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6章 被抓了

    泉城市文化东路88号,一栋联体别墅公寓的客厅,一个五十来岁,秃头,肚子凸出来,浑身上下从头到干干净净,皮肤也保养地很好的男人,气的暴跳如雷。【】

    “到底是谁?谁敢对我黄强的儿子下毒手?”

    黄强,齐鲁省分管文教卫的副省长,泉城本地人,在泉城也算是一方强人了。他的儿子,名叫黄克,在泉城市更是威风八面的小霸王,在齐鲁省境内,什么人敢惹他呀?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没有人敢招惹的家伙,竟然被人当着众人的面,把他的儿子的胳膊给扯断了。

    是硬生生地扯断,对方的力气之大,手段之残忍,简直让人不敢直视。

    在黄强的面前,唯唯诺诺地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三十来岁,女的二十出头。

    黄克在泉城经十路经营一家洗浴中心,这一男一女都是洗浴中心的工作人员。男的是洗浴中心的保安队长,女的则是大厅经理。

    两个人都是整个事件的目睹者,此刻,正在接受着黄省长的问话。

    “黄,黄省长,我听,听黄总的话,好像,好像是一个叫桑志恒的人干的。”

    黄强眉头一皱,桑志恒这个名字自己实在太熟悉了

    两年前,就是这小子,一个举报信捅到省紘,自己差点就被抓进去。

    没想到,这小子这么横,竟然直接找上门来了

    黄强的心情稍微平静了一下,坐到沙发上面,看着保安队长问道:“我儿子怎么样了?”

    “黄总的胳膊,好像保不住了。”

    黄强点了点头,牙咬得咯吱咯吱响。

    “好了,你们出去吧。”

    虽然自己的儿子现在受了重伤,但是自己却不能到医院里面去看望,甚至都不能承认那个被人扯断胳膊的人就是自己的儿子。

    自己现在是副省长,后面盯着自己位子的人多了去了。而一旦让媒体知道自己的儿子被人扯断了胳膊,那些媒体挖来挖去,说不定就能挖到自己不能见人的东西,就麻烦了

    这年头,当官的,还是低调点好,在媒体面前曝光率高的,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别说自己不能到医院去看自己的儿子,甚至连自己的秘书都不能去。

    哎,真要是入了官场,就有些身不由己了啊。

    黄强打发走了那一男一女两个洗浴中心的人,回头看着自己的秘书问道:“那个桑志恒,刚才来泉城了?”

    “听公子的意思,好像是他亲手干的。”

    黄强咬着牙点了点头:“这小子也太横了,你查到他现在住在哪里吗?”

    “我查到了,他现在住在赢牟市钢城县的一个小山村里面。现在距离案发也就只过去了一个小时,我想那小子就是车开得再快,也应该还没有到赢牟市。”

    “给高速公路上打电话,封锁路口,查那个小子。给赢牟市的公安也打个招呼,让那边的公安到桑志恒家里面,去把他抓起来”

    黄强吩咐完了之后,他的秘书便立刻给赢牟市那边打了个电话。

    这时候,在桑守亮的家里面,桑志恒正在和村里几个喜欢赌钱的人玩耍。桑志恒不差钱,所以输个千儿八百的不当事。而那些整天靠在这里的人,看到桑志恒不怎么会耍钱,一个劲地输钱,个个可都高兴坏了,恨不能多赢一点。

    这转眼之间,桑志恒可就在桑守亮家里面呆了两个多小时了。

    他看了看时间,心说也该差不多了。

    而他刚看完时间,就听到门口有人喊道:“公安来了”

    然后大家便连爬带滚地向外面冲出去。

    然而,大家跑出去一看,发现几十个公安已经把整个宅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我呸,我就今天赢了几百块钱,就遇到公安抓赌。”

    “有书记罩着咱们,应该没事吧?”

    “我看桑志恒才倒霉,他头次来,就遇到抓赌的了。”

    桑守亮毕竟是一村之长,跟上面多少都有些来往,看到来的人是县公安局的刘局长,便忙迎上去。

    现在,总共十几个参与赌博的人,都被公安堵在了桑守亮的家里面。

    “刘局长,你看,你怎么来了?你来,也不提前跟俺通知一声呢?”

    现在是夜里十点钟,刘局长推开桑守亮,迈步走到了屋里面,看着桌子上的扑克便心里清楚了。

    “都拿出来吧”

    刘局长拍着桌子,大声说道。

    是老鼠就怕猫,那些赌徒一听,便纷纷将身上的赌资给放到了桌子上。而桑志恒,也在桌子上放了一万多块钱。

    刘局长低头看了一眼,回头冲着身后的一个公安递了个眼銫,然后那人便将桌子上的钱都装进了一个口袋里面。

    “哪一个是桑志恒?”

