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节 训练

    第四节

    休息了一夜后,第二天是无休止的身T锻炼和魔法锻炼,不到力量完全枯竭,那犹如魔鬼般的教练根本不会放过这些人,一直到身上的血魔法阵完全被身T吸收,这样休息一晚,接着继续重复第一天的刺绣,当然菲斯认不出,两个魔法阵的区别,至少在菲斯眼里两个魔法阵都是那么复杂,然后在重复身T的锻炼。

    这样菲斯和其他人坚持了三个星期的非人生活,而且这期间有上百人消失在这些人群中,都是对于这些被折磨的毫无感觉的孩子们,没有注意到这些不同,他们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菲斯也一样,前后接受了近八轮的循环,这不是最高的记录,不过和最高记录相差也就是一轮而已。

    千名实验者,最后留下了一千一百人,其中三个坚持到九轮,而且有两个nv孩子;三十人八轮,所以这样菲斯勉强达到八轮的选手受到的关注并不多,不过这一切都是菲斯控制的结果,因为在第五轮结束的时候,菲斯虽然感觉身T变化,都是更多的是在思想的变化,菲斯冷静的X格变得有些冲动,好战,还有一丝弑杀的感觉。

    所以果断的放慢了节奏,同时努力克制这G杀意和冲动,最后还是达到了如此成就。

    可是接受了三个星期的恶魔训练,当听到这轮训练结束的孩子们立刻欢呼了起来,连接过九轮实验的三个最强者也是一样。

    但是面对他们是更加残酷的训练实验,完全的释放最近一段时间内的实验结果-杀戮实验。

    经过这三周实验的众人,只要经过五轮实验实力等级都提升到下级魔法士的级别。

    这样所有人被发了一个魔法手套(相当于魔杖,也就是纹着魔法阵的不知道什么魔兽P的手套)和一个匕首,其他什么都没有。

    菲斯接下来每天都要面对不同类型的魔兽,实力从低到高,越来越强,当然不是非要击毙,如果失败他们将会被请出实验室,然后送往不同地方。

    菲斯第一轮是面对的是一个实力相当于学徒的野猪,除了P厚和力量强大一切根本没有其他优点,但是就是这样的对手,也让菲斯为难,P厚让菲斯的火球和风刃对野猪没有任何作用,连匕首同样没有什么效果,最后菲斯也是利用刚刚学会的新魔法早就了一道道火墙,然后利用自身的速度优势,带着野猪转圈,最后野猪完全是被烤熟的。

    最后一轮面对的一个比菲斯高一级的追风狼,现在菲斯面对这些魔兽可以说是有一些经验了,但是面对这个速度极快,又会魔法,自己的魔法与物理攻击又破不了对方防御的魔兽,彻底的没有了办法。

    菲斯可以凭借的只有施法速度和攻击准确X,在追风狼施法魔法的同时一枚火球攻击它的嘴巴而已,但是就算这样只能激怒追风狼和在自己身上留下一道道伤口而已。

    渐渐陷入绝境中的菲斯没有发现,自己所受到的伤口,正在快速愈合着,而且随着失血过多,虽然大脑越来难以控制,但是自己的速度和攻击威力却越来越大,本来一枚火球给对方也就是起到遮挡视线的效果,现在居然能震退追风狼,而且面对菲斯现在的风刃,追风狼在Y挺了二次留下了两道伤口后,再也不敢无惧菲斯的小魔法了。

    最后一人一狼同时倒下,不过菲斯是因为失血过多T力不支的原因,而追风狼同样是因为失血过多,而且还是失血不止的原因,这样也算是菲斯获胜的原因。

    菲斯醒来的时候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胜过追风狼,而且还是作为唯一两名击败十个对手的全胜记录之一。

    这一轮结束,距离最后的离开还有一天时间,不过剩下来的使用者只有三百多人,这些都是两次实验都经过了五轮的人员,对于菲斯自己的七位兄弟全部都在,其实这都是菲斯那句让死亡远离自己的话起着作用,每次都会坚持到最后,至于和菲斯一起来的五十名同伴,只有二十来人留了下来。

    最后一天,对于留下来的人可以说是无比轻松,也是最残酷的时候,因为他们面对的是真人,一个四肢被铁链拴住的死囚,当然死囚得到的权利是只要击败对方就可以不死;而实验者得到的命令就是杀死对手,他们就可以离开这里,当然传话者没有说后面一句,不管如何他们明天都会离开这里。

    菲斯被关进了一个漆黑的暗屋,菲斯隐约可以看见正前方那个被铁链捆住四肢的死囚,对方低垂着脑袋,死气沉沉,但是菲斯通过对方的呼吸听出对方不像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不过菲斯也不准备结束对方的X命,就像是答应自己的父母和校长那样-好好活着,不仅仅是自己要好好活着,也不能践踏别人的生命,哪怕对方作为一名死囚,生命已经不多,只要对方不威胁到自己的生命,菲斯可以在这里坐上一天,不管如何第二天都会离开这里。

    但是菲斯想这样坐等实验结束,可是那些正在记录数据的穿着弊大褂的科研人员显然不想继续等下去。

    绑捆死囚滇濟链正在慢慢松开,死囚第一时间感觉到了这丝异常,也知道了对方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两人能够凭的你死我活。

