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零六节 回家(十)

    “为什么不杀?”洁丽儿和纳德都没有注意到声音不是双方发出的,还在犹豫着到底杀不杀菲斯。

    “你真啰嗦,杀了他,如果造成尸气蔓延怎么办?”洁丽儿一副不耐烦的看着纳德,似乎很讨厌纳德的啰嗦。

    “洁丽儿小姐,这不是我问的!”纳德这才意识到声音是一道男音,而且还是从背后发出的,所以僵Y着身T慢慢旋转着。

    “那是谁问的?”洁丽儿有些恼琇成怒,可是当看到已经站在纳德背后的菲斯的时候,洁丽儿只能张大着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毕竟到现在一直都是围绕着杀不杀菲斯,现在当事人就在眼前,洁丽儿有种被捉J在床的窘困。

    “菲斯,你没事了吧!”萝莉擦G了眼角的痕迹,不顾世俗的目光直接扑到了菲斯的身上。

    “慢着!”菲斯的阻止已经晚了,因为萝莉的娇躯已经趴在了自己的后背,可是菲斯那瘦弱的身T怎么能经受萝莉的突然袭击,就这么一下,菲斯的身T快速向前倒了下去。

    “啊哟!好痛啊!”菲斯捂着自己的膝盖,已经红肿了一大块,而且身上还有多处擦伤,样子是惨不忍睹。

    “菲斯,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萝莉赶紧从菲斯身上爬了起来,看着菲斯一脸痛苦的样子,萝莉只能连续的抱歉着,哭丧的脸眼泪差点又掉落下来。

    “没事,没事了!”菲斯看着萝莉眼中的泪水不断集聚,立刻忍住了一切表现痛苦的表情,连身上的擦伤也因为魔法的缘故瞬间恢复。

    “菲斯,你真的是菲斯么?”洁丽儿有点担心的看着眼前这个声音已经变回来的菲斯,但是菲斯刚刚的表现太过强势,让洁丽儿一时间不敢确信这就是菲斯本人。

    “如假包换!”菲斯知道洁丽儿担心什么,所以挺起了X膛表现着自己的无辜与清白。

    “不管如何,我现在都要跟着你,直到你能证明你的清白为止!”菲斯已经解释了无数遍,但是始终却无法取得洁丽儿的相信。

    “不用担心,如果你真的一点影响都没有的话,也不会在乎我的。”洁丽儿不敢看菲斯那只完全漆黑的右眼,那双眼睛似乎有种可以吞噬灵魂的魔力。

    “我们这是在哪?”菲斯才不会在乎洁丽儿是否跟随,反正自己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要做的!不过菲斯现在最想知道的还是自己所处的位置。

    “很熟悉。”马修斯作为导游,虽然失去了马车,这次送人已经吃亏了,但是以马修斯的个X这次行动肯定会继续的,看着周围的环境,一眼望去周围全是高大的乔木,地上全是那些乔木掉落的巴掌大小的枯叶,没有矮小的灌木,但是却有无数藤状植物相互蔓延J织,让众人的视线根本不能远视,虽然现在正值中午,可是昏暗的环境加上枯叶的**让刚刚经历了死尸时间的众人来说有种说不来的别扭感。

    “应该是空间折叠!”虽然众人一直在大雾之中慢行,但是菲斯却知道那时的环境根本就是沼泽河流,连一颗大树都没有,更不必说是置身于树林之间了,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在击败了敌人之后整个空间产生了一次空间折叠,那些人应该是不想第一现场被发觉。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伊斯坦省和帝都莫里德J界处是有一个热带雨林,不过那里距离我们离开的位置有将近一千多公里,不可能飞的那么远吧!”马修斯想了一会,帝国像这样的森林有很多,主要分布在兽人联盟边界和南部区域,而伊斯坦省位于帝国中部,最近的也就是与帝都J界处的阿里森雨林,不过那里存在的意义主要是给各大学院学生训练场所,虽然不能说热闹,但是也不可能这么寂静,到现在为止连一个生命都没有遇到。

    “不管了,我们先出去再说吧!”对于菲斯来说,这一切都是可能的,不过这对于菲斯来说算不了什么。

    “雷怒,血祭之坛彻底的毁了,血灵不知去向,我们怎脺魈主禀告啊!”就在菲斯与血灵J流的那间密室,此时多了两个全身缠绕着死气之人,看不清面貌,连声音都经过了处理,显得非常的飘渺和沙哑。

