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节前言、第二节离别

    “不行绝对不行,我不会让你们这样做的,他们的父母都是帝国的英雄,现在难道让他们没有成年的孩子也上战场么?”杰姆大声喊道。

    “那里不是战场,我们也不需要他们上战场,他们只是去当信息传递员,你也知道,猛犸隔壁地域太广阔了,就算是每隔十公里建造一所魔法哨所,需要上千名魔法师,才能满足这里的需求。

    我们需要这些魔法学徒来给我们传递信息,只要坐在哨所里每天给水晶球里传送一些能量就行了,根本没有什么事情要做,而且也没有什么危险。”魔法师索L知道现在不是和这所孤儿院的院长翻脸的时候,只能耐心解释。

    “他们太小了,最多也就十五岁,实力也就魔法学徒的阶段,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的,为什么不派一些实力更高级的魔法师坐镇呢?”杰姆也知道和军方代表翻脸没有任何好处,只能低声说道。

    “传递信息只要输入能量就行了,学徒已经足够了,高阶法师可不是来做这些的,而且我们也不可能在一个地区派遣如此多的高阶法师的。”另一名军官科迪口气不好的说道,但是也没有将事情闹僵,虽然这是军方的命令,但是如果将事情捅大,最后肯定会是自己来背黑锅的。

    “难道帝国没有其他魔法学徒了么?那些学校里,不是很多么?为什么要找这些没有孤儿?难道就是因为他们没有父母么?”杰姆有些激动的说道,杰姆不满军方的命令。

    “你也知道,这些孤儿的可怜,难道你想造就另一批可怜人么?”索L没有直接说出那批可怜人,但是杰姆知道他说的是那些父母,杰姆有些犹豫,如果上战场的话,对于这些孤儿,担心的人恐怕只有自己这个校长和那J个老师了。

    “这只是临时的安排,最多三五年他们就可以回来,到时我们承诺,帝国任何一所学校的大门都为他们敞开着,这也是我们为他们作出的最大补偿了。

    再说你也不知道,二十年前的那场灾难是怎么发生的,如果北面多J个哨所,多J个魔法师监视,根本不会发生那样别人打到家门口我们才发现的事情,也就不可能造就这么多的孤儿。

    帝国正在改变,为了让更多人得到幸福,有些人必须放弃一些什么。”威B不行,索L索X利诱,再加上感情。

    听到这里,杰姆有些松动了,那场战争杰姆知道,而且还参与其中,虽然最后帝国胜利了,但是之后却早就了成千上万的孤儿,而自己更是在战争初期就因为负伤退役,最后照顾这些战友的孤儿。

    “那场战斗给帝国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也暴露了帝国的巨大弊端。

    已经一千多年了,我们魔法帝国已经没有经历过像样的战斗了,我们空有最强的魔法军团,最强的魔法骑兵,但是那已经沦为贵族的工具,战斗力有多少你也知道,现在帝国可以说是空有其表而已。

    而帝国周围,北面虽然有猛犸戈壁和魔兽森林的阻挡,但是后面的拉斯帝国和兽人联盟正在虎视眈眈,西面宙斯盾帝国对帝国的土地也有好感,东面的陨落海洋后面的魔族也许在磨刀霍霍,南面滇潻斯拉、月斯顿、伊斯顿三个小国最近也不那么听话了。

    现在只要任何一个国家再向帝国发动战争,凭借我们手里的那些贵族少爷兵能行么?如果我们一败,恐怕这个大陆都会向我们出手的,毕竟我们的富有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现在只有我们这些老不死的魔法师还能行动,不过我们不可能天天坐在边界,只能让这些学徒传递信息,这样我们才能在第一时间到达那些区域,避免事件的无限扩大。

    你也不想在让无数的孩子成为孤儿吧!

    这一切都是军方的命令,这是不可能动摇的,虽然这些不可能改变,但是我可以给你权利将你所有的知识J给这些孩子,哪怕是帝国不允许外传的魔法知识,只要不经过书面记载,一切都可以。”索L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后还是说动了杰姆。

    不过杰姆最后也不知道是怎么走出这间工作室的,只知道自己的学生,自己的孩子马上就要上战场了。

    “我们需要这么麻烦么?凭借我们手中的军令状,他们敢不遵从么?”科迪繙鬈姆走远,立刻不耐烦的说道,对于像科迪这样的军人,听从命令才是唯一,根本不需要什么理由,也不需要什脺麾释。

    “这件事情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征召英雄的孤儿上战场这要是传到民间,如果不处理好,恐怕整个军队都要叛变了,所以还是要说F他们自愿。”索L虽然这样说,但是他还是不太认同这样的命令,不过作为军人,最终索L还是妥协了。

    “唉!不要抱怨了,还有十二所孤儿院要说F,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索L抱怨道。

    对于这次征召一共有二十所学校,一二百多人,其中孤儿院十五所,普通学校五所,不过索L知道这五所学校只是做做样子,完全是为了事情暴露来秱悺民众的嘴巴而已。

    第二节

    杰姆所在的Y儿园叫做希望,但是杰克看到这J个字,是那么的刺眼,希望,难道这就是希望,这些孤儿的父母为了帝国流G了血泪,现在连这些孩子还要继续父母的事业,这公平么?

    可是杰姆也知道,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也只能如索L魔法师所说的那样,尽量将自己的本领将给这些孩子吧!哪怕是学不会,也要让他们记住。

    “校长!”

