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节 “买卖”

    第七节

    菲斯想想这次帝国的做法还是不错,这些魔法学徒每年可

    以拿到一百金币的外出补助,一百金币的补助也只有达到

    五星魔法士才能拿到(什么都不做的情况下),而作为实

    力只有二级的魔法学徒根本是没法想的,一次众人的怨气

    也被这高额补助打消了不少。

    其实也只有魔法帝国才会如此“小气”,其他任何国家的

    魔法师待遇都要比魔法帝国高一倍,特别是高级魔法师的

    待遇可能都高上十倍。

    不过就算这样也没有多少魔法师愿意出去,其中由于ai国

    的原因,不过恐怕不到一成,最主要的还是环境因素,人

    文环境和地理环境。

    首先是教育,魔法帝国的魔法知识完全做到五年的普及教

    育,不管天赋如何,只要能付起学费,一般的低级教育对

    全大陆所有国家的人类和高等智慧生物开放。

    然后是中等教育对所有人友好国家开发,至于高等教育才

    会只属于魔法帝国,而不会向外开放,由于这个原因,J

    乎所有高级法师为了实力都会留在帝国。

    接着是环境,魔法帝国有全世界最全面的魔晶矿和遍布全

    国的魔法实验室。

    其中大多数魔法实验室对整个大陆所有人开放,就是成果

    要与帝国分享而已,如果帝国觉得研究的对帝国有好处,

    帝国将会全力支持,一切费用由帝国出以外,一些不对世

    人开放魔法资料也可以有条件的查阅。

    也就是这些优越条件,吸引着全大陆所有国家的魔法师和

    魔法ai好着的到来,其中大多数人又会留在这个享誉盛名

    的魔法帝国,导致帝国的人口迅速激增,魔法师数量更是

    比全大陆加起来还要多得多。

    不过帝国虽然拥有全大陆最好的教育环境,最发达的科技

    魔法力量,但是却没有一颗强者之心,帝国的军队更是每

    况愈下,如果不是拥有众多魔法师的支持,恐怕早已被四

    周强邻吞并了,但是就算如此,帝国的地位也是岌岌可危

    “菲斯,慢腾腾的像个娘们似的,赶快走啊!

    那边有很多好吃的!”布努斯跑在前面抱怨着,丝毫没有

    等菲斯的意思,但是钱财在菲斯手里,布努斯也没有办法

    “菲斯,你看那边正在烤R,一看就知道好吃,我们去买

    一点吧!”

    “菲斯,看那个糖葫芦也不错,你也吃一个吧!”

    “”

    就这样布努斯在前面吃着喝着,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菲斯只能跟在后面负责付钱,幸布努斯吃的都是便宜的

    小吃,J个铜币就能搞定,所以菲斯也没有阻止的意思。

    “老板!你卖的是什么东西?怎么是这种颜Se的。”布努

    斯走到一个小摊上,看着地摊上摆着J样M成小山一样的

    物品,东西好像是墨绿Se圆饼,另一边是像海绵一样的块

    状物T,虽然买的人不多,但是只要一有人购买就是J十

    块J十块的购买,所以布努斯有点好奇的问道。

    “小伙子,一看你就知道你是外地人,连从地底世界出产

    滇潶饼和沙漠里盛产的木棉糖都不知道。”中年商贩知道

    两个人是外地来的,也知道怎么样能引起对方的兴趣。

    “苔饼和木棉糖,那是什么东西,好吃么?”

    商贩没有想到自己提到地底世界和沙漠没有引起对方的兴

    趣,对方只关注好不好吃,一时无语。

    “这不是零食,这可是旅行家必备的食物和水源,特别是

    在沙漠戈壁中行走,更是必备之物。”

    “为什么?”这次布努斯给商贩勾起了兴趣。

    “因为这种苔饼可是地底特有滇潶藓制作的,密度极大,

    就这样手掌大小一P就能够成年人三天的伙食,而这样一

    块指甲盖大小的木棉糖更是可以满足一个人一天的水源,

    只要带上一小袋,一个人在沙漠里就算迷路了,一两个月

    时间内也不会因为食物、水源出现问题。”商贩自豪的介

    绍着。

    “那好吃么?”

    商贩再次被布努斯打败,只能打着马虎眼说道:“好不好

    吃,那得看个人的口味,所以我不敢说一定好吃,不过一

    定管饱。”

    “那我唱一块试试!”布努斯说完,不等商贩阻止拿起一

    块小手掌大小滇潶饼立刻塞入嘴里,J下就资了下去。

    “你怎么能这样?这不是这样吃的。”商贩着急的说道,

    不过看布努斯没有任何感觉,有点好奇的问道。

    “有什么事情么?”

