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九节 吐露心声

    第三十九节吐露心声

    “好了!菲斯大人,已经挖开了,下面的环境有点昏暗,我们不能确定是否有危险。”虽然不知道菲斯具T的职位,但是菲斯连自己的长官都不搭理,所以士兵长认为菲斯的官位肯定不会低,加上菲斯还是在寻找物资被盗的线索,所以士兵长对菲斯更加尊敬了。

    “好的!你们休息吧!

    我一个人下去就好了。∑冧实菲斯完全可以使用魔法钻进去的,而不需要在及十米外挖上这个大坑,但是使用魔法进去的话,如果在下面遇到危险,那自己将会没有什么援助了。

    “菲斯,我们问了城守顾问,他们说这是上一届城守制造的密室,具T的事情他们也不清楚。

    不过我们找到了当初建造这件密室的工头,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么。”亚娜走了过来。

    “他意外死了!”菲斯通过亚娜的表情猜测着。

    “你是怎么知道的,就在昨天晚上,那个工头喝多了酒,掉到坑里摔死了,不过没有人看到具T情况,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亚娜有点惊奇的说道。

    “从你的表情中看出的。”菲斯知道如果不说的话,亚娜肯定会一直追问下去的,所以直接说出了答案。

    “唉!菲斯,我的表情是怎么告诉你的?”亚娜还是不解的问道。

    可是菲斯已经轻飘飘的落入坑道之中。

    “菲斯,你在哪里?我怕黑。”紧接着亚娜跟在菲斯的后面,掉了下来。

    “大姐,你压到我了。”身下的菲斯半天才回了一句。

    “怪不得,我的漂浮魔法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竟然安全着落了,呵呵!”亚娜继续装傻充愣着。

    亚娜没有发现和菲斯在一起,自己的一切伪装都好像放下了,变得就像是一个对什么事情都很好奇的小姑娘一般。

    “公主!你在哪里?”当然是一直寸步不离的阿尔泰也跳了下来,同时路易斯也跟在后面,还有隆美尔将军,至于巴布尔没有什么自保的实力,所以留在上面。

    “扔J把火把下来!”隆美尔大声喊道。

    J十秒后,三把火把从天而降,瞬间周围的空间亮堂起来,不过也就是火把周围J米的范围而已。

    “公主你没事吧!”路易斯看亚娜正在拍打着K脚,关心的问道。

    “路易斯叔叔,你们怎么下来了?”不过看到阿尔泰那还不是你害的表情,瞬间明白了。

    “有什么发现么?”众人看到不远处那道火光,知道那是菲斯正在检查着什么,所以都走了上去。

    “有点奇怪!

    这里是通向密室排气孔的通道,这里明显有什么东西爬过一样,这些粘Y才刚刚G,应该是最近J天的事情。”菲斯自信的检查了一下通道的纹路,找到一些有点发黑的胶状固T有点疑H的说道。

    “那是什么东西?”亚娜好奇的问道。

    “有点腥!”菲斯闻了闻胶状T。

    “不知道!

    不过可以推测这种东西走路有点向蛇一样,不对更像是蚯蚓之类的虫类。”菲斯说出来自己的推测。

    “我们分开查找一下有没有什么发现吧!”菲斯看这里没有什么发现,准备在其他地方再找找看看。

    “好!我跟着你。”亚娜第一个同意着。

    “好!我跟着你。”阿尔泰好像也受到影响,第二个答应了下来。

    没有办法,众人分开寻找线索,不过路易斯一直在亚娜周围五十米范围内,至于能不能破案,这就是不是路易斯关心的事情了。

    通过前方浮空的八个火球,菲斯可以清楚的查看到周围的情况。

    “菲斯,我有种不好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监视着我么一样。”感知能力独特的亚娜,有点担心的说道。

    “嘘!”菲斯做了一个静音的动作,同时鼻子在空气中不断的嗅着什么。

    “闻道了么?有

    点腥味,就像是这个。”菲斯将那团固T拿了出来。

    “好恶心,我才不要呢?”亚娜打死也不接菲斯拿来的东西。

    “味道很重!他们就在我们身边,小心一点。”菲斯小声滇濁醒着。

    同时阿尔泰靠近亚娜,而路易斯也注意到这边的异常,快速赶来。

    “不好!爬下。”突然菲斯大声喊道。

    同时三道黑影突然从周围的石缝中窜了出来。

    喝!阿尔泰大喝一声,身T瞬间挡在亚娜的正前方,但是从上面掉落下来的敌人,却无能为力,而路易斯距离也太远了。

    “没事吧!”菲斯瞬间压倒亚娜,没有攻击到目标的“敌人”,瞬间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

