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零二节 回家(六)

    “你到底是什么人?”洁丽儿手中的剑在菲斯的眉心停住,眼神更加的坚定,因为菲斯手臂上流出的金Se血Y,如果这个秘密被传出,那么绝对会引起教廷有一次的血洗事件,以现在的教廷根本承受不了这个打击,所以洁丽儿必须弄清楚这件事。

    “这和你要杀我有什么关系么?”菲斯没有注意到洁丽儿关心的是自己手臂流出的金Se血Y,因为菲斯现在正在考虑任何妥身,可以说菲斯唯一的弱点就是大脑,如果脑袋开花,那么菲斯也没有办法恢复。

    “你身上的H金血脉是怎么来的?”洁丽儿直接问到自己关心的点子上,毕竟菲斯到底是什么人这和洁丽儿没有半mao钱的关系,洁丽儿只想知道H金血脉背后的消息而已,根据教廷史书记载,在十J年前,H金家族主系家族在回到教廷的路上被人斩尽杀绝,之后支脉才继承了教廷,可是现在却又多出了一个H金血脉,这让洁丽儿不得不怀疑当初事件背后是否还有什么Y谋。

    “一个少年簢换的手臂,如果你要问我他是谁,我不知道!”菲斯不知道H金血脉代表的意义,所以直接回答,毕竟这条手臂对于菲斯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你说我信么?”洁丽儿一脸的讽刺加上怀疑,显然对于菲斯的诚实没有任何的信任。

    “菲斯,请问你说的那个少年有多大?”纳德繙鬣丽儿已经快要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走了上来推开洁丽儿手中的长剑,挡在两人之间,毕竟跟着赫尔斯特这么多年,对于教廷的崇拜早已不如当年,现在更多的是权力的漩涡之中吁么保护好自己。

    “十五六岁吧!”菲斯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毕竟如果这可在乎自己的小命。

    “嗯!”纳德应了一声,同时转身拉开了洁丽儿。

    “洁丽儿小姐,赫尔斯特大人告诉我们,维护教廷的神圣有时候不仅仅需要的是力量,还要有更多的权力,现在眼前这个少年身上同时掌握着神圣血脉和光之六芒星阵,我们应该想想他活着与死去对我们到底有什么利弊?”纳德非常的聪明,首先搬出了赫尔斯特大人,接着毖问题的选择权都J给了洁丽儿,好像纳德在里面根本没有任何的话语一般,毕竟纳德的身份只是黎明家族的一个高级侍卫。

    “你说掌握控制他?”洁丽儿一直生活在教廷,考虑问题的想法也非常的简单直接,对于不符合教廷利益的行为直接封杀,但是自从走出教廷之后,洁丽儿才发现教廷的光辉只照耀那一小P区域,其他地域根本没有任何的影响力,这让洁丽儿怀疑一直受到的教育是否正确。

    “掌握和控制的基础是在彻底的压制之下,可是现在”纳德说的很委婉,但是意思却非常的明确,虽然纳德没有加入战斗,不过可以看出菲斯很克制,就算这样洁丽儿也很难击杀菲斯,就算自己加入,恐怕想留下菲斯也非常的困难。

    “你说我不是他的对手,我给你看看!”毕竟是年少轻狂,当被纳德说起自己不是菲斯的对手,为了尊严洁丽儿握紧长剑准备再次挑战已经聚在一起被自己的骑士围住的三人。

    “洁丽儿小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他是冰元素T,如果他想走,我们留不住他!”虽然纳德的意思是洁丽儿不是菲斯的对手,但是此时火爆的洁丽儿纳德还是决定不要撞到枪口上为好。

    “哼!”想到这里,洁丽儿也觉得有些难堪,就算洁丽儿不F输,可是遇到这么诡异的魔法,洁丽儿还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不过洁丽儿不F输,如果和菲斯正面战斗,洁丽儿相信自己会很快击败菲斯的。

    “那你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对于菲斯身上的秘密关乎着教廷的生死存亡,杀了虽然一了百了,但是这不是治本的方法,这一切洁丽儿都知道,可是被教廷灌输了教廷至上的洁丽儿经历如此多的实际教育后,还是第一时间选择了维护教廷利益的手段,不过现在冷静下来,洁丽儿也会考虑一下其他的方法。

    “嗯!现在杀了他也无计可施,光明魔法的事情在天空之城已经传出,H金血脉是别人给的,那代表H金血脉的本人还在,杀了一个副T也没有多大的意义!”纳德好像在自言自语,其实一切都是打消洁丽儿内心那点怒气,不过纳德也是在误导洁丽儿,天空之城赫尔斯特传承光明魔法事件毕竟只有那J个人知道,而且都还不是多嘴的人,而H金血脉的本人大概也知道自己身上的血脉代表的意义,也不会多嘴引来杀祸,所以只要杀了菲斯,那么事情被掩埋下去的概率还是很大的,但是纳德显然有着自己的考虑。