    桑志恒一听,举手走出来说道:“我是。”

    然后刘局长点了点头:“带走”

    拿着钱的另一个公安凑到刘局长身后问道:“其他人怎么办?”

    “都带走”

    然后,桑守亮家所有人,总共十几个,都被带到了县公安局里面。

    局长办公室里面,桑守亮陪着笑脸对刘局长说道:“刘局,咱们都是老兄弟了,你看,弄成这样,你看这样不好吧?”

    刘局长苦笑着说道:“哎,我能不知道怎们是多年的老弟兄么。哎,你看,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得罪的人,怎么这事还捅到上面去了呢?对了,那个桑志恒不是个大款吗,怎么还跑到你那里去赌气呢?”

    “桑志恒?他和市里面的领导都有关系,这个,他是我侄儿,到我那里玩玩也算正常吧。再说了,几百块钱的事”

    刘局长一听,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拍了拍桑守亮的肩膀说道:“现在是人赃并获,哎,我就是想保你们也得有说法啊。这样吧,每个人八千块钱罚款,谁交过来我就放人。”

    “这个,是不是,有点多呢?”

    “桑志恒不是大款吗?你们找他报销去啊”

    “刘局你开玩笑吧,公安罚款怎么能报销呢?”

    “我知道你有办法,凭你的嘴,从桑志恒手里整点钱不算难吧?我跟你实话说了吧,这事是因为桑志恒得罪了人才被人举报的,你去找他准没错。”

    “什么?是这小子得罪的人?”

    此刻,桑志恒和村里面另外的十几个一块儿赌钱的人都被关在公安局的一间屋子里面,个个垂头丧气。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房门打开,桑守亮从外面走了进来。

    大家一看到桑守亮从外面走进来,便忙都站了起来。

    “支书,咋办啊?”

    “支书,我今天晚上要是不能回家的话,我老婆就会跟我离婚的”

    “呜呜,我要是不回去,我娘就不要我了”

    听到有人竟然哭了起来,桑守亮大声喊道:“行了行了,大老爷们怎么还哭起来了呢?”

    然后,等大家静下来,他看着桑志恒说道:“志恒,哎,我刘局是十几年的老兄弟了,刚才他都跟我说了。哎,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得罪的人,这件事呀,是被你得罪的人给举报的。”

    桑志恒一听,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怎么可能?”

    “你别不信。”

    这时候,屋子里面其余的人也小心议论起来。

    “真是人心隔肚皮,志恒平时为人不错呀。”

    “是不是有人嫉妒志恒呢?”

    桑守亮示意大家静下来,然后继续看着桑志恒问道:“哎,现在他们让咱们凑二十万块钱,就放我们回去。”

    桑守亮说完这句话,大家便立马不满地说了起来。

    “什么?咱们总共十三个人,就罚二十万?”

    “这算下来,一个人一万五还多呢”

    “我半年都赚不到这么多钱啊”

    桑志恒举着手,示意大家静下来。桑守亮一看,忙喊道:“大家都静下来。”

    “那这样吧,这二十万我出我买大家今天晚上早点睡觉守亮叔,这是我的银行卡,你问问他们能不能刷卡?”

    “能,当然能了。”

    桑守亮接过了桑志恒的银行卡,问好了密码,便兴高采烈地去找刘局长了。

    “说好了,刷二十万”

    桑守亮找到了刘局,一脸高兴地拿着桑志恒递给他的银行卡说道。

    “嘿,行,真有你的刷给局里面八万,剩下的刷到我的账号上”

    “我说刘局,这次咱俩怎么分呢?”

    “老规矩,五五”

    “好”

    很快,桑守亮用桑志恒的卡在公安局里面的poss机里面刷了二十万,便带着大家都回了家。

    而桑志恒他们回家不久,钢城县公安局刘局长的电话便响了。

    电话是市局里的赵局长打过来的,他忙接通。

    “让你抓的那个人抓了吗?”

    “抓了我们去的时候他们正在赌博,立马就抓了他们都承认了,审讯起来太顺利了,供认不讳啊”

    “人呢?”

    “都走了”

    “什么?你怎么让人走了呢?”对方一听,有些着急地问道。

    “不是,他们罚款都已经交了,再说他们赌资也不是很多啊罚款我都罚了他们四万了他们的赌资也才几千块钱而已。”

    “那个人不能放饱,我跟你说,你放走的那个人,他是个杀人犯”

    刘局一听,吓得脸銫立马就变了。

    “什,什么?哪个案子?”

    杀人的案子,可是大案,都是要在上通报的。齐鲁省境内的杀人案子,刘局是了若指掌的。

    “是今天晚上八点二十左右的案子,你去立刻再把那个叫桑志恒的人抓起来”

    刘局长一听,立刻紧张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