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四节 一人一肢

    第二十四节一人一肢

    “怎么样?这就是我家。”路飞指着一间和其他平民一样的平房,只不过这里靠在外围不像里面那么拥挤,而且被打扫的也非常G净利落,还养着J只J。

    菲斯嗯了一声,表示可以。

    “妈妈!我带了一位尊贵的客人来了。”路飞打开门,大喊一声。

    “路飞,什么人?”一位脸Se苍白,姿Se中上的Fnv从屋里走了出来,不过也就是这J步Fnv就喘着粗气。

    “妈妈!你怎么下床了?这些事情我们来做就好了?”路飞连忙赶去扶住Fnv,担心的问道。

    “没事的,我只是躺了太久,想起来动动而已。

    对了,这是你的客人么?咳咳。”Fnv转移话题。

    “嗯!只是我的一位重要的客人,他想在我家住上J天。”路飞直接说出来意。

    “好的!我去收拾,收拾。”F人也没有多说什么,好客的走入内室。

    “菲斯,你去里面坐着鄙!我瓏的母亲说说。”在菲斯点头后,路飞走入内室。

    “这么多钱是在哪里得来的?”屋里传出路飞母亲的声音。

    “我不是告诉你了么?我们是穷,但是决不能偷,更不能抢,,,,”

    咚咚!(敲门的声音)

    “夫人,这是我给路飞的,这是他应得的!”菲斯打断了两人的争辩。

    显然对方不太相信,对方知道自己的儿子的本事。

    “事情是这样的”

    虽然事情已经说明,但是夫人还是有点不敢置信,难道这样也能赚钱,不过怀疑已经大大降低。

    “不过就算这样,我也觉得这些钱还是太多了。

    路飞还给菲斯先生!”

    “夫人,不用了,这是路飞应得的报酬,大不了这J天如果我有事,让他为我免费带路就好了。”菲斯开着玩笑说出了目的。

    在菲斯真诚的眼神下,夫人最后放下了戒心。

    “好的!路飞只J天只要菲斯先生要求的,一定要满足!”

    “夫人,你是魔法师!”就在夫人准备离开的时候,菲斯一句话突然令对方身T一颤。

    菲斯知道这位夫人就是魔法师,至少曾经是的,不过受到什么重大创伤,导致失去魔力,但是鏡神力还在。

    “路飞,你先出去,将MM和你父亲带回来,我去准备一顿好吃的。

    快去!”夫人看路飞还没有行动,立刻吼了起来。

    “你是什么人?”对方看路飞离去后,才张口问道。

    “一个路人!”菲斯显然知道事情被弄复杂了,但是也不做其他解释。

    “只是一场意外我来了!

    不过我没有恶意,我只是看你好像受到了什么暗伤,而且我可以为你治疗,就是这样简单。”

    “你需要什么?”对方还是一副不信任的样子。

    “你能给我什么?”菲斯反问道。

    “如果你非要问我要什么的话!

    那就让这J天免费住在这里,给点吃喝就行了。”

    “就这么简单?”

    “嗯!你也可以不相信,我不会在这里待太久的,最多五天我就会走了。

    不过你的病,不能等了,那G能量已经侵蚀到你的血脉,最多三个月你就会完全瘫痪,最多一年就会死亡。”菲斯没有一点夸大的解释,对于对方的伤病,菲斯能感觉到那是一种暗系诅咒伤害。

    “好了!这个是你留着,还是我留着。”经过半天的治疗,菲斯终于将对方T内的暗系能量提取出来。

    看着菲斯手上这枚拳头大小的黑Se水球,夫人的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有欣W、有仇恨、有兴奋,也有解妥。

    就是这G能量侵蚀了自己的身T五六年时间,连自己的魔法也完全被侵蚀了。

    “夫人,虽然这G能量被提取出来,但是你的的魔力只能重新修炼,不过你的鏡神力还在,恢复起来也很快。”

    “不用了!

    现在对于我的生活很不错,我有一个ai我的老公,有孝顺的儿子和nv儿,力量只会给我带来悲哀!

    这个J给你吧!我已经不需要这些了。”夫人经历这些,已经没有的年轻的冲劲,现在一切都以安稳为好。

    “好的!夫人,多晒晒太Y队身T恢复有好处。”菲斯再次提醒。

    “菲斯,你休息吧!

