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五节 躺着也能中枪

    第五十五节躺着也能中枪

    “冤枉啊!冤枉啊!”一阵嘶哑的喊叫惊醒了暇思中的飞斯。

    跟随着涌动的人群,菲斯来到喊叫的来源地,也就是小县城城的衙门。

    听着人群中滇澲论,菲斯大概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也就是小县城出现了一个**杀人恶魔,专杀留守少F,至今为止至少有十名受害者,最后一名受害者就是他的Q子,好像是他的Q子发现了他的异常准备报案,可是最终却被其残忍杀害,手段极其残忍。

    而衙门告示上显示,今天正午就将其斩首示众。

    可是人群中更多的是议论与疑H,而不是逮住凶手的愤怒与仇视,因为被逮住的凶手是县城有名的大夫医生,名声很好,所以凶手被捉住更多的是不解。

    “冤枉什么?凶手当场行凶人证物证具在,有什么好狡辩的,赶快回家买个棺材收尸。”贴完告示还没有离去的衙译明显知道喊叫的人,故作凶狠的吼道。

    “你说人证物证具在,为什么不开膛公审?

    就算人证物证具在,昨天抓的人,怎脺黢天就被斩首示众?

    凶手有没有同伙你们都查清楚了么?”刚刚哭喊冤枉的站了出来,凝视着衙译没有丝毫的畏惧。

    “这是县长大人的命令,凶手罪大恶极,必须尽快斩首示众,有什么事你去找大人。”衙译明显有点语无L次。

    “谁在衙门外喧哗闹事!”突然一声怒吼从衙门内传出。

    接着一群衙译从衙门内跑出,快速将人群隔离开来,最后说话的人才缓缓走了出来。

    “大人,就是这个小子,在这里带头喧哗闹事,他是凶手的弟弟。”刚刚说话的衙译立刻走了出来。

    “嗯!刚刚凶手又招了,对方有同伙,就是他的弟弟,一起抓了。”县长大人挥一挥衣袖,两名捕快立刻冲出,两条铁链瞬间拴住了凶手的同伙,从对方熟练的动作上看,他们肯定不止一次像这样抓人了。

    “呵呵!不是说案子已经结了么?怎么又出现了一个同伙。”官差们的栽脏太过明显了,连路人也议论纷纷,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

    “谁?”看有人不识好歹,县长脸Se有点易变,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发怒,不过随即恢复。

    “这叫Yu擒故纵,看凶手的同伙不是自投罗网了么?”

    “那告示的内容是不是都是假的?”还是刚刚的那个声音。

    县长和众衙译还有围观的群众都看向声音发出的地方,不过被盯着的人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没有人站出。

    “所有事情都是真的,凶手下午就要斩首示众,毋庸置疑。

    如果还有什么疑问,官府衙门随时为你们打开。”县长的话中明显带着怒意,竟然有人三翻二次反驳自己,而且还找不到源头。

    “那会不会是自投罗网,被你们当做同伙给抓起来。你们这是C菅人命,案子都没有查清,人就被你们砍了,而且谁只要有疑问你们就当做同伙抓起来,明显是栽赃陷害”声音的来源越来越远,逐渐妥离了人们滇濤力范围。

    “滚开!”县长指着声音的方向大喝一声。

    也许是县长的霸气侧漏一蟼愑震慑了这个方向的人群,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这个方向上的人群,也就只有一个呆瓜还没有反应过来。

    “啊!”看到只有自己留在原地,就算菲斯脸P厚也不能没有一声反应,抬起脚步准备离开。

    “就是他,他也是同伙。”菲斯的表情有点鏡彩,自己只是打酱油的,竟然会被当做嫌疑犯。

    “我说吧!谁只要站在那里,谁就是嫌疑犯,只有我们亲ai的县长大人才有这样的能力。”远处的声音再次响起。

    “呼!”幸亏那道声音再次响起,不然就麻烦了,菲斯长嘘了一口气。

    “愣着G啥,抓起来,他也是同伙。”由于刚刚的声音再次响起,捕快衙译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抓谁,所以县长只能再次发话。

    滋滋!滋滋!