    “血鏡消失,血灵失踪,我们千百年的奴隶算是白费了!”叫雷怒的人颓废的座在了地上,血灵只不过是一个远古势冓的大能被封印在血晶之中,依靠血灵的强大能力击杀chou取误入其中生灵的生命力和灵魂里,不过血灵也不是心甘情愿的为灵教F务,所以每次前来chou取血鏡都是灵教大规模的出动,时间间隔也是一千年一次,期间监视这里的都不敢靠近,因为血灵的对象是无差别的,除了教主以外,没有人能抵抗血灵的强大灵魂力量,这次雷怒和杰特敢独自过来,也是因为这里的空间屏障突然消失的缘故,两人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却不知道事情这么大,千年血鏡的能量无比巨大,那可是维持教主千年寿命和强大发力的依靠,如果丢失,那么已经生存了数千年的教主将会因为寿命快速耗尽而不得继续维持灵教的继续,导致灵教彻底的毁灭,不过雷怒现在最关心的不是灵教的未来,而是血鏡丢失教主会怎么惩罚自己,到时恐怕想死都难了。

    “雷怒,我们这次死定了,不管血鏡有没有找到,教主是不可能放过我们的!”杰特想起教主的手段,全身都颤抖了起来,什么点天灯,肢解,P烙,这些都是简单的手段,这次的事件,教主肯定不会这么轻松的让两人解妥的,恐怕连灵魂都会受到百世的煎熬,想到这里,杰特颤抖的手臂慢慢移向自己的武器,现在解妥灵魂至少可以得到释放,如果被教主抓到,那么一切都完了。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不过我们不是没有机会,教主失去了血鏡,恐怕活不了多少年了,所以只要我们躲起来熬过这段时间就有机会活下来!”雷怒也因为胆怯而全身颤抖起来,不过和杰特不一样的地方就是雷怒是越害怕心思就越活络起来,既然横竖都是一死,那么还不如拼一下。

    “怎么熬,我们可是中了教主的灵魂枷锁,不管跑到哪里,只要教主一个指令,我们都会乖乖的回去送死的。”杰特不是没有想过要躲,但是教主也不是一般人,控制教徒的手段无奇不有,一般教徒是毒Y,而像自己这样的核心人员那就是灵魂枷锁,那可是比死亡还要恐怖的控制手段。

    “有一个办法可以摆妥教主的控制!”雷怒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恐怕对于教主的控制早已不满,寻找摆妥的办法也不是一天两天,现在只不过被B到了悬崖,拼一下而已。

    “什么办法?”杰特没有什么本事,雷怒说什么就是什么。

    “看到这些血晶碎P了么?血晶只是血鏡的载T,没有了血鏡的血晶什么都不算,可是现在外面还有数万具尸T,我们可以利用血晶chou取尸T最后的能量,只要我们的能量达到教主的三分之一教主的灵魂枷锁对我们就没有作用了,只不过吞噬能量的过程无比的痛苦,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坚持下去!”雷怒的眼神有些闪烁,显然没有说出真话,但是这对于杰特来说就是关键的救命稻C。

    “怎么做?我要试一试。”杰特也是孤独一致了,死,杰特下不了手,活,杰特更害怕,雷怒的办法刚好给杰特一个活下的机会。

    “这些血晶,我们一人一半,全部吞下,然后我打开与祭坛的通道,让那些尸T进入,而这间密室具有将尸T和怨气转化为血鏡的能力,只要我们能坚持下去就好了!”雷怒找了一块中等大小的血晶直接一口吞了下去,一点也不在乎血晶的棱角划破了自己的食道。

    “我不想死,我要活着!”杰特好像没有看到雷怒嘴角的鲜血不停的溢出,只不过溢出的好像有些太多了,杰特抓起地上的血晶什么都不顾了,一口一口的塞入自己的嘴里,不需要任何的咀嚼,直接吞了下去,短短J分钟,地上最后一P碎P都被杰特吞下,只不过此时的杰特已经变成了血人,嘴里的鲜血已经不算是流出,而是喷S了,口不能言的杰特只能抱着肚子不断的翻滚着,恐怕肠胃也被血晶的碎P给刮破了吧!

    “呵呵!杰特,可不要怪我,血晶只能保存一个人,所以只有你来承担所有的痛苦了!”雷怒一点也没有阻止杰特独吞所有的血晶,直到现在杰特吞下了所有的血晶之后,雷怒手中竟然多了一块血晶,那个之前被自己吞下的血晶。

    “不要问我为什么,怪就怪你太傻了!”雷怒看着杰特呜咽着张了张嘴,好像知道对方想说什么一般。

    “其实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破裂的血晶要想发挥效果,必须要血R和灵魂去祭奠,现在血晶恐怕已经快要与你的身T任何了,不过有些小小的后果,那就是你将会被同化,变成血晶碎P的结合剂!”看着痛苦与愤怒的杰特一步步爬向自己的身边,雷怒脸上面有任何的怜悯。