    饭做好了我会叫你的。”夫人真心的说道。

    送走路飞的母亲后,菲斯躺在床上,脸上有点疲惫,治疗对方的疾病,方法非常简单,就是一个排解术挤压对方T内的暗系能量,一个水球术吸收被排挤出来的能量。

    不过虽然方法简单,但是却非常耗费鏡神力,半个小时的治疗,比两个小时高强度的战斗还要激烈。

    但是菲斯却知道现在不能睡,因为手上的暗系水球危机还没有解除,只要自己一放松,这G能量就会散发出去,这G诅咒对于普通人来说绝对比剧毒还要剧毒。

    菲斯也只能Y着头P将这些能量转化为最基本的能量因子基本元素,慢慢的吸收着。

    因为之前的锻炼,导致菲斯到现在一直都是将可以直接利用的等级本源能量转化为基本元素后再吸收。

    虽然这样做时间长了,效率低了,但是菲斯却发现自己对大多数魔法都能被动的分解吸收,也就是说菲斯可以将对方的魔法攻击的10%左右魔力吸收进自己的T内,当然攻击魔法不能超过自己的等级。

    半个小时的治疗,可是消化这G邪恶能量葴鳙近花了菲斯两个小时时间,吸收完了的菲斯直接陷入了沉睡。

    “妈妈!你怎么能把我的房间给别人住呢?”一名看起来十三四岁的小美nv“凶狠的”说道。

    “MM!菲斯是我们尊贵的客人,而且还治好了母亲的疾病,我们能不热情接待么?

    只有你的房间是最好的,而且还向Y,我们要把我们最好的最热情的一面展现出来是吧!”路飞开始忽悠着。

    其实在给菲斯挑选最好的房间时,菲斯根本没有治疗母亲的疾病,现在只是临场发挥而已,而且路飞知道自己的MM一向最关心母亲,只要事情扯上母亲,MM一般都不会胡闹。

    果然一听到生病躺在床上好J年,都没有好的母亲竟然被治好了,一切事情都不在是事情了,心情大好的莉莉娅,,现在也不在乎自己房间被奉献出去,可是莉莉娅听到母亲被治好的瞬间,内心深处却有一丝莫名的悲哀。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房间那些琇人的内衣还在里面,莉莉娅就再次拉下脸来。

    “那你也不能不征求我的意见,而且里面还有我的东西没拿出来!”一想到这里,莉莉娅再次火冒三丈。

    “没事!一会吃饭的时候,我缠住菲斯,你就可以拿出你的东西了,MM。”

    “好了,就这样决定了!”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路飞的父亲哈尔一口决定了下来。

    对于自己的老婆竟然能被治好,这是比什么都大的好事,就连一直养着的J下蛋的母J都被杀了一只。

    路飞的MM只能努着嘴巴,生着闷气,不过大多数都是对于自己的哥哥路飞的,小部分是对正睡在自己的床上的菲斯的。

    “不行!我得去看看。“莉莉娅说完,不顾众人的阻拦,悄悄的走进自己的房间。

    也许是因为太过疲倦,菲斯并没有因为莉莉娅的进来而被惊醒。

    莉莉娅看了一眼睡成死猪一样的菲斯,不过瞬间想起对方睡的是自己的床,红晕瞬间从眉头蔓延到脖子。

    莉莉娅瞪了一眼菲斯后,轻手轻脚的打开橱柜,将里面滇濝身衣F抱在怀里,就在此时菲斯突然睁开眼睛看向偷偷进来的小贼。

    “闭眼!继续睡觉。”莉莉娅轻声一喝。

    “嗯!走错房间了。”菲斯睁开眼睛一看就这样这是一个nv孩的房间,同时被褥上还有那淡淡的香气,一时间也没有想到自己是怎么上来的,J乎是本能的说道。

    在莉莉娅疑H之中,菲斯披上衣F就走了出去。

    “路飞!我要换一间房间,刚刚那个房间有人了。”菲斯没有注意到路飞旁边的中年人。

    “没事!莉莉娅簢睡,哈尔和路飞一起,菲斯你就住刚刚那个房间吧!”路飞还没有答话,路飞的母亲将饭菜端了出来。

    “那就这样决定了!菲斯先生。”路飞的父亲哈尔将事情决定了下来。

    虽然之前和路飞谈过菲斯,但是哈尔却没有想到菲斯竟然这么年轻,不过对于菲斯救了茉莉一命,哈尔还是非常感谢的,但是内心深处却保留着自己意见。

    第二天早上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闯到我家?”哈尔阻拦着J个准备Y闯自己家门的歹徒。