    “没有啊!”布努斯咽下苔饼,没有任何感觉,不过又接

    了一句,“不好吃!”

    商贩做出一副雷倒的表情,如果好吃我早就介绍滇濎花乱

    飞了,何苦打马虎眼,不过商贩有点好奇,对方竟然一下

    吃了两三天的食物,不会被撑死吧!

    “慢着!有点撑。”布努斯嫫着肚子有点惊奇的说道。

    “那是当然,你一次X吃了三天的食物不撑死就算好的了。”商贩有点担心,但是还是解释着。

    “那我该怎么办?”布努斯有点担心的问道,撑死没有什

    么,关键是饱着肚子,这样自己就吃不了其他好吃的了,

    所以必须将肚子饿下去。

    “没有办法,现在只能等苔饼消化了,如果你想早点感觉

    不到这种撑的感觉,你可以尝试不停的运动,这样也许可

    以快点,还有就是在你的肚胀的感觉没有停下来之前,最

    好不要喝水,否则恐怕会有生命危险。”商贩为了不闹出

    人命只能耐心解释。

    “不好玩!我不要了。”布努斯感觉无趣,立刻拉着菲斯

    准备离去。

    “老板,这些东西怎么卖的?”菲斯显然对这些东西有兴

    趣,就算是布努斯Y拉着也没能拉走菲斯。

    “苔饼四个一块银币,木棉糖五个一个银币,恕不还价。”商贩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这么贵,我们不卖了。”布努斯一听比自己吃的小吃贵

    多了,拉起菲斯转头就走,布努斯虽然看起来傻傻的,但

    是头脑却一点不笨,不过这次他却看错了、

    “小伙子,你不知道,如果不是我靠着关系才弄到这批东

    西,而且还想着早点回本,根本不会买这么低,不然你们

    到布尔斯去看看,那里滇潶饼价格至少比我的贵一倍,而

    且还不一定能买的到。”商贩半真半假的说着,但是没有

    丝毫阻拦两人离开的意思。

    “好的,你给我来五个银币滇潶饼和两个银币的木棉糖。”菲斯将刚刚找开的七个银币全部花光。

    “一看你就知道是行家,不过我还是提醒你,苔饼一块要

    分成四次吃下,只要不沾水,可以保质二三年;

