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八节 没有结局的J锋

    第四十八节没有结局的J锋

    “公主殿下,请您回嗊!外面风沙太大了。”阿尔泰陪同的亚娜走上城楼,看着周围的景Se,好像陷入的沉思之中,就连突然刮起的风沙也不知道。

    “三天了!他走了,他来了!”亚娜自言自语的说着。

    “公主!什么三天了,什么他走了,哪个又来了?”阿尔泰有点疑H的问道,怀疑公主是不是糊涂了。

    “nv人的心思你乱猜什么?看着就好了。”亚娜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第一个守护者,样子比菲斯好看一点,也够强壮,没有什么心机,至少自己可以不必什么事情都瞒着雹尔泰,也不用担心他会出卖自己。

    可是亚娜在阿尔泰面前就是放不下那戴在脸上的面具,放不开心扉,最多就是将阿尔泰当做是一位哥哥而已,虽然知道阿尔泰喜欢自己。

    “公主!你没事吧!”阿尔泰突然发现亚娜看着什么入了神,立刻提醒道。

    “阿尔泰,你看看下面,今天怎么戴着丝纱的人多了。”亚娜好像突然发现了什么。

    “公主!外面起沙了,出去不带丝纱那不是自杀么?你不是也带着么?”阿尔泰没有发现什么不同,在沙漠之城,就算是没有起风沙,带着丝纱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上,何况现在起风沙了。

    “哦!”亚娜好像明白了什么?但是又好像发现了什么?两眼死死的盯着周围的情况。

    “记住有时能看到的不一定要靠眼睛!心也能。”亚娜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闭上眼睛聆听着周围的一切。

    “所有人听好了!出城的人全部摘下细纱,不然以J细论处!”一名看守城门的士兵不顾周围的怨声载道,大声呵斥道。

    不过说完,士兵看向身后的哈尔和J个侍卫,好像在等对方的奖励?但是面对哈尔面无表情,士兵最后还是放弃了讨好这位大人物。

    “哈尔阁下!你能确信他会从这里过去么?”马尔泰(阿尔泰)好奇的问道。

    “我相信我的直觉!”哈尔(亚娜)再次感X的回答。

    不过马尔泰知道哈尔肯定有自己的考虑,既然对方不想说,作为护卫的马尔泰还是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就算是自己不像其他护卫他们随意白喝,也不能逾越了这个规矩。

    “其实哈尔也只有一半的直觉在里面,另一半靠分析。

    首先是今天刮南风,所以南北门一般不开。

    接着是西门,哈尔得到信息,今天有一位大人物要过来,那里的守卫非常严密,所以最好的出口就是东门。

    可是哈尔也知道,可能不代表一定,不过这时就是哈尔一向自豪的直觉起到了莫大作用。

    “你怎么不摘下细纱?就说你,别走。”突然一名一直带着蒙面纱布的之人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而且对方听到呵斥,竟然掉头就走。

    “有问题!追不追!”J次在自己面前逃走,令这名七级战士也大失面子,这次急于表现的马尔泰立刻问道。

    “不用,不是他!”哈尔拦住了准备追过去的马尔泰。

    “直觉?”马尔泰有点怀疑的说道。

    “直觉!”哈尔肯定的说道。

    “他M的!跑的到是挺快的。

    如果下次在看到你,不停下来,我就打断你的狗腿!”追出去的士兵,嘴里骂骂咧咧,显然没有抓到刚刚“戏弄”自己的人。

    “又是他!”

    “还是他!”

    “他还来了!”

    “头!那个人又来了。”也不知道是第J次了,蒙着面纱的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

    但是不管J次,不管派出J名士兵都抓不到对方,渐渐的周围的士兵也不理睬这个带着面纱的人,只要他不到这里来,士兵也不去管他。

    就像这次,J名士兵只是看了一眼对方,就不在理睬对方。

    可是这次蒙面人竟然就这样直直的走向城门。

    “小子,嘿嘿!你死定了。”看守城门的士兵长握紧拳头走了上来。

    “打!给我狠的揍!”

    “啊!啊!!!”

    “火!火!我身上着火了。”也不知道为什么,靠近蒙面人的士兵突然身上就找了火,同时风助火势,顿时最近的两名士兵就成了火人,在地上翻滚着。

    “就是他!”突然城门下的哈尔(城门上的亚娜)同时睁开眼睛说了一句。

    “动手!”当哈尔一声令下,周围所有埋伏的人都现出了的身形,瞬间蒙面人被包围其中。

    “你就这么相信是我么?”菲斯的声音好像突然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什么!”哈尔(亚娜)包括马尔泰等人立刻望向声音传出的方向,可是就在此时,蒙面人突然向后退去,瞬间冲出人群。

