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七十九节 各自遭遇

    第二百七十九节 各自遭遇

    “呵呵!听说你这个小子运气不错,竟然搞上了亚娜那个臭丫头S婊子,滋味不错吧!”对于亚娜公主,在作为北方行省总督史蒂文的唯一儿子艾勒眼里根本不算什么,关键还是面子的缘故,亚娜虽然是出了名的公主,但是却不是最美的,关键是公主的身份,可是现在这多名花竟然被菲斯这个臭小子给拱了,怎么不让艾勒心痛。

    “怎么你嫉妒么?有本事你就自己去试试,我问什么要告诉你?”菲斯一脸淡漠的说道,对于艾勒这个混小子菲斯是一脸的鄙视,就算现在自己被囚禁在这间黑屋子里,锁在这个特殊的审讯房里,墙壁上全是各种各样的审讯工具,唯一的灯光炭火火盆里还有两根烧红了滇濟B也一样面不改Se。

    不过对于菲斯的淡然,坐在旁边的法尔脸Se却有点难看,一直生活在帝都过着上层人的生活,根本不会面对这种下层人的谩骂侮辱,就算对方不是骂自己,可是上层贵族的耳里绝对不能听到这些词语,如果对方不是艾勒,对方绝对会在自己的视线之中立刻消失不见。

    而艾勒和法尔不同,史蒂文作为艾勒的父亲根本没有时间去管教艾勒,所以有着总督之子名衔的艾勒就成了北方要塞的一大害,吃喝P赌,坑蒙拐骗无所不为,不是为了生存,只是为了刺激。

    啪的一声!艾勒的手掌狠狠的拍在了菲斯的脸上,虽然艾勒也修炼过,但是一切都是花拳绣腿。可是菲斯更是一个手无缚J之力的魔法师。艾勒的巴掌在菲斯的脸上留下了一道红Se的印记。菲斯的嘴角也溢出鲜艳的红Se。

    “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不会有人能来救你的!我也不会轻易的杀死你的,我会折磨你,慢慢的折磨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会让你发疯,记录你最后的疯狂。然后连同你的脑袋和那个让那个S婊子快乐舒F的家伙递给她的,哈哈!”艾勒的脸上全是疯狂的嘲笑,不过刚刚帼了菲斯一掌的手掌却在背后颤抖着,这一掌不仅让菲斯流血受伤,而艾勒也不好受。

    “那你永远都不可能办到的了,我是不会被你们B疯的,我会比你们活得更久,用尽你所有的方法,如果你们做不到就是狗粮养的!”菲斯嘴角的鲜血还没有擦G,脸上的笑容看起来了有点疯狂。也有点恐怖,不过在艾勒眼里那就是绝对的嘲笑与讽刺。

    “好!那我就看看到底谁能坚持到最后。”愤怒的艾勒猛然站起身来。顺手chou过一根烧红的烙铁。

    扑哧一声!瞬间一G青烟从菲斯身上冒了出来,慢慢的一G烧糊的焦R味道深深的刺激着众人的鼻子,不过菲斯只是咬着牙愣是没有喊出一声。

    “很好!法尔有什么话你就和他说吧,我怕以后没有机会了,我先出去了!”由于审讯受刑这些事情都J给手下去做,所以艾勒自己根本没有多少手段去折磨菲斯,只能J给外面等待的人去做,所以艾勒扔掉手中已经冷却了的烙铁,J待了一句转身走了出去。

    “我想知道你到底为什么要簢们作对,是为了那个nv人么?∑冧实法尔和菲斯根本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唯一的一次J集也就是在帝都那次,不过自己也没有受到多少伤害,至于其他两人,法尔只是利用关系,根本没有多少情谊。

    “呵呵!那你到底是为了什么,钱,nv人,权利?”菲斯抬起脑袋,脸Se看起来有些苍白,不过语气还是一样的坚定。

    “为了什么?∑冧实法尔连自己想要什么都不知道,一直生活在帝都上层社会,就这样过着,父亲告诉自己一定要揽权,所以自己一直在和身边的人阿谀奉承,在尔虞我诈的J际圈里混的有声有Se,可是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法尔的眼里充满着疑H与迷茫。

    活了二十多年来,法尔一直没有想过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一直只是按照别人安排的路在行走着,就像是一具行尸走R,听了菲斯这么一说,法尔对于未来充满着迷茫。

    “人活着,总要有奋斗的目标与动力,不然那还不如做具僵尸,我知道你活的不开心,要不我给你安排一条出路。”菲斯脸上的微笑有点诡异,眼神也变成了死亡的灰Se。

    “好强的C眠术!”差点陷入C眠之中的法尔从惊愕之中醒来,不过头脑还是晕晕沉沉,但是具有强大自制力的法尔立刻夺门而出。

    “不要弄死他!”捂着脑袋的法尔只说出一句命令,就摇摇晃晃的消失在审讯房范围。

    “好强的自制力,好奇怪的鏡神力啊!哎,L费了一次死亡C眠术,一个月只能使用一次啊!”菲斯好像在自言自语,不过声音听起来一点都不像菲斯,也许是受伤严重的缘故。

    “现在我们各自报上姓名。”J分钟后,已经没有东西在跌入水中,由于黑暗的缘故,众人根本看不清到底是谁,所以浮上水面的李铁大声喊了出来,以便确认各自的身份。

    “我第一个李铁!”