    “没事!”亚娜有点脸红的任凭菲斯拉了起来。

    “公主,你没事吧!”阿尔泰和路易斯同时关心的问道。

    “没事!你看到那些是什么东西么?”亚娜转移话题。

    如果被两人抓着这件事情不放,对于亚娜这次冒险恐怕就要泡汤了。

    “额!没看清。”阿尔泰当时将所有注意都放在了亚娜身上,根本没有看清敌人,而距离更远的路易斯就更别说了。

    菲斯转过身T,查看着刚刚敌人逃窜地方,“你们有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东西。

    人的上半身,但是却有蛇一样的下半身,不过和蛇人不同,他们全身都是像蚯蚓那样的滑腻,没有蛇那样的鳞P。”菲斯见过蛇人,虽然那很像蛇人,但是菲斯可以肯定那不是蛇人。

    “没听过!”就连见多识广的路易斯都没有听过,就别说阿尔泰和浊娜了。

    “他们身T好像没有骨头,可以随意穿梭在狭小的空间中,我现在知道密室财宝被盗出去的原因了。”菲斯淡淡的说道。

    亚娜也学着菲斯的样子,敲打着周围的岩石墙壁。

    “你们看这里好像有机关。”亚娜chou出一块像是机关的开关的石块。

    “小心!”菲斯再次大喊,同时身T快速B近亚娜的方向,不过已经来不及了。

    “啊!”亚娜的尖叫的同时,身T已经掉入了陷阱之内。

    不过在陷阱的石门关闭的同时,菲斯也同时钻了进去。

    “啊!”亚娜的尖叫持久不息。

    “不用叫了,我在你下面。”菲斯听着耳边的呼呼风声,加上亚娜的尖叫也有些忍不住。

    “呵呵!只是回忆一下小时候的感觉而已。”亚娜开着玩笑说道。

    “还笑的出来,看看我们现在情况。”现在的情况就是菲斯在下,亚娜在上,两人抱在一起。

    但是菲斯丝毫没有艳遇的感觉,因为两人好像在滑梯上快速的下滑着。

    而且滑梯上有一种粘稠的腥味YT,大概起到润滑的作用,并且这种YT还有驱魔的效果,菲斯的魔法很大程度上都被化解,所以此时菲斯也就任由两人的身T下滑着。

    “抱紧一些,靠近一些,头低一点!”菲斯突然感觉到地势猛然下降,立刻抱紧亚娜的娇躯,同时提醒着亚娜注意头顶。

    “我们安全着落了,不过我劝你最好不要睁开眼睛。”菲斯抱着亚娜坐了起来,不过外面的景象显然不适合一个nv孩看到。

    “啊!”

    “我不是叫你不要睁开眼睛么?”菲斯看亚娜的尖叫惊醒了周围的怪物,同时也感觉到头痛。

    不过更令菲斯感到气愤的还是周围的景象,这些看起来像是蛇人的怪兽,竟然拿人类当食物。

    同时一个虫人拿人类nvX的身T发泄自己的**的同时,还将压在身T下面的人类当做食物。

    通过周围昏暗的火光,看着这间地底虫X大厅,被挂满了还没有吃完的人类尸T。

    不过令菲斯更加愤慨的还是,那些背后圈养这些禽兽的禽兽。

    通过这些昏暗的灯光,菲斯就知道这些禽兽肯定是被人圈养的,因为这些适应了地下生活的禽兽根本不需要光源,不仅不需要,而且光线对他们还有不小的害处。

    “怎么不叫了?”面对这一切的菲斯现在不仅没有任何害怕,而且还有一种兴奋,一种紲鳙战斗的兴奋。

    “你怎么这么冷血啊?看到这一切,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表示么?”