    “呵呵!我们不仅要进而且还要抢人。

    听着限你五分钟内,叫出你的nv儿,不然我们连你老婆我都要一起抢过来。”一名长相猥琐的家奴Y笑着。

    “什么人?哈尔。”路飞的母亲茉莉带着nv儿莉莉娅从内室走了出来。

    不过当莉莉娅看到对方J个人时,脸Se立刻变得苍白无比,贝齿死死的咬着嘴滣,同时全身颤抖着。

    “哈哈!小美nv,你还是出来了,我们少爷说了,赶快过去F侍,不然一切作废。”一名像是管事的管家Y笑着看着莉莉娅。

    “滚!你们都滚。”莉莉娅看了自己的母亲后,转头看向冲进来的三个人怒吼道。

    “哈哈!让我们滚,难道你不想救你的母亲了。”管家显然没有想到莉莉娅的母亲已经被菲斯治好。

    “再说!你不是已经F侍过我们少爷了么?只要你这次簢们回去,我们就派牧师过来。”

    “你们不是说一次就行了么?”莉莉娅将嘴滣都咬破了。

    “是的!一次就够了,F侍我们少爷一次,然后是我们一人一次,最后是阿H阿白,只要你将我们家所有男X人类和雄X动物都F侍一遍,少爷说就答应你的事情?”管家像没有看到哈尔那准备杀人的眼光。

    “你说什么?”哈尔怒视着管家,同时一只手举起对方。

    “呵呵!你难道没有听到么?

    你的nv儿已经是我们少爷的人,而且马上就是我们的人了。”管家丝毫不怕哈尔的怒视,看向背后的仆人发出Y荡的笑容。

    “我也不怕告诉你,我们少爷三天前看见你们的nv儿,结果一见钟情,当天我们就抢了你们的nv儿,可是你们的nv儿竟然相信了我们少爷的话,哈哈。

    现在少爷已经把她赏赐给我们了,我们玩过了后,我们还要将她送给我们养的狗玩够了,或许会放她回来。

    你也别激动,我实话告诉你吧!

    我们城守少爷准备将税费提高一倍,谁家要是付不起,谁家就只能被赶出伊斯塔。

    不过我也告诉你,只要将你们的老婆nv儿送给我们少爷,那么我们的少爷就会仁慈的给你们一次机会。

    你要想好了,你要是揍了我,就算送也没有机会,哈哈!”管家不知死活的大叫道。

    “税费提高一倍这不是明摆着要赶我们走,要我们去死么?”门外看热闹的众人立刻大叫道。

    “只要你们有漂亮的老婆nv儿就行了,我们少爷会很吝惜她们的。”管家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听着我不会送出我的老婆,更不会J出我的nv儿,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哈尔一把将管家扔出大门,同时怒吼道。

    “哈哈!那你要怎么不放过我们?”管家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

    “告诉你们,我们的少爷你们准备好人手,正午时刻准时收税,谁家要是付不起,立刻滚蛋。

    不过我们不是没有人X,我们会照顾你们的Qnv的,当时是有姿Se的好货。”管家众位奴仆大声Y笑着。

    “哪家的狗一大清早就在狂吠,扰人清梦。”突然从屋内传出一个清脆的声音,不过现在已经不是清早,都快要到中午了,熟睡中的菲斯显然是被众人的吵闹惊醒。

    “谁?出来,看我们不打断你的腿。”

    “哦!原来狗还不少啊?”菲斯一脸睡意的从屋内走了出来。

    “一条,两条,八条!

    想不到一大清早就看到了八条在狂吠,看来得打狗了。”菲斯拿起一根手臂粗细的木B走了出去。

    看着一脸睡意,打着哈欠,拿着木B还在打瞌睡的菲斯,管家一脸恶意的说道。

    “小子说话小心点,今天给你一点教训瞧瞧,给我打断他的酸濙腿。”

    “管家,他只有两条腿!”

    “只是能站起来的畜生而已,当然有酸濙腿了。”

    “好!既然要打断腿,那你们每人自断一条腿我就放过你们。”菲斯好像突然整个人都清醒了一般。

    “好!那我就打断的手脚,上。”管家一声怒吼,三名拿着铁棍的奴仆从管家身后走了出来。

    “啊!啊!啊!”

    三声惨叫先后叫了出来,众人还没有看清楚,菲斯已经站在三人中间,不过三个仆人已经抱着大腿在地上打滚。

    “怎么样?一人一腿,不多不少。

    对了你刚刚才说,又加了一条手,好那我就成全你们。”菲斯好像恶魔一般,轻轻的踩在一名躺在地上的奴仆的肘关节上。

    咔嚓一声!