    “我珈奴奴斯!”和李铁关系最近的珈奴奴斯紧随其后迎合起来。

    “阿方修!”

    “苏茹!”阿方修和苏茹的也随即报上名字,不过只是应付了事。

    “还有谁没有回答!”J分钟后,还是只有这四个人,并没有其他人,可是李铁好像记得还有一个人啊,明明五道落水声的!

    “还有菲斯没有回答!”珈奴奴斯还以为李铁真的忘记了菲斯的存在,立刻提醒道。

    “我当然知道,有谁看到了菲斯喊一声!”李铁再次大声喊道。可是周围都是空荡荡黑漆漆的一P。什么都没有。连回音都没有,显然这P黑暗的空间足够大。

    “菲斯,不会不会水,沉下去了吧!”半天没有菲斯的回音,珈奴奴斯做着异想天开的假设。

    “不可能吧!”李铁也在怀疑这种可能有多大的概率,不过从结果推算原因,这种概率很大,大概辟分之八十吧!

    “哎!不要说话。安静下来听我说两句!”就在众人胡思乱想之间,一道机械的声音从天而降,巨大的声音瞬间压制了众人的七嘴八舌。

    “听着,这里是暗黑天幕,在这里面,你们只需要在这里呆上一个月时间就可以出去,最后不限定人数,可以是全员通过,也可以是一个都没有!大家各自休息吧!死亡游戏将会在一个小时后开始,你们将会面对。死亡,杀戮。饥饿,黑暗,猜疑等等的考验。

    不过我会给你们每天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好自为之吧!”从扩音器里出来的机械声音说完这些立刻消失不见。

    “什么吗?连敌人是什么都没有说。还有菲斯到底去哪里了?”理智的李铁再次抱怨起来,不过从这J句J待之中,李铁听到的更多是一种警告,还有得到的信息,这里还有其他人。

    经过李铁的分析,这里的环境是黑暗不能视物,所以敌人应该是可以在黑暗下看见的东西,第二就是要坚持一个月,那就要考虑水源食物等物资问题,现在自己就在水中,那么就只要考虑食物问题。

    “铁铁,我变潜了,我的脚触地了!”由于身高的缘故,珈奴奴斯第一个双脚触地,不过J分钟后,阿方修,李铁,就连最矮的苏茹也触地了,表示水源正在快速下降。

    “不好!赶快准备储水工具!”直到水源到达膝盖以下,李铁才记起了什么,立刻拿出身上的所有能储水的工具盛水,同时自己也在牛饮起来!

    “赶快啊,马上我们就要断水,我们可要坚持一个月啊!”看到众人疑H的眼神,却没有动手去做,李铁再次怒喝起来,缺水断粮一个月,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必须有所准备。

    “呼呼!想不到才酸濎,我们损失就这么惨重,要怎么才能熬过剩下的二十多天啊!”酸濎时间,李铁四人对于菲斯已经是彻底绝望了,而这酸濎,却遇到不少同样遭遇的同伴。

    不过在经历了数次毫无准备的战斗后,人数做多是时候达到了十二个,现在只有六个,而且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伤。

    在这样黑暗的环境中,根本分不清敌我,有时候就算敌人混在队伍之中,只要敌人没有出手,众人还以为对方是志同道合的同伴,所以误杀叛徒非常常见,怪不得那道声音说有猜疑的折磨。

    好在敌人除了能在黑暗下视物和移动速度很快以外,在力量和防御上都不是很强,不然一击毙命,现在就没有人能活下来,就算是套在铁桶里的阿方修身上至少有三道伤口,而T型最大的珈奴奴斯身上至少有十处裂口,只有速度最快的苏茹身上只有一道伤口,而李铁现在连站立的力量都没有了。

    “你们两还好吧!”现在唯一能确信的就是还活下来跟上来的两个人不是敌人,不过必须时常提问,防止有东西混了进来。

    经过实验,只要众人在某个地方停留超过两天,那么就有大批的敌人前赴后继的冲来,所以众人必须每隔一天就要转移一个地点,与前一个地点必须有三公里以上的距离,否则算是无效距离。

    所以众人团队正在慢慢的壮大,可是实力却在渐渐的降低,众人身上的伤口,还有受到威胁时人类那种舍人为己的自S都在考验着众人的团结,因此李铁接纳新成员的标准也是非常高的,十天时间,这支队伍也就是八个人而已。

    黑暗的战斗依旧在继续,死亡的杀戮还在不断的上演着,没有人可以阻止,不过最折磨人的还是食物和水源在折磨着众人的身T,死亡和背叛煎熬着众人的神经,也许到最后不要敌人的杀戮,众人也会陷入自杀与自相残杀的悲剧之中。(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