    “要有什么表示?现在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亡。”菲斯还是一样的兴奋。

    “那我呢?”亚娜有点害怕,也有点兴奋。

    “我会保护你的,不过如果我不行了,我会在死之前杀死你的。”菲斯认真的说道。

    “好!你说的。

    如果要是被他们杀了,我还不如给你杀了,不过你必须毁尸灭迹,我更不想死后还有被他们。”还是小姑娘的亚娜显然对这些事情不好意思。

    “好!有什么本事就拿出来吧!再藏起来,以后恐怕就没有机会了。”菲斯拿出亚娜送到守护法杖。

    火墙术!对于这些地下生物,菲斯知道他们害怕光和热,所以火是最好的攻击方法。

    果然一圈火墙B退了周围准备分食两人的禽兽,不过从哪些远远盯着食物的禽兽的眼里,菲斯知道他们肯定受过这方面的训练,所以只是后退,而没有直接逃跑。

    “你的武器呢?如果你没有的话,我的给你。”菲斯举起手中魔法杖。

    “这就是我的魔法杖,你不用担心我,或许你还要靠我呢?”亚娜从口袋里拿出一双魔法手套带了上去。

    “好!享受战斗吧!”菲斯高举魔法杖大声喊道。

    轰!轰!轰!!!!

    菲斯知道对付这些速度极快的敌人,绝对不能让他们靠近自己的身T,所以选择耗费魔力巨大的轰击型魔法。

    “没事吧?”菲斯带着亚娜冲进了一个封闭的洞X。

    洞X的狭小的洞口令对方根本发挥不了群T优势,但是同时也将两人的出路给堵死了。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虽然外面的怪兽没有什么远程攻击手段,但是攻击速度和魔法防御力都非常强大,在菲斯的爆炎术之下,最多只能致伤而不能致命。

    而两人只要一准备冲刺,对方将会不要命的发起冲刺,所以菲斯只能后退到这里。

    “没事!菲斯你受伤了。”亚娜查看了一下洞X,没有发现什么危险,不过亚娜看到菲斯的右臂裂开一道伤口鲜血不断的流淌着,立刻担心的问道。

    “没事!不影响战斗力。”菲斯简单的治疗了一下,止住了血,漠不关心的说道。

    “怎么能没事?如果以后留下伤疤怎么办?”亚娜看血虽然止住了,但是还是从美观的角度担心的问道。

    “额!伤口是男人的象征。”菲斯响起布努斯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

    “什么男人的象征,明明就是好勇斗狠的象征吧!”亚娜打断了菲斯的胡扯。

    “呵呵!没事,反正右手本来就不能用,止住血就好了,不用L费魔力治疗。”菲斯理智的解释道。

    “我们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还节省魔力做什么?”亚娜显然认为自己必死无疑了。

    “那可不一定。

    你们看他们正在做什么?”通过微弱的火光,菲斯指向外面正在用石块将洞口堵死的怪兽。

    “他们在做什么?不是要堵死出口,要饿死我们吧!”亚娜不解的问道。

    “呵呵!聪明,不过这太简单了。

    如果我是他们,强攻的代价太大了,所以还不如堵死出口,然后使用烟熏。

    不过看他们畏惧火光应该不会使用火攻。

    看他们的样子,恐怕会完全堵死出口,不让空气流通进来,这样不要J分钟我们就会窒息而死,这样简单多了。”菲斯观察到他们使用身T上的粘Y粘在石块上,显然是在完全密封出口。

    “不是吧!我有点气闷了。”亚娜拍着绷人的X脯,好像有点担心的说道,不过脸上也没有一点担心的样子。

    “你不担心死么?”菲斯也有点好奇的问道。

    “你不是也不担心么?我相信你,只要有你,我就什么也不用担心,呵呵!”亚娜耍着小脾气说道。

    “你就这么相信我!难道不怕我是大灰狼么?反正都要死了,还不如吃了你。”菲斯装作Y笑道。

    “呵呵!我怕怕哦。”亚娜紧紧的抱着菲斯的身T钻进菲斯的怀里。

    “你为什么这么相信我么?”菲斯认真的说道。

    “你想知道原因么?”亚娜想了想,看着菲斯的眼睛认真的问道。

    “你相信命运么?”

    “什么意思?”菲斯满是不解????

    “其实我五年前到宙斯盾帝国去学习的时候,就得到了一个预言。

    我一辈子的守护者有三个人一直伴随在我生命之中。

    第一个就是阿尔泰,第二个将会在我回到帝国的路上遇到,第三个是在到达帝都之后。”亚娜顿了顿。

    “你恐怕搞错了,我不会一直在你身边做你的守护者。”菲斯知道亚娜的意思。

    “你恐怕误解了守护者的意思,菲斯!

