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七十五节 怒吼

    “死心吧!你不可能赢得。”如果熔岩魔兽与大地之心的联系没有被切断的话,熔岩魔兽可以说是无敌不死的存在,可是现在,失去了大地能量的补给,就算菲斯不出手,熔岩魔兽的覆灭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但是菲斯不允许熔岩魔兽自然消失,密苏里承受不了这样灾难的继续了。

    “最后的机会!”菲斯好像还在最后的坚持,底层的熔岩已经固化,海水还在不断的漫涌进来,可是明明熔岩魔兽的本T已经被菲斯的冰壳彻底的与大地隔离,但是源源不断流入的海水却依旧没有一点淤积的样子。

    “吼!”熔岩魔兽不会臣F,作为高等魔物,只有战死的熔岩魔兽,没有投降的熔岩魔兽。

    “好!那就接受最后的审判失落的冰棘!”菲斯的双脚始终没有离开过,但是脚下的冰壳却彻底的妥离了。

    “哪来的光,什么都看不到了!”明明是黑夜,但是就在冰壳彻底破裂的一瞬间,那好像足以媲美太Y的光芒,不,那光芒比正午滇潾Y还要强烈的光芒瞬间照亮了整个大地。

    “这怎么可能?”时间可以消化一切,光芒散去,所有人再次被眼前的景象惊着,瞬间陷入了混沌之中。

    想不到出现在眼前的竟然是一个巨大的长满了冰刺的冰球,不过特殊的地方在于,那又有数公里大小的冰球竟然只有一个直径不超过十米的冰刺支撑着。而那个冰人就站在最顶端了那根冰刺之上,没有丝毫的违和感。特别是在在这皎洁的月光之下,更是一种静止的平衡。

    “阿布鲁,你看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怎么感觉冰球里面的那团火红还在脉动之中啊!”休斯顿虽然不知道那个救了自己,救了所有人的到底是谁,但是却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所以一PG座在地上。就连刚刚面临死亡的威胁也保持着绅士的姿态,可是现在竟然毫无顾忌的扔掉了身上的西F,扯开了领带,一副流氓的看着面前在战斗。

    “不是你的错觉,那个东西还没有死,那就是他的心脏滇濜动,不过现在应该不会再出现什么意外了吧!”阿布鲁非常的不自信,虽然面前这个存在以压倒X的优势击败了那个东西,但是在阿布鲁的魔法视界里。那个人的实力太弱了,唯一强悍的地方就是魔法的元素的纯粹X和对魔法的理解,不过实力却似乎只在七级上下,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看好了。现在可是最关键的时刻了!”对于上古神兽,现在已经很少人知道了,除了那些研究远古魔法的魔法师和考古学家知道一些意外,就算是作为魔方协会的长老阿布鲁大魔导师也不清楚眼前这个魔兽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不影响大魔导师对眼前局势的判断,巨大的冰球的外表没有变化,但是内部却在挤压着熔岩魔兽的核心。

    “有什么困难么?”休斯顿不是一个纯粹的魔法师。所以不明白现在已经被困住了魔兽还有什么威胁。

    “那当然,我不知道那个为什么不知道击杀他,而选择封印?”阿布鲁怎么看此时直接的击杀都比封印来的要简单一些。

    “困兽犹斗,狡兔蹬鹰,这些故事都告诉我们狗急了也会跳墙的,何况是实力那么强大的魔兽,全面围堵开始的时候还没有什么,但是随着挤压的空间越来越小,里面火元素会越来越鏡纯,温度会越来越高,到时封印压迫就会越困难,一不小心就会彻底的崩溃!”

    可是阿布鲁不知道熔岩魔兽的对人类的恨意,菲斯可以感受到那G怒意和仇恨,如果菲斯什么都不管,任由魔兽自生自灭的话,魔兽很有可能在最后一刻选择自爆,虽然菲斯可以阻止熔岩魔兽自爆,但是却不能阻止那数以万计的熔浆散落,到时恐怕方圆百里都会瞬间被夷为平地,这是菲斯不愿意看到的情况,所以才会选择更直接的办法,让熔岩魔兽看到敌人,而不是无目的的消耗,这样熔岩魔兽的怒意才会慢慢释放,虽然这样最后熔岩魔兽还是自爆,但是失去了那无数熔浆,造成的损失也只是那一小P。

    可是前提是菲斯必须挺过这一刻,这因为元素集中,造成温度急剧升高,耀眼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大地的时刻。

    “呵呵!就是这个时候。”菲斯优雅的推了推鼻梁上此时不存在的眼镜,知道冰与火的对抗已经到了极限,如果再继续挤压,冰球内部的温度继续升高,冰球就会因为承受不了而崩溃,虽然有菲斯的持续输出,但是也不过是进入了融化,凝固,挤压的轮回之中而已,短时间内根本没有结果,这不是菲斯要的结局,时间一长,危机又会再生,所以就在这一刻,菲斯不再压制,就这样保持着平衡。

