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七十六节 火神之怒

    第一百七十六节火神之怒

    “呵呵!牺牲的是无辜的百姓,但是记住的是你们这些所谓的大人物

    如果一个魔法研究需要牺牲这么多人换取,我宁愿什么也不要?我们研究魔法到底是为了什么?

    牺牲了这么多人换取的魔法,还有什么意义。”菲斯不承认这些狗P的魔法研究理论,菲斯一直认为魔法只是为了改变生活,让所有人过的更好,可是现在却看到有人拿人们的X命去研究。

    “也许你说的是对的?魔法不应该是战争的工具。”知道更多内幕的格尔斯不会把一切都说出来,气候魔法阵在这里实验,其实最后是要用在战争之上,但是被触动内心的格尔斯瞬间好像老了许多岁,脸上的笑容也变成了凝重。

    “这些都是我们的事情,要你管什么?”被再次无视的赫尔斯怒喝一声,魔法杖猛然挥下,一道巨大的风刃瞬间袭向菲斯的方向。

    “你们拿这么多人的X命不当事,你们自己不管我来管!”菲斯已经被这些人彻底打败,愤怒之火猛然爆发,一拳挥出就是十二级魔法死神之拳。

    赫尔斯此时才知道死亡距离自己是如此之近,魔法风刃没有起到半点效果就被席卷而回,巨大的火柱快速朝着自己B近着,但是在强大的威势锁定之下,赫尔斯好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其实一切只是速度太快了而已。

    “我们没有选择的权利!”唯一能阻止的一切的格尔斯脸Se变得有点沧桑,但是赫尔斯毕竟是自己的同伴,最后时刻一记水龙挡了一下火柱的轨迹。火柱险险的让开了赫尔斯的身T。

    不过此时格尔斯现在却处在内心的挣扎之中。魔法研究到底是为了什么?

    格尔斯不是一名纯粹的魔法研究者。可以为了魔法研究抛弃一切人X与善恶,牺牲了这么多人研究这个魔法到底值不值得?格尔斯不知道。

    而且这些技术最终都会利用在战争上,到时死去的人会更多,影响更远,到底该不该继续?格尔斯的内心激烈的挣扎着。

    “你们不管他们,我来管,常年的G旱迫使这里的大气水份严重缺失,北方的冷空气不能难下。南方的热气也在这里被阻绝,那我现在就与天斗,我要改变这一切!”菲斯指着天上的三人信誓旦旦的喊道,但是菲斯的眼睛却不是这三人,而是上天,菲斯要改变这里的气候环境,虽然魔法阵被破坏,这里的气候环境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恢复,但是恐怕没有十年是不可能出现生机,菲斯无法想象什么生命可以不依靠水源生存十年。

    “不自量力!”J个字J乎是从赫尔斯鼻子里冒出的。不过讽刺归讽刺,这次赫尔斯不敢造次。刚刚一击差点就要了赫尔斯的老命,所以现在格尔斯不愿意再当出头鸟,最多大大冷枪而已。

    “既然热空气到这里无法北上,冷空气无法难下,那我就让冷热空气在这里J替。”菲斯看着天空,强大的魔力瞬间爆发出来,就连大地都开始颤抖,一道道凸台拔地而起。

    “这是风系大型魔法龙卷术与火系魔法烈焰术的组合魔法阵!”作为魔法协会的阿比尔还是认识出大地之上慢慢显现出来的这个直径超过两公里的巨大魔法阵。

    “还有其他的魔法阵!”虽然三人之中,格尔斯的实力最强,但是术业有专攻,在魔法阵方面格尔斯的实力其实不如阿比尔,不过眼神锐利的格尔斯还是发现了组合魔法阵之中夹佑的不同之处,可是格尔斯没有任何阻止的意思,格尔斯也想知道菲斯到底能不能创造奇迹。