    守护者不是一直守护在一个人的身边,而是在我有危险的时候,你们三个人总会有至少一个在我身边,就像是现在。

    还有就是知道我有危险,不管千辛万苦、千山万水都会奋不顾身的前来救我。

    这就是命运,你不用反驳。”亚娜皎洁一笑。

    “我选择不回答。”菲斯也皎洁一笑。

    其实这也是菲斯的X格,只要是当做了朋友,菲斯就可以为其两肋cha刀。

    “菲斯!你看他们的动作挺快的,已经完全封死了出口了。”亚娜就这样看着出口一点点被堵死。

    “如果你亲我一下,我就愿意在你回到帝都做你暂时的守护者。”菲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说出口这样暧昧的话。

    “你说的!”亚娜微微一笑,好像毫不在意,不过Y暗掩饰了亚娜那红红的脸蛋。

    “啊!流血了。”五分钟以后,菲斯突然打破了沉默。

    “哪里流血了,菲斯。”亚娜仔细寻找着菲斯的伤口。

    “刚刚被什么东西撞到嘴滣上了,呵呵!”菲斯微微一笑。

    “谁让你不把火光弄大一些,我哪找得你的嘴。”亚娜用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说道。

    “呜呜!”突然菲斯抱住了亚娜的娇躯,死死的吻了上去。

    “呜呜!你占我便宜。”深深的一吻,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不过这次是亚娜打破沉默。

    “你撞我一下,我亲你一下,算扯平了。”菲斯狡猾的说道。

    “怎么了,喘不上气了。”菲斯抚嫫着被吻得快要窒息的亚娜后背温柔的说道。

    “嗯!”亚娜有点气喘的说道。

    “好!时间差不多了,我送你一朵花吧!”菲斯莫名其妙的说道。

    亚娜虽然不解,但是并没有打搅菲斯的工作。

    “其实氧气是由植物制造的,只要有光有树,我们暂时就不会因为窒息而死。

    现在我就是要制造一颗树和一枝花。”菲斯一边解释,一边刻画着魔法阵。

    “其实很多小魔法的作用都是很大的,你看就是一个一级土系魔法阵和一个水系魔法阵,就纵变成了一个木系魔法阵。

    好了,送给你!”菲斯快速制造出一朵玫瑰花送给亚娜。

    至于制造一颗小树就是魔力多一些和时间长一些而已,同时菲斯控制着一个火球照亮了这不足十平米的空间。

    “怎么样!这样我们就不会因为窒息而死了,如果时间够长,我们就可以等到路易斯他们过来緡们。”

    “原来你也怕死啊?”亚娜好像找到了新大路一般惊奇的叫道。

    “呜呜!”由于亚娜的声音太过巨大,菲斯再次占其便宜,用嘴巴堵起亚娜的嘴巴。

    “嘘嘘!不要太大声,不然他们会怀疑的。”直到亚娜放松了身T,菲斯才抱过亚娜的身T,小声说道。

    “啊!”出来混总是要还的,面对亚娜的突然咬功,虽然不怎么疼,但是菲斯还是不理智的大声喊道。

    “你不是说不要大声说话么?你自己还破坏规矩。”亚娜用小手堵起菲斯的嘴巴,抱怨道。

    “没有办法,被蜜蜂蛰了一下。”

    “你说我们会不会死?”亚娜靠在菲斯的怀里,淡淡的说道。

    “你不是说你回到帝都后会遇到你的第三个守护者么?

    所以你不会有事的。”菲斯有点吃醋的说道。

    “你吃醋了,你们男人都是这样,不做我的守护者,还不允许我我其他守护者么?”亚娜抱怨着。

    “其实预言这种东西一点都不准确,一块石头都能影响到未来的事情,所以预言只能作为参考,而不能作为依据。

    就像是我未来的丈夫很有可能就是你们三个人之一,可是预言却没有说是谁,所以也有可能不是你们三个任何一人。

    而且预言之中,也没有提示你陪我一起回到王嗊,所以有些害怕。”亚娜有点担心的说道。

    “其实我喜欢和你在一起,和你在一起,我不用戴上伪装的面具,不用装作什么都懂,不用那么成熟。

    我可以什么都不懂,也可以什么都不用思考,所有烦恼都好像忘记了一般。

    一切都只要你考虑就好了,我就好像是一名什么都不懂的小Q子一样,我喜欢这种生活。”亚娜吐露着自己的心声,不过声音越来越小,逐渐的连自己都听不到了。

    虽然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不过两人的身形却慢慢的重合在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