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百二十八节 伊尔思(七)

    ( ),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第四百二十八节伊尔思(七)

    “还活着么?菲斯。∑兙借着亚娜的眼力,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个座在窗边摆弄着远光灯的老人早已死去,而且还是被放G了血Y死去的,不过老人手中的指示灯依旧在不断的摇曳,恐怕一般人都不会认为老人依旧死去了吧!

    “死了!灵魂已经死去了,不过身T一直做着生前的动作,非常的执着!”菲斯可以感觉到对方的身上没有庸气,这个高塔里也没有任何不G净的东西,可是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会放G老人的血Y,而老人却没有任何的怨气,反而很安定执着。

    “自杀么?”亚娜查看着周围的情况,没有打斗的痕迹,连外人进来的痕迹都没有,所以推测道。

    “不是!老人有自己的执着,就算是死也没有停止引导海上迷途的路人,他不可能自杀的!”菲斯坚定的说道,任何一个有着自己信念的人都不会轻易自杀的,除非有什么东西B迫,可是老人脸上安定的表情有些不像。

    “死城么?”菲斯接受到眼分身的信息,整个海边小镇空荡一P,所有房屋都没有人。

    “眼,让亚斯停下来,这里有问题!”菲斯通过眼让铁甲舰停了下来。

    “港口小镇,有自己的灯塔,港口设施良好,但是却没有一艘船驻港,整个小镇没有一个人,所有房屋完好无损,火炕里还有余温,消失的人们时间应该不久。

    可是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可以让整个小镇短时间清空。连基本的行李财物都没有带走!”菲斯的脑海里不断播放着看到的一切。但是想不明白。

    “唯独只有灯塔上的老人依旧坚守在塔上指示着远方的路人走上安全的避风港,可惜老人已经死去!”

    “菲斯,还有活的东西么?狗,猫,马这类的生物!”亚娜一直跟在菲斯身后,任由菲斯拉着向前走着。

    “额!没有发现,一个都没有发现!”菲斯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听到亚娜提醒。菲斯才发现不仅仅是人,连个宠物都没有。

    “这不是人力可及!”菲斯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却知道这不是人类可以办到的。

    “走!那边有活人。”猛然间,眼分身在无意之下发现了还有活人,菲斯拉着亚娜快速朝着前方奔去。

    那个一个黝黑的角落,没有路灯,道路狭小,只是在两栋楼房之间的狭缝而已,刚好可以容纳一个人前进,名钙冧实的一人巷。还好的就是地面是青石铺垫的,并没有泥泞粘脚。走起来除了由于雨水造成的S滑以外并没有其他的异常,不过这与整个小镇宽敞的大道,高耸的建筑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小心路滑!”菲斯身T拉着亚娜走向前方的一人巷,幸亏菲斯是一名魔法师,不然的话,一人巷根本不可能打伞,两人恐怕就要淋雨前进了。

    咚咚咚!咚咚咚!一人巷只有二十多米的距离,迎面的是个低矮的C房,菲斯再次敲起门来,不过知道没有人回答,所以直接走了进去,同时一个光球出现在前方为两人照亮了里面。

    C房不大,只有三十多平,分成两个小房间,客厅和厨房一起,只有一张黝黑发亮的桌子,两把凳子,锅台上所有餐具都是两副,所有的器具虽然老旧,但是都很G净而且整洁,米缸里GG净净没有一点粮食。

    “我们进来了!”菲斯是故意大声说给里面的人听的,内屋是卧室,一张大土炕,但是虚弱好久都没有点燃了,炕上的的被褥很久,缝缝补补不知多少个补丁,但是叠放的整整齐齐,其他就一个自制的衣橱。

    “出来吧!我们知道你就在里面。”整个房间一目了然,能藏人的地方也只有这个一人来高的衣橱了,所以亚娜挣妥了菲斯的手掌,chou出短剑虎视眈眈的盯着衣橱。

    “呵呵,不要那脺黥张,只是一个孩子而已!”菲斯无所谓的走向了土炕,显然不在乎对方存在。

    吱呀一声!亚娜轻轻的打开了衣橱靠向菲斯的那边柜门,这样就算有人埋伏,有柜门的阻挡,首先面对的还是自己,不过亚娜多心了,亚娜打开了两扇柜门,什么都没有,里面根本连一件衣F都没有,更别说是人了。

    “菲斯,没人!”对于菲斯,亚娜是百分百相信,但是现在却什么都没有,亚娜走到了菲斯的身边,警惕着盯着四周,特别是头顶。

    “没事,媳F,座下来休息一下,暖暖手吧!”菲斯搂过亚娜的腰肢,将亚娜抱在怀里,同时右脚轻轻点了点地面。

    “在下面么?”亚娜瞪了一眼菲斯,似乎在责备菲斯为什么不早说,害的自己疑神疑鬼的,不过最后还是依偎在菲斯的怀里,轻轻在菲斯耳边说着。

    “好洋啊,小媳F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菲斯呵呵一笑。

    “下面的小兄弟,出来见见吧,我们不是坏人!”蜂鸟早已把下面的情况了解清楚,一个地窖,一个小孩子而已。

    “哼!谁是你小媳F?”亚娜还在责备菲斯的不出声,有羽怪菲斯的莽撞,敌人在下面还这么大声的通知敌人,所以立刻跳了起来,凝视着那个地窖出口,不过地窖的出口还真隐蔽,如果仔细看,还真看不出和旁边的地板有什么区别。

    “出来吧!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L费了。”菲斯总觉得这里不简单,但是却又说不出来,所以不想在L费时间了,连耳边的滣印都没有擦去,挥手间,砰地一声,从里面反锁滇濟销应声而断,实木地窖门瞬间被掀开。

    “小心,菲斯!”不过迎接菲斯的不是问候。而是一支利箭。但是亚娜的速度更快。出手间,利箭断成了两节,不知道飞到了哪里?