    “校长!”!!!!!!

    进入学校,面对两边稚N的脸蛋,杰姆有开始犹豫了,回到了办公室,杰姆将自己的两名助手兼老师的两名退役的士兵,一名魔法师和一名战士。

    听了杰姆校长的话,两名和自己一样也是从那场战斗中退役下来的士兵愤怒了,但是最后也和杰姆一样屈F了,这能怎么办?作为士兵,至少曾经是的,他们知道命令的重量。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魔法老师霍斯无奈的问道,到现在为止三人都没有想过逃走,因为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帝国的魔法监视系统也是世界一流的,不像魔法军团那样已经被贵族侵染,对于监视系统贵族比一般人更加重视,也许是为了财产,也许是为了生命,所以明年投入这里的金币从来不会少过,因为这个所以帝国的犯罪率是世界最低的,破获罪案的成功率也是最高的。

    “还能这么办?如实说吧!我们现在只能将自己所有本领毫无保留的J给他们而已。”杰姆同样无奈的说道。

    “如果他们想走,我们也不要拦住他们。”杰姆接着有加了一句。

    不过第二天杰姆校长公布了信息后,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S动,还有些激动,杰姆认为他们是根本不知道战场的意义。

    “哥哥,战场是什么?好玩么?”一名十三四岁的孩子躺在床上好奇的问道。

    旁边床上的一名比对方大一点孩子思索着,其实他也就是十五岁,不过作为这里最大的孩子,他的话就是真理,就是答案,同样好奇的还有同一个屋子里的其他六名孩子,但是他是唯一一个对自己的父母有影响的孩子,也比其他同年段的孩子更加成熟。

    “战场,不好玩!会死人的。”菲斯看着自己的弟弟,也知道这个弟弟只是称呼,其实根本不是亲弟弟,这些都是校长的注意,虽然这些孩子没有过父ai和母ai,但是校长想让他们领略兄弟之间的感情,所以J乎每一个孩子都有一个或者两个兄弟姐M,而菲斯也将这个比自己小一些的孩子当做自己的亲兄弟。

    “死人是什么?”弟弟霍尔继续问道。

    “死是什么?”菲斯也有些不解,菲斯只知道自己的父母都死了,也许死了自己就会和自己的父母相见了,现在菲斯J乎一记记不清父母的脸了,但是菲斯只记得自己答应过他们好好的活着,所以菲斯虽然不明白死是什么,但是并不想死。

    “死!是一件可怕的东西,我们永远不要去接触他。”菲斯认真的说道。

    “哥哥说他可怕,他就可怕,我永远不会让他嫫到我的。”霍尔信誓旦旦的说道,一起发誓的还有其他六名小朋友。

    “菲斯说的不错,永远不要去和死亡见面,好好的活着。”悄悄走进来的杰姆接着说了一句,接着杰姆又说了一句令众人不明白的话。

    “你们不欠帝国的,帝国欠你们滇潾多了,如果有机会的话,你们要把握机会追求自己的生活。”

    “好的,校长!”众位小朋友虽然不懂,但是对于死亡,大哥和校长都认为他们不好,所以这些小朋友坚信不让死亡接近自己。

    “睡吧!明天还要上课,以后要好好学习,为了好好的活着。”杰姆为每个孩子盖上被子,关上魔法灯,轻轻的掩上门走了出去。

    躺在床上的菲斯思考着自己的人生,十五岁,长像一般偏上,魔法学徒级别,潜质中等,(不过在这所学校已经是不错的了,因为所有潜质高级的孤儿,都被帝国特殊照顾,这里只有那些潜质下等到中等的孤儿,至于那些没有魔法潜质或者有战士潜质的都被分入其他学校)可以快速释放一级火球术和风刃术,也可以释放土墙和冰刀魔法。

    和大多数魔法帝国魔法师一样,菲斯选择了两样潜质较高的火系和风系魔法为主攻方向,然后选择土系和水系魔法辅助方向。

    也和大多数魔法师一样,菲斯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如果说有点话,那就是释放魔法比一般人快一点,然后就是恢复魔力快一点而已。

    不过施法速度快一点,也就T现在战斗时,比一般人更快的耗空自己的魔法;恢复快一点,菲斯可以多看一些魔法书籍而已。

    接下来的二个月时间,菲斯比以往更加努力,霍斯老师的所有魔法李天都努力的记在自己脑海里,一遍一遍的记着,知道完全印在脑海里,其实霍斯魔法师等级只达到五级魔法师的级别,所以菲斯要记住的魔法并不多。

    这段时间,菲斯连一向不太注重的身T锻炼,在战士老师里格的训练下也有所提高,当然不只是李天一个人,J乎所有年级稍大一些的孤儿都感觉到时间的不够,丝毫不敢L费时间,就连一向贪玩的其他小朋友也受到他们的影响,也开始努力学习。

    但是两个月的时间太过短暂了,一眨眼,接送孩子的通知已经下达。

    杰姆为这五十来个孩子准备着一切,一想到学习一共八十来个孩子,一蟼愑走了一大半,杰姆心里有一G说不出来的难受,但是却毫无能力。

    最后离别的时候,杰姆没有去送别,只是让霍斯带了一句:好好活着。

    面对这些孩子的离去,杰姆好像瞬间老了J十岁,眼中隅已流G的泪水,也瞬间粗糙的脸颊滴在地板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