    也只有马尔泰一个人反应过罍黥紧的追踪着菲斯的身影。

    “怎么样?”看到马尔泰竟然停在了路口,哈尔不解的问道。

    “你看看!谁才是凶手?”马尔泰指着路中央十J个穿着一模一样的菲斯。

    “我们做一个游戏,看你能不能抓住我”,十J个菲斯同时说道。

    “如果我退回城门呢?”哈尔淡淡的说道。

    “如果我从其他门走呢?你没的选择,本来我是打算从东门走的。

    可是看到了你,我改变了注意。

    不过如果你陪我玩这个游戏,我一定会从东门走的。”十J个菲斯走向四面八方。

    “所有人给我追!”哈尔大声喊道。

    而不知道谁是凶手的侍卫,只能三三两两的追踪其中之一。

    但是哈尔却没有行动,而是一直在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和菲斯的动作。

    “呵呵!魔法真是无所不能,不过破绽也是显然可见的,哪有人走路的时候K脚都瘪了一半,或者一点褶皱都没有。

    就是他追上去。”仔细观察中的哈尔终于发现了菲斯的破绽,立刻招呼着马尔泰和J名高手追了上去。

    “马尔泰追上去!其他人跟着我。”哈尔也知道自己是拖累,就算骑着马也是,而马尔泰一个人追踪效率就会提高很多。

    “嗯!格木,怎么只有一件衣F啊?”追踪一名菲斯分身的魔法师疑H的说道。

    “是风,里面全是风元素。”格木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怎么可能?那得有多强大的鏡神力,才能控制一团风元素像人一样运动。”魔法师惊讶的说道。

    “不是一个,而是十J个。

    现在不是惊讶的时候,难道你没有于这上面有所领悟么?”不过格木看同伴一头雾水就知道对方没有明白。

    “有时候小魔法的作用不小,就像是他使用的魔法,消耗的魔力最多不超过三级魔法师的力量,但是却能耍的J十个高手团团转。

    当然也包括我们!”格木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不过我们也可以从他的魔法中有所T悟,就像是这个魔法分身,完全可以在里面聚集一些爆炸X能量,然后走到目标面前,你说后果会是怎样?”

    “不可能!爆炸X元素,没有控制的话,随时都有可能爆炸,怎么可能走到目标面前呢?”魔法师立刻反驳了格木滇濁议。

    “唉!方法是人想出来的。

    不过好像有人已经解决了这个方案了。”格木看向远处因为爆炸掀起的烟雾好奇的说道。

    “你终于来了!”依旧买着面纱的菲斯被马尔泰B入死角,看到哈尔赶了过来,大声喊道。

    “你有什么遗言就说吧?”