    “小子!难道你不准备杀死我么?他们可正在放松对我的限制,一会你在杀我就不容易了。”霍姆德虽然知道说出来会让自己的警惕,但是作为一名长者自己还不至于和一名后背耍起Y谋,而且自己也知道,自己当初作为这个计划的坚实拥护者加上研究者,知道了太多的秘密,他们不可能会放过自己的,所以对于生死霍姆德已经看透了,或许被杀死才是解妥吧。

    “你怎么知道我要杀死你?但是我为什么要杀死你?你又为什么被关在这里?”菲斯虽然深沉的说着,但是稚N语气还是显示出菲斯的年纪。

    “因为这个项目,这个实验,曾经我可是主力研究人员,为了让实验者更好的发挥战力,提高生存率,用死囚进行实验也是我提出的,想不到现在竟然轮到我了,这应该就是报应吧!”霍姆德说起话来有些凄凉。

    “你只要杀死我,你就可以出去了。”

    “那那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菲斯有点好奇的问道。

    霍姆德有些落寞,自己为什么会被关在自己,也许就是自己发现了某些人的秘密而已,突然霍姆德想到了一个奇怪的注意,如果自己死了,那么这个秘密就真成了秘密,也许自己现在说出来更好一些,虽然会给外面那些记录者听到,不过总好比带进地狱好吧!

    想通这里,霍姆德也放松下来,不在追求死亡的解妥,至少在秘密说完之前不会。

    “其实这项计划早在千年前就已经开始了,为了就是制造最强大的士兵,一种靠杀人夺命的来快速成长的血魔法力量。

    不过千年前由于实验失败,实验T妥离控制,造成了很大的破坏后然后被迫转入地下研究,但是一直到现在研究都没有中断过。

    直到二十年前的那场战争,迫使上层掌权者迫切需要得到一G强大的力量保护帝国,这项实验被转入半明面上研究。

    也就是那个时候作为纹章法师的我被征召进入这个项目,也是受到那次战争的影响,我也绝对帝国已经不行了,必须得有新鲜的血Y冲入帝国,才能拯救这个古老的帝国,因此我不惜余力的研究血纹魔法。

    知道五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研究这个计划的真实目的已经改变,不是为了追求那终极战士,而是为了某些人滇澵殊*,实验者留下的血晶被某些人利用特权挪用他方。

    为了自己能得到强大的力量,这些人不惜杀死所有不受控制的使用者,夺取他们的力量,而且对于一切威胁到他们地位实力的实验者,就算是完全听从命令,他们也会抹去他们的意识,做到完全的控制。

    所以我站起来了,为了帝国的未来,我将情况向上反应,但是一去无回,最终我被关进了这里,连审判都没有。

    现在你知道了我的秘密,你难道不准备杀了我么?”霍姆德将自己的秘密简单的说了出来,同时朝着四周的看了看,想找到那个监视系统盎安装在哪里?但是失去力量的霍姆祩愵后还是放弃了。

    “既然你没有什么大错,那我就更不会放过自己。”菲斯不是滥杀无辜之人,对于帝国拿自己做实验,菲斯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一切都是为了帝国,当然这是在理论对的情况下,错就错在上面的那J个为了力量,为了秘密,不惜杀死自己的上层而已。

    “你不杀我,可是我会杀你,哪怕我还有一口气在!只要你们少一个人,他们的力量就会减弱一分。”霍姆德态度坚决的说道。

    “我不会杀你,但是我也不会被你杀的。”菲斯依旧没有动过半点杀心,依旧相信人心是美好的,不好的只是少数人而已。

    两人对望了一段时间,最终还是霍姆德开口提醒道:“我希望你以后尽量少使用那种血腥魔法,不过这不是你能控制的了的,那是一种被动魔法,你能做到的就是尽量少杀戮。

    不要为了力量而杀戮,不然就会被杀戮而控制,最终成为他们的兵器。”

    “好,这我答应你,我不会为了追求力量而杀戮。”菲斯做出决定,不过菲斯会为了守护而战斗。

    “我一直在研究怎么控制这些血战士、血法师,但是也在秘密研究这样解除控制的魔法,虽然没有做过实验,但是我还是制作了不少试验品,不过都在我的空间戒指里,现在已经被他们收缴了。

    但是有一样他们不可能拿走的,所有的资料都在我的脑子里,而且我还知道一个不需要魔力,普通人就可以使出来的远古魔法-记忆传承,希望你可以继续我的研究,不要让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人民成为某些人Y谋的工具。”霍姆德知道时间不多了,必须尽快使用传承魔法。

    远古魔法记忆传承,虽然理论上是任何人都能使用,但是实际上使用者必须有绝对的理论功底簢S的奉献鏡神,因为试验魔法的必要条件是使用者的生命,而得到的是施法者的记忆。

    霍姆德已经完全抛弃了生命,使用自己的生命为条件,将自己的的魔法知识和试验记录完全J给菲斯。

    庞大的记忆直接映入了菲斯的大脑,瞬间的鏡神冲刺导致菲斯思维的混乱,J乎的本能的反应,大脑立刻陷入了停顿,也就是昏迷,但是霍姆德的记忆还在继续传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