    抓捕菲斯的两个衙译铁链刚刚架在菲斯的身上,一道电流瞬间袭去,只看到两人全身mao发立刻站起,肌R痉挛不止。

    虽然对于电系魔法菲斯并不熟悉,但是简单的放电菲斯还是可以轻而易举的使用出来,毕竟菲斯已经是一个六级魔法师了。

    “还敢反抗,赶快”县长大人的话还没有说完,旁边一个侍卫悄悄的和县长说了什么,只见县长的脸Se缓和下来。

    砰!砰!两名被电击的捕快,张着冒着黑烟的嘴巴,直挺挺的向后倒下,无人关心。

    “请问县长大人,你知道我是谁么?凭什么肯定我就是凶手的同伙,我今天才刚刚到。”菲斯不想惹麻烦,所以解释了一下。

    “凶手已经承认,指挥他的人是一名魔法师,叫达瑟斯,和画像上的一样,还说不是你。”县长旁边的一个像是幕撩的年轻人替话道。

    “那画像呢?”菲斯不知道他们为什脺黥抓着自己不放,但是知道他们已经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所以口气也不在客气。

    “簢们进衙门,我拿给你看。”年轻的幕撩Y险的笑着,在他心里进了衙门,到时还不是自己说的算。

    “好,我你们对质,但是我要公审。”菲斯他们抓的凶手恐怕也是倒霉滇濇罪羊,既然看到了,就索X管了。

    “好!升堂。”随着县长大喝一声,所有捕快衙译立刻站好位置,县长坐在最上面,刚刚的幕撩就在在县长旁边,应该是师爷类人物,就是有点年轻,但是显然很受县长抬ai。

    “带人犯。”年轻的师爷大喝道。

    “刚刚你为什么这么做,难道你也厌恶了这些贵族的把戏,想让他来惩治一翻。”

    “呵呵,我只答应你不亲自动手,不主动联系外面,可没有说遇事不管。

    何况我只是喊了J句话而已,他想走这里没有人拦住他,如果是他那所谓的正义,英雄主义犯了,到时走不了,被抓了,可不管我事情。

    不过你刚刚为什么不组织我?”

    “我只答应公主保护他的安全,至于其他事情随他去吧!何况我还有蛹定,都不得直接出手。”

    “我看不是,其实你作为帝国魔法师簢这样为贵族F务的魔法师,虽然在细节上不敢苟同,但是对于大是大非还是能分清主次的。

    你觉得对方潜力太大,将来很有可能就是帝国扩张的一大障碍,为了帝国你想将他扼杀在摇篮之中。

    可是你又答应了公主保护他,所以你内心矛盾,因此才会和做了约定,其实一切都是你也不想让他活着走出帝国。”

    “分析的很好,不过你任务这场战争我们能赢么?”

    “现在不是能不能赢的问题,这场战争已经必不可免,你要做的就是尽量削弱敌人的力量,尽一切力量保证帝国的胜利。”

    原来这一切都是两名一直跟踪菲斯的魔法师的“Y谋”,而受到命令保护菲斯的嗊廷魔法师好像动摇了,如果嗊廷魔法师放弃任务,那么菲斯会瞬间被击杀或者被捕,可是这一切菲斯都不知道。

    而听了劝告的魔法师内心还是在挣扎,战争到底需要不需要,自己到底要站在那边,虽然自己现在是站在皇家一边,但是帝国皇家的地位已经大不如前,自己还有必要继续支持么?

    菲斯和刚刚被抓的同伙同时被带上衙门大厅,不过菲斯是自己走上来的,毕竟没有人敢靠近菲斯,毕竟这些人都是普通人,被电的滋味可不好受,何况还有两名榜样还在外面躺着,不醒人事。

    “犯人见到县官为何不跪?”说话的还是那个师爷,不过对方的语气这次比较缓和。

    “大人,你说错了。

    第一,我不是犯人,为何要跪。

    第二,我是一名魔法师,帝国法律规定魔法师遇到官员可以不跪,而且还要次座,请问我的座位在哪?”菲斯也不甘示弱。

    “呵呵,魔法师,怎么证明?就算是,我怀疑你是别国的J细。”师爷依旧讨论着这个问题,显然是在拖延时间,准备着什么。

    “好!那我就证明给你看看。”菲斯说完,举手准备魔法。

    “不用了,那些人我已经检查好了,是一级电击魔法。”菲斯的魔法还没有发出,突然厅外一传来一道声音,阻止了菲斯的实验。

    “好!现在审案,闲佑人等一律出去。”此时县长看援兵,也就刚刚进来的三名法师已到,也不再客气,立刻将围观的人群赶出衙门。

    “大人,不是公审么?人都赶走了怎么审案。”菲斯看着这里距离衙门口大概三十多米,除非是用喊话,要不然根本听不到。

    “不得喧哗,人群只能退到衙门口,不得入内,这是规定。

    带犯人,阿瑟尔。”师爷再次发话,语气也如县长一样,强Y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