    “你太小看了魔法师的想象力了。”菲斯暗暗一笑。

    “动手!死活不论。”哈尔也知道要死的比活的容易多了,所以也不再要求抓活的了。

    “不好!趴下。”一剑刺穿菲斯身T的马尔泰了解到不对,立刻大喊道。

    “轰!”原来这次菲斯分身其实是一个土元素分身,但是分身之中却包颔了浓烈的火元素力量,在刺穿了土元素的外壳之下,里面的火元素瞬间爆炸。

    “他们的!里面竟然有石子,我的脸啊。”爆炸的威力虽然不大,但是爆炸迸发了土元素分身里的无数指甲盖大小的石子,无数石子像是子弹一样S向四周。

    虽然没有屿成任何一人的死亡,但是四下抱着脸、手臂、大腿的伤员,还是不少。

    “没有完!”突然菲斯的声音竟然从四周的楼房里传了出来。

    “保护哈尔大人!快。”刚刚躲在战马后面逃过一劫的哈尔,再次面临死亡的威胁。

    一共六名避开了追兵的元素分身聚集到一起,同势兯向毫无准备的哈尔。

    “不自量力!”突然冲来的马尔泰一剑劈开了三个分身。

    同时三名战士也破坏了另三个分身,菲斯的六个分身瞬间被击破。

    “混乱的元素也会发生爆炸的。”突然菲斯的声音从远处的楼顶上传来。

    “卧倒!”马尔泰斗气猛然爆发,立刻扑向了呆滞之中的哈尔。

    可是已经晚了,虽然元素爆炸的威力不大,但是范围广,瞬间火元素和风元素爆炸开来。

    烈火足足燃烧了三四分钟,才逐渐消失。

    菲斯看着场景,暗叫一声可惜,同时这个分身也突然化为烟雾消失在原地。

    因为菲斯看到了完好的马尔泰,就知道就算是哈尔没有事,自己也没有机会再次攻击,而最后菲斯看到哈尔只是被烧伤,也知道游戏结束了。

    菲斯认为这次游戏自己失败了,因为菲斯的目标就是哈尔,如果哈尔死了,自己也就没有必要立刻逃走,可是哈尔没死,那就代表自己必须要走。

    而哈尔更是觉得自己是惨败,不仅没有捉到菲斯,而且还被菲斯狠狠的玩了一遍。

    不过哈尔还知道自己有机会,因为被调出去的城卫军应该正在回来的路上,到时狭路相逢,只能靠实力了。

    “可以走了!”菲斯带着面纱牵着自己花了五十金币买的角马毫不掩饰的走向城门。

    “站住!不然我们就动手了。”当蒙面的菲斯出现在守卫城门的士兵视线中时,全T士兵立刻做好准备。

    盾牌兵最前,长枪兵其后,剑士刀斧手最后,不过对菲斯最有危险的还是城墙上的弓箭手。

    “谁敢关门我,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菲斯本不想动手,但是四名士兵竟然准备将城门关闭,菲斯威胁道,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却一字不落的进入了关门的四名士兵的耳朵里。

    虽然对于一名风系魔法师飞跃十J米高的城墙不算什么,但是自己的坐骑就带不出去,进入沙漠没有这些后备资源,就算自己是一名魔法师也不能长久生存,所以这匹角马一定不能丢。

    “关门!”一名看起来好像是长官的大声发话着。

    “动手!S击。”

    “断!”菲斯大声一喝,J乎瞬间数十道一级魔法风刃术准确的S向城墙上的弓箭手。

    崩!崩!崩!!!!

    风刃准确的割断了拉的紧紧的弓弦,并且击伤了弓箭手的右手,瞬间令十J名弓箭手失去了战斗力。

    “刀斧手攻击!”失去了弓箭手,士兵长毫不慌乱,镇定的下达着命令。

    瞬间十J把单手斧扔出,目标菲斯。

    重力术!看到这些士兵的表现,菲斯更不想杀死他们,留给亚娜或许更好。

    “地刺术!”还是一些小魔法,两排地刺术瞬间分开了挡在菲斯前面的士兵,同时好像引路一般通向城外,并且抵住了正在关闭的城门。

    “流沙术!”菲斯随手一挥,两边摆好架势的士兵再次陷入了混乱。

    菲斯就这样大大方方的走在大道之上,而两边的士兵一个个陷入流沙之中,没有丝毫阻拦。

    “不要太猖狂!”还是刚刚那名士兵长冲了出来,同时长剑之上的斗气光芒显示着对方的实力不弱。

    “旋风术!”本来是对自己施展的魔法,现在竟然落在了对方的身上。

    而本来抛物落下的士兵长瞬间改变了方向,竟然违反引力,向上运动。

    “退!”菲斯左臂一挥,被包裹着旋风术的士兵长就这样飘向远方。

    “斗气斩!”士兵长显然不允许自己就这样失败,斗气猛然爆发,瞬间击破了菲斯的旋风术,同势兤T而出的斗气斩快速接近菲斯的身T。

    “记住你们要换上司了!”菲斯丝毫不在意突袭而来的斗气斩,提醒着,同时一道重力术加持在对方身上,既然送不走那就留下好了。

    “小小流沙术也能挡住我的脚步么?”士兵长大喝一声,同时抬步准备起身。

    “是不能,如果加上石肤术呢?”斗气斩击打在菲斯上前好像击打在一道水膜上一样,水膜只是震荡一下,斗气斩就消失无踪。

    石肤术本来只是二级土系辅助魔法,为的是增强自己和同伴的防御力,但是菲斯竟然加持在对方身上。

    不过不仅仅是增强对方的防御,而且还大大增加的对方的重量,在加上连关节的地方都被护住,瞬间士兵长就失去了行动能力。

    “破!”士兵长还没有认输,大喝一声,斗气再次破T而出,不断的瓦解着菲斯遗留在身上的魔法。

    “毅力不错!但是实力上的差距不是简单可以弥补的。”显然菲斯非常欣赏对方的毅力,不过这是战场,菲斯只能将其击败,最多不重伤对方而已。

    流沙术!只是一个加强版的流沙术。

    不过陷入流沙之中的士兵长才知道,地下的情况一点不同上面,士兵长明显能感觉到地下的CS。

    固!菲斯淡淡的说道。

    瞬间士兵长就感觉到自己的身T被完全固定在地下,只有脖子以上还留在地上,明显对方不想杀死自己,不过士兵长一点点都不领情。

    “我一定会将你抓住的,你一定会被绳之以法的。”

    “呵呵!你还是想想你以后的出路吧!马上这里就会出现一场大变动,也许你们就要换主人了。”菲斯走到城门之下,回头大声说道。

    “你们还不赶快去挖出你们的长官,看着我做什么?”菲斯大喝一声,惊醒了旁边J个没有陷入流沙之中的士兵。

    虽然士兵长头还在地上不至于窒息而死,但是人被埋在地下,就算头在地上,时间一长还是会因为窒息而死的。

    “谢谢!”J人竟然想菲斯感谢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