    “哼!”赫尔斯冷哼了一声,现在赫尔斯不在乎敌人到底在做什么,想做什么,只想以最快的速度击毙敌人,可是格尔斯不动手,赫尔斯也不敢C促,只能G着急,无所作为。

    “笨徒弟,记住不管到了哪里,不要回头,我一定会去找你的!”菲斯终于完成了大型风火魔法阵,同时在魔法阵之中还有一个小型的随机传送魔法阵,虽然这个魔法阵的传送距离只有不到三十公里,但是只要自己在这里,就算魔力波动被他们感知,他们也不可能立刻追击,凭借魔偶法和战的保护,李雅儿逃跑的J率还是很大的。

    “师傅!你为什么不簢一起走?”身T被固定在魔法阵中央的李雅儿也只能通过意识J流,同时眼角的泪水也显示着浓浓的不舍与依恋。

    “我还有事情要办,办完了就去找你!”不错菲斯的事情就是为了那些本和自己毫无关系的百姓与天地斗斗,同时也是与面前的三位魔法师,或者是他们身后代表的力量相斗,同时也使处于理智的考虑,随机魔法阵如果带上两个人,传送的距离最多只有十公里,十公里对于天上的三位魔法师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同时也将自己完全暴露,所以菲斯不能走,必须留下来!

    “师傅,记住你说的话,一定要活着回来娶我!”一阵浓浓的白光完全覆盖了李雅儿的身T,同时白光夹佑在巨大的风火魔法阵之中看不出任何异样,就算是那四溢的空间魔法能量也被强大的风火能量元素完全压制,无法辩白。

    “好好活着!”菲斯大喝一声,强大的魔法阵瞬间启动,强烈的光芒瞬间爆发,一瞬间就连天上滇潾Y也为之变Se暗淡,强大的火系魔法烈焰瞬间爆炸开来,制兯云霄,但是再强大的魔法阵也会随着距离的延伸而失去力量,菲斯的魔法阵烈焰也一样如此。

    “火龙柱!”巨大的火龙席卷整个天空,但是最后还是被老天击败,飞天的火龙因为空气的阻力速度慢慢降了下来。但是就在火龙准备低头的瞬间。一道强大螺旋风系力量立刻爆发出来。风助火势,准备F软的火龙再次爆发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吼!”一声巨响,本是魔法合成的火龙好像有了生命一样,仰天长吼,巨大的身T盘旋而上,连接天地。

    “致命切割!”此时菲斯的鏡力全部放在魔法阵上,根本没有想到,作为大魔导士的赫尔斯竟然会偷袭。偷袭毫无力量的菲斯。

    “不自量力!”菲斯没有看赫尔斯一眼,也没有为此动过半分脚步,赫尔斯的大魔法致命切割在靠近菲斯的火龙柱的瞬间已经改变了发现,慢慢的消失不见,不过更可以说是能量被火龙柱完全吸收。

    “给我破!”菲斯大喝一声,J乎已经升到大气层顶端的火龙柱速度已经降低到了极限,但是就在这声爆喝之下,速度J乎停止的火龙再次抬头,巨大身T瞬间扩增一倍。

    吼!一声龙Y,菲斯控制的魔法阵爆发威势再次扩增一倍有余。四散的火龙卷就连三位魔法师也不得不谦让退却,避其锋芒。

    “这是什么力量?”阿比尔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强大力量。火龙竟然突破滇濎地的束缚,制兤天穹。

    “白费功夫!”赫尔斯不相信菲斯会创造奇迹,不过此时也不是自己可以参与的,只能作壁上观,冷眼以对。

    “也许会出现奇迹!”格尔斯好像明白了菲斯到底在做什么,就是依靠强大的火系魔法,灼烧空气,让热空气上浮,周围的冷空气回归,从而做到改变自然的能力,不过通过人力改变自然需要的魔力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了的,菲斯能不能改变命运的安排。

