小时的施法,菲斯也有些疲惫,不过菲斯的鏡神还是不错的,毕竟普鲁以后还可以作为一个正常人,只不过普鲁的身T学习魔法斗技恐怕将会大受影响。

    “嗯!没事就好!”校长拍了拍菲斯的肩膀,可以说菲斯是老校长这辈子最成功的学生,不是成就,而是成人。

    “校长能答应我一件事么?”

    “什么事情你尽管说吧!”

    “能不能给我办一下成人仪式?”

    “嗯!那就今天吧!”(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