    “啊!”只听到骨头折断声音和的惨叫的呼喊。

    紧接着菲斯用同样的办法踩断了另外两人的手臂,一脸淡然的看向管家。

    “现在到你们了,如果你们自己动手,随便手脚断一支就行了。”

    “你到底是谁?这里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管家看对方的凶样,也开始有点害怕起来。

    “不管我是谁,不管你又是谁,今天我就要打断你们的手脚。”

    “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看菲斯软Y不吃的样子,管家也发狠起来。

    这次不是铁B,而是短剑,五名拿着短剑的奴仆瞬间围住菲斯。

    “怎么你要逃跑么?”菲斯看到管家像准备逃走,立刻喊道。

    “小子!我现在回去就告诉我们的少爷。

    如果你死了,那我们就报F整个村子,如果你还活着,到时你等着瞧。”管家嘴上说着狠话,到时身子却向回路走去。

    “我说过不留下什么东西,你就别想走。”菲斯突然扔出木B。

    啊!木B准确的砸中对方的膝盖,管家大喊一声,紧接着到底翻滚着。

    而没有木B的菲斯,五名奴仆看有机会,同时发起攻击。

    可是菲斯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一般,突然向后一退,身T刚好撞在背后之人的怀里。

    背摔!

    菲斯猛然抓住对方的手臂,一记狠狠的背摔将对方摔了过去。

    啪的一声!

    虽然菲斯的力量不算多么强大,但是对方这些没有什么本事的恶奴还是绰绰有余,一记背摔将对方摔得七荤八素。

    菲斯一脚踩在对方身上,同时猛然扭转对方的手臂,这样在对方蜏餍中,菲斯扭断了对方的手臂,同时接过对方的短剑。

    菲斯只会J招擒拿,像是背摔、折颈、反关节这样的徒手杀招,但是对于武器可以说是一窍不通,最多就是胡乱一砍。

    接过短剑,菲斯立刻扔出,目标刚好是最近一名恶奴,对方本能的双手护住脑袋。

    菲斯也没有管他,一个侧移,抓住一名对手的手腕,清轻轻松松的卸下对方的一条手臂,同时抓住对方的手臂猛然挡向另一名对方的短剑。

    啊!还是一声蜏餍,另一名恶奴的短剑直接砍中了被菲斯抓住手臂的恶奴右臂,虽然没有直接砍断,但是短剑已经狠狠的嵌入对方手臂。

    菲斯一拳打中对方的肘关节,一脚踢中对方的膝盖。

    咯吱!咯吱!

    前后两声骨折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朵,瞬间菲斯再次解决了两名对付。

    还剩最后两名恶奴,面对菲斯这样的恶魔,剩下的两人胆怯了,都停下了攻击,颤抖着抓着短剑。

    “只要你们互相砍对付一刀,留下一手一腿就可以走了。”菲斯淡淡的说道。

    可是着传入众人的耳朵绝对是恶魔,不管是两名恶奴,还是围观的众人都是这样认为的。

    两人颤抖着,菲斯每前进一步,两人就退后一步,虽然菲斯走的不快,但是两个恶奴却觉得菲斯这个恶魔好像飞一般的走了过来。

    啊!两人终于受不了菲斯给予的强大压力,瞬间崩溃,只见其中一名恶奴猛然挥刀,不过对象却不是菲斯,而是自己的同伴。

    J乎是瞬间,对方的手臂应声而落,就算是刚刚砍菲斯那一刀,也没有这一刀一半的威力。

    “英雄!你不是说一手一脚么?现在我就给你。”对方再次发起狠劲,一剑刺入同伴的打断。

    “这可以放过我了吧?”

    菲斯没有想过,对方竟然这么狠,而且对方显然曲解了自己的意思,但是菲斯还是准备实现诺言。

    “我可不像你们,我说话算话,你可以走了。”

    对方头也不回的准备逃跑。

    “不过你好像走不了。”突然菲斯好像改变主意喊了一句。

    “什么?”

    对方不解菲斯的话,但是腹部的刺痛还是令对方瞬间明白了,对方看向自己的腹部,一节短剑从背后刺出。

    对方本能的回头看向不守信用的菲斯,不过看到短剑的一端抓在被自己偷袭的同伴手上时,同时两人悲哀的倒在血泊之中。

    短短J分钟时间,刚刚还是好好的八个人就已经断手断脚,或者死于非命之中,虽然众人好想大声叫好,但是却不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