    “起风了!”阿比尔感受着空气之中的流动和那微不足道的水系能量,莫名其妙的说道。

    “好强大的魔力!”在三人眼里菲斯持续释放的魔力虽然只有八级,但是连续释放近半个时辰,哪怕就算是十二级大魔导师格尔斯恐怕也做不到,这已经超出了三人对于魔法的认知。

    “你们看,那是什么?”连续不断的通天之火也许惹怒了天空之中的神灵,原本蔚蓝滇濎空竟然变得火红,覆盖的范围已经超出了众人的视线,直到天际的边缘连接大地。

    “火神之怒?”格尔斯惊讶的说道,就连自己也有些不太确信,这到底是不是传说之中的火神之怒。

    “真的是火神之怒么?”阿比尔也露出的震惊的表情,就连一直不F气的赫尔斯也使同样的表情,显然三人都知道这个传说。

    火神之怒不属于魔法,也谈不上等级,只有可以沟通天地的火神之子才能将自己的意识传达到上天,召唤出真正的火神,不属于人界的力量,但是至今只有于传说之中才有,没有任何官方文献记载。

    不过那隐隐存在的压迫越来越强,让三人不得不联想到火神之怒,想不到菲斯的魔法竟然直通云霄,成功召唤出火神,对于不属于人间的力量,众人只能选择臣F。

    其实菲斯根本不想召唤什么火神之怒,菲斯只是想灼烧大气,让热空气上升,迫使周围的冷空气聚集,冷热J替,从而导致降水,可是在自然大气之中产生人工热对流不是一个人类可以完成,但是菲斯依旧坚持着。

    “他快坚持不住了!”天不F地不F的赫尔斯话语之中少了一丝尖酸刻薄,多了一点期待与希望,可是直通天际的巨大火柱缩减了近一半,众人还是可以清晰可见,但是现在火柱还有近一公里的范围,希望还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上天要惩罚我们么?难道我们做的不够么?”原本已经被这里的G旱气候折磨的不成人形的“土著”再次发出了呐喊,但是天空之中的异象却表达出了天神的“愤怒”,数万民众聚集在一起好像在等待着天神的惩罚的降临。

    “大家安静!安静!”突然就在这嘈佑的环境之中,一道声音将所有声音压制了下去,虽然这道声音不够响亮,但是却清脆的传入了所有人的耳朵里,就算是数百公里外的人群也能听到这道声音。

    “是大祭司萨尔多!”终于有人认出了声音来源,就在前面的小山坡之上,人群瞬间安静了下去,等待着大祭司萨尔多的教诲。

    “这不是天神的惩罚,这是光明与黑暗的较量,希望已经来到,就在今天,就在此时此刻,就是那道火柱引起了上天的共鸣,如果他成功了,我们的厄运将会结束,如果他失败了,我们所有人必须离开这P养育我们一辈子的大地。

    不过我相信,奇迹一定会发生,希望就在眼前!”大祭司萨尔多信誓旦旦的说道,眼睛死死的盯着远方的通天火柱。

    “不要靠近!师傅已经走了,是带着希望回归大地的环抱的!”大祭司使用了最后的力量将自己的想要表达的传达给周围所有的人,也是将自己的希望与众人分享。

    “其实师傅,早在两年前身T已经不行了,但是这里的气候变成了这样,师傅放不下他的子民,所以使用秘术延续了生命,为的就是这个时候!”作为大祭司唯一的徒弟,萨那斯还是非常清楚师傅萨尔多的情况。

    “大祭司萨那斯,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冧实在这P土地上,政府的权威还属于其次,最大的权威其实是大祭司,当初就是萨尔多选择留下相信希望,所以大部分民众才选择继续留下,而不是政府的法令,而早在两年前大祭司萨尔多就将祭祀一位传给了自己的徒弟萨那斯,只不过由于萨尔斯一直都在,所以对于萨那斯的称呼为祭祀,不过权利早已转移到萨那斯手里,现在萨尔多离去,萨那斯成为了实至名归的大祭司,两边的祭祀官毕恭毕敬的问道。

    “这是师傅最后的希望,我们要相信,要坚信!”大祭司萨那斯站在SF萨尔多的身边看着天空之中的大火,不过心里却在想着到底是谁引发了一切,谁能做到如此地步。

    “出现了!出现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