    “哼!”洁丽儿还是不屑的哼了一声,但是纳德听出了洁丽儿已经冷静下来,现在不过是碍于脸面不想F输而已。

    “不管如何,这件事绝对不能外传,否则我们就有危险了,对了,你的那些骑士信得过么?”纳德可不是什么善男信nv,虽然这些谈话,都是背着那八个骑士说的,但是菲斯金HSe的血Y这些人不可能没有看到,所以瞄视了一眼骑士的眼神之中包颔着一丝冷酷与杀意。

    “他们应该信得过吧!毕竟都是教廷的神圣骑士,教皇说过以后他们就都是我的守护骑士,只要我还是圣nv,他们就不会离我而去!”洁丽儿内心的坚定好像已经被打破,只是那份善良和光明还在。

    “嗯!”纳德不会如洁丽儿那么天真,教廷已经**了,是自上而下的黑暗与堕落,虽然还有那一丝光明,但是根本无法照亮整个大地,在纳德眼里这些人已经是死人。

    “剩下的事情就J给我了,现在必须对菲斯拥有神圣之血的秘密完全保密!”纳德也没有想到菲斯身上拥有神圣之血的秘密,如果只有光之六芒星阵,这对于纳德来说可有可无,可是现在不一样,如果这张牌用的好,那么在未来的争斗之中,绝对是一张王牌。

    “那光之六芒星阵呢?”毕竟一开始,洁丽儿想要的只是星阵。

    “没有关系,教廷对于光魔法事件一项都是拉拢,如果不行才会消灭,如果菲斯的光魔法传出,那脺魈廷开始只会派出人员拉拢。”这也是魔法协会没有拉拢菲斯的直接原因,虽然教廷的势力早已不如从前,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作为曾经大陆最强的组织,到现在还保存多少力量没有人知道,而且他们也有协议,所以魔法协会不会正面拉拢菲斯入会的。

    “可是如果他被教皇一脉拉拢怎么办?”现在教廷也有他们的内部争端,但是作为主导的还是教皇的享受一脉,其余两派的势力恐怕连他们的零头都不如,而且还不敢光明正大的和对方Y抗,只是坚持着自己的信念而已。

    “呵呵!他身上的血脉注定他的命运,他不可能成为教皇的走狗的!”纳德也有自己滇濎真,菲斯的血脉是外来的,那也就是可以拿走,所以菲斯和教皇的矛盾不可能无法化解,但是纳德这次的考虑也算蒙对了,菲斯的理念和教皇的享受和掌控是完全相反的,所以注定不可能成为朋友。

    “好吧!你去说吧!如果他不答应,就杀了他。”洁丽儿看着菲斯就想扁他,所以就算现在要成为合作伙伴,对于菲斯也没有什么好脸Se。

    “不用了,我都听到了。”菲斯明明还在那里,但是菲斯的声音却就在两人的耳边想起。

    “说说你的选择!”洁丽儿一惊,立刻转身握着长剑指着这个突然出现的一层冰镜,而菲斯的身T就在那一层冰镜里。

    “说说你们的目的,如果你们的目的只是夺取教廷的控制权,我是不会和你们作为朋友的。”对于纳德滇濁议菲斯并不反对,关键是目的是否一致,菲斯也比较理智,菲斯的理想如果得到教廷的支持,那么相对来说也会简单一些吧!

    “我们的目的就是让教廷的光明照亮整个大地!”洁丽儿只是不满教皇的黑暗统治,对于教廷还是全身心的支持,只要教皇恢笢魈廷教义,维护和推广光明路线,洁丽儿可以放下一切努力合作。

    “呵呵!好宏伟的目标啊!”菲斯不想打击这个天真的小丫头,J千年前光明魔法独大的时候,教廷时做到了,但是现如今元素魔法占据主导地位,教廷想要重新占据主峰恐怕难如登天。

    “说说你滇濙件!”洁丽儿也知道合作那就要说出J易滇濙件,这样合作才有基础。

    “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在你们胜利之后,支持彻底的废除奴隶制度!∑冧实菲斯滇濎真不比洁丽儿少多少,但是菲斯却是一步步的在前进,而洁丽儿只是被动的一点点的在被历史推动而已。

    “呵呵!这个目标恐怕不比我的简单啊!”洁丽儿有点好笑的看着菲斯,毕竟奴隶制度已经深入人心,就连大陆底层百姓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在光明教义推广的时候,那时候也是奴隶制度被抵制到最底层的时候,你们光明教义上明明写着人人生而平等,难道这不是你们需要解决的问题么?”(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