    “呵呵,防备心挺高的吗?”菲斯轻轻点了一个响指,一点火星S向了黝黑的地窖,不过那一点火星在进入了地窖之后,瞬间变成了一条火龙,席卷了过去。

    “啊!”下面的人显然没有料到对付自己的是一条火龙。被吓了一跳的少年窜到了地窖入口,但是立刻意识到了上面的危险,反应极快,准备继续藏入黑暗之中。

    “晚了,给我出来!”菲斯右手化指为抓,虚空一抓一拽,一道旋风卷向了少年,就在少年挣扎之中,少年的身T嗖的一声被卷了上来。

    “去死吧!”少年显然没有意识到敌我实力的差距,恐怕连敌友都未分吧。所以看到自己暴露索X不再掩藏,早已掩藏在手中的烧火棍舞向了菲斯的脑袋。

    虽然不知道烧火棍的材质。但是从少年舞的虎虎生风,就知道少年显然是出尽了全力。

    可是菲斯连眼睛都没有眨,只是轻轻的挥挥手臂,少年的身T好像受到了什么力量撞击一般,狠狠的砸向了后方的墙壁。

    “啊!”菲斯出手不重,所以少年只是蜏餍了一声,不过也只是如此,少年的身T素质不错,和菲斯相比那简直就是天了,摔倒在地的少年瞬间一个纵身跳了起来,再次舞着黝黑的烧火棍准备再接再厉攻击菲斯这个坏人,但是一直没有出手的亚娜看不下去了,轻轻的走到了两人之间。

    “你什么人?为什么要攻击我们?”亚娜在任何人面前都是冷冰冰的,更别说是一个似敌非友的少年面前,语气之中更是带有一丝善凐。

    “你们先玩玩,不要杀死他就行了,我随便看看!”菲斯觉得都一个少年太没有意思了,索X出去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出去,别妨碍我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子!”亚娜也担心伤及无辜,虽然这种情况基本不存在,但是正所谓关心则乱,没有菲斯亚娜才能放得开。

    “我不打nv人,给我滚开!”少年还是有着自己的尊严,竟然还有自己的尊严,不打nv人。

    “那就不要把我当做nv人!”亚娜伸手就是一巴掌,速度极快,少年连看都没有看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臭nv人,你再打一下试试!”少年感受着脸颊火辣辣滇澺痛,但是由于话已说出口,少年也不好意思反口,不过少年的狂言迎来的确实亚娜另一个非常响亮的巴掌。

    “事不过三!”少年还嘴Y,但是话还没有说完,三就已经过了。

    “好!J天我破戒都要教训你这个没教养的丑nv人,要你知道nv人就应该好好回家带孩子,做饭!”少年握紧烧火棍狠狠的舞向了亚娜的方向。

    “速度太慢,反应迟钝,下盘不稳”不过少年就是品着一口气,在亚娜的面前什么都不如,亚娜的每一句话都伴随着一次非常疼痛的鞭打。

    “T力不错,身T还行,很能抗打,有毅力,不过就是什么都不会!∑冧实菲斯没有走,而是待在外面,对于这个少年,菲斯看不透,不是实力等级,而是灵魂,只要菲斯一深入侦查,总会有一G能量阻止着菲斯的搜索,所以菲斯想看看少年到底是什么回事!

    可是越大越心惊,少年的实力一般,但是挨打了十多分钟,竟然还能站起来,就连身上被鞭打了血痕大部分都已经消失,虽然一直挨打,但是慢慢的竟然有了反击的机会。

    “一力降十会!在狭小的坏境之中,这样的定律是可以力量是能发挥不错的效果!”在不断的挨打之中,少年的力量越来越大,挥舞着的烧火棍竟然被甩的翼翼生风,竟然慢慢抓住了主动,不以力量见长的亚娜慢慢被压制了下来。

    不过这只是表面现象,如果亚娜想杀少年,也就是一击的效果而已!

    “啊!”少年通红的双眼似乎在预示着什么,全身坟起的肌R暗示着少年的身T詢胎着一G强大的力量,被压制到角落里的亚娜冷眼盯着少年,似乎也下定了决心,手臂与短剑一条直线,亚娜只需要轻轻一送,自己的危险救护瞬间解除。

    “破娃子,你不是说不打nv人么?”菲斯知道现在再不出手,恐怕少年就要真的倒霉了,所以走了进来,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少年嘲讽着。

    “啊!她是,你不是!”少年红着双眼,凭着仅存的理智,转过身T,举起的烧火棍狠狠的砸向了菲斯的脑袋。

    “你的对手是我!”亚娜J乎是瞬间移动,突然出现在少年的背后,N白的手掌已经抓住了少年的肩膀。

    “nv人,滚开!”少年怒喝一声,集中全身的力量砸了下去。

    可是少年的烧火棍没有右到一半,好像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一般,接着身T就被亚娜猛然发力甩了出去。

    轰的一声!少年的身T被发威了的亚娜狠狠的甩飞出去,直接砸穿了那看似厚实的土石墙壁。

    “菲斯,他的身T有些不对!”刚刚亚娜发力竟然没有甩动,反而让少年的烧火棍砸到一半,这与刚刚见到少年时根本不是在一个档次上的。

    “没事,你没事吧!”(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