    “不要恨我,能量到底够不够我也不知道,与其两个人分享,还不如保我一个人活下去!”这才是雷怒真正的想法,在强大到可以媲美教主的能量面前,任何情谊雷怒都可以抛弃的,何况雷怒根本没有把杰特当过兄弟,在雷怒眼里只有自己。

    “你不会死的,我与你同在,杰特!”雷怒蹲下身子,直接抓住了已经爬不动了的杰特的头发,那半块血晶碎P也被雷怒Y生生的塞入了杰特的PR之中。

    “好了!吞噬开始。”雷怒冷笑着踢翻了杰特身T,同时打开了秘密的通道,在血晶那G特殊力量的吸引下,那些被折磨了千万年的死物好像找到了突破口一个个都朝着这个方向游了过来。

    “教主不要怪我,虽然不想,但是也只能断了你的退路了!”雷怒知道很多灵教的秘密,其实对于灵教最重要的不是血祭之坛,也不是血灵和转晶,或者是血鏡的存在,而是被血灵吸引折磨了千万年的尸T,这些尸T身上包颔的强大怨气可以转化的能量不是人间拥有的,只是chou取这G能量是杀J取暖,一次之后所有的尸T也就报废,雷怒的做法才是真正的断了灵教的根本。

    “啊!血祭之坛出现了问题,左右护法立刻去血祭之坛!”在某处不知名的地方,灵教教主显然感受到了血祭之坛的异动,而且连两个被加持了灵魂枷锁的守卫也失去了控制,这让教主有种不详的感觉。

    “不行,我要亲自去!”已经百年没有出过教坛的教主直接站了起来,身T慢慢变成了虚无的空气,直接消失在王座之上。

    “哈哈哈!终于完成了。”雷怒并没有繙鬈特J乎透明的身T,双眼一直盯在杰特心脏部位那可血晶上,鲜红的血鏡好像在不断流动着,雷怒有些颤抖着伸出手掌。

    “所有的都是我的了!”雷怒知道此时不能心急血晶已经与杰特合二为一,直接掏取的血晶毫无作用,必须直接吞噬杰特的身T,让杰特的身T与自己合二为一,这样才能取到血晶。

    为了力量雷怒已经彻底的放弃了作为一个人类的道德底线,一口口的吞噬着自己的兄弟杰特。

    “哼!血灵呢?”就在雷怒刚刚吃完杰特的身T座在一边休息的时候,教主那虚无的身T竟然在雷怒的身前慢慢化形,没有察觉到血灵的教主无比愤怒的咆哮起来。

    “嘿嘿!我怎么知道?”感觉到自己身T内能量的强大,雷怒已经不惧教主的恐怖存在。

    “什么态度?”在灵教之中根本没有人敢用这种态度对待自己,看着自己不入流的手下竟然这么对待自己,教主甩手就是一道黑暗鞭笞。

    “嘿嘿!任何魔法都对我没有任何作用的。”黑暗鞭笞在靠近雷怒身T的一瞬间,竟然从雷怒身上多了一招巨大的嘴巴,直接吞噬了教主的能量,而且最后嘴巴消失的时候,那道嘴巴好像是吃饱了一般,伸出了舌头T了T嘴角。

    “想不到你竟然吞噬死灵之T!”教主不再继续,因为雷怒说的是对的,不过此时教主却没有任何的愤怒,脸上的表情却是无比的嘲笑与讽刺。

    “你笑什么?笑什么?”本以为得到了强大力量的雷怒会让这个杀了自己全家的教主痛苦流泪,可是看到教主那嘲笑的脸颊,雷怒愤怒了。

    “你虽然得到了死灵之T,得到不死之躯,但是你可知道我为什么不取么?”死灵之T强大无比,而且附带着不死不灭的传说,可是教主却宁可采取比较麻烦的chou取血鏡的能量,也不夺取死灵之T,这其中最大的秘密也只有教主一个人知道。

    “为什么,为什么?”雷怒咆哮着冲向了教主,但是教主的身T不是本T,只是一团能量,化为能量的教主让雷怒根本无可奈何。

    “难道你没有感受到么?”教主的身T再次出现在雷怒的背后,脸上的嘲笑一直都没有散去。

    “死灵之T的强大是不死不灭,吞噬一切能量攻击,免疫一切物理攻击,但是他最大的缺点就是能量只能吞而不能放,所以就算得到了强大的力量也也不可能逃得了我的手掌的!”教主知道自己杀不了雷怒,但是没有了远程攻击手段的雷怒也不可能杀得了自己,而且一切的主动权都在自己的手上,教主想走就走,可是教主显然还有自己的目的,所以才选择留下。

    “怎么样?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臣F于我,我给你无上的权力。”(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