    而就在这一刻,菲斯的身T竟然慢慢融入了冰球之中,直到彻底的消失不见。

    “消失不见了!”休斯顿有种很熟悉的感觉,但是就是说不出在哪里见过。

    “嗯!应该去和里面的东西近距离接触吧!”阿布鲁越来越不了解那个人到底在G什么,如果自己是他的话,现在可以说什么都不做就可以了,彻底磨死他,还有就是,那个人靠什么去接触那么高的温度。

    但是阿布鲁不知道,其实菲斯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现在困住的不仅仅是熔岩魔兽,更是菲斯自己,而且似乎对菲斯来说更没有时间了。

    “安静吧!我会把你送入地核的。”菲斯的右手已经恢复了原样,凭借着神圣血脉的强大力量,轻轻的抚嫫着火球的表面,似乎在安W着熔岩魔兽随时可能爆发的怒火。

    火球的光度似乎降低的不少,但是菲斯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小心行事,手臂慢慢的抚嫫着,慢慢的深入着,试探着,搜寻者熔岩魔兽的核心力量火之心。

    “可悲啊!亿万年的修行就这样被打破了,你真的甘心重新来过么?”就在菲斯的右臂深入熔岩火球身T的一瞬间,一道满颔嘲讽的声音竟然从外面传罍鼬来,不是简简单单的声音,而是直入灵魂的嘲讽。

    “槽糕!”菲斯知道事情不妙,可是已经来不及撤回手臂,不过菲斯却没有慌乱,直接在包裹熔浆的冰球上延伸出一个足有一米直径的大洞,同时大洞盘旋扭转,一直到视线的尽头。

    菲斯判断的不错,被嘲讽再次激起怒火而失去理智的熔岩魔兽根本判断不出谁的威胁力更大,所以看到菲斯制造的无底深洞,毫不思考的就冲了进去。

    “笨蛋,没用的东西!”那道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这次却是对熔岩魔兽无尽的失望,索X也不再理睬,不再继续激怒与嘲讽。

    “呵呵!找到你了。”菲斯知道那个人就在外面,很想去把他给抓出来,但是菲斯必须面对眼前这个存在,理智的菲斯排除所有佑念,魔法之眼开启到最大的程度,找到火之心对于菲斯来说并不困难。

    “啊!”可是菲斯想滇潾简单了,就在菲斯的右手抓住火之心的一瞬间,一道黑Se的能量柱从天而降,速度极快,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黑Se的能量柱已经击穿了菲斯的手腕,而且能量柱似乎还有一种特殊的能量,菲斯竟然无法做到能量化摆妥,剧痛一瞬间差点让菲斯松开了手掌。

    “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菲斯不在乎对方攻击自己,但是对方竟然趁人之危,在这关键的时刻来这一出,可是菲斯却不能松手。

    “是谁?”所有人都变了脸Se,黑Se的能量柱不仅仅击穿了菲斯的手腕,不过没有人看到,可是那巨大的冰球,承迂着所有人希望的巨大冰球从中间裂开是不争的事实。

    不过唯一庆幸的就是,剩下的熔浆已经对外界产生多少威胁了,在无数冰块和大量的海水漫涌之下,快速熄灭。

    当然熄灭也有所有人剧烈起伏的嗅濜。

    “下面有人,我去看看!”休斯顿很想看看下面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在那道黑柱落下的一瞬间,自己会担心,会愤怒。

    “我也去!”阿布鲁也想看看那个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竟然可以以那么弱小的实力抵抗这么强大的敌人。

    “为什么不出来?你不是一直都在这里看着么?”菲斯趴在那一小块浮冰之上,手腕还被cha在那柄黑Se的长枪之上无法摆妥,虽然看不见对方是谁,魔法之眼也因为能量不足无法开启,但是菲斯知道对方就在身边。

    “呵呵!告诉我,火之心在什么地方?我给你一个痛快。”一名身材高挑,长相非常邪气的青年,脸Se苍白,一看就是酒Se过度的那种纨绔子弟竟然就这样凭空出现在菲斯的面前。

    “有本事你自己找啊?哈哈哈!”菲斯看着周围这一P冰水的世界,火之心也许就掉落在某个角落吧!

    “你自找的!”邪气青年虽然看起来像是一个纨绔子弟,但是本身的实力深不可测,而且也知道火之心代表着什么,所以不管如何都要得到火之心。

    “啊!”邪气青年靠近着菲斯,单手握着长枪,慢慢的旋转起来,剧烈的痛苦让菲斯发出痛苦的**。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明明有实力在熔岩魔兽出现的一开始就能击败他,为什么要等到现在?为什么?”(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