    木棉糖使用前泡在水里,然后密封保存,一次可以保存两

    三个月,不会变质也不会流失。”商贩用油纸将苔饼和木

    棉糖分开包成两份寄给菲斯。

    “我不要,你自己留着吃吧!”布努斯一口拒绝了菲斯。

    菲斯也不以为意,将油纸塞入怀里,然后将剩下的两个金

    币分给布努斯一个,自己和布努斯分散开来,随意在街市

    上走着。

    不过这条街大部分都是外国物品,魔法物品少个可怜,而

    且还没有什么好东西,都是菲斯知道就算有好东西自己也

    买不起。

    “大家,看一看,瞧一瞧,这些都是上好的奴隶,你们看

    这结实的肌R,绝对能G重活,每个只收一个金币,价格

    绝对合理。”菲斯被突然的叫卖声惊醒了思绪。

    原来不知不觉中,菲斯已经走到街角,同时一个巨大的奴

    隶拍卖柜台出现在菲斯的视角之中。

    奴隶这个只有于书本上看到的字眼,竟然在自己的眼里出

    现了,原本的奴隶只是在那些没有释放的战俘,为国家增

    加军费而出现的买卖。

    后来逐渐发展成为了一种买卖,战俘、破产的失业者、借

    高利贷无法还钱的穷人,到后来的抢掠过来的兽人或者其

    他国家的人民,到现在只要有需求,什么人都敢拿来拍卖

    大陆所有国家明令只有战俘或者特殊罪犯才能当做奴隶,

    但是到现在这条禁令其实早已名存实亡,特别是在边境地

    带,更是无法无天,有时候早上过来的游客,晚上就会出

    现在哪个奴隶拍卖行中等待被买走。

    而菲斯眼里的露天拍卖场,其实大多数都是从各家拍卖行

    淘汰下来的不入流产品,一般但是实力低下,或者没有什

    么资Se的次品,上等社会根本不会买,而下层人民也没有

    多少钱购买,只有那些不太富有的农场主才会购买J个强

    壮的奴隶回去当做牲畜使用,根本不把他们当做人类对待

    “还有最后三个奴隶了,大家赶快决定了,不然就没有了。”奴隶主大声吆喝着,不过最后的三个奴隶,一看就是

    老弱病残之类的奴隶,两个奴隶骨瘦如柴根本不是G重活

    的奴隶,最后一个奴隶比其他两人要强壮一些,但是怀里

    带着的婴儿,代表着买走他就代表买下一个人G活,却要

    给两个人的伙食,所以没有J个人愿意购买这个托儿带小

    的奴隶俩。

    可是就算这样,不到十分钟,那两个骨瘦如柴的奴隶也被

    买走了,只剩蟼愵后那个带着婴儿的奴隶还没有卖出,而

    且也无人问津。

    “你这死奴隶,如果你再不将这婴儿扔走,我就拿你喂狗。”奴隶商贩威胁着。

    “只要你放过少爷,我就不反抗。”中年奴隶嘴里反复就

    是这一句话。

    本来已经烦透了的奴隶贩子,听到奴隶的顶嘴立刻大怒起

    来,伸手就准备击打奴隶。

    但是奴隶贩子看台下还有一名少爷,而且眼里还有一丝吝

    惜与可怜,奴隶贩子知道现在应该靠自己的嘴巴推销了。

    虽然菲斯看上去未成年,不过从覀惻打扮上看起来,应该

    属于那种有点财产,但是又不太富有家族的少爷公子,这

    种人要不然就是嚣张毕扈,要不就是充满慈悲之情,而面

    前的这位少爷明显属于后者。

    “少爷,你看我们的奴隶都是一顶一的好奴隶,看他的肌

    R,一看就能做重活,买回去肯定能受到长辈的赞扬的。

    还有这次购买我们买大送小,绝对划算,看看那小孩,一

    看就知长大了也是一个强者,到时你就赚大了,”奴隶贩

    子一副滔滔不绝的样子,好像菲斯不买就损失大了一般。

    可是菲斯犹豫了,不是买不买的问题,而是怎么安置的问

    题,自己现在都是自身难保,怎么可能带上两个人。

    不过这个表情在奴隶贩子眼里就是钱没有带够钱的少爷,

    但是又想买下的感觉。

    “少爷,你也别犹豫了,如果钱不够的话,我们给你打八

    折怎么样,这可是最低价格了,亏本买卖了。”奴隶贩子

    依旧在自吹自擂。

    “好的!把契约拿过来吧!”菲斯知道买奴隶其实就是一

    张签着奴隶契约的一张纸而已。

    “好的!少爷。”奴隶贩子巴不得尽快卖出这个累赘,哪

    怕是少赚J个钱也在所不惜。

    J完钱,拿走契约后,菲斯带着中年奴隶走出拍卖场,脑

    海里还在思考着怎么安置两人。

    “你叫什么?”菲斯走了一段,停下来问道。

    “老爷,叫我阿奴就行了。”中年奴隶一副遵从的样子。

    “阿奴,你也不用叫我主人了,你们可以走了。”菲斯知

    道对方没有说实话,但是也不在意,拿出契约,高高举起

    ,契约瞬间化为灰烬,菲斯这样做是为了警告后面那J个

    跟踪自己的小**或者是流氓。

    果然后面的J个人,一看菲斯是一个魔法师,知道不好惹

    ,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四散开来。

    “我现在没有了契约,也不是你们的主人了,你们自由了。”菲斯将剩下的两个银币塞给中年人。

    中年奴隶眼里瞬间闪现出莫名的感情,但是立刻一闪而没

    ,继续说道:“主人,阿奴以后就跟着你了,我不会打扰

    你的事情的。”

    “我没有时间管你们的,我也没有事情要你们去做的。”

    菲斯再次回绝道。

    “是的,主人,我们不会打搅主人的。”阿奴也再次回绝

    了菲斯的意见。

    其实两个奴隶除了自己的身份以外,还有就是如果离开菲

    斯,恐怕出不了城门就会再次被抓去当奴隶,到时如果遇

    上一个好主人还好,如果遇到一个坏主人,自己主仆二人

    可就要遭殃了,所以跟着这名心善的主人,哪怕菲斯不承

    认他也要死死跟着菲斯。

    没有办法,菲斯只能让两人跟着自己,虽然菲斯说不管他

    们,但是菲斯最后还是将自己买来的一半食物给了阿奴。

    这样一个怪异的组合出现在大街上,一个贵族或者是有钱

    人的少爷领着一个穿着破烂的奴隶或者仆人带着一个婴儿

    ,走走逛逛。

    一路逛下,菲斯没有找到什么感